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熔煉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九日】尊敬的師父好!同修好!

轉眼間,我們又走過了一年,在證實法、救度眾生和對自身的修煉中我們更加成熟了。回想一年前的自己,真是慚愧。在一段時間內,由於放鬆了自己,帶著那麼多的人心做事,自己還不自知,結果在一次與同修們講真相中被邪惡跟蹤,在師父的呵護下自己逃出魔爪,可是其他幾位同修被綁架並被非法判重刑。面對殘酷的迫害,造成的損失,使我在很長一段時間陷入痛苦狀態,事後雖然找到了自身存在的一些問題,但總覺的還沒有找到根本的問題,頭腦並不太清晰:在七年的助師正法過程中,在風風雨雨中自己也經歷了很多,也在接受一次次的教訓,在正法修煉中也應該越來越成熟了,為甚麼還出現這樣的問題?為甚麼還在遭受迫害?為甚麼總是事後才看到自身的不足?這之前為甚麼沒有發現自己和我們周圍的群體有多大的問題?反而認為狀態都不錯呢?

當自己靜下心來,在不斷的學法修煉中,法理更加清晰,找到了問題的根源和自己存在的不足,並在大法中不斷的得到歸正、得到昇華。現把一年中修煉的體會與同修交流。

一、清醒自己,實修自己

隨著學法修煉、心性的提高,對以上問題我逐漸有了清醒的認識,分析問題存在的根源主要有以下幾方面。

(一)學法不夠,其實自己是比較重視學法的,就是在那一段時間內,工作比較忙,就忙著做事了,開始也知道學法少,覺的就這一段少,忙過這段會恢復原來狀態的。這一念就是我們不重視學法、忙於做事的藉口,是偏離法、放鬆自己的開始。一個生命慢慢的在脫離法,他會怎樣?人的東西就會多,心不在法上,正念就不足,不知不覺的狀態就不對勁了,自己還覺察不到。有時沒學好法,不是學的時間少,是用心不夠,是沒學進去,學法心態不正造成的。

(二)看重表面的形式,忽視心性的提高,不能及時看到自己的問題。

從自身和同修的經歷中,我發現每次出現迫害,造成損失,這之前都是我們不能及時發現自己的問題,或發現一些問題,沒有引起重視。為甚麼存在這麼大的問題卻看不到呢?就是因為不能像以前那樣向內修自己、嚴格要求自己了,誤在一個層次上,忽視了心性的提高,法沒學好,心性不提高,老是在一個層次上找,不在法上,就找不到自己的根本問題。向內找不是在表面上找,不是按照自己心裏的標準找,是按照法在不同層次對我們的要求標準找。當我們層次提高了,「就要突破我們這個空間了。就在這當口上,將要突破還沒有完全突破的時候,天目就會發生一種變化:看物體都不存在了,看人也沒了,牆也沒了,甚麼都沒了,物質不存在了。就是說在這個特定空間中,再縱深看下去的時候,會發現人沒有了,只有一面鏡子立在你這個空間場的範圍之內。而這面鏡子在你的空間場和你的整個空間場一般大,所以它在裏面翻來翻去的時候,就無處照不到。」(《轉法輪》)每一次都是我們提高了心性,突破了這一層次,回頭一看才發現自己的不足,甚至當時認為很正的都會發現它的不正。

