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錘百煉迎新生(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29日】我是一個飽受重病折磨之苦,與死亡只有一線之隔的人。為了治病與修煉,曾經花了許多錢在眾多修煉法門與功派間尋尋覓覓,最後得到法輪大法正道正法,改變了整個人生,迎來璀璨的未來。


在明慧學校與孫子孫女歡樂合影

*與生俱來有功能

我從小就是一個體質上很敏感的人,小時候看到某些人就會不由自主的感到害怕;譬如說我們村裏有一個小姐,大家都說她長的很漂亮,可是當時還是小孩子的我跑去一看,沒想到卻看到她整張臉都是黑的,這真讓我害怕……而且我又發現除了我之外,其他人都看不見…結果過沒多久,她就死了。我有時候就會這樣不敢看某些人,因為我可以感覺得出他們的生命好像是有甚麼問題或是活不長了。我也記得那時候年紀小,我就特別喜歡聽佛經,也會曾經想要修行甚麼的。

長大成人之後,這種感應就比較少發生了,最後一次是我剛結婚二十出頭的時候,我在夜市遇到一位同事,她雖然很熱絡的在跟我打招呼,可是我那時就覺得她怪怪的,所以很自然我回答時就變得不太想跟她說話。這事發生後我本來沒放在心上,結果過沒幾天在公司卻聽說她死了的消息,同事們傳說她跟她先生吵架,並且因為這樣想不開就喝農藥自殺了。

這事過了一些時候,我重感冒請假在家休息,夢中竟然很清楚的看到這位死去的同事進來我家,兇巴巴的站在我床前質問我,說我明明知道她要死了卻對她見死不救,就讓她這樣死了,說我實在是太過份了!她說如果動不了我就要我先生的命抵償。我跟她說我不知道她會這樣,而且是她自己要「自殺」的,也不是被我逼的,如果她亂來的話,善惡因果有報,她的下場會更糟糕,我勸她不要亂來。…我們就這樣爭論了一會兒…後來那個「人」走了,我也就醒了。

*百病纏身 痛苦不堪

我從二十幾歲開始,就重病纏身;一直以來有氣喘,那時也開始心絞痛,合併高血壓;就這樣這幾種慢性病症讓我吃藥吃了二十多年。到了我三十幾歲時,我的胸部開始有硬塊,後來經診斷確定是乳癌,我從此成為一位癌症病患。四十幾歲時,在榮總又檢查到三顆子宮肌瘤,分別是五公分、三公分跟兩公分大小。

到了2000年,可以說是我病的最嚴重的那一年,記得當時病情持續,每個月我都要到醫院去拿治氣喘跟心臟、血壓的藥,甚至有時就診就要同時掛四個科別(心臟內科、胸腔科、內科、檢驗科)。後來我也有因為病況危急而不得不去住院十幾天的經驗,那時在醫院一天要打一堆類固醇的藥劑,所以身體浮腫到不能看;每次吃藥需吃十四顆,吃到身體不自主的震顫……甚至連腳背也浮腫到不良於行;當時我的血紅素不足,貧血嚴重,白血球過高,免疫系統脆弱……如果我要睡著必須要吃安眠藥、要如廁必須要吃軟便藥、我要不痛那就要吃止痛藥……,甚至於我後來出院後因必須長期大量服藥而致藥物中毒,整個上身兩面都泛起一片片的紅疹…這一切一切讓我覺得我好像再也沒有生路了,而距離死亡卻只有一線之隔。

這樣的日子我真的生不如死,有一次我忍不住就在房間裏求我先生,說我真的活得很痛苦,求他不要再這樣殘忍,每天看著我這樣掙扎還不放我走,就讓我走吧!我求求他真的不要再救我了,就讓我安心的走。然後我要交代他一些事情,可是我先生他完全不聽,聞言他馬上離房間而去……

