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參與真相資料編輯工作中的修煉點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四日】

慈悲的師尊好!各位同修好!

前兩屆大陸法會我參與投了稿,現在看那時,我是帶著證實自我的心、自我感覺良好的心、顯示心、「不說誰知道」的心寫的,沒有入選法會交流文章;看到同修們的交流文章陸續發表,又生出了妒嫉心,這些心多麼骯髒、多麼不純。二零零六年八月底,明慧網刊登了「第三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徵稿通知」後,心想:從平時《明慧週刊》全國各地同修交流文章看,有那麼多修的好、做的好的同修們,與他們比,與大法的要求比,自己差距還很大,我猶豫:這次是否參加法會投稿?看了同修寫的《談寫法會稿》:「吸取第一次的經驗教訓,去掉怕心和證實自我的心,儘量保持修煉人純淨的心態。」我意識到自己有怕失敗的心,實際還是為私為我、證實自我的心在作怪。重溫師尊在《芝加哥法會》講法:「大法弟子的法會是互相提高的法會,是能找出差距的法會,是走向圓滿路上增強正念的法會。成績是學好法充實正念的威德,不足是修煉中要走的路。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為那是你們修煉了才出現的。修煉者不能帶著人心、帶著業債、帶著執著圓滿。時間會使金子越磨越亮。大法弟子正念正行中成就著神的一切,也在開創著宇宙的未來。」不論稿件是否被法會採用,寫法會文章的過程,是暴露人心、找出差距、純淨純正自我的過程。我把自己參與真相資料編輯工作的心得體會寫出來,不足不正之處懇請慈悲指正。

一、參與編輯地方真相資料

1. 參與編輯《明慧週報》地方版

二零零五年一月,明慧編輯部發出《迎新春,<明慧週報>面向中國大陸讀者創刊》的通知,通知說:「在農曆新年即將來臨之際,《明慧週報》作為《明慧網》獻給大家的新年禮物和大家見面了。這份週報是《明慧網》突破信息封鎖、為希望找回自己的知情權的中國同胞提供的一個正面了解法輪功的窗口,也將是大陸大法弟子加大力度講真相的一件利器。」通知要求:「有條件的地區,希望同修能在《明慧週報》每週通版的基礎上,適當加入地方消息(特別是揭露地方迫害和邪惡的消息),甚至增設《明慧週報》地方版,以更好的吸引和幫助當地讀者。」

我想:如果有《明慧週報》地方版就好了,便於本地同修們結合本地實際講清真相。我認真學習《明慧週報》通版編輯風格、編輯技術,在明慧網上選擇了有關本市的內容,在通版基礎上,認真編輯、排版、校對,然後突破網絡封鎖,將第一期地方版傳送明慧網,經明慧編輯部審稿,二零零五年二月十日,明慧網刊登了全國第一期《明慧週報》地方版(省會城市版)。

後來我發現,由於中共惡黨掩蓋迫害真相和網絡封鎖,本市在明慧網上的資料不很多,從第十三期開始,改版為《明慧週報》省級版,擴大選材範圍。我平時注意收集本省資料、各種插圖,一心想把地方版辦好,辦出地方特色。在通版基礎上,編輯的大多是本省同修發表在明慧網上的稿件,自己也為地方版寫適合常人看的文章或報導,先後寫了十多篇,向明慧網投稿。明慧網刊登後,有幾篇文章被改寫後被編入了《明慧週報》通版的幾個期刊。

但是隨著編輯期刊的增多,我的幹事心、執著時間的心、證實自我的心、歡喜心、標新立異的心逐一暴露出來。儘管單位工作很忙,但為了每週按時出刊,有時忙到凌晨一、兩點才休息,影響了學法。帶著這麼多人心編輯出來的刊物,用於救度眾生,肯定效果不好。有一段時間明慧網上沒有上載我編輯的地方版。一開始,我向外找:是不是由於網絡封鎖,沒有傳到明慧網。有時一期刊物編輯三、四次都沒被刊登,或雖然登了,但改動很大。自以為:我身在大陸,比身在海外的《明慧週報》編輯同修更了解本地情況,心想:老做無用功,就不如不做,把有限的時間精力用於學法、給常人講清真相可能更有意義。沒有做好地方版的編輯工作我心裏很痛苦。同修一段時間看不到本省《明慧週報》地方版,問我:是不是沒有編輯?轉告我:有的同修甚至懷疑我被抓出事了,他們接著編輯了好幾期。我說:不是,是明慧網沒有刊登我編輯的期刊。同修建議我多學學法,再做事。我發電子郵件與《明慧週報》編輯同修交流,週報地方版該如何辦好?明慧網值班編輯回信說:「如果太累了,停下來兩三天,靜下心來多學學法(《轉法輪》和經文都要學),多發正念,好好煉煉功,調整一下自己,倒是非常有必要。無論做甚麼,這些都是保持頭腦清醒、有智慧的基本保障。」