再有就是被表面的形式和事情的結果所迷障。一段時間,感覺修的很累,有時也感覺自己有不對勁的地方,一想,自己也算是嚴格要求自己了,時間安排的很緊,學法也比以前抓緊了,不斷的背法,把零碎時間都用上了,睡覺也越來越少了,遇到大小事也都在找自己,誰也不能說不精進了,所以有時也感覺自己狀態還不錯的。周圍的同修也沒發現太大的問題。因為工作的原因,我去了一個生疏的地方,與那裏的同修有幾天的接觸,他們給我提出好多問題,甚至都表現在表面上來了:發正念手勢變形,煉功也是不精神。我真是震驚自己的狀態,自己竟意識不到,反而覺的自己不錯呢?時間長了,這不又像以前出現的問題一樣嗎?這也是我以前出現問題的一個原因啊!通過和大家學法、切磋,我認識到,這段沒有實修自己,被表面的形式所迷惑,修的不是那麼實質了。總認為把時間抓的很緊、一天很忙就心安理得了,總認為做了很多證實法的事就在法上了,就說明自己很精進了。每天按部就班的做著三件事,學法達到自己心目中的那個數量,發正念達到多少次,完成要做的真相資料,慢慢的就形成一種模式,自己已經被這種形式罩住、左右,被這些數量、成果迷惑。如果由於特殊情況,沒有達到學法的數量、發正念的次數,就認為自己狀態不好,幹甚麼還真的沒精神、正念不足了,把這些形式上的東西作為衡量自己心性的標準,甚至還把學法修心的結果歸為這種形式的作用,時間長了,還形成了一種觀念,被這種觀念控制。

遇到問題好像也在找自己,這些數量、成果已經迷住了自己,感覺不錯的時候又怎麼能找到自己的實質問題呢?找也是流於形式。師父講:「就拿宗教來講,真正明白的人是利用著宗教的形式在修自己,不明白的是在維護著那個宗教的形式。也就是說,人類的這些形式並不是神要的,神是想讓你利用這些形式昇華。你能利用這些形式昇華了,你就是在證實法、證實神與救度眾生,是不是這個樣?」(《洛杉磯市講法》)其實這個問題,以前出現過幾次了我也修過多少次了。不過這次對我觸動較大,我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它,那就是直指人心,不管我形式上怎麼做,我都看著我的心。不管我做了多少證實法的工作,講了多少真相,我都要看看我的心是不是在變,做的多、做的少、做的好、做的不好,都有要修的心,都能夠修自己的心,只看自己的心是否符合法的標準,我能不能證實法,我做的是不是師父願意要的,在任何環境條件下,我是不是一個修煉人的狀態。當我這樣不斷的要求自己時,真是感覺不一樣,正念越來越強了。當破開這種形式的束縛時,才看到被表面形式控制所帶來的危害,它能迷惑我們,是因為我們用肉眼去看了,用人心對待了修煉,看到的無非是這個空間的表象而已,真是被幻象所迷。師父講:「其實神根本就不看重這些,只看重人心的提高,那才是真正的提高」(《美國首都法會》)。我們心性沒提高,就得不到昇華,另外空間就沒有變化,很多生命就得不到救度,那我們在幹甚麼呢?

我相識的一些同修也有這個問題存在,也是沒認識到這個問題,為甚麼?他認為自己三件事都在做著呢?時間也抓的很緊,卻不知很大程度上被表面的形式所迷惑,不能實質上修煉自己,是人在做,形式上在做,而心卻沒有隨之昇華。多做證實法的事沒有錯,關鍵是不能把形式當作修煉,不能以此代替修煉。

(三)執著自我

正法修煉,舊宇宙一切舊的因素和正法過程中所觸及到的為私、為我、變異生命對正法本身進行的較量會反映到常人社會中,也必然在自身有一定的反應,我們也是舊宇宙產生的生命,為私是舊宇宙的根本屬性,在正法中修煉也就是要修去這些東西,它會有表現。在正法修煉中,它一直伴隨。執著自我有時會以各種形式表現的,或很隱蔽,有時打著證實法的幌子,在自己主念不強時就被其操控,還認識不清,錯把執著自我的一些念頭當作了自己,為甚麼會這樣?其實這時就沒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的人,沒有分清哪是自己,找不到自己,把自己當作常人了,抱著人的東西不放。

修去每一層人的東西,都是人與神的較量,放不下人,就不會走向神,也不會百分之百的相信神,當神?當人?我們時常面臨著這樣的選擇,放不下人又想當神,腳踩兩隻船的做法必然會使這層修煉的時間被人為加長,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也會加強這種不正的因素,而且會反映到常人社會中來,帶來常人的麻煩,也就是出現這種干擾和迫害。所以在以後的修煉中,我經常提醒自己是個修煉人,找到真正的自己,我是一個大法粒子,是大法構成的全新的生命,思想、言行不符合法的都不是自己,一概不承認它,一切用法來衡量,經過不斷的要求自己,雖然有自我表現,可是能很清醒的看到它、抓住它、及時清除它。

