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正念過病業關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一日】我是二零零六年五月得法的大法弟子。得法以前,我曾患咽炎、膽囊炎、闌尾炎,長期吃藥打吊針,飲食稍不慎便發作;今年三月,我又患上高血脂、高血壓、右半側腦動脈血流過緩、視網膜動脈硬化等病變,頭昏、眩暈、頭痛、視物模糊;時隔不久心臟也不正常了。

在從醫院回來的路上,我面對著診斷單和幾大包藥,生的希望在一點點破滅;坐在車內,我向車外的一切山川、河流及行人含淚道別,認為一切都是最後一次與我擦肩而過。我心灰意冷,為妻子、孩子選購了衣服、灶具等作為我最後的禮物。

然而在絕望中,我遇上了大法弟子。在他(她)們的幫助下,我得了大法。我開始讀《轉法輪》,我開始學師尊的講法和《明慧週刊》。我從中明白了許多法理。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返本歸真,更明白了衡量好壞人的標準「真、善、忍」。我按大法的指導,開始了我心性的修煉。在回歸的路上,我不斷磨去以往的惡習、人心,身體上的幾種病業在師尊的淨化身體中不知不覺康復了。但頭疼、頭暈的症狀持續了近三個月。

初期,我曾懷疑過大法,也曾偷吃過藥。但神奇的是每次看大法書,隨意翻開,便是師尊針對我心態的講法或解答問題。我又把心放到法上,找同修切磋,明白了自己以前做的壞事都是大腦發出的意念造成的。大腦中黑色物質多,業力重,所以轉化也就需要多承受。而且我自幼受邪黨矇騙,裝了很多邪靈的東西,必須得全部清除。

於是我加強正念,全家退黨、退團、退隊,並清理了家裏一切惡黨的書籍、證件、頭象。針對以前所做所寫對大法和師尊不好的言詞都發表了嚴正聲明。開始講真相、洪法、勸退。如今頭暈也得到了轉化。我融自己於大法中,心變善良了,脾氣變得溫順了,執著的事也少了,緊隨師尊走上回家的路。

前不久,兒子發高燒,滿頭大汗,出氣很粗,我進門便問兒子:「你是感冒還是消業。」兒子說:「消業。」我知道兒子信師信法,便在床上發正念,待我打完蓮花手印,兒子突然說:「好了。」我一摸真的好了。我對兒子說:「是師父幫你淨化身體,以後要好好按法的要求去做。」他高興的答應後便出去玩了。

更神奇的是我母親的變化。我母親今年七十歲,患有高血壓、心臟病,經醫院診斷為「竇房結快慢綜合症」,無法藥物治療。自從我得法受益後,母親也開始修煉大法,身體一天天好轉。今年九月十四日,母親早上起床,突然臉上發腫,呼吸困難,心率快到每分鐘一百七十次,面色蒼白。我一看病業嚴重,怕出危險,便勸母親吃了幾片藥。沒想到吃藥後不但沒減輕,反而病情加重,開始嘔吐,整整吐了一天一夜,直到十五日早晨,母親已無抬頭之力,四肢冰涼,危在旦夕。

慌亂中我撥通了醫生的急救電話。在醫生還沒到之前,我突然意識到母親是修煉大法的,勸母親吃藥、請醫生都是我錯把業力當成病,用常人之心讓舊勢力鑽了空子,忘了「信師信法」。我連忙發正念,求師尊加持讓醫生別開藥打針。奇怪的是等醫生來之後一檢查,母親的血壓、心率真的沒事。可是醫生剛走,母親的心跳、嘔吐又開始了。

我明白了一切,悟到了師尊「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的法理。十點整,孩子配合我發正念,請師尊加持,然後以搗毀一切之氣勢說了聲「滅」。當時就聽到母親說「好了許多」,等發完正念,她已能坐起來了。我開始念《轉法輪》中「返修與借功」一段。十一點時,母親已能自己發正念了,發完正念後她說感覺已經好了,並且說想吃東西。十一點半,母親吃了一碗飯,到十二點發正念時,她已經能下炕打坐了。十二點半左右,母親臉色恢復正常,又開始幹活了。

這真實的事情再一次證明了大法的威德。

慈悲的師尊曾讓多少人起死回生,曾讓多少人棄惡從善。道德滑坡的今天,人們為被騙、被搶而怨天尤人。而對讓人的道德回升的法輪大法卻聽信惡黨的誹謗,在栽贓與陷害中信其謊言而違背良心的推波助瀾,面對迫害麻木不仁,面對活體摘取器官而任其猖狂。大法圓容了無數的修煉者,而又有多少修煉者圓容著大法呢?每一個帶有怕心的弟子該問問自己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