我意識到,不論再忙也應加強學法,學好法才能做好大法工作。我就每天早上起來首先學法。師尊說:「你們知道嗎?只要你是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煩和不高興的事,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因為你們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真能這樣提高上來,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精進要旨》<再認識))自己做大法工作的心不純淨,自私的按自己的想法編輯週報地方版,總想多正面宣傳大法的美好,不太想編輯那些本省的迫害真相特別是迫害嚴重的文章,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做的很不夠,擔心常人看了害怕、不敢修煉法輪功,家人會反對我們修煉法輪功。因為我的父母深知共產黨迫害人的殘酷,總怕我修煉被抓,反對我修煉,那時我只給他們講修煉大法使人身體健康、道德回升,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很少給他們講大法弟子被殘酷迫害的真相。對《明慧週報》通版,我也用挑剔的眼光看,看看有沒有標點符號使用不當、語句不通,越看越能找出問題,覺的自己水平高,自以為是。在編輯文章時,總想選擇自己認為好的文章,從新組合,不僅自己工作量很大,也給明慧週報地方版編輯小組審稿帶來不必要的麻煩。意識到這些不好的人心後,我儘量排斥、放棄自我,同化大法,把自己溶於法中。

師尊說:「揭露惡警壞人,在社會上公布其人的惡行,此做法對於那些沒有理性的惡人起到了極大的震懾作用,同時也是在對當地講清真相中引起民眾對邪惡迫害最直接的揭露與認識,同時也是救度被謊言毒害、欺騙的民眾的一種好辦法。希望大陸全體大法弟子與新學員都來做好此事。」(文章《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 師父評語) 我意識到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在週報地方版中編輯了惡人榜、惡人惡行、惡人惡報等方面的文章。收集資料,撰寫了悼念本省被迫害致死的同修、本省醫院近年做過大量器官移植等文章,揭露當地邪惡,明慧網刊登後,編入了《明慧週報》地方版。

隨著全國各地《明慧週報》地方版越來越多,明慧週報地方版編輯小組審稿工作量越來越大,也有必要儘量保持週報通版風格和辦刊方向。當我放下標新立異之心,用欣賞的眼光看週報通版時,我覺的:通版風格清新、版面結構新穎、內容精選針對性強、標題醒目、插圖優美,包含了編輯同修們大量辛勤勞動,結晶了各地同修們的智慧。我經常下載其它地區的地方版,學習借鑑他們的編輯經驗。把基點放在證實大法上,放下證實自我的心,本省在明慧網上的文章逐漸增多,選擇稿件餘地也增大了,地方版的編輯工作也相對容易了,本省《明慧週報》地方版正常出刊,到現在已出刊近六十期。

2. 參與編輯地方小冊子

看到全國許多地區都有小冊子,明慧網上雖有本省小冊子,但連續期數不多。我想:在繼續辦好《明慧週報》地方版的基礎上,應該彌補這方面的不足。我試著編輯小冊子。開始時,主要是下載、學習、參考明慧網上其它地區小冊子(這些小冊子已經過明慧編輯部審稿、修改完善),保留通用真相文章,將外地資料替換成本省同修寫的適合常人看的文章,如《護身符擋住了劫匪的尖刀》、《民眾公開談退黨》等,還有本省同修被迫害、惡人在本地遭惡報等文章,設計欄目:新春送福、四海福音、修者心語、法輪大法好、深思明鑑、天下時事、關注迫害、天網恢恢、大家談等。編寫目錄,設計封面,二零零六年一月,本省小冊子(二零零六年新年特刊)在明慧網上刊出。想像中編輯小冊子很難,但克服畏難情緒後,有編輯《明慧週報》地方版的基礎、資料,編輯小冊子並不難,現已連續出刊了七期。

小冊子版面較多,信息量相對較大,除選擇一定數量的通用真相文章外,可以編輯內容較長或較多的地方稿件,針對性較強。自己經常看明慧編輯同修修改後的上網版,查找不足,不斷提高心性和編輯水平。