(四)放鬆了對自己的要求

每隔一段時間就想鬆一口氣,緩緩勁,這一松,就是在向人那邊走。就像那個橡皮條一樣,一鬆手又回到原來的位置上去了。另外空間邪惡生命在虎視眈眈,你一放鬆,正好乘虛而入。放鬆的因素很多,放鬆的主要原因是人的觀念造成的,也是放不下人的東西,求安逸、求人的舒服,也是對修煉的機緣不珍惜等。

其中還有兩個因錯覺而導致的放鬆,也就是對大法弟子修煉的狀態認識不清。一個錯覺是,大法弟子走過七年的艱難歷程,在不同時期都能正念正行,嚴格要求自己,歷經魔難,「堅修大法緊隨師」(《洪吟(二)》〈心自明〉),走到了今天。不同時期、不同層次做的好的、符合標準的,那已經過去了,隔開了,剩下的還是人在修,還應該像以前那樣嚴肅對待修煉,嚴格要求自己。可是人的這面就會起人心,把過去的正念正行,曾經無條件的向內找,曾經的學法不怠,當作了自己的資本,把常人的那套拿在修煉這來了,誤以為現在也是這樣的,這種錯覺使自己躺在功勞簿上,自滿了,看不到自己的問題了,從而放鬆自己。其實達到標準的都隔開後,剩下的還是人在修,這時人心可能比較重,不但不能放鬆,更應該抓緊。

另一錯覺,當我們在一段時間感覺狀態不好時,做甚麼事也不順,環境干擾也大,與家人、同修的矛盾也突出了,那時我們會找自己的問題,會靜心多學法,痛苦的修去自己的執著。而後甚麼又都平服了,甚麼都順了,工作也有了成效,成績也都在那擺著呢?這時誰都會認為你狀態好,自己也認為好,這段時間就不會像前一段出現問題時嚴格要求自己了,在順境中就不去找自己的不足了,哪都挺順的找甚麼呢?學法煉功也可以少一點了。其實這段的順,是因為前段的不順,自己在矛盾干擾中多學法,向內修正自己所得到的這段順的必然結果,我們認為前段不好時的狀態,其實是好的狀態,是一個修煉人應有的狀態。而做事很順的這段狀態,由於放鬆了自己恰恰是不好的狀態。這樣下去必然會導致出現下一段的不順和新的矛盾。這就是每次出現大的問題前都發現不了自身存在問題的又一個原因,看不清這種因果關係。當然就是自己意識到這些,也會不時的出現逆境和矛盾,因為這就是大法弟子的修煉形式,但畢竟我們心裏明白,甚麼環境下都不放鬆,正確對待,不會人為的加長這一層次的修煉過程、叫邪惡鑽空子,減少損失。

二、在大法中熔煉自己

(一)同化大法,從根本上改變自己

出現問題的主要原因是學法不夠,有些問題還在迷中,對法認識的不足,要想破迷修好自己,學好法是第一重要的。為了使自己注意力集中,學好法,根據自己的情況,我還是選擇了背法。這一年,我基本上採取背法的形式學法。《轉法輪》以前背過三遍,這一年又背了三遍,而且對師父發表的所有新經文和國外的新講法都背,至少背一遍。背法只是一種學法的形式,而真正學好法是看自己的心。以甚麼心態學法這很重要,擺放好基點,為甚麼要背法呢?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大法構成的全新的生命,無條件的同化大法是我們最大的渴求,珍惜這萬古機緣。學好法,提高自己才能證實法,救度眾生,走到今天每個大法弟子都清楚這一點。

