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清除低靈迫害,頸椎痛消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13日】近兩年我頸椎總是痛,轉頭時頸椎像卡著了一樣嘎巴嘎巴直響,痛的擰不過來,又牽連半邊頭痛,痛的頭像裂開了似的。發正念鏟除邪惡的迫害,有時管用,有時就不太管用。

前日夢中,在一個小鎮商貿市場的路口,我正慢慢的逛著,看到東面開過來一輛滿載大卡車。因馬路上行人、車輛亂哄哄的沒人躲閃,我走在路中間也不急閃避。誰知這輛貨車駛近市場並未減速,不知怎的一眨眼就到了跟前。要躲避已來不及,想騰跳飛起,可這輛車好高好大,簡直是個龐然大物,也跳不及了。索性就地趴下,讓卡車從我的身上開過去。車底盤很低,好像刮到我的身體,但卻像從粒子間穿越一樣,身體並無痛傷,心中也無一絲驚慌。從地上站起,心裏怪道:駛進市場也不減速鳴笛。接下來我又走過一片民房,這時發現腳前有六、七條「草鞋底」聚在一起,每條足有一尺長。我毫無感覺的從它們跟前走過,沒採取任何行動,此時夢醒了。

想著夢中的這兩件事,第一件事可能是索命的,那利用這種形式就算還了。第二件事卻讓我心裏犯嘀咕:怎麼會做這個夢呢?我們這兒「草鞋底」很多,屬蜈蚣類,很毒的東西,身上如被它爬過會出現一溜小疙瘩,當地俗語叫「草鞋底」。年少時我曾被叮過,腿肚起了杯口大的癰,約半個月才消下去。我一直很怕此物,每次看到這個渾身長滿長腿的東西趴在牆上,或從床單、枕頭上突躥,我都會後背發緊,頭皮發炸,比看到蠍子還驚慌。可夢中怎麼如此麻木呢?看到「草鞋底」怎麼沒清除它呢?

做了這個夢的第二天,晚上我坐在電腦前做資料,頭又痛起來,脖頸也僵硬,我不斷的擰轉脖子仍無法減輕疼痛,工作都要做不下去了,痛的撓心直想蹦,痛的怪異。這時心中一激靈,眼前浮現出那一團「草鞋底」。是它,是它們!我立即調用功能滅過去,只見發出的功能如一股鋼水自空中傾瀉而下,澆向那團骯髒的東西。就在那團骯髒的東西或頭或尾被鋼水燒焦的同時,頭痛也瞬間消失,再扭轉脖子,頸椎像上了潤滑油一樣運轉自如。

至此我長嘆一聲:唉……長期被這邪毒之物所害,今日才知是此物作怪。舊勢力為達到干擾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目地,不惜自貶身價調用這些低靈、怪物、爛鬼迫害我,阻撓我及時向同修傳遞明慧消息,但是窮途末路的舊勢力無論變換甚麼招式,也擺脫不了覆滅的下場。

後來,我還有幾次輕微頭痛,我悟到除惡未盡,還有那些尾部、長腿……那些沒死的細胞還有它的靈,還死心不改。我即刻對那些殘肢再發正念,頭痛立即消失──我想不管它有多少層細胞間隔,我會一一除盡。

寫出此文與同修交流,也可作借鑑。同一種「病業」干擾形式,會有多種因素干擾造成:可能是需要善解的生命在討債,可能是黑手爛鬼在往我們身體裏打毒針或操縱低級怪靈直接迫害,也可能是自己做了大錯事,等等。遭受「病業」嚴重迫害的同修,只有一思一念都在法上,才能不被邪惡鑽空子加重迫害,才能真正做到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與迫害。

個人認識,不當之處還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