3. 參與編輯地方不乾膠貼

本省本市有許多同修被非法關押,本地同修們積極營救被非法關押的同修,有的收集同修被迫害情況、惡警惡人情況在明慧網上曝光,有的到派出所、勞教所、監獄等地近距離發正念,有的與家屬一起講真相要人。我從明慧網上收集了本省本市同修被迫害情況,除在《明慧週報》地方版、地方小冊子中編輯外,還編輯了一些營救本市同修的不乾膠貼,明慧網刊登後,和同修一起到被迫害同修居住地發正念清除邪惡,張貼不乾膠震懾惡警惡人。通過大家的共同營救,有的同修被綁架不久就被釋放回到證實法行列中。

把本省其它地市同修的事當作自己的事,幫助本省其它地市編輯營救受迫害同修、曝光惡人惡行的不乾膠貼,上傳明慧網,供本省其它地市同修下載打印、張貼散發。

二、參與編輯通用真相資料

明慧網上有大量各種各樣的光盤、小冊子、傳單、不乾膠、護身符等,為我們講清真相提供了系統的、品種多樣的真相資料,我充份利用這些資料講清真相。為了使講真相更有針對性,我主動參與了一些編輯通用真相圖片、不乾膠、小冊子的工作。

1. 參與編輯真相圖片

二零零六年四月底,一單位邀請中共惡黨官員做台情報告,這位惡黨官員不顧事實真相,睜著眼睛說瞎話,甚麼「台灣、香港煉法輪功的人越來越少,一些出來講真相的人是花錢僱用的。」 甚麼「中國沒有法輪功集中營,更沒有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謊稱「哪有退黨九百萬人?我們這裏入黨還得花錢走後門」等等,企圖用謊言毒害世人,用心險惡。我父親曾去過台灣訪問、講學(路過香港),我以為他出境會了解到真相,沒想到他回來卻對家人說:「台灣、香港沒有多少人煉法輪功,那些做宣傳的都是被雇佣的」。還有許多大陸去台灣、香港旅遊的人,回來也是這種腔調,讓我深感中共惡黨對人毒害之深。大法在全球八十多個國家和地區洪傳,在台灣、香港、澳門可以公開煉功、傳《九評》、聲援大陸「三退」大潮,真相圖片場面宏大、直觀、醒目,說服力強,只需配上簡單的說明,就能讓人一目了然,使中共的謊言不攻自破。我瀏覽明慧網等網站,收集圖片,選擇了「台灣各界聲援千萬人退出中共」、「台灣法輪功學員排組壯觀盛大的法輪圖形」、「香港唐鼓隊表演慶祝千萬人退黨」、「胡錦濤訪美,驚看法輪功橫幅」、「紐約法拉盛新年遊行 法輪功軍樂隊備受矚目」、「洛杉磯華埠大遊行 法輪功展雄姿」等照片,這些照片展示了大法的美好,可讓人們看到境外聲援千萬人退出中共、譴責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暴行、制止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虐殺和迫害的遊行等真相。我把這些照片編輯成真相圖片,傳送明慧網,希望能得到明慧網的認可,實現資源共享。很快經過明慧編輯部的審稿,明慧網上載了真相圖片。我從新下載打印,和同修一起在大街小巷張貼,許多世人被真相圖片吸引,認真觀看。我也給家人傳看,家人終於破除了謊言,明白了真相。在散發真相圖片時,我特意去那個組織台情報告的單位及周圍散發,讓人們認清中共惡黨一貫說謊、歪曲事實、污衊大法的醜惡嘴臉,後來這個單位為了消除中共惡黨官員的惡劣影響,專門邀請在台灣生活三十多年的人做了另一場台情報告,我在報告會場周圍散發了許多真相圖片,清除惡黨流毒。

2. 參與編輯不乾膠

隨著大法的洪傳,越來越多的人和我的家人們明白了法輪功被迫害真相。但是我的母親卻被黨文化毒害的理智不清,二零零六年就住了三次醫院。每次她住醫院,我就在醫院周圍、病房散發張貼各種真相資料,給同病房的病人及家屬講真相,許多病人明白了大法真相,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減輕了病痛。但我母親面對事實,閉著眼睛說:「不相信。」給她講真相、念《轉法輪》,她不聽;給她看真相資料,她撕毀;給她放《普度》、《濟世》等音樂,她讓關掉。二零零六年八月,第三次住院檢查是肺癌,醫院發了病危通知書,下了「逐客令」讓回家「醫治」。共產邪靈死死的控制著她,讓她理智不清,做了許多錯事而不自知。我不忍心讓她在大法洪傳時,不得法就這樣被邪惡的舊勢力害死,請求師尊賜給我更大的智慧,讓我放下對親情的執著。母親回到家後,我回父母家住,以便照顧母親並繼續講清真相,感到父母家裏有一股陰氣、邪氣。我意識到:父母雖然正直、善良,但都是中共惡黨黨員,父母家共產邪靈物品沒有清理,給了邪靈附體的地方。我陸續清理家中的邪物,不給邪靈保留存在的機會。