擺好基點,以純淨的心態背法,那真是幸福美好的時刻,有時豁然明白了一個法理,頓感全身通透,十分舒暢,就感覺自己在那一層次的天宇是那麼明亮;有時背著背著,不是明白一個法理,是比較深層理解法的內涵;有時真的背進去了,溶於法中,甚麼人的想法也不會有了,真是法的一粒子,似乎明白了許多許多,也描繪不出來明白的是甚麼,那是很難放下這部法,願意永遠這樣背下去;有時就是在背,甚麼感覺也沒有,就儘管去背,把法刻在心裏,遇到甚麼問題的時候,會突然想起背過的法,那時法點明了自己。學法時,把自己放在其中,師父的每句話都是對我講的,大法不斷在點醒自己,認識到自己的問題,洗刷自己的心靈,體會到師父慈父般的千呼百喚在招領自己走在回歸的路上,經常也是淚流滿面,心裏只想著感恩。

背法的過程是生命同化法的過程,是修心的過程。記得我背第一遍《轉法輪》是在二零零一年,用了四十天的時間背完,背完後,我最大的體會就是「修心」。從那時候起,我遇到很多問題時知道向內找,雖然還很不成熟,但心裏明白修煉中要不斷找自己的問題,修自己的心,才能提高,尤其在大的問題上都能夠在心性上下功夫,也使自己少走很多彎路。

在這一年的背法中,真是提高很快,隔過去的也快,有時都不容自己更多的體悟就過去了,一難接著一難,一個考驗接著一個考驗,沒有一天好日子過,可是一層層的人心不斷的得到歸正,對出現的問題有了更清醒的認識,有了實質的突破。就感覺越來越知道了甚麼是修煉?越來越在根本上修,越來越抓住了實質,今天認為看到了根本問題,應該這麼修,明天又發現了更根本的東西,回頭一看昨天認識的還是表面,就這樣的在不斷的更新。

在同化法的過程中,能從根本上找到自己的根本問題,也就能夠從根本上改變自己、實修自己。從每一表面的言行都可找到它的根本,然後就從根上挖去它,用法去破除它是很容易的。比如:在營救同修的問題上表現麻木,且對不同的同修用心也不同。這個問題好像是個普遍現象,過去也不以為然。可是當自己心性提高後,很容易找到這種麻木是源於舊宇宙的「私」,當真正把自己當作大法弟子,站在法上去看待這些問題,簡直對自己的狀態是不可容忍,一個助師正法的大法徒,長期抱著這個私不去,在正法中混事,能證實甚麼法?那不跟正法對立的嗎?與師父做的事相違背的嗎?我震驚於自己的狀態,怎麼會這樣?只有同化法後境界提高後才能看到自己的不足,才能從根本上得到歸正。這以後對同修的營救不管認識不認識,都盡心去幫助,把自己當作大法弟子,心性達到那一層次,那一層次對自己的要求就是這樣,自己的心性達到了,也感到非這樣做不可,沒有去強為,是心性在那一層次自然而然的表現,不是故意做出來的。

有些心不好去,或感覺去起來很難,是因為我們不想去,沒有把自己當作大法弟子,還想當人,認為人的東西是好的,就不想放棄,因為境界在人這,就認為人的東西好。當你跳出這個層次,把自己當作修煉人,你就破開了這層迷,看到了比人更好的東西,才會看到人的可憐、人的累,看到了更好是甚麼,就不會再要比這低下的人的東西,認為人的東西好,是沒看到比人更好的東西是甚麼。就是在法理上沒有認識上去,就是說,有些心不是生硬的去,當你明白那一層法理的時候,你的境界已經在那一層了,破除你以下的東西是輕而易舉的,為甚麼達到羅漢以上層次,人心就帶動不了他,他不會和人爭鬥,要人的利益,因為他看到比人更高的理,更好的是甚麼,看到另外空間的因果關係,看到了謎底。如果在人的境界,就放不開人的東西,只注重人表面層次利益的得失,而不計實質後果,被人的理所迷。所以同化法是我們提高的關鍵,大法能使我們不斷清醒,能破我們在不同層次的一切迷。這麼大的法,像一爐鋼水,熔煉我們那點執著那是瞬間的事,關鍵是我們讓不讓大法來熔煉,是不是在大法中修煉,學法時是不是把自己放在其中,洗刷著自己,得沒得到法?雖然有舊勢力的干擾,還有很多的其它因素,但只要我們站在法上,把自己當作大法弟子,溶於法中,讓大法來熔煉,我們就無所不能,那提高就是很快的,就會減縮我們在每一層次的修煉過程。

