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 放下自我走在神的路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日】我們這個地區,由於對於安全認識不足,再加上做真相資料過於集中,最後被邪惡鑽了空子。在二零零四年九月份,我們這兒有六個真相資料點被邪惡破壞,資金損失很大。我們資料點在師父保護下安全搬走。面對這種局面,同修們一起商量,最後覺的一定要在安全方面加以重視,而且資料點應該是遍地開花。我們暫時承擔起我們地區週刊、真相資料和《九評》的供應。但緊接著相應的問題也就來了,耗材的供應和整體協調的一些事情該怎樣處理等等,建立資料點的人員的選擇,都需要考慮。

由於都沒有系統的在這方面做過,就得摸索經驗。電腦方面的技術,我還算可以,外加耗材購買。有一名同修負責複印,還有幾個同修認識同修很多,那她們就擔當起了協調的重任,遇到問題大家一起研究。

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就應該盡自己所能做好應該做的事。那段時間,我簡直忙的睡不上覺,當時心裏只有一念:儘早的把資料點建立起來,把真相資料供應上,不要耽誤救度眾生的大事。在做這些證實法工作的過程中,自己反映出很多的執著心和積累了一些經驗,下面簡要總結如下:

一、遵循師尊的教誨,在證實大法的工作中修去自己的不足

由於我們承擔著過去幾個資料點的工作,還要建立新資料點,各個方面的事情非常的多,時間長了,就容易陷入到「就事論事」的狀態之中,完全忽略了修煉的「向內找」的因素。有時弄的自己簡直焦頭爛額,而且證實法的工作又做不好,從而耽誤了很多事。事後通過學法,特別是學到師父講到的:「你們知道嗎?只要你是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煩和不高興的事,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因為你們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真能這樣提高上來,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精進要旨》<再認識〉)我們是為法而來的生命,那麼在做這些神聖的事的時候,如果我們沒有用一顆神聖負責的心,那怎麼能做好哪!我們所做的一切,不是想在人間做成甚麼或者是索取甚麼,而是通過做這些修煉我們自己,救度眾生。

二、把自己擺在同修之中,嚴格要求自己

這半年多來,自己承擔著很多的項目,協調的、資料點的和電腦技術方面的等等,有時自己的執著心就會產生很多,給同修打電話時的口氣很強硬,與同修交流時好像在分派任務似的。一次同修提醒我:做任何事,千萬不要有在同修之上的心,這種執著會使修煉走偏的。我當時意識到了,但是沒有認識到這是一種自己求名的執著心的暴露。

後來,從同修那兒反饋來很多負面的說法。開始,我的心裏簡直有些不平衡。可是當自己平靜下來時,才發現自己的求名和自以為是的執著是那麼的強烈!通過靜下心來學習師父的講法,才真正明白這種執著心的來源。在人這個有情的社會中,人們自我價值的表現好像就在與別人相比較才得以顯露出來,如果一個人在某一方面擔當起來一些責任,往往就會產生一種「當頭兒當官」的心,甚麼事自己沒有首先知道,心裏就不是滋味,總想讓別人按照自己的意願來行事,這樣無形中把別人限制住了,使自己產生了執著,使別人產生了依靠性心理。

正如同師尊所言:「我要鬆散管理就是因為你放不下那常人,從而在工作中心裏不平衡。大法是全宇宙的,不是哪一個小小的人的,工作誰做都是弘揚大法,有甚麼你做、我做的,你們這種心不去難道還要帶上天國和佛爭強嗎?誰也包攬不了大法,去掉那顆不平衡的心理吧!當你心裏為甚麼事過不去的時候那不是執著心造成的嗎?我們的學員不要自己覺得不在其中啊!我希望都想一下自己,因為你們都是修煉的人,只有我李洪志除外。」(《精進要旨》〈再去執著〉)

我們每個人證悟的法理都是茫茫蒼宇之中的微不足道的部份而已,而且我們還在修煉中,還有很多的人心和觀念的存在,那我們更不能用自己的認識(正念不強時還帶著很多的變異觀念和人的執著心)來衡量其他修煉者(未來的大覺者)的修煉的路。我們所應該做的只是用自己純正的心和同修們協調起來,一同做好證實大法的神聖之事而已。這也許就是我們本身的修煉內容。如果在做這些工作的過程中,產生自以為是的執著,那肯定是我們要修去的東西。我們根本就不可能帶著這種執著回到天國去!