*姍姍來遲得法路

我有一個老朋友,二十年前也是跟我一起在廟裏面讀經的朋友,她後來又轉學法輪功,那時我出院後情況很差,2001年我去練某某氣功的時候她知道了,當時她曾叫我去買一本《法輪佛法 大圓滿法》看一看,我買來一看覺的只有五套功法,怎麼那麼簡單?我們某某氣功至少還有十幾套功法,我幹嘛要學你這個呀?所以這事情就擱下了。

2002年我兒子娶媳婦,喜宴的時候這朋友也來了,她發覺我當天氣色不好,後來隔了一陣子就打電話給我,很認真的跟我說希望我去看《轉法輪》這本書試試,我這才知道原來煉法輪功首要先看《轉法輪》,我知道後就馬上打電話給兒子,請他回家時一定要去書局帶一本《轉法輪》回來。那時我兒子剛好在席間吃宵夜,同桌的佛教「居士」朋友們聽到電話後都跟他說,你媽媽說要買法輪功的書呀?這樣不太好吧!但是深知媽媽病苦一生的我兒子卻正色的跟他們說,這是我媽媽指名要買的書,我一定要買!

就這樣,那天深夜我兒子回來,我接過書後就一夜沒有睡,我連續花了兩天一夜看完《轉法輪》,看完後我痛苦,我也哭泣,我不明白為何我生命都快結束了,才遇到這麼樣的大法?為何我艱辛痛苦的找了一輩子,到現在我才找到他?我想我現在已經是一身都爛了,怎麼修煉也來不及了吧!?

*生命更新遇正途

我的情形算是一個危重病人,覺得《轉法輪》這本書就是我尋覓了一生的書,《轉法輪》裏面所講的修煉法門就是我這一生所要尋找的真正的答案,加上我的時間不多了,生命可能是不夠用了,所以我決定,我更要抓緊時間努力修煉!

就這樣,2002年,我看完書後就直接到公園煉功了,那時我的身體狀況很差,在體力上還沒能走幾步路,總覺得頭暈暈的。由於我身上的病這麼重,而且又繞了那麼遠的彎路,還用偏方跟其他民間療法把自己的身體弄得亂七八糟的,最後都快沒救了才找到法輪功,……所以當我煉了法輪功後,馬上很神奇的發生多次淨化身體並且大量排毒的現象。像是一開始煉功就便血,還合併著強烈的肚子痛,整整這樣一個星期我挺住了,因為我知道我帶著這麼髒的身體來煉功,是不可能沒有反應的。

一個星期之後,我開始全身發癢,真的是全身癢到不行,那是一種從皮膚底層透出來,抓也抓不到的癢,而且連眼球、黏膜各處都癢,癢到我必須要塗一點有些涼涼的乳液,才能閉上眼勉強入睡,而且全身皮膚上的毛孔很快給我抓的到處都是黑點點。後來我還開始熱到不行,一邊咳痰一邊流鼻涕,好像根本停不下來,就這樣不知道在那短期間內我究竟咳出了多少塊痰,但我還是堅持著煉功學法,至於身體它要怎麼排毒就讓它怎麼去排毒吧!

我會有這樣的信心,是因為就在我去煉功點後的第五天晚上,我坐在床頭剛要睡覺,我就清清楚楚的看到法輪大法的師父走到我的面前,師父笑笑的把手伸進去我的頭部,輕輕的拿出一塊黑黑的東西,隨著那塊黑黑的東西取出,我整個人頓時清醒了,頭再也不暈了,我愣愣的一動也不會動的看著那無限慈悲的師父,我在師父面前全身裏外每個細胞都被震動了,因為我一向都很敏感,似乎從微觀深處我清楚知道了他就是要來度人的師父……在這令人屏息的時刻,我來不及也說不出任何的話,後來師父再笑笑的看我一眼就走了。

*今是昨非辨正邪

我記得我剛去公園煉功沒幾天,先前學費昂貴的氣功班的行政人員,打電話來邀我回去上課,他還跟我說,如果我願意回去的話,那中級班四萬元的學費就不跟我算,高級班六萬元的學費也可以優待。我不為所動。

