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評傳播 世人揭露惡黨惡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5月20日】自從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以來,特別是《九評》問世以來,讓國內大部份民眾了解了事實真相,從而退出中共,同時更多的人也在議論揭露中共所幹的壞事。下面是我在講真相的同時,聽到其他民眾揭露中共所幹的事:

記得一九八七年黑龍江大興安嶺火災,當時惡黨媒體報導燒死民眾192人,實際當時過火面積是三個縣,燒死約3000多人。大火過後,糧食、房屋、柴禾都燒沒了,老百姓沒有吃的就到牛棚、豬圈裏找那些被燒死的豬、牛、馬、羊吃。大興安嶺損失慘重,媒體報導後,並沒有把死亡人數真實的報導出來。儘管這樣不少國家伸出援助之手,當時外國援助物資包括食品、水甚麼的空投到那裏,老百姓搶食物吃,被軍隊開槍打死不少。那個人說出來,我感到很驚訝,問「能是真的嗎?」那人說:「如果當時我不在現場我也不相信會出現這種非常野蠻殘暴的事情。」事隔二年,也就是八九年六四屠城虐殺大學生,這是更加驗證了中共邪黨心狠手辣。

我在講「九評」中中共殺地主階級時,有個人說:「我們家被定為地主,我兩個姑姑被共產黨霸佔去了,小姑姑才十七歲,被掠去之後就瘋了,共產黨壞透了,我們家從這個惡黨四九年執政以來到八十年代初,一次運動接著一次運動受盡了氣,不敢說話,始終是受歧視。」

我把《九評》給了一個老年人,他看了之後說:「那裏面說的太好了,是那麼回事。大躍進時,放衛星,說糧食畝產萬斤,我們那個村糧食都收沒了。吃甚麼呢?吃樹皮,樹葉,很多人臉都浮腫。上級來人,各家各戶搜查,就看你臉,臉若不浮腫就說反對政府,反革命,就要整你。由於糧食都被那些共產黨官員強制拿走,全村90多人口,餓死40-50人,《九評》說的五九年至六一年大飢荒餓死那麼多人那是千真萬確的。」

我記得文化大革命的時候,大家都得說:「爹親娘親不如黨親」,「天大地大不如黨的恩情大」。當時我們那個村有一個小伙子,凍天冷地烤火,就很自然而然的說了一句笑話:「爹親娘親不如火親」。被人報告上去,把他抓起來,說他反革命,反毛主席,定為反革命,把腿都打折了。那時候誰也不敢說話,如果說錯話了,被有的人反映上去就得挨整,讓交待反革命罪行。你若是不說呢,共產黨的文革成員就說你頑固不化,往死了打你。若亂編一些東西,或者牽扯其他一些人,他們也要整你,往死裏打,說你交待不徹底。我們那個地方整人的方法是:把地主、富農、老師(臭老九)、國民黨、三青團、右派、滿洲國警察、反革命分子等用大鐵鏈子綁在樹上,黑天白天不讓回家。如果家裏人不給送飯餓死也不管。脖子上掛個水桶,桶裏裝些開水,燙得挺難受,同時脖子被勒進去也疼得夠嗆,再有把衣服扒光,用手指粗的柳條往這些人身上抽,打得這些人皮開肉綻,有很多人是這樣的折磨死了。文化大革命真是革了很多人的命。

我們村有機動地承包給人,村裏一年能收十萬元,都被村黨支部吃喝賭揮霍掉了。並且還拉了那麼多飢荒。然後又巧立名目要農民攤錢。村裏建學校我們農民還得交錢。我們把這個問題反映到鄉黨委,黨委不但不管還替村書記辯解。有一次我碰到了村支書,指問他,他說:「我們吃的,喝的,抽的,連泡小姐都是你們的錢,你們能咋地?」你再要告下去,他就找黑社會來報復你。共產黨就是大流氓,是黑社會,是吸血鬼,現在老百姓已經對它徹底失去了信心。

我們那個村有一個人,遊手好閒,耍大錢。給了黨委書記一萬元,就當上了村支部書記,時間不長就把村裏的樹全砍了,賣樹的錢也不知都哪去了。

我們黑龍江省綏化地區,聽說那裏當個鄉長得10萬元,當個縣委書記最少50萬。

我們那個市當個派出所所長得20萬元,火車站前當個派出所所長得花30-40萬元,他們敲詐勒索,抓賣淫嫖娼,抓賭博,不長時間就整回來了。

我們那個賓館,變成了市裏領導個人的,市裏有時就去一幫人到那裏吃飯,一桌下來4000元。連乾豆腐炒尖椒也得28元,這一桌下來夠掃大街的幹一年。

老百姓對共產黨已經是怒不可遏了,大有一觸即發之勢。隨著《九評》的傳播,再加上中國人受中共迫害那麼嚴重,切身感受到中共邪黨的貪婪、惡毒,無恥及流氓本性。人們就會拋棄它,反對它,退出它,最終它就會在人間蒸發,也就應了那句話:「千夫所指,無疾而終」。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