(二)、用法衡量自己的一思一念,修去人心的一切執著

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都不是那麼簡單的,其背後有著相當複雜的因素。舊勢力給我們的一思一念都做了安排,還有舊宇宙的因素,那些沒有歸正生命,都想左右我們的一思一念。我們在人中,我們在迷中,我們的主體在這,我們的一思一念決定著眾生的存與滅,決定著那些星球、穹體的更新、存留。師父賦予我們巨大的使命,歷史需要我們承擔起這重大的責任,我們怎敢輕易的放過這一思一念。

過去,嘴上一直在說,要從一思一念上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從一思一念上修正自己,可是經常沒有落在實處,只有在同化法的過程中認識到了,真正站在法上才能把握自己的一思一念,才能破除那些不正的念頭。當然首先是分清反映在腦中的念頭是不是自己,心中有法,用法去衡量。當別人傷害到自己時候、同修誤解自己的時候都會觸及到自己的心,也就是那些觀念,觸及到誰了,誰就會表現,就會反映到自己頭腦中,作用在我們身上,就好像自己這樣想的,不是!首先要否定它,那不是我,我不能要它,能救度的救度,不可救藥就解體清除。每一思,每一念都儘量的不隨便的放過,在另外空間都是有形生命。比如,甲同修和我講,一天她因為一件事沒做好,感到非常懊悔,心情沮喪,這時她看到另外空間的一個生命,紮在一個角落裏捂著臉非常後悔,簡直沒臉見人,同修知道心裏的懊悔反映是它的作用,就跟它講:別後悔了,誰能沒錯呢?沒做好,接受教訓,下次做好就是了。那個生命頓時高興了,自己那種狀態也消失了。還有一次,甲同修對乙同修產生了情,雖然都是女性,在一段的接觸中,似乎翻出甲同修歷史上甚麼東西,她認為乙同修曾經做過她的丈夫,由此陷入其中,雖然在不斷否定它,可時不時的被其帶動。一次她盼著乙同修到她家去,結果兩個月也沒去,她時常被情帶動陷入痛苦。有一天,她振作起來,決定徹底了斷這件事情,不能再被情帶動。發正念她看到另外空間一個龐大的生命,就是那個情,它在哭,同修跟它講:你是情,留戀過去的東西,不願放棄,可是宇宙在正法,一切生命都不能干擾正法,你要離開我,在我的周圍環境等著,我會救你的。可是,情還在哭,不願離開。同修講,你不離開我,我要離開你,我必須為宇宙中的那些眾生負責……講著講著情又掉了眼淚,這次它不是為自己掉淚,它被大法弟子為宇宙眾生能得救而捨盡一切所震撼,它哭了,這個龐大的生命走了。這時同修感到十分輕鬆,從身體裏好像去掉一大塊東西。

修正自己一思一念的,也是從根本上修正自己。每一天、每一小時,得有多少思念從腦中流出,多少正負生命的思想作用在我們的大腦中,我們都要用法衡量對與錯,修正它,不能讓那些不正的想法所左右,分清它,及時清除,對眾生負責。我們歸正了那一念,與之相對應的另外空間的生命就能夠被救度,我們不就是這樣一念一念的修過來的成就了那些生命嗎?

