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在中共裏被扭曲人性、迷失本性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九日】我作為一個鄉鎮的普通幹部,在政府的最底層工作了幾年,初步認識了一個中國人的良心,怎樣被共產黨的教育,嚴重扭曲了人性,迷失了真我,不知道怎樣做是對的、怎樣做是錯的。

在剛參加工作的初期,作為一個農民出身的孩子,有著善良的本性,良心未泯,在片裏幹完工作後,再晚再遠也要趕回鎮裏,自己在食堂裏吃飯,內心感覺應該吃自己的,給村裏的老百姓省下一點錢,但是我因此被別的幹部視作異己,處處受排擠。村裏的支部書記也說我不實在,不團結人。當時,在全鎮上下,所有的幹部不管有多小的事,在村幹完工作多早,也要待在村裏讓村裏招待。大多數支部書記也樂意招待鎮裏的幹部,因為吃的再多也花不著自己的錢,全是壓榨老百姓的血汗錢,不吃白不吃,不花白不花,從不知道心痛。

我經常被領導批評,說我工作不認真,自己卻感到非常的委曲、難過。在我痛苦的時候,一位老幹部「指點」我,改變了我以前的作風,決定隨波逐流,吃老百姓的、拿老百姓的。該住下吃就同其他幹部一塊在村裏吃;不該住下時,也要打電話聯繫一下別的幹部,能在哪個村住下了再遠也要趕去。這樣在墮落中,經過一段時間,全變了,所有的人際關係也變好了,支部書記和領導們都說,×××變的好了,實實在在的幹工作了,團結同志了,是一個積極工作的好同志了。──這樣評價幹部,不是顛倒了黑白標準了嗎?

當一個國家幹部,真的不能善良嗎?我非常的不理解,隨著時間的推移,我逐漸明白了,只要當鄉鎮幹部,如果想做一個好人,根本就不行,大家都在幹壓榨老百姓血汗錢的事,你想做一個好人,根本就不行,你就會受到排擠的,說你是一個沒能力、不幹工作、不團結同事的人。

在收「三提五統」時,我也被領導派進了工作組,所謂的工作組,就是組織起鎮裏的幹部,到各村裏把沒有交錢的農民,叫到村委辦公室先打一頓後,再逼著百姓交上錢。沒有錢的,就推著車,抬走人家老百姓的口糧。

農民辛辛苦苦的幹了一年,除了上交的錢,所剩無幾,如果有點病呀災呀的,只有四處借貸,吃穿都成了問題,如果農民和村裏的幹部有些小矛盾,一律被支部書記叫做「楂子頭」,就讓工作組去劈掉。片裏為了完成上級分給的收錢任務,就組織一群打手成立工作組,幫著村支部書記對付農民,那些所謂的「楂子頭」被工作組拖到村委辦公室裏,先被強迫坐在地上,兩腿伸直,兩手與肩同高伸直,一動也不准動,有的實在累壞了剛剛放下,就會被工作組成員圍著一頓毒打,直到自動抬起胳膊,才不再挨打。農民受不了折磨,只得同意拿錢交糧,才被放回家。

也有些因為老支部書記欠了農民的錢,而老支部書記又完不成鎮裏分給的任務,又不肯打壓農民而被鎮裏免職。換上一個更邪的人干支部書記,新支部書記又不承認上屆支部書記借的款,拖著不讓頂帳,村民不同意,就不願意交錢,也被視為「楂子頭」,一樣對待,村民和幹部們講理,幹部們哪裏聽這些呀?先打服再說,我也知道幹部們非常的不對,農民欠集體的逼著收上來,而村集體欠村民的就可以不還嗎?哪有這樣的理呀!天理何在呀?

就這樣,村民們害怕了,含著滿腹的委屈,痛苦的回家推糧借錢,交給村委才算完事。可憐的父老鄉親啊,一年的血汗換來的錢、糧,被毒打一頓後,一點也不剩的交到打手的手裏,供養著黨政官員,等到第二年這個時間,再一次被榨乾了血,就這樣惡性循環著,農民們就像一隻隻待宰的羔羊,那麼的悲慘,無助的流下混濁的淚水,如果這還不算甚麼的話,天理何在呀!

