大陸記者走出謊言宣傳,進入大法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1月19日】就在邪惡之徒迫害法輪功的頂峰,2000年年底,我從學校畢業走入工作崗位,成了一名電視台記者。剛上班不久,一次很偶然的機會,我接觸到了關於法輪功的新聞,我被要求寫一篇抨擊法輪功的新聞稿。

當時我很茫然,因為那時候,我連法輪功是甚麼都不知道,怎麼寫呢?逼的我實在沒辦法了,只好翻閱惡黨報紙,照著上面的相關文章抄了一通,七拼八湊總算交了差。後來編輯笑話我說:「你連法輪功創始人的名字都寫錯了。」我沒在乎,因為經驗讓我認為這類新聞從來都只是為了應個景兒的,過不了幾天,這股風兒就過去了,不必當真,更用不著較真兒。

可後來我才慢慢的意識到自己的想法有些單純。整整一個月的時間,全國上下大小媒體對法輪功進行毫無節制、毫無理性的狂轟濫炸,妖言惑眾。我因那篇抄來的稿件,在那一個月的時間裏成了那些散布謠言之人的筆桿子。雖然那時候我不了解真象,但從一個常人的角度來說,整天拿著寫好的稿子,讓人家對著攝像機念,念的不好還得重來,這種採集新聞的方式讓我心裏很抵觸!而且這些被採訪者雖然都是事先安排好的,但上至五六十歲的老人,下至稚氣未脫的小學生都統統被網羅其中,這又讓我覺得有些可怕。

一個月後,這樣的新聞驟然減少,讓我鬆了一口氣,我也明顯感覺到,周圍的人也都輕鬆了不少,原來不只我一人不想做這樣的新聞,大家都是如此。後來再有這樣的新聞,大家就開始迴避、推委,儘量不去。我記得有一個與我同齡的小記者,為了避開這樣的採訪任務,自動要求去跟拍有一定危險性的新聞,可見這種政府行為多不得人心。

兩年後,我認識了我的丈夫,結婚、移民。剛來加拿大的時候,我先生開始讓我慢慢的接觸法輪功,雖然我被黨文化毒害的程度並不深,但被各種抨擊法輪功的謊言整整浸泡了三年,所以還是短時間內接受不了。於是丈夫讓我看他煉功,這時候我才知道他也是大法弟子。經過了將近一年的時間,我總算是得法了!

現在,我得法兩個多月了,時間很短,但對我觸動很大,首先是我身體上的變化,師父說過,所有真正修煉法輪大法的人,師父都給淨化身體。我的右胳膊18年前因為淘氣,從平房頂上掉下來時摔傷了,18年來,這隻胳膊不能使大力,不能抬得太高,不然就會疼。我得法半個多月之後的一天,正在煉功的時候,突然右胳膊發出一聲響聲,就象骨關節錯位的聲音,一瞬間,我的右胳膊不疼了,我當時高興的又蹦又跳,雖然知道歡喜心起來,不該這樣,可還是抑制不住。

過了幾天,我的胳膊又有點疼,我先生與我討論後一致認為,我的心性需要提高了。

當我打電話告訴家人,讓他們也修煉的時候,他們對大法依舊持保留態度,甚至心存不敬。我當時心裏有些著急,差點跟家裏人吵起來,這之後也因為修煉的事情跟家人起過爭執,現在想想,這都是執著心,我是用人心在跟他們說,而沒有站在法的基點上,所以他們不接受。可怎樣才算是站在法的基點上了呢?一時間我很茫然,先生告訴我,師父說了,要學好法,每天發正念、向眾生講真象,做好這三件事。執著心被修去了,就不會用人心來證實法了。這也是我的一點收穫。

其次是我心裏的矛盾越來越尖銳,自從修煉以來,我對自己行為的對錯判斷越來越明顯,原來不覺得是錯的,現在就不這麼認為了,只是有很多時候想糾正過來也不容易,比如說買菜,一樣的菜,原來是要挑個半天才買,生怕買了不好的吃了虧,現在這樣的執著心理應去掉,可是還是會不由自主的挑兩下,怕吃虧本身就不對,常人還講吃虧是福,可要想改,還真得下一番苦功夫。像這樣的小事天天有,也表現出了我的各種執著心,有的我能感覺到,心裏提醒自己要改,可總是改了再犯,犯了再改,心裏鬱悶得很!還是要多學法的。

剛剛修煉,感觸不多,請多多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