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悟法理 大法神奇祛病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6月26日】從1997年開始修煉大法至今已九年了,通過這幾年學法的不斷深入,以及在修煉中的實踐,我明白了人生的目地,在修煉中也逐漸去掉了很多的執著。下面我談一下我被迫害前後,特別是學法深入後的一點思想變化。

99年7.20時,我已修煉兩年多,那時的我滿腦子都是真、善、忍,簡直純極了。各單位統計煉法輪功的人員,我當時就感到這個功這麼好,能使人的道德回升,又能煉就一個好的身體,真是有百利而無一害,別說你來統計,就是你不來,我也要堂堂正正的告訴你們我是煉法輪功的,並且還要告訴我的親人煉功之後我的身心變化。

沒成想從那以後我便上了惡黨的黑名單,這幾年可就真的沒有人身自由和安全保障了。我曾經被它們多次非法抄家及坐牢,整天過著提心吊膽的日子。因上了年紀,沒修煉之時慢性疾病又多,通過煉功我的身體健康了,被邪惡的殘酷迫害後老毛病又犯了。

那時我心裏真恨這個邪黨,特別是直接迫害我的惡警,心裏總想:我是在做好人、做一個健康的老人,我從煉功以來沒花一分錢醫藥費,給政府、單位減少了多少負擔,不但不表揚,反而往死裏整我,這不邪了麼?!

原先我是光聽說或在網上看到一些大法弟子被迫害的報導,心裏還在想:這個惡黨有這麼惡毒嗎?可這種事情真的發生在自己身上時,才真真切切的體會到惡黨的狠毒。那時我想起了師父的詩句「毒者甚害佛,善惡已分明」(《洪吟•分明》),深切體會到師父救度眾生的艱難,更感到師父的偉大和慈悲。

2001年,惡警非法抄家後,把我帶到派出所,鎖到一把鐵椅子上,底部就是兩根橫著的鐵棍,腰部還有一根鐵棍插過,然後用一把鎖頭鎖住,24小時不讓動,大小便都要受限制。最可惡的是24小時不讓你眨眼,它要看見你眨眼,就嚎:「不許眨眼!」

那時正值秋天,夜晚和清晨氣溫較低,它們還把門窗大開,地上擦的濕漉漉的,頂上開著大風扇,如此殘酷的折磨使我的兩腿腫的不能下蹲,大小便只能站著。

由於當時的環境十分惡劣,好長時間沒能學法煉功,所以返出的病業這一關也就很難過,而且是一拖再拖。就是以後逐漸跟上正法進程,病業關還是不能正念闖過。修煉這麼多年了,師父講的有關病業的法理還悟不正,還總用人的心、人的觀念去對待,簡直羞愧極了,對不起師父的苦心救度。

這次要不是及時看了師父《洛杉磯市講法》,在病業這個問題上還不知拖到何時。我在看師父的講法時是淚流滿面,痛哭流涕。這次師父對病業關講的是太透徹了,在我的身上還發生了奇蹟──沒看到講法前我滿口紅腫,部份牙齒鬆動,鬆動的牙齒底部都有膿液,也就是像常人中醫生說的嚴重的慢性牙周炎,長期下去我的牙都會鬆動掉光。就在這時師父的講法來了,在病業這個問題上師父講的太明白了,我學法後一夜之間我滿口紅腫的牙周炎不見了,醒來後口腔是粉紅色的,非常正常、非常健康。我的家人都驚奇極了,感到大法太神奇了。

明白法理在法上昇華上來後也使我更加信師信法。我能有這麼偉大慈悲的師父,感到無比的驕傲和自豪。在今後的修煉道路上,無論再遇到甚麼樣的艱難險阻,我都會勇往直前,更加珍惜這萬古機緣,更加堅信師父和大法,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三件事,永不再懈怠,永不再放鬆,永不再麻木,精進不止,直到我修煉圓滿與師尊相逢的那一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