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中造惡業 得大法結善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一日】我是二零零四年得法的中國大陸大法弟子,現在我把我神奇的得法經歷講出來,以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在得法前,我因下崗幫媽媽做生意。大概是二零零二年下半年,我媽媽給開發商承包了兩棟房子做,我幫她搞管理,後來與開發商發生了經濟糾紛。本來是開發商不對,但我沒有採取正當途徑解決矛盾,而是在二零零四年中國新年後,我找了幾個社會上的混混去教訓開發商,結果他們將開發商致傷,派出所馬上找到了我,把我在監獄刑拘了將近一個月。在牢裏的前十多天,那種感覺可想而知,可以用暗無天日、生不如死來形容,整天以淚洗面,精神折磨太難受了。

大概第十三天晚上十一點多鐘,我住的監房裏關進了一位大姐,太巧了,這位大姐竟是我的對面鄰居,而且是學法輪功的。我當然知道她為甚麼會被關進去,那時候我對大法一無所知,只有邪黨在電視上對大法進行污衊、誹謗和邪黨宣傳的印象,所以對大姐的講真相一概不聽,她看我不接受,她就自己背法、煉功,我則與另一位因賣淫被拘留的小女孩打牌、聊天。

這樣過了兩天,那個小女孩拘留期滿出去後,只剩下我和大姐,我仍然被邪黨控制著,很固執。她照樣煉功、背法,我看書,因為我很喜歡看書,就這樣打發時光,又過了兩天,晚上我住的牢房的燈不亮了,由於晚上沒人修理,我的書看不成了,只能兩眼睜睜地躺著。大姐她倒無所謂,過得很充實,不是背法,就是煉功。

看書可以分散注意力,現在怎麼辦?我感覺非常難受,越想越難過,傷心得哭了。大姐趕快安慰我,陪我聊天,因我和她是鄰居,比較熟悉,只是平時很少有機會交流。大姐就開始用大法的法理安慰我,聊聊各自的家庭、生活、工作情況,這一晚就算過去了。

第二天白天,牢管人員來修燈,檢查線路沒壞,換燈泡,換一個炸一個,換一個炸一個,連炸三個燈泡。沒辦法,第二天晚上又看不成書,只能聊天。慢慢地,我和大姐越聊越投機,越來越明白大法的真相,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正法!」

讓我真正想修煉的原因,是第三天晚上的一件事,由於燈還沒修好,大姐在打坐,我也沒甚麼事,看她雙盤的樣子很好奇,我問她是不是很疼,她說煉了幾年了不疼。她看我雙腳盤著坐在床上很平,就說我可以不用煉單盤,直接雙盤,叫我試試。我就叫她幫我用力一搬,就成了雙盤,當時不顯疼,她教我用手結印,眼睛閉上,進入打坐狀態。

啊!我在那麼一瞬間,感到腦子一片空白,十幾天的精神痛苦在腦中一掃而光,感到一種極大的解脫感,我好像找到了救命的良方,發出一念:我要修煉,讓自己脫離苦海!

當我全部明白後的第四天早上,牢管把燈泡一換上去,電燈就亮了!沒有經過任何維修,當時我有點奇怪,後來我明白是師父為了救我,用心良苦的安排,讓我更明白了大法的神奇力量,更加深了我的修煉決心。

後來在牢裏十多天,我天天背法、學功,聽大姐給我背《轉法輪》;出獄後就開始自己學法、煉功,走入了修煉大法的行列,同時給親朋好友講真相、發正念。

在我帶動下又有好幾位親戚也走入了修煉,他們也在講真相救度眾生。想想這該救下多少生命啊!我非常欣慰,這個牢我坐得值得,這就是我「迷失中造惡業,得大法結善果」的得法故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