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生死 在闖病業關中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份得法的大法弟子,回想起自己在得法一年後消病業的經歷,至今仍然記憶猶新,把它寫出來,以便和還在病業魔難中的同修共勉。

在常人中,我的身體也是屬於比較好的,修煉了一年也沒有甚麼消業的現象,輕鬆的過去了一年。二零零零年農曆新年期間,我正在家抄《轉法輪》。那是我第四遍抄《轉法輪》了。那個假期我利用了十八天的時間工工整整的抄了一遍。因為休息,我每天早晨四點就拿起了筆,一直到晚上十點以後,中間累了的時候就地毯一躺,稍許休息。

而就在這個期間,我出現了消大業的狀態。正月初九那天,我感到渾身不適,當我意識到了的時候,我幾乎就是全身像散了架似的。滿臉的面部神經,每一部份都非常的疼痛難忍。首先是頭疼,接下來的就是牙疼、鼻子疼、眼睛疼、後腦疼、嗓子疼……

幾天過去了,我的意志受到了很大的消磨,身體也感到支撐不住了,就找來了體溫計,一量體溫計一下子就到頂了─四十二度都過了。當時我痛苦極了。我沒有認為是病,只是覺的對我的考驗真的是很大很大的。當時我痛苦極了,我對師父說:師父啊,我知道我這不是病,是消業,可是怎麼就是不好呢?

儘管這樣,我還是繼續在抄《轉法輪》。我堅信,我會闖過來的!

一天早晨,我扶著牆到了起居室,準備煉動功時,我的心裏沒有了一點容量了。就像一塊壓縮餅乾放到了心裏,被水泡漲了後而無間隙膨脹的那種感覺。我對師父說:師父啊,今天我要是上醫院,那我就是常人了。得了法的人怎麼能是常人呢!

我無力的打開了錄音機,裏面傳出了師父的聲音。就在我隨師父的口令「彌勒伸腰」的一霎那,我感到了、也看到了:我的身體就像一個無比巨大的大沙子山一樣,簌簌的往下落著大沙子。我知道那是我生生世世欠下的業力,師父正在給我往下消呢!我的全身在淌著大汗(那時正是三九天)半個小時過去了,我的睡衣也濕的透透的。我無法抱輪,就脫下了睡衣摔在地上。

孩子的父親醒來看到我精神十足的樣子,以為我發燒燒傻了,揪著我轉圈看。我對他說:「我消業過去了,今天早餐我來做。」他還是不信,摸著我的頭,感到確實是正常了,他才笑了。我就此和他講真相。我說:「就我那樣子,打吊瓶至少也得打三天,可是我幾個小時就好了,你說神奇不?」他由衷的信服了。從此以後,他非常支持我學法煉功,一直到他離世。在我流離失所的時候,他都在支持著我,幫助我。

師父告訴我們:你不管遇到好事或不好的事,都是好事。這是千真萬確的。我的業力就在我最痛苦的時候,師父給我拿掉了,是因為我在最痛苦的時候,始終沒有忘記自己是一個修煉的人,在當時也確實是放下了生死。但是現在看就沒有那麼正了,因為法理是不斷昇華的。但是我從病業關中走過來了,從生死關中走過來了。就是到了今天,每當我想起那次消業的經過,我都是淚流滿面的。

事情過去好幾年了,看到我身邊的同修很長時間被病業纏身,我很著急,今天把它寫出來和同修分享,讚頌師父、讚頌大法。並希望與同修共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