三、在製作真相資料中走出自己的路

做了幾年的協調工作,突然一個大的環境變化把我推到製作真相小冊子這個陌生的工作中。我當初製作的小冊子是面對小學生的,對於做真相資料,我沒有任何基礎,腦子簡直是空白。我看了好多真相小冊子,就模仿著做,做出後,自己看著都不是那麼回事。幸運的是,我身邊有位同修他做此項工作很長時間了,很內行。在向他學習和交流後,我好像入了一點門,初步認識到做小冊子不是簡單的幾篇文章的拼湊,平時要用心閱讀很多文章,在一定範圍內的材料中,逐漸壓縮篩選出最適合的資料,還要根據講真相面對的特殊人群選擇適當的表現方式。我又從新開始組編資料,選中材料後,如何表現他們呢?針對這些小學生,心想,我應該像他們的老師一樣,站在講台上,把我要講的深入淺出的、自然而然的像講故事一樣講給他們,使這些稚幼的心明白真相、得以淨化。這種想法就貫穿在整個小冊子的製作中。為了使內容連貫、自然,題目之間就加上一些導語,就那麼幾句話,有時就想了很長時間,開篇的序言也是,開始寫很費勁,簡直是找不出合適的語言詞彙,怎麼這麼費勁,我想,這是人在使勁,所以寫不成。一天,在寫序言時,我心態很純淨,好像孩子們就在自己的眼前,是在用自己的心告訴他們真相,這時心是慈悲的,真是為了救這些孩子們,寫著寫著雙眼已噙滿眼淚,這樣很順暢的就寫出來了,其它的導語也是這樣寫出來的,我知道是師父在加持我。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學會了插圖,這樣第一本小冊子產生了,投到明慧很快就登出來了,內容基本沒改動,我心裏很高興,心想,以後就這麼做就行了。

第二期按照這種模式做出來後,一週多了也沒有登出來,我有些坐不住了,甚麼原因呢?開始只從做的方法上找,從選材內容、編排順序找,徵求同修意見後又從新改編,正當我改編就緒時,第二期登出來了,打開一看。明慧同修刪改了將近一半,從刪改的內容,看到了自己選材的侷限性;打破了我做第一期的套路模式,我看到自己憑經驗辦事的常人的觀念。從同修的選材改編中,體會到他們那種平和的心境,看看自己編的,有那種生拉硬套、強調說明的東西,還含著一點激進的東西。師父在《在音樂創作會講法》中告訴我們:「你剛才形容的這些詞,有一句說的非常好,就是「平和」。(眾笑)人類過份的激情、強烈的戰鬥性啊,這都不是正常人類狀態,其實是在魔性之下搞出來的。」「而平和狀態才是善的,實際那才是真正人的狀態。平和中也有高潮起伏,是完全理性的,平和中也有輝煌的展現啊,可是是以平和為基礎的。」黨文化的毒素在自身還有體現,我意識到,做好這項工作,必須清除這些東西和人的觀念,不斷的純淨自己。

在做真相小冊子過程中不斷的有心性的考驗。自我、求名的心也時常表現出來,做出的小冊子發給明慧後,每天就關注著登沒登出來,及時登出來了,就很高興,否則心裏就不舒服,自己的心隨著被揪的上來下去的,這個心就一直去不乾淨,有時表現的還很強,就是放不下,最終導致矛盾突出了,當時我又接手了一個面向農村講真相的小冊子,做出後,二十天了也沒有音信,小學生的那個十天了也沒有登出來,近些天寫的交流文章登出來的很少,天天看著、盼著,一次次的失望,我真是難受極了!心情非常沮喪,覺的自己不行了,真的不想受這份煎熬,不想做下去了。可是,作為一個修煉的人,遇到問題知道是自己心性的問題,是能夠向內找的。當我靜心學法,向內找,跳出事中看自己的心時,才意識到,這個求名的心有多麼嚴重,好像一切都為了它,做時覺的心很正,可是當結果不如意時,就不幹了,帶著這樣的心,做出的東西怎麼能救人呢?又怎麼可能登出來呢?由於抓緊了學法,從根本上分清了哪是真正的自己,一定要當自己的家,不再為這些假我、名利活著。這次我必須從根上挖掉它,起碼是從心裏分清它,即使它再表現,我不會再隨著它走,心裏豁亮了許多。可是緊跟著,又懷疑自己的能力、水平問題,還是法破開了迷,師父講:「談水平的問題,我現在還覺的不是水平低問題,關鍵是創作出來的東西能夠是傳統的、大家喜歡的,走出一條正路來。」「就是說你怎麼樣能既正又對民眾的口味。實際上說白了,就是大法弟子創作出來的如何,水平不是問題,怎麼樣走出自己的路來才是關鍵。」「但是你們要做的不好也會有阻礙,因為大法弟子幹甚麼都與修煉分不開。其實人類是圍繞著大法在轉的。你真的拿出自己的東西你們看看,誰都要聽,誰都要看,甚至很多人要學的。 」(《在音樂創作會講法》)