我的心在滴血,但不能在臉上表現出一點同情心,因為在黨政這個團體中,不管是誰,表現出同情心或者不參加工作組,就會被這個團體淘汰出去。

在這個環境中,隨著時間的推移,心逐漸的麻木了,原來的那點善心不見了,為了爭取領導的賞識,爭取更大的「進步」提拔,為了完成任務,也開始恨起「楂子頭」們來了,同其它幹部一樣欺壓老百姓了,領導們表揚我,說我工作能力強,我為了爭取更多的表揚和提拔,更發起狠來,對那些白天躲起來的「刁民」,我們在領導的帶領下,同村幹部一起圍起「刁民」的家,爬牆頭、用腳跺門,從床底下、或者櫃子底下拖出渾身顫抖的「衣食父母們」領導用紮腰帶子套住頭,牽著出來後,不由分說就開始了所謂的教育(暴打)。第二天,我們的「衣食父母們」拿著回去借來的錢交上農業稅才算完事。

我自己在不知不覺中成了片裏的骨幹,也逐漸被提拔成了片領導。我在共產黨的培養下,由一個善良的人,成了一個麻木的為共產黨賣命的打手,迷失了自我。

1999年7月20日,黨中央開始打擊法輪功了,當時,我還在學業務,沒有參與,聽到在片裏的幹部們說某某又跑到北京去了,黨委就派車到北京拉回來,先拘留在派出所進行所謂的「教育、轉化」、毒打。當時電視裏每天都是宣傳污衊大法的宣傳片,一看,就感覺到和1989年的64學潮事件一樣,先是宣傳,後緊跟著就是鎮壓,一個模子一樣,沒有甚麼新意,讓老同志們感覺又是一次共產黨的恐怖洗禮一樣。因為我在1996年就認識了法輪功的修煉者,感到沒有像電視上講的那樣壞。他們是一群很好的人。過去我孩子病了,整晚上的哭個不停,上醫院也看不出甚麼病來,老人說是嚇掉魂了,讓一個會叫魂的人叫叫後,孩子也不哭不惱了,完全好了,我感到非常神奇,同時明白了人真的有靈魂存在。在老人的指點下,也買了一本《轉法輪》看。當時只知道法輪功治病的神奇效果,卻還沒有修煉,因為自己也沒有啥病。剛結婚不久,欠了好多外債,每天被債壓的喘不過氣來,只得拼命的掙錢還債,沒有時間啊。

直到2001年我在鎮裏工作,中共中央又要開人代會了,怕法輪功修煉者到北京向人大代表和國外的記者們講清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中央下令地方各級政府,在自己的範圍內,嚴禁出現一起到北京上訪案例,哪個地方出現,一把手直接免職、並追究責任。所以,黨委也開會,落實到人,一張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的大網張開了。我也被派去抓自己負責的法輪功學員,我們一散會後,立即上車,直奔各自的目標,我們一組來到煉功者家裏後,先是四處亂翻看有沒有大法材料,亂翻一通後,甚麼也沒有發現,就把堵在家裏的修煉者往車上拉,法輪功學員就問我們:「我犯了甚麼法律,你們在中國的法律中找出我犯的是哪條,或者是做了甚麼壞事,你們憑甚麼抓人?你們才是知法犯法的人呀!」

我被問的啞口無言,是呀,她只是因為被共產黨的計劃生育政策強制做了結扎手術,留下了後遺症,不能種地幹活,整天吃藥也不管用,後來鄉里一年給她補助2000元錢,可是她自己知道,這點錢能起甚麼作用呢?連藥錢也不夠用啊!年年都是由丈夫辛苦勞動支撐著這個家。後來有緣修煉法輪功後,病全好了,也能種地幹活了,鎮裏年年給她的那點補助也不要了。當時在鎮裏引起很大的震動。她自從學煉法輪功後,從不跟別人吵架,一心一意的做一個好人有甚麼罪呢?

