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師父的話 抓緊救度快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日】

尊敬的師父好!同修好!

回顧七年零兩個月的正法修煉,我學法、煉功從不間斷,在學法、背法、溶於法中修煉自己。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羅流氓集團無理打壓大法以來,我從沒有動搖過對大法堅定的信念和對師尊的崇敬,因為我知道堅信師父、助師正法、救度世人是我的本份,是我的責任,是我該做的。今天我能榮幸的參加第三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會,我覺的有很多話要向師父講,要向同修們交流切磋,但我拿起筆來有千言萬語,但又不知從何寫起了。我今天側重談談怎樣針對直接參與迫害大法弟子人員講清真相的事。

在那「欺世大謊翻天揚」(《洪吟(二)》〈必然〉)的邪惡日子裏,我們除了印、發真相傳單、掛條幅、貼不乾膠貼、寫信給政府部門講清真相,也到家鄉農村去講真相,最主要是向直接迫害我們的人員講真相,告訴他們法輪功是好的,我們要煉法輪功,我們師父是清白的,不要抓這些善良的好人。

二零零零年的一天,我和另一名同修到戶籍警家去洪法、講真相,他妻子是區上的紅人,但有病不能工作了,要到上海醫院做手術,是成都的川醫都醫不好的病。她看到我們身體好,就問我們,我們就告訴她煉法輪功的親身受益,以及法輪功的神奇在我們身上的展現等。

她聽後高興極了,也想煉,但她站起來很吃力,只能在床上坐著,我教她盤腿試一試,她一下子就雙盤上了,我告訴她:她與我們是有緣的。她說去上海做了手術後也來學法輪功。我們為她有這一念而高興,因為她認可了法輪功。

當時戶籍對我們說:「我是信佛教的,也沒有幹壞事,是上面壓下來的,怎麼就報應到我妻子身上了,我知道你們有功能,請發點功給她治一下吧。」我們說:「煉法輪功的不治病,只有真正修煉法輪功的是沒有病的。你愛人已經認可了法輪功,這就是緣份,以後會好起來的。」戶籍又說:「我知道法輪功好,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是江××下令不准煉,因為煉法輪功的人太多了……。」後來該戶籍就不想管法輪功的事了,提前退休了。

二零零二年四月,我主動約辦事處專管迫害法輪功的主任到我家來聊天,他來後,我熱情的招待了他,我對他說:「我今天把你當作客人、貴人,我有要事跟你說,但有個原則,不准抓辮子,為了你好,不准說我師父的壞話。因為我們師父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人,你如果辦的到,我就講。」他說:「行,我早就想找你單獨談的,你公司和退休科領導對你評價很高的。」

我就開始講我為甚麼要煉法輪功,煉功後在我身上出現的奇蹟。原來我身體不好,有早期肝硬化,心跳過速等病症,開始煉功後,覺的身體很舒服,一個月後,身體大變樣了,肝也不痛了,身體也好了,從煉功那天起,從沒有去醫院看過病,為公司節約了大筆的醫療費,如果不信可到我們公司財務科去調查了解。然後我又講法輪功在全世界洪傳的盛況等等。

他也對我說:「我的工作不好,大學本科畢業,懂外語,現在主要分管法輪功的事。天天搞電腦,主要破獲法輪功資料點,現已破獲一個大資料點。全是高級知識份子,已抓起來了。」我說:「主任呀!我今天為甚麼要找你到我家來聊天呢?第一,我看你善良,很像我的一個親戚,你妻子又賢惠,小女兒又長的可愛,多幸福的一個家呀,也許我們是緣份吧,所以我想告訴你,要善待大法弟子,對你對你家人是有福報的,我知道在你的權限內要能保護一個大法弟子,不迫害他們,你就積了大德了,這是功德無量的事。請記住我說的話吧,你將來就能夠看到法正人間的那一天,你和你家人也會有美好的未來。」

不一會兒就談到中午了,我說我煮碗麵給你吃,下午咱們接著說。他說下午要參加會,你要煉就在屋裏煉,把窗簾都要放下來,不要讓別人知道。如果你出去煉,我還是要抓你的。因為這是我的工作,不然上面要下我的課(下崗)。他還說:「我今天本來是來說服你的,但我沒有成功,我現在知道了法輪功的人是好人了。」

過了幾天,派出所、街道辦事處、公司保衛處來了四五人,給我們八位大法弟子辦了三個半天的「學習班」,我們就借此機會講大法的真相,平時還找不著他們,這下可好了,人也齊全,黨、政、工、團都有人,我們就是講大法真相,每次他們都是不歡而散。我記的最後一次是區上的政法委來的人,專門搞轉化工作,在辦班會上說了一些偽善的話,我們就抓住他說的歪理邪說,用我們從大法中修出的智慧有力的一個個予以駁回,說到中午十二點過了,他最後說:我還有事,另外找時間說吧。結果不了了之,他們再也不找我們辦甚麼班了。其實他們也知道對一個真正煉法輪功的人,他們是沒有能力說服和所謂轉化的。