結果過了一陣子,氣功班的一位自立門戶對外招生的朋友,又打電話來找我,問我還要不要一起去「採樹氣」?我當時已經知道《轉法輪》那一本書中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我也已經知道了採樹氣跟為別人用氣功治病都是煉功人不可以做的事情;我就反過來勸那朋友,希望他好,由於他不願聽,我就更積極的給他看《轉法輪》,可是他看不下去,看了兩頁就說他根本不信這個,他只相信採氣還有氣功治病等等,我看他那樣頑固與執迷,也就只好無奈作罷了。

在這期間我想到,先前因為我的介紹而讓許多人進了那個氣功班,想到這些朋友,我實感到心裏難安,我希望他們能夠知道還有法輪功這樣正派、正道、正信的法門存在。於是我一一的去告訴他們法輪功。有的人上了法輪功「九天學法煉功班」的課程,但之後他們帶修不修的,似乎不是很珍惜。哎呀!我說如果對這樣得度的機緣輕易錯過,這對想修煉的人來講,真的是最大最大的遺憾,如果有一天他們真的能明白他們錯過的是甚麼的話,恐怕那時後悔也莫及呀!

*宣布失聰又復得

剛得法三個多月時也發生了一件奇事,剛開始時是我的右耳開始疼痛跟流黃黃的臭水,因為我覺得那是淨化身體、消除業力的表現,所以我就把這症狀拖了一陣子,結果到我耳朵流很多膿跟嚴重腫痛,晚上睡覺都必須要小心的右側睡並在耳下墊布接膿,實在覺得狀況拖的太長就去看醫生了。醫生當時責備了我一番,說他最怕這種拖病不治的病患,現在都已經耳膜破裂穿孔、是末期中耳炎了,愈後也會嚴重影響聽力,非常不好治了才過來求診,那又有甚麼用呢?當時看醫生這樣講我很擔心,所以看診回去後把這個嚴重性說給我們煉功點的輔導員聽,我還告訴她說我現在再不吃藥就慘了,我說我要回去好好吃藥、接受治療。

再下次回到醫院複診時,醫生卻很明白的告訴我,說我的右耳狀況顯然已經無法挽回,今後這只右耳應該是聽不見了,也就是說醫生當時就宣告了我已經右耳失聰。那好吧,既然我知道我右耳耳聾了,那再吃藥有甚麼用?我一回家就把那些藥丟掉了,反正我已經耳聾了,那就不用再管它了,反正都這樣了,再管也沒有用。

於是我每天平心靜氣的學法煉功,每天照舊墊著布在耳下睡覺,它也就這樣繼續流了三個月的膿,結果不知道從哪一天起,那些膿漸漸的減少了,我睡覺可以翻身了,而且我竟然發現那只耳朵也慢慢的變乾爽了,難道說已經好了嗎?更奇怪的是,這時發現我的右耳聽力,也很正常呀,好像一點也沒聽力喪失?這怎麼說?不是說連耳膜都已經嚴重破裂了嗎?可是透過這幾個月來我平平實實的修煉,想不到這一切竟然神奇的全都回補過來了!

*有序的身心淨化與提升

漸漸的,我發現可以不用吃任何藥了,不吃藥竟然還一天比一天健康,我的身心煥然一新;這對我那十幾年來都命在旦夕的身體簡直是天方夜譚!我過去每年使用健保卡要到M卡左右,而現在三、四年修煉以來,從聽力失而復得之後,我就只有一次的就診紀錄──哈哈,那是到眼科去測老花眼鏡的度數啦!


過去健保卡用到M卡是家常便飯

沒錯,就是靠著這完全公開、免費、動作簡單的法輪功,竟讓我領略到了這麼多年來,我從來也不曾再體會過的「無病一身輕」的狀態,我夢想也夢想不到的狀態──我不再氣喘、不再心絞痛、不再高血壓、甚至於我也不再是癌症病人!我更不再是一個對生命悲觀絕望的人。這就像我從新有了第二次生命一般,每當我想到這兒……真的都會忍不住掉眼淚,這是鐵一般的事實,我現在健康的活著!

