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念師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一日】很長時間了,我就想把我修煉前後的經歷和我的心裏話說出來,因我得法晚,自己又覺得修得不夠好,所以一肚子話不知從可說起。

我是五三年出生的,從小就在邪黨文化灌輸下長大,我很固執的相信無神論,眼睛看不到的就不承認。可是,就在我學煉了法輪功後,神奇的事實讓我改變了先前愚昧的觀念,也使我明白了為甚麼在中共惡黨殘酷打壓下還有越來越多的不放棄「真善忍」信仰的修煉者。

我接觸大法是在九七年,可惜錯過了當時的機緣 ,沒有走入大法中。九九年七二零後,我看到身邊的大法弟子走的正、行的端,根本不像電視上造謠誣蔑的那樣,我認為他們都是好人。我也認同大法,有時也幫大法弟子做事,傳遞資料、寫標語等等。可是一提修煉,我就藉口說沒時間,還說自己心已經夠善良的了,再學就傻了,甚至說過能讓我好病我就煉的傻話,現在想起來,真是懊悔極了。

一提起病,我的話就多,真不好意思,浪費同修的寶貴時間,可我還是想說一說。我從小沒有父母,這幾十年吃了很多苦,落下一身病。到醫院看病,醫生問我看甚麼病,我都不知道怎麼回答,因為我渾身上下全是病,不知先看哪樣,甚麼冠心病、內耳底膽脂瘤壓迫神經(經常暈倒在地)、有類風濕性關節炎、肩周炎、膽炎、闌尾炎手術後腸粘連、胸椎骨質增生、腰椎間盤突出、膝蓋滑膜炎骨質增生等等,病痛的折磨使我成了一個名副其實的藥簍子。後來吃一種治風濕的藥,原本是手關節和膝關節疼變成了全身上下所有關節筋骨肌肉全疼,晚上疼的睡不著,白天上街走不了路,連一斤重的東西都拎不了。我渾身疼了整整三年,一千多個日日夜夜,病疼折磨的我生不如死,彷彿在地獄中煎熬。我丈夫痛苦又無奈的說:「哪怕你再活二年也好啊」。(那時是二零零二年)後來,我的大姐(修煉人)、我的朋友(未修煉)、還有我外地的姨(修煉人),她們又和我提起修煉的事,說起來慚愧,我這回為了治病才拿起大法的書。

一想起師父的洪恩和慈悲苦度,我又禁不住熱淚盈眶,我當時在靜下心來捧讀寶書時,真的忘了病痛,忘了一切。當我讀了十幾頁的時候,奇蹟出現了:我突然感到渾身上下一身輕,病痛全消失了!我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因為當時我已病得快起不來炕了)。我的鄰居問我:「嫂子,看你氣色這麼好,說話也有力氣了,身板也挺直了,快告訴我你是吃了甚麼靈丹妙藥好的,是看了甚麼大仙大神吧?」我當時馬上告訴她,我是煉法輪功煉好的,我師父給我清理身體了!我激動的告訴我所有認識的人,告訴他們,我的病全好了,是修煉法輪功好的!

那麼多年,我一直徘徊在大法的門口,浪費了很多寶貴時間,師父沒有責怪我悟性不好,而是加倍施恩於我。在我學法煉功之前,僅僅看了十幾頁的《轉法輪》,就讓我的全身病痛無影無蹤了。我的親身經歷徹底粉碎了我思想中的無神論和共產邪教的歪理邪說。

我並沒有親眼見過師父,為甚麼病痛就不不翼而飛了?事實證明,慈悲偉大的師尊和他的法身就在我們身邊,時刻呵護著我們。就這樣,我在二零零四年五月堅定的溶入了大法修煉的行列。

我雖然得法晚,但我一定要聽師尊的教誨,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在這裏,我再一次感謝師尊佛恩浩蕩給了我新的生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