我還記得二零零一年十月三十日,我去北京護法、證實大法時,被惡警抓到一個審訊室裏,問我從何處來、叫甚麼名時,我說:「我從天上下來,叫大法弟子。」看那個惡警行惡的樣子,我馬上想起師父講的法:「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轉法輪》

我知道師父就在我身邊,一點都不害怕。我一邊清除他身後的邪惡因素,一邊很祥和的對他說:「小兄弟呀!你在這兒審問的大法弟子能有成千上萬了吧,哪一個不是好人呢?因為我們師父就是教我們做好人的,而且要求我們很嚴格,要我們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做人。你知道嗎?保護一個大法弟子是功德無量的事。相反,(迫害大法弟子)對你、對你家人都不好,因為善惡有報是天理。做好事、做壞事都是給自己做的。我從慈悲的角度出發告訴你一句話:你坐在這個位置上,一定善待大法弟子,你明白了法輪功是教人做好人的,是正法,你就得福了,我是真心為你好,希望你有個美好的未來。」他低頭不語了。

我由一個業力滿身的常人,從個人修煉過渡到正法修煉,能成為在邪惡的巨難中堅定的走在神的路上、講真相、證實法的大法中的一個粒子,每走一步都有師父的慈悲呵護。

在北京大興縣看守所非法關押十五天,在成都看守所非法刑拘一個月,又在成都拘留所拘留十五天,在這六十天的非法迫害中,我不配合邪惡,堅持煉功、發正念,清除那裏面的一切邪惡因素,堅持學法、背法,給監室裏的人講大法的美好,救那裏的人。那裏的惡警不找我,我還去主動找他們放我出去,我是好人,這裏不是我呆的地方,給他(她)們講大法真相,叫他們千萬不要站到大法的對立面,要保護修大法的人。

在這六十天的非法迫害中,我感到師父時時刻刻就在我身邊,看護著我,保護著我,點悟著我,我才度過了一關又一關,邪惡沒有敢動我一根汗毛。我內心對師父的崇敬和感激無法用語言來表達。

隨著師父的正法進程,我從二零零五年元月開始傳《九評》、促三退。首先正自己,讀《九評》書和光盤幾遍,清理自己,退出惡黨的一切組織,清除黨文化在自身的一切毒素,認清其邪惡的本質,不承認它,銷毀它,這樣才能更好的講清真相、救度世人。

師父說:「大家知道,做為正法時期的大法修煉人,承擔的歷史的使命,這個重擔真的是很大。你們面對的不是單單的個人修煉,也不只是要度幾個人的問題。全人類都擺在你們面前,特別是中國人。」(《芝加哥市講法》)

我們生在中國,所以我們的責任就更大。開始傳《九評》講三退很難,常人說我們參與了政治呀、又是「反黨」了等等。後來把《九評》送給我的親友們看了,慢慢的他們才開始明白過來,這是悟性好的人。但還是有人把《九評》送到派出所了,有個派出所一天就收到十幾本《九評》,還有《九評》光盤。我想這也是好事,派出所的人看了更好。

隨著師父正法形勢的推進和我們大法弟子助師正法講真相、勸三退的無私付出,現在好講多了,只要有救度眾生這一念,出去講真相就有有緣人來聽,師父的法身就會安排好一切的。我每天除接送孫子上學、做好家務外,就要出門勸三退、救度世人。每週都有十幾人退出邪黨組織,一個月下來也有四十至五十人左右。

有的有緣人對我說:「你們師父太了不起了,教出來這麼多弟子來救我們,三退保平安,誰不願意,這麼好的事哪找啊!退,退了!天滅中共惡黨時,我們就平安了!謝謝你們。」

師父說:「你們能夠救下中國一半人哪,就算不錯了。」(《洛杉磯市講法》)

中國人受黨文化毒害深,又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十三億多人,現在三退人數才一千三百多萬人,我們大陸人只要上過小學,就是少先隊員,上中學入團人數要佔班上的三分之一,上大學、參加工作入黨人數也不少。

同修們,都出來講真相吧,聽師父的話:「抓緊救度快講」(《洪吟(二)》〈快講〉)。這是師父對我們的願望和期待,我們要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完成我們大法弟子的歷史使命。

我和修的好的同修相比還差的遠,用大法來對照自己,發現自己還有很多不足之處需要修去,在平時做講真相的事時還存在人心,在勸三退時有分別心,發《九評》還有怕心。用法衡量和對照自己,做的不好和不夠的地方一定要通過學法、溶於法中來歸正自己,逐步達到放下一切人心,修去一切執著,在大法的熔煉中洗淨,才能隨師父回家。

我很少寫文章,水平有限,不對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第三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