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遺言:共產黨甚麼都幹的出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六日】父親不是修煉人,他在一九九九年中共開始迫害大法時,帶著對我們姐妹三人(都修煉)的深深牽掛去世的。本以為對父親的親情放下了,最近又忽然想起父親,我才想到,也許父親是想讓我把他的故事告訴大家。

在一九九九年以前,我們家除了父親,都修煉大法。父親也不反對,但是怎麼勸他都不學。母親讀法時習慣讀出聲,父親就躺在床上瞪著眼聽。大概是九八年的一天我回家,父親興奮的告訴我他遇到的奇事。一天他騎自行車去縣城賣糖葫蘆,被一輛迎面來的外地的小貨車掛到了衣服,一下子把他從自行車上摔出去很遠,在摔出去的那一瞬間,他腦子裏只有三個字:真、善、忍!父親很驚訝自己在關鍵時刻竟然想到的是大法!父親就想按照大法的要求處理這件事情(父親本是得理不饒人的)。所以,等司機下車後,父親說沒事,讓司機走。周圍的人不幹了,說這是外地的車,到交通大隊去解決問題,肯定會賠給我父親很多錢。父親說,看他也是個做小買賣的,掙個錢不容易,自己也沒摔壞,就別讓他花錢了。司機過意不去了,無論如何要帶父親去醫院檢查一下。父親又說,自己沒事,去醫院一次至少一百塊,別去了。那司機又要給父親錢,父親也不要,最後實在推辭不過,就說:你實在要給錢,你看我今天糖葫蘆還沒賣就全碎了,我平時這些一天至少賣四、五十,現在我把它們穿起來,應該能賣二十,你就給我二十算補償吧;我這褲子也破了,沒法再穿了,你給我十塊吧。這樣司機給了我爸三十元,千恩萬謝的走了。圍觀的人都說我父親傻。可是父親很高興,非常自豪,一直在我們這些修煉人面前說:看,我不修也做的很好!我們也替父親高興,並勸他學大法,他一直不肯。

一九九九年五月,父親檢查出肝癌,這對我們全家真是晴天霹靂!他可是我們家的頂樑柱啊!雖然我們都修煉,但是都放不下這個情,刻意對父親隱瞞了病情。但是當病情越來越嚴重時,父親警覺了,這時一親戚勸他學大法,他居然接受了,而且還很精進。可是剛剛學了不到二十天,中共就開始迫害大法了!派出所去我家逼我們母女四人寫不修煉的保證(他們不知道父親學,但是知道父親患癌症),我們不寫,他們就去逼我父親,讓他逼我們寫保證。(逼一個絕症患者,真是人性無存)父親悠悠的說:你們政府說好她們才煉的,現在她們煉著覺得好了,你們又不讓煉了,你們政府說話還算不算話。父親的話噎的那四、五個人半天說不出話來。父親就再也沒說話,直到最後也沒逼我們。這時母親承受不住了,要給我們三人下跪,說我們還要照顧父親。看著病重的父親和哭泣的母親,我們也承受不住了,就寫了假保證(已聲明作廢),在我簽名的一霎那,我忽然莫名其妙的放聲大哭,我知道是自己修好的部份在痛哭。

此後,家裏毫無生氣,父親也不說甚麼,就是天天聽、看污衊大法的材料,而且聲音很大,有意讓我們聽。一天我說:爸,您也知道大法好,您就別聽這些了,您看您煉的這些天身體明顯好了,咱還是偷偷煉吧。父親許久才嘆了口氣說:共產黨甚麼都幹的出來!最終父親還是因害怕共產黨而沒有修煉,兩個多月後去世。

自從看了《九評共產黨》,一直想把父親的這句話說出來:共產黨甚麼都幹的出來!父親還有一句曾經困惑我十幾年的話:抗日戰爭都是國民黨打的!這也是最近看了海外網站才明白的。

臨近父親祭日,寫出此文,告訴中國人民真相,我相信這也是父親的願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