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瀋陽馬三家所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四日】「佛光普照,禮義圓明」。不修煉的人很難理解其中的內涵,只有修煉的人才能明白,大法給人類帶來的純正、善良和美好。正值普天之下都沐浴在大法的佛光之時,中共惡黨因一己之私發動了有史以來最邪惡,殘暴的一場迫害,而且是對善良並與世無爭的一群好人的迫害。

99年7.20,共產邪靈瘋狂迫害,打破了祥和、寧靜的修煉環境。

我是在02年5月12日被抓進洗腦班的,遭受610邪惡之徒長達十八天的非人迫害和審訊。大約5月30日被送往看守所,又一次經歷了長達50多天的殘酷折磨後,被直接劫持到臭名昭著的瀋陽馬三家勞教所三大隊繼續迫害。

開始在二分隊,後調到五分隊。在二分隊期間,隊長關利英非常邪惡,進去後四個多月先是精神迫害,每天都有邪悟者陪同迫害,目地是寫「三書」達到不煉功、不學法。這四個多月,我每天在心默念我記住的法,堅決不配合邪惡,走師父安排的路,正念正行,在我強大的正念下她們不再給我洗腦了。

到02年11月份至12月份,她們又開始了新一輪的迫害,上廁所都戴上手銬,半蹲著三天三夜,不讓睡覺,吃飯都讓在廁所吃。我不配合她們,隊長關利英就惡狠狠的打了我三個嘴巴子。邪惡是見不得光的。她們怕被別人看見她們打人,就把我帶出去,偷偷的打,關利英一邊打,一邊叫我罵師父,罵大法。我正念抵制,她們就用電棍電我的手。

她們還威逼我寫「三書」,我堅決不寫。她們就威脅我說「死活都得寫,到天黑再不寫,看我怎麼整治你。」我不理她們。她們用手銬把我吊起來扣了大半天,看我還不「轉化」,就又把我送到廁所讓我半蹲著繼續迫害。晚上還不讓睡覺,又把我送到隊長辦公室,蹲著整整一宿。一連多日非打即罵,又不讓睡覺,身邊還有包夾看著,我承受不住痛苦,違心說不煉了。雖然是假「轉化」,但畢竟是走了舊勢力的路,承認了舊勢力。

通過學法,向內找。2003年正月我寫了鄭重聲明:堅信師父,堅信大法,走師父安排的路。她們知道後,對我進行嚴加看管,又給我加了期,每天從早晨7點30分上班到晚上十來點鐘,都有人看管,聲明的當天,她們氣急敗壞的把我叫到隊長辦公室,二話沒說,兩個邪惡(趙紅坤、一個不詳)兩個隊長(二分隊長關利英、一分隊長趙金華)上前就打嘴巴子,揪著頭髮打轉,當時臉就腫起來了,紫青紫青的。她們還用腳踢大腿,青一塊紫一塊的,連走路都很困難了,過了四個月還疼痛不止。

這樣持續到2003年年末,勞教所像大掃蕩一樣,對所有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又再次慘無人道的迫害,挨個過關,不「轉化」的就把你早晨四點叫起直到10點,叫猶大包夾迫害,逼著寫三書。2分隊張磊隊長揚言,如不「轉化」,就送到「綜合樓」去。據說,那地方更邪惡,手段更殘酷,把人綁起來,用電棍電,拿凳子拍,還有綁在床上勒脖子,那簡直就是人間地獄,裏面全是男惡警,說是從錦州調來的。

由於長期不學法,心裏產生了怕心,又寫了「三書」。2004年陰曆1月份,我們通過切磋、交流,全體大法弟子又從新開始「嚴正聲明」堅修大法,跟師父圓滿回家。2004年7月份加緊迫害一直到8月份,我堅決不配合,開始正念正行,堅信師父,堅信大法,邪惡之徒迫害了兩年半時間,後無條件釋放。

邪惡的這場迫害,不僅迫害了大法弟子也殃及了家人,由於我被非法關押迫害長達兩年半之久,我父親思女心切,憂傷過度,含冤去世,臨終前還在念念不忘受迫害的女兒,最終未能和女兒見上面。這就是江氏集團迫害好人犯下的滔天大罪,人神共憤。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