我們沒有一個人能找出她的不好來,只憑上面的一句話,連個正式的文件也沒有,也沒有修煉法輪功的任何犯罪證據,同時我們鄉鎮幹部也沒有抓人的權力呀。我們才是知法犯法呀!但是作為共產黨的幹部,只能在知法犯法中才能被提拔,明明知道這樣做違法,也必須無條件的執行,沒有理由了,就強迫帶走,我的內心的良知,也被她們的行為被再一次喚醒了,雖然很同情她們,但是還是把她們抓進了臨時的「轉化所」。

同時我也開始正視法輪功了,我在路邊拾到每一張法輪功講真相的宣傳單都收集起來,認真的閱讀一遍。

隨著電視上的宣傳報導,說法輪功修煉者們在北京自焚的畫面,劉思影燒的面目皆非,我又一次被宣傳誤導下去了,在鋪天蓋地的宣傳下不自覺的蒙受了欺騙。使我陷在彷徨之中。

看看在中共的統治下,在農村早已失去了民心。在中共的暴力統治下,邪惡遍布全國,農民生活在死亡線上掙扎,被無窮盡的打罵、壓榨,支部書記打了村民甚麼事也沒有,當村民打支部書記一拳後,立刻被派出所抓進去,先逼供後罰款,最後還要向支部書記賠禮道歉才算完事。中國已經變成有法不依、執法不嚴、幹部犯法不究,所謂的法律已經變成關係法、金錢法,壓榨百姓的「法律」了。幹部子弟們犯了法以後,托個關係、走個後門,送上一定的錢財,就可以免受法律的懲罰。高官們為了權、錢,爭當犯罪分子的保護傘,致使中國的黑社會橫行無忌。在收農業稅和車船使用稅時,村幹部為了完成收錢任務,花錢僱用黑社會代收,鎮裏有甚麼工作阻力後,也請黑社會幫忙,村情亂的村就讓黑社會當支部書記,說甚麼 「以邪治邪」、「以黑治黑」,致使民怨沸騰。有許多地方開始出現農民不堪壓迫、共同抵制的局面。中共的領導看到了統治的危機,就玩了一個戲法,在電視上宣傳黨中央怎樣理解農民的處境,也實施了減輕農民負擔的政策,使農民認為黨中央的政策是好的,讓鄉鎮給弄壞了的錯誤信號,來愚弄老百姓。

但是黨中央卻變著法兒向省、市、縣、鎮要錢,實行財政包幹制,鎮一把手親自抓財政包幹。完不成任務就意味著黨委書記下崗,所以鎮裏只得向村裏下任務,村支部書記為了完成任務,就變著法兒向農民多收錢。村民看到電視裏的宣傳後,就認為鎮村兩級亂收費,頂著不交。鎮裏為了完成任務,就成立工作組欺壓老百姓,有些村出現了集體上訪。鎮幹部怕負責任,就逼村幹部完成任務,村幹部沒有辦法,就花錢雇黑社會代收,村民被逼急了就開始聯合上訪,邪黨怕影響國際聲譽,出台了嚴禁超過5人以上的上訪事件,規定上訪不能越級,上訪人數不得超過5人,否則就是非法上訪,上訪者就要負擔違法責任。同時又規定各級政府一把手負主要責任,地方一把手一方面要完成上級給的各項任務,又得不讓老百姓講話,只得採取國家恐怖主義,讓派出所、公安局把上訪者抓進公安局嚴刑處理,並實行株連制,上訪者鄰居、親朋好友一塊罰款或者拘留。所有的正義之士為了親情,只得吞氣忍聲,做了一個「啞巴」,只得上交各種不合理的各種款項,這就形成了惡性循環,其實最惡的根子卻在邪黨政策的表裏不一的偽善行為。

現在看來雖然不向農民徵收農業稅了,但是農民的收入仍然很低,老百姓的生活沒有見到多大的好轉,為甚麼呢?說白了,又是邪黨玩的皮影手法,在中國,邪黨控制著一切經濟,雖然不再徵收農業稅,但是國家控制著糧食價格,而化肥、農藥的價格不斷上漲,農民雖然不用再交錢,但是實際收入卻不高,生活仍然困苦,原因在哪兒呢?其實就是老百姓又上了邪黨的騙,只要邪黨的領導,農民就只得生活在貧困線以下,就得無條件的受到邪黨的壓榨。永遠擺脫不了貧窮。