如何能讓更多的人認識到清理共產邪物的重要性並清理共產邪物呢?我想到了大紀元的《關於銷毀中共書畫旗徽等物品的倡議》,文字不長,言簡意賅,我下載了《倡議》和退出共產黨網站片頭上的圖片,加上退黨(團、隊)人數,編輯製作成本低、便於張貼散發的不乾膠,上傳明慧網,明慧網編輯將字體修改的更加美觀、莊重,上載到明慧網,供全國各資料點下載,發揮更大的作用。我下載打印散發,特別是在父母家附近散發,放在父母的報箱裏,發正念讓父母、常人清除邪靈物品。我回父母家時,把護身符放在每一個房間,近距離發正念清除影響家人及家裏環境的邪惡因素。通過持久、反覆講真相,二零零六年八月我父親已在看《轉法輪》。在放真相資料、發正念清除邪惡的同時,學法時我大聲讀,希望父母能一起學法。如今母親的病情已緩解。

3. 參與編輯小冊子

母親曾多次說過對師尊不敬的話,在與母親交流時,我發現她有「做過錯事,不會得到原諒」、「臨時抱佛腳不起作用」等顧慮。她的想法很有代表性,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使我們的親朋好友、同事、世人、眾生都參與到迫害大法和迫害大法弟子中,使他(它)們的罪業深重,但師尊慈悲、大法慈悲,世上的人都曾是師尊的親人,師尊要挽救他們。我把母親當作要救度的一個世人,把世人當作自己的親人,助師救度他們。

二零零五年十月九日,法輪大法學會公告:「即使曾經做過錯事的人,也還有機會棄惡從善。以前犯過罪的,如想改過,可以在安全的情況下將保證書和悔過書轉交到明慧網或各地法輪大法學會存檔。決心改過的,可暫不追查,以觀後效。」到二零零六年八月已有一點八萬人(到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二日時有二萬多人)將鄭重聲明(或嚴正聲明)在明慧網發表,每期《明慧週刊》都報導發表聲明的人數。但由於中共惡黨網絡封鎖,還有很多沒有條件上明慧網的人,不知道法輪大法學會公告、鄭重聲明(或嚴正聲明)的具體內容是甚麼。我查看了明慧網上的聲明,覺的聲明的具體內容有益於對大法行惡者了解真相,明辨是非,放下顧慮,改正錯誤。於是我萌發了編輯小冊子的念頭,反覆斟酌,取名叫《改過從善》。內容以法輪大法學會公告、鄭重聲明為主,下載、閱讀、精選了部份有代表性的鄭重聲明(或嚴正聲明),略做修改,配上相關文章和漂亮小插圖,設計了頁眉、封面,編輯成冊,上傳明慧編輯部,很快經過明慧編輯同修的審稿上網。當我下載打印後再次閱讀時,發現有標點、語句、格式方面的個別問題,修改後,再次上傳明慧網,經明慧編輯部同修審閱,很快更新。我才深切的體會到明慧編輯部同修們的辛苦和要做好編輯工作的不易,因為第一手稿件中難免有這樣或那樣的不足,他們需要總體把握方向,花費大量時間精力修改標點、語句、甚至文章結構,使稿件不斷完善。

同修們讚揚說:「明慧網上真相資料品種多、質量好。」常人看了明慧網的真相資料說:「是高素質、高水平的人編寫的,人們很愛看,自己看了,傳給別人看。」許多人都在悄悄傳看大法真相資料、默念「大法好」、三退,不斷有更多的人得法走上了修煉的金光大道。這是偉大的師尊慈悲安排、救度眾生,眾大法徒助師正法、整體提高的結果。我所做的微不足道的一點事情,是師尊恩賜的智慧、能力才做成的,過程中修去了各種不好的人心,但與師尊對我們的殷切希望和許多修的好的同修相比,還差遠去了。

明慧網等大法弟子辦的網站,資源博大精深,還有許多編輯工作可做,我們都有義務圓容我們的這些網站,更好的救度眾生。

我總感到自己修的不夠純正、不夠純淨,自以為是、急躁、求安逸、怕麻煩等還沒徹底修去的人心會不時冒出來,因此我不敢懈怠,不敢放鬆。在修煉中去人心雖苦,道路是神聖的,只能越最後越精進,走正走好最後的路。

(第三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