三、用一顆慈悲寬容的心正確對待同修之間的矛盾,善待同修,共同提高

同修之間有時遇到一些做法上和悟法理上出現的一些爭執,有時很激烈,甚至出現一些不應該在修煉人中出現的狀態。我也遇到過很多,起初當我遇到時,心裏十分的不平衡,於是就為自己辯解一通。可是事後發覺效果很不好,問題不但沒有解決,矛盾反而激化了。等冷靜下來好好的找一找自己,發現自己又陷入到「就事論事」當中去了,而執著心並沒有在這個過程中去掉,心性沒有真正的提高上來,所以矛盾還是依然存在。

明白了這些之後,我就不再為自己辯解,而是靜心傾聽同修們的意見和建議,修正自己的不足,默默的做著自己應該做的一切。當我真正的把心態和基點擺正之後,同修們的意見和反感也變的少很多了。過去非得強調自己的認識,那種強烈的執著與自我意識去掉之後,我發現那種做事心沒有了,甚至黨文化中的九大基因之一「鬥」的因素沒有了,心真正的變的慈悲和考慮他人了。

師父講過:「修煉的人不是修煉的神,修煉過程中誰都有過,關鍵是怎樣對待。有的人能認識,有的人認識不到,也有的人執著於怕心等各種因素不想認識。修煉不是搞常人的政治鬥爭,更不是權力與利益的角逐。那些在常人社會與官場中養成的觀念與壞習慣在常人中都是不齒的,修煉中就更要去掉。」(《也棒喝》)我們在修煉中都明白偉大的師尊是從地獄中將我們撈起,又把最好的給了我們,不記眾生過往之過,只看眾生對正法的態度。那麼在遇到同修哪裏有做的不夠甚至很不好的時候,我們以甚麼樣的心態來對待,這就成了我們修煉狀態的直接體現了。

前一階段,很多同修對我說另外一位同修的很多的不足,話語間很是嚴厲。當我見到當事人時從側面了解了一些事情之後,我發現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當很多同修為了某個人的某一件事而添油加醋的大肆宣揚時,對於這個同修簡直就如同射向他的一把把尖刀一樣。如果他不向內找,受其干擾,那後果可想而知。如果同修真正的向內找,不受這些外界因素帶動,那這些其實都不算甚麼。但是我想對於那些有不足的同修,我們的這種指責心態,決不是站在為同修為大法負責的基點上,最起碼是心態不對,致使被邪惡鑽了空子,嚴重影響整體的提高。

我們每個人都在修煉中,每個人又都是大法中的一員,當看到同修哪裏有問題時,的確應該嚴肅的予以指出,否則也是對同修的不負責任。但我們決不能帶著指責和埋怨的口氣,否則效果只能是適得其反。記的一次與同修交流,我發自生命本源的為了她好,說了一番話,同修被感動的落淚。我發現從此她在改變,我知道這是師父的慈悲。而且有時我用自己那種真心的為了同修負責、為了眾生負責的行為,就能讓對方看到自己的不足,用純正的能量場去清除掉同修中的不純淨的因素。我想這就是師尊講過的「佛光普照,禮義圓明」的體現吧!

真正的慈悲善待同修,多看同修好的一面,正確對待同修和自己的不足,紮實的在證實法中修煉好自己的同時,又真正的起到了救度眾生的作用,做好「三件事」,這才是我們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做的。當然這一切都是建立在靜心學法、紮實實修的基礎之上的,除去這兩方面,一切都是零,都等於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那也做不好我們應該做的。

(第三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