我馬上振作起來,我不求結果,應該做的,我就去做,就盡自己的心,走出自己的路。我首先從網上翻看了所有明慧期刊資料,了解到這個小冊子並不與其它小冊子重複,比較有特點,過去同修做的很好,很多同修都願意下載使用,現在停了半年了,我一定能夠把它從新做好。首先在結構上做了調整,突出特點,刪去與其它小冊子相同的內容,以展現大法美好、洪傳世界、福澤眾生為基調,主要以明慧網刊登的反映農村題材為主要材料內容,以農村百姓容易接受的簡單明瞭的表現形式展現出來。做時心態平靜,只想著我要救度的百姓,又有一種勢不可擋的勁頭,覺的我一定能夠做好,誰也擋不住。我感到了正的力量在加持我,師父在加持我,一切都是那麼得心應手,很快就找到了中意的材料、適宜的插圖,在很短時間內就做出來了。緊接著又做出一個給教師講真相的小冊子,一週內全登出來了。在以後製作真相材料中,我真的感受到了,「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由於學法內修你做的越來越好,神就會給你應有的智慧、給你靈感,讓你在學習中明白很多、讓你創造出更好的東西、讓你技術更高、讓你超越。」(《洛杉磯市講法》)

做了一段時間,老覺的自己欠缺點東西,由於我長期居住在城裏,給農民講真相,總感覺離他們有些距離,也想得到第一手材料和小冊子的反饋情況,為此,我幾次到農村與那裏的同修接觸,很有收穫,在與農村同修的交流中,他們的正念正行、面對面講真相破除了自己的一些觀念,有些地方的同修們真是做的很好,環境相對寬鬆,他們集體學法、煉功,每天出去講真相、勸退,有的鄉鎮百分之八、九十的人都明白真相、三退了。回來後,覺的很充實,離他們近了,做出的資料更接近他們了。根據同修的建議,根據農民文化低等特點,又做了進一步改進。

為了所作的真相材料更好的起到救度眾生的作用,除了每天要學好法,我儘量堅持整點發正念,每次做完後,發正念都是請全體大法弟子正念加持小冊子的內容,清除阻礙世人得救的邪惡因素,讓世人願意看、能接受,破除他們的觀念,得救度。同時在技法上要求上進、不斷提高,編排時儘量保持心裏純淨,用心念正。比如:為使網上的文章放在自己所作的小冊子裏適中,照搬過來有時是不行的,小冊子有它的主線,每個題目又有它的特點、次序安排,就需要作些修飾,但我把握題材內容不變保持原材料的真實性,只是變換一下人稱、題目,或內容的刪節,這樣使文章在整體上不生硬,看著順眼。在插圖上也有了很大的提高。這些也是我從明慧同修的刪改中體悟到的、學到的。有時也在偷懶,明明知道選材不大合適或結構需更新一下,但嫌麻煩、圖省事,就把這個包袱扔給了明慧同修。每當看到有刪改時,是自己意識不到的,細細體悟同修的刪改,真是一個提高;如果改的地方是自己意識到的、沒做好,心裏很愧疚,這就是自己要修的。

在做真相小冊子的過程中,真的感覺是在走自己的路,它不是單一的工作,是在走修煉的路,心性提高了,法就賦予你智慧和能力,做出的資料,有時自己都覺的真不是人能夠做的出來的。每一期與每一期做小冊子的心態意境都是不同的。隨著正法洪勢的推進,自己就得快速提高,跟上。因為整體同修們在提高,他們投在明慧的稿件與以前也不同,都在提高,所以每天、每月的題材在變,正法形勢在變,同修在變,世人在變,自己的心性層次也必須提高,所以每期的小冊子決不會套用原來的模式,雖然有時在形式上變動不大,其實質是不同的。

以上個人體會,不正之處,請同修指正。

(第三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