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甚麼必須退出中共邪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10日】我為甚麼必須退出中共邪黨,說來話長呀!

先從我爺爺輩說起,我從小就沒有爺爺奶奶,他們在戰爭年代過去的!我也沒有看到過外公外婆,他們就是在中共黨禍中含冤過去的。在1949年所謂的解放前(註明:這是共產邪黨的黨文化),我外公外婆在農村是屬於省吃儉用的富裕家庭,外公受過教育,在當地學校教書,日本人打過來時,外公受騙加入了××黨的地下武裝組織。

1949年後,外公的朋友勸他離開大陸去台灣,外公又一次被共產邪黨騙留在了國內,結果在臭名昭著的三反五反中,我沒有見過面的外公就被××黨謀殺啦!家庭財產如土地、房子、甚麼東西都沒有啦,徹底「無產」啦!所有的產都給××黨啦,(註明:現在我寫文章時候的心情還是很沉痛,但是對於我的外公外婆來說卻是何等的殘酷)。外公走後,外婆帶著我的媽媽生活沒有著落,我聽媽媽說她小時候還要給別人擔水來賺些錢家用,後來外婆沒有辦法只好改嫁到一農家,她們的生活才算安穩些。當然以後還發生了其他事,暫且不說。

我的爸爸原來在上海工廠工作,58年那會他在上海給××黨騙說內地多好,到內地支援建設,年紀大的肯定比我清楚。等我爸到內地一看不是那麼回事呀,但是也回不去啦。就這樣,我爸和我媽輾轉的就認識啦。這時臭名昭著的文化大革命又開始了,我媽因為地主子女身份(共產邪黨術語),被工廠開除,我媽找我爸說:我沒有地方去啦!我爸說那你就和我過吧。(不容易呀,在那年月!這是我爸一生中最閃光的地方,我最佩服的地方。)結果在臭名昭著的文化大革命的10年中,他們在風雨中一起走過來了。我聽爸媽朋友說他們倆吃了不少苦,挨了不少鬥!我媽至今還沒有恢復工作。

最後說說我吧,我在臭名昭著的文化大革命後期出生,打小還有哥哥、姐姐們帶著,對生活沒啥感覺的成長著。到80年代末期,出現氣功熱,我就喜歡上啦,沒事自己練練,感覺對身體還是有很大好處的,就一直練著,後來朋友介紹法輪功給我,借《轉法輪》給我看,書裏要求學員要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遇事先想到別人,要求學員首先是一個重德行善的好人。

就這樣開始修煉了,修煉的感覺是平靜的、自在的、踏實的,有奔頭的、有岸讓你可以著落的。那感覺真好呀!

可是我們這樣一個善良的修煉人群在臭名昭著的99年7月22日卻被萬人嫌「江魔頭」、××黨認為是非法的,不讓我們修煉啦,不讓我們做嚮往真、善、忍的好人。而且共產邪黨成立一個德國納粹式的「610辦公室」,專門來迫害一群追求真、善、忍的人群。並且制定邪惡政策叫「從經濟上搞垮,從精神上摧毀、從肉體上消滅」的邪惡政策!從而揭開中共邪黨統治下最卑鄙、無恥、野蠻的專治時期,我這個小小的修煉人工作、生活不能正常過,一直到現在。其中有三年多時間被非法關押!

說到這裏,我來總結一下。我的外公外婆被××黨迫害,我的外公去世;我的爸媽被××黨迫害,身心受到很大的打擊,媽媽至今沒有恢復工作;我一個修煉人,做一個追求真、善、忍的好人的人,也給中共邪黨迫害,坐了三年多時間牢。可以說我們家祖孫三代都給這個中共邪黨迫害了,而我們家的遭遇在中國也只是眾多的受害家庭當中的一個例子而已。

可以這樣說,共產邪黨在中國的歷史就是一部我們中國的炎黃子孫被中共邪黨迫害的血淚史!

最近看到大紀元網站上報導說:中共邪黨在國內設立集中營,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們的器官盜賣,並焚屍滅跡時,我的心又是那樣的慘痛!心情又是那樣的沉重!

特別是我看到國外大紀元網站發表的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後,更加徹底的明白中共邪黨的本質就是一個共產主義的幽靈(見《共產黨宣言》),也知道了小時候被欺騙加入共青團、少先隊就是被中共邪黨打上了獸的印記!

於是我要說,我必須退出中共邪黨的共青團、少先隊!

我沒有理由不退出這樣一個邪惡組織,是吧?

在此我也發一個善願:願天下所有眾生儘快醒悟,都來退出中共邪黨,抹去中共邪黨在自己身上留下的獸記!選擇一個善良美好的未來!

在此也向退出中共邪黨的1160萬勇士表示敬意!

在此我代表自己外公(化名文和)、外婆(化名蓮花)宣布退出中共邪黨的一切組織,我(化名小白)退出共青團、少先隊!

小白感言
2006年7月8日星期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