修煉到目前為主,我仍陸續的,有序的淨化身體之中,我後來還排了兩次的血便,甚至於第二次排血便時,是黑黑的血,以大量噴出的方式來排毒,不過間隔的愈來愈短就過去了,我的全身發癢也還出現了一兩次,第二次我全身抓出來的每個毛孔是浮現著鮮紅的點點,而最近的一次,抓出來的皮膚呈現的毛孔顏色已經變成淡紅點點了。當然咳痰跟流鼻涕也是,循序漸進的每隔一陣子就會讓我清理一次,就這樣一點一滴的,大法慢慢的將我所有的病症都連根給拔走了。

*雙盤考驗煉功人

當然煉功也有考驗,就如功法的第五套──神通加持法,是要求雙盤的。在我修煉了半年多之後,我開始堅持要雙盤上去,剛開始真的是怎麼盤都盤不上,一盤上就痛的不得了,可是我堅持至少要先盤上半個小時後才要拿下來,那時我痛的簡直腳踝跟腿骨都要四分五裂了,天天都是痛到發抖。一直到我修煉了快一年,我終於用雙盤能盤上一小時;那時因為痛到流汗,所以全身衣服常常是煉完功就濕了。

記得那剛開始雙盤的三個月,我不但煉完功後站不能站、坐不能坐、晚上還幾乎腿痛到不能睡,甚至每天晚上要出門煉功時心裏都會怕,但是這跟我以前因為病痛所吃的苦比起來,現在能夠因為修煉而痛,實在是太幸福了,因為那是天壤之別呀!!以前的痛是我將一步步走向地獄跟病苦的痛,而現在的痛則是我要走向純淨跟脫胎換骨的痛,我怎麼能夠不珍惜呢?如果說堅持這樣雙盤就能轉化本體跟真正修煉的話,那腳痛又算的了甚麼呢?

所以我就跟我自己說:「痛到我的腳都可以給人家,腳都給它們(業力)拿去好了,我也要堅持!」

*佛光普照 冤債善解

剛得法大概一個多月,這群十幾年來每個月都要來追殺我的天兵天將又來了,還是一樣是那四、五個人,他們這次同樣是看到我就追,可是他們這次不再是往平地上趕我了,他們讓地上出現了一個只能往下的階梯;讓我走投無路的非往地裏跑不可,我記得當時根本沒有往上的路,他們把路都封死了,根本沒有辦法回頭,就這樣一路被他們追趕至地底深處……

不知這樣恐懼的跑了多久,直到我在黑暗裏跑到地底更深的石棺群中躲在其中的一個石棺裏面,…當然後來他們還是追來了,只見他們反覆在我身邊那些石棺群中前後搜索,一直搜尋到後來很久,他們終於走了。我還是完全不敢動,仍然在石棺中屏息等著,那時我領略到,他們是要將我趕進地獄,要我的元神再回不了人間。

那一次醒來之後,恐懼幾乎將我淹沒,我顫抖著將大法的書打開,驚慌的流著眼淚跟書裏照片上的師父說我真的好怕,我真的好怕,我不想再被那群天兵天將追殺了,而且他們又找到我了!請求師父度我,請求師父幫助我。結果自那之後,我真的再也沒有做過他們來追殺我、索命的夢了。就這樣,這個從1989年就被他們一路追殺我到2002年,這前後歷時了十三年多,將我愈套愈緊,像詛咒一樣捆綁著我的惡夢,自我修煉了法輪大法後,終被這正信的宇宙大法給圓滿善解了。

*遇事做到真、善、忍

修煉的第二年,鄰居跟我們也發生了一些事情,其實我的鄰居他們都知道;他們說如果沒有法輪功,我的「骨頭現在都已經可以用來打鼓」了!可是他們雖然覺得神奇,當矛盾來了,他們還是不相信煉功人的清白或有甚麼不一樣,還是把我們罵的很慘。

