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話實說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九日】我曾經因對氣功感興趣卻練的落下毛病,不知病痛何時能了。遇到大法後,我不禁感歎:得遇大法,得遇恩師,我竟是如此的幸運。

那是一九八二年的夏天,我的一個同學從書攤上買來一本氣功雜誌,我倆如獲至寶。經過比較,覺得硬氣功的功法不錯。在此之前,我倆只是練些武術套路,對氣功知識知之甚少,想練卻無處求。現在行了,練好硬氣功,再加上現有的招法,和別人打架就不會吃虧了。

在這個想法中,我倆便認認真真地苦練半年多。練功中或只要意想一下,小周天的循環感應油然而生,這種感覺當然是很舒服的,但左腿膝關節有時出現疼痛現象。這期間,我倆還學了其它幾個刊物上的一些武術套路,技擊招法。

再後來,左腿膝關節的痛感不但沒減,而且越來越重,尤其是運動量大時,痛感也大。如每天全校晨跑時,痛得幾乎不能堅持到終點。我終於明白了,這是實實在在地出現偏差了。如何糾正偏差,沒人指導,自己一點辦法也沒有,最後只有放棄練功。

幾年後,小周天感應逐漸消失,膝關節也慢慢地不疼了,但卻添了一個新病──氣管過敏。嚴重時聞到一點異味也不行,經常有像木針(牙籤一類地東西)紮氣管一樣的感覺。我不吸煙,就是別人吸煙我都得躲遠遠的,每天早上似乎有吐不完的痰。年紀輕輕的我經常跑醫院,醫生開了些止痰消炎之類的藥,吃藥就好,停藥就犯,家人也非常著急,生怕我得甚麼病,催我去醫院做全面細緻的檢查。

我先後在幾家大醫院拍了七八張X光片,CT胸檢做了兩次。結果是甚麼病都沒有檢查出來。醫院查不出病來,我這裏難受卻是實實在在的。就這樣,發病吃藥,停藥又發病,反反復復持續了二十年,我心裏在想啊,這何時才是終點呢?大概只有等到兩眼一閉了。

大約在二零零六年二月,我的一位同事給了我一本《轉法輪》,讓我看一看。心想,法輪功我以前也聽說過,不就是練氣功嗎?我也練過氣功,還吃了個大虧呢,再加邪黨欺騙宣傳,當時很有戒備心理,但礙於情面,就看一看吧。

開始看書時,總想在裏邊挑出點毛病來,這樣斷斷續續地看了一半,甚麼毛病也沒挑出來,倒是書中許多道理讓我信服。就在這時的一天,我猛然想到,自從看書到現在這一個多月,沒吃藥,怎麼也不吐痰了?!奇蹟,真是奇蹟!果然如同事所說,這是一本奇書。

接下來,我認認真真地看起書來。書中講的法理以前聞所未聞,真是大開眼界,令人耳目一新,真是有一種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的感覺,這正是夢寐以求的東西,珍貴無比的東西啊!

在接下來的學法煉功中,給我感受最深刻的是第一次煉第五套功法。在悲蒼的音樂聲中盤腿打坐,心中如萬馬奔騰,不能止息,腿痛如刀刻,難以忍耐。朦朧中,一個靈魂在千難萬苦中苦行在回家的路上,朔風吹在身上,雨水打在臉上,遠處雷聲隱約,黑沉沉的天空中似乎有一個聲音把他呼喚。此時此刻,真是無以言表,從來信奉「人善有人欺,馬善有人騎」的我,不知怎的,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止不住地滾落……

我常想,因以前無知瞎練,引病魔纏身幾十年,正是走進這一法門才得以解脫,師尊不但給我調整好了身體,還給我這麼大的法理度化人,而我自己欠下的業債卻由師父承擔,多麼慈悲偉大的師父啊!

師父給我付出的太多了,弟子只有在修煉的路上,不怕任何危險真正的按照師父的教誨去做奮勇精進直至圓滿,以報師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