現在,邪黨又在開展所謂的「保先」活動,對外宣稱整黨運動,其實不過又是一次浪費人力、物力、財力的有名無實的走過場。

首先要求全體黨員、預備黨員、入黨積極分子必須學習,無論退休的還是生病住院到不了會場的,必須由專人把材料送達本人手裏,由黨員成立幫教小組,進行入戶幫教。中央難道不知道人在生病或者年老體弱的時候,哪裏還有心思學東西呢?更何況規定必須每個黨員都寫不少於3000字的心得體會,10000字的讀書筆記呢,有些是文盲,連字都不會寫,哪裏能寫讀書筆記呢?各種不合理的要求,根本就無法實施,好的作用沒起到一點,村幹部和各級黨員在無休止的表格、材料堆裏忙的暈頭轉向,氣的大罵:大春天農作物忙著搶種,黨中央不顧農時,誤了春種他們能賠嗎?直接是胡咧咧。是呀,農村的黨員比村民覺悟還低,有些下台的黨員幹部與現任的幹部矛盾重重,事事都對著幹,更別說要一個不漏的集中起來學習了。每一張表格、讀書筆記,都是村支書花錢聘請教師或學生來抄的,心得體會也是從網上下載別人寫好的,徵求意見書也是分給各個小組長自己在一個地方集中編寫的,從上到下所有的材料,沒有一張是真實的,全是造的,一個「保先」教育,在農村中要進行64項條款,繁瑣至極,根本就不切合實際。致使黨員幹部怨聲載道,你想能管用嗎?

有些聰明點的幹部就想到了,為甚麼黨中央安排這麼複雜卻無一點實效的學習任務,是不是社會上出了甚麼樣的事,點中了共產黨的要害,讓它們自己回不過脖來,才自吹自擂的搞這些騙人的東西,把黨員攏在這裏孤芳自賞。(多數農民對共產黨深惡痛絕),於是多方打聽,才知道出一本書,叫《九評共產黨》,是一本正在全面瓦解共產黨的書,也是一本對共產黨的判決書。這本書回顧過去,中國在共產黨八十多年的赤化、謊言、獨裁運動和鎮壓下,對中華民族犯下了滔天大罪,在中國屠殺了八千多萬的骨肉同胞,破壞了無數家庭的幸福,污染了我們中華民族賴以生存的神州大地,出賣了東北三省的一大塊肥沃土地給俄羅斯,破壞了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又迫害以「真善忍」為修煉準則的法輪功修煉者。報紙電視上講的沒有一句是真實的,致使神州大地到處是黑社會橫行,嫖娼泛濫,黑雲翻滾,邪氣沖天。善良的人被邪惡壓迫著,大惡人與官員勾結著,哪裏才是中華民族的出路呀!由於這一本《九評共產黨》書的出現,引發了退黨大潮的出現,中央要求的「中共理論精英「們根據《九評共產黨》上寫的,寫一本反駁《九評共產黨》的書,才發現這本書都是根據中共在中國出現到現在的歷史事實寫的,全是真實的,沒法下筆反駁,這才慌了神,才想起這麼一招,利用「保先」教育既可以把黨員的時間利用起來,沒時間閱讀《九評共產黨》,想一舉兩得,沒有想到適得其反,引起了黨員幹部的反感,更讓聰明的黨員認識了《九評共產黨》這本書,直接推動了退黨大潮,真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我也是在那個時期得到了《九評共產黨》,真正認識了共產黨的邪教本質,給我們中華民族帶來了巨大的災難。在蘇聯,斯大林死後,被披露屠殺了2千萬蘇聯人民後,導致蘇維埃政權一夜倒台,蘇聯共產黨成了屠夫的代名詞。現在一部《九評共產黨》,揭露了中國共產黨自建黨以來的一切邪惡勾當,屠殺了我中華兒女八千多萬,讓我們覺醒吧!趕快退出共產邪黨,用民主、自由的制度取代共產惡黨的獨裁統治,還我中華兒女本色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