事情是因為我們隔壁跟樓下兩家都漏水所致,他們三家都說是因為我們家的水管漏水波及到他們,所以要我們出面解決問題。

一次我跟先生正在家裏煉功,樓下的鄰居就打電話上來罵了,我先生無奈之下就只好把水塔裏的共同管線上分叉接到我們家的那一支管線單獨封住,自己上去水塔另外接了一條管子下來。可是鄰居他們三家還是在漏水,他們也不接受我們的說法,而且日常出入都對我們很不客氣,雖然大家都是老鄰居了。可有一天早上,我女兒剛出門要騎機車上班,硬是被鄰居拖住車尾咒罵,叫我們要出來解決問題,否則就不放我女兒去上班。

那時我們就想呀,我們是煉功人呀,我們的標準不能跟他們一樣,既然鄰居彼此之間都已經鬧的這麼不和氣了,那麼不管錯不錯在我,還是我們改吧;所以我先生就去買了一些工具回來,他找好了位置,把我們自己家陽台的東西搬一搬,然後把牆壁打空了好大的一個大洞,接著我們請這三家漏水的鄰居來看,原來從其中看到的是隔壁的水管路線在漏水,並不是我們家的在漏。

經過這件事情之後,現在樓下的鄰居看到我們總是笑笑的,還跟我們說很感謝,要不然他們的房子就不能住了。我想凡事都沒有偶然的,修煉以後,我跟我先生對事情的態度也都不一樣了!我想「真、善、忍」的法理已經深深的改變了我們,讓我們遇事冷靜寬容、心胸自然提升。


我與先生一起參加九評退黨活動

*希望世人同受益

我經過在法輪功中的學法實修,我深深的體會到這是一個多麼殊勝的正道大法,可是面對中共謠言、誹謗跟一些受矇蔽民眾的不理解,我是打從心裏為中國大陸的同胞著急。於是我很自然的想要學一點電腦,跟時下的年輕人一樣到網上跟大陸民眾聊聊天,講講話,希望他們也可以跟我們一樣幸運,知道法輪大法的真相就是最好的,說不定甚至於能像我一樣,有緣救人一命,或從中改變他們的人生。

那時我得法一年多了,為了這個願望,我開始去學電腦聊天方法,因為我基礎太不好,甚麼都不懂,所以眼看當時電腦班裏其他一整個梯次的人都會了,卻只有我不會,我就是記不住也不明白到底要按哪個鍵,實在讓我苦惱。或許是因為我的出發點是為了救他人,所以我有問題就問,只要不放棄,漸漸的漸漸的,我也會上網路聊天了!

最近世道變的很快,前兩年我是一提到「法輪功好」就會被網友罵到狗血淋頭,而現在則是網友常常在了解真相之後,都自發的想退出造謠抹黑跟滅絕人性的共黨組織,甚至於有一次網友為了感謝我幫他連結上退黨登記的網站,還要送我一百元人民幣當謝禮。我也跟他解釋說,我們這群身心受益的法輪功實證者,唯一的心願都是為了他們千千萬萬可貴的中國人福祉而來,所以真的不要錢啦!

*結語

今天能走到這裏,我覺得我自己太幸運了,無論我先前人生中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現在都覺的太值得了!我知道我自己正走在一條「千辛萬劫難得遇」的康莊大道上,真的沒有白來人間一趟。說到這,我要謝謝我的先生當初連續三次將我從鬼門關裏搶救回來,現在我真的很慶幸自己當時沒有就這樣死掉,所以後來我才有機會得到這樣的宇宙大法。我的願望是要再精進實修,最後能夠「修得執著無一漏」!

我希望大家都能有一個修煉的機緣,這樣才會有「善」,和一個處處充滿慈悲的人生。我也想跟我自己以及跟中國大陸上正在被殘酷迫害、遭受巨難的法輪功學員說:「得到大法真的很不容易,就要堅持修煉下去!」我最感謝的是師父沒有放棄我,把我從地獄之中撈起來,是師父讓我重生!這是我多少千言萬語都難以表達的謝意。最後我願世界充滿「真、善、忍」,人間處處「真、善、忍」。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