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常人心才能過好病業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5日】以下是我一週來過病業關的經驗,提供給過病業關有怕心的學員做參考。

星期一晚餐後,右後腰痛到不行,坐立難安、動靜皆痛。心想這病業關來的急,在不知所措的情況下,在師父法像前,跪求師父指點,剛好翻到《轉法輪》第八講「辟穀」,「有些氣功師就是胡來,誰願意給他收拾這些破爛事。」猛然一醒,心中大叫:是啊!這業力不都是自己造成的,自己求來的,儘管自己在迷中並不清楚,但就是得自己消啊。後來實在痛的不行,突然,吐意湧上心頭,於是中、晚餐所有吃的東西全都吐出來了,嘴巴因膽汁而感覺苦澀,但腰痛卻好了。這時候意識到是尿路結石了,以前要是這種情況,因為怕苦怕痛,意志畏縮,最後都上醫院解決苦痛,尤其一年半前的尿路結石(那時我已經修煉),也因為受不了苦,上醫院解決苦痛。

果不其然,接下來的兩天,小便時膀胱有刺痛感,肌肉會不自覺的收縮,直到星期三晚,因為喉嚨腫痛,為了暫時舒服,多喝了一些水,也因為不舒服,就躺著小睡一下,雖然知道自己是個修煉人,但是在病業的包圍下,搞的主意識不清。後來因尿意而醒過來,自然而然就到廁所,小便剛開始時,結石就卡在尿道出口前,而我意識到自己是個修煉者,也不知哪來的勇氣,奮力尿出,結果尿出一顆黃豆大的結石,人也隨著輕鬆起來,真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明快。心中感謝大法法理指導我過了這難熬三天,讓我知道自己的業力就得自己還、自己消。同時了解到修煉者在信大法與不信大法之間,修煉的路就不同了。痛悔以前在病業關用常人心對待,結果走了彎路,給自己造成極大的損失。

但病業關還沒完,星期四晚,喉嚨痛轉為開始流鼻水不停,心想又不太妙,按照我過去流鼻水的經驗,我會整個鼻腔發炎,然後好幾天流鼻水、眼淚,根本無法做任何事,就是吃了藥也要難過好幾天。但我過去常常是會以任何藉口(包括做證實法的事)安慰自己,然後去吃藥緩解痛苦(現在想起來,以前自己是在用常人心去對待修煉,用常人心去做大法的事,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是個修煉人),但這一次因為自行排出尿路結石,讓我修煉的信心大增,決定不吃藥了,橫下心來過關。

但沒想到病業來的還真猛,星期五早上上班,病魔就強烈發作,病業再一次強烈襲擊鼻腔,鼻水、淚水直流。估計整天上班時間內,用了兩百多張衛生紙擦拭,眼睛、鼻子與嘴巴通紅。還好學校快要段考,課業進度也上完,我的三節課可以請學生小考或自修,其它時間則呆在辦公室內閉目養神直到下班。學校的同事紛紛過來關心,並說要不要看醫生,我則苦笑說:一切都在掌控中。其實很難跟他們說清楚消業、還業的真相,說高了還容易被曲解為頭燒壞了。同時雖然鼻腔嚴重燒熱,我感覺自己意識清楚,一點也沒有被病魔嚇倒。就這樣撐到了下班。

終於下班了,可是流鼻水沒有減緩的現象,於是趕快回家煉功、聽師父講法(眼睛張開就流眼淚,無法看書),但效果不如預期,似乎抱著有求之心,效果不如預期。心想明天要參加聲援九百萬勇士退出共產黨的遊行,看樣子是無法成行,於是跟該遊行的負責人聯絡說明天不能參加,請她自行想辦法找人代,而我則有失落感,想想自己真是對不起師父的救度,但轉念一想,我也不想再用常人心對待修煉了。

到了晚上七點多,就無奈的去睡覺,八點多,親戚打電話來,我迷迷糊糊的回了一些話,好像都有些不對話,感覺這種狀態是不行的。於是靜下心來,很快想起今年二月六日,在香港高等法院前靜坐抗議時,整天發正念的經驗,一套動功接著一次發正念循環的方法,沒想到第三次發正念後病魔就退去,精神也好了起來。心中再次感謝師父助我過關,並體悟到發正念的威力展現是因為自己的心性到位才起作用的。

這一次的經驗真是難得,體悟到唯有放下常人心,用正念對待修煉,才是真修者所為。同時讓我體會到,過去用常人心對待修煉是不行的,如果因為一時怕心又走了常人過關的方式,那麼這關肯定下次還會再來,也會沒完沒了的干擾。今後我要精進學法,以真修者的標準要求自己,時時把自己的言行、意念與大法對照,並在過關中提高悟性,也才足以證實法,不負師父救度之恩。

星期六到了,聯絡人驚訝於我出現在集合點上,我的心中非常愉快,因為我可以堂堂正正的參加聲援九百萬勇士退出共產黨的遊行了。

個人體悟,層次有限,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