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猛精進不懈怠 助師正法救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三日】

尊敬的師父好,尊敬的同修好:

我是一名政府系統的大法弟子,在看到《第三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徵稿通知》後,我的第一念就是珍惜這次機會,把自己的修煉體會寫出來,因為我就是大法的一個粒子,寫修煉體會是正法修煉的一部份,這是我應該做的。前幾日的一次睡夢中,「用筆」兩個字打入我腦海裏,我突然驚醒。我悟到,這是慈悲偉大的師父在點悟我,讓我拿起筆來證實法。

師父在《芝加哥法會》中說:「成績是學好法充實正念的威德,不足是修煉中要走的路」。在正法修煉中,我有時做的好,有時做的不好,在做的好的時候,師父就會鼓勵我,在做的不好的時候,師父就會點悟我,引導我爬起來,別趴著。但是不管怎樣,我心中始終有一個信念:堅信師父,堅修大法。篤守著這一信念,在風風雨雨中我隨師父走到了今天。

一、利用自身條件搜集電話號碼

以前我經常想:我為甚麼會在政府機關工作?隨著不斷的學法修煉,我悟到,這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根據我的意願安排的,我要在這裏助師正法,救度眾生,要在這裏兌現誓言,要在這裏做好我應該做的。慈悲偉大的師父為救度我們操盡了心,吃盡了苦,我們無以為報,唯有永懷感恩的心,勇猛精進,做好自己應該做的,才能不愧大法弟子的稱號。

正法修煉中我悟到,用電話講清真相、震懾邪惡是一種行之有效的方法。這種講真相方式既安全又有效,不僅能夠直接與人溝通,有針對性的講,而且可以實現雙方的互動,達到較好效果。師父在《2005年舊金山講法》中說:「你講的話對他來講每一句話都是噹噹響的炸雷」 。基於此,我把搜集電話號碼作為講清真相中的一件重要事情來做。在師父的點悟和安排下,我利用自己的便利條件先後搜集了省政府有關部門、市委市政府、市直各部門、市轄各縣市區、當地「六一零」邪惡組織、當地公安系統的電話號碼,包括單位領導及一般工作人員的辦電、宅電和手機號碼,並上傳到明慧網。同時我還把到外地開會、參觀、考察的通訊錄整理出來,傳到明慧網。在我整理電話號碼的時候,我經常看到一輪金光在電腦屏幕上閃爍,我知道這是慈悲偉大的師父在鼓勵我。前段時間,我經常聽到本地政府工作人員說,我接到法輪功的電話了。聽到這些,我感到很欣慰,同時我覺的,我們應該把打電話講真相持之以恆做的更好、更紮實。

二、正念清除邪惡

發正念是師父讓做的三件事之一,非常重要,必須做好。師父在《洛杉磯市講法》中說:「有很多學員不重視發正念,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因為他不敏感。不管敏感不敏感,師父叫你做了你就做,它一定起作用,決不是一個形式!師父決對不會叫你幹沒用的事。(鼓掌)要是那樣,這對你、對我、對正法與你們證實法、對眾生來講都沒有意義,而且發正念已經擺到這麼重要的位置上了。大家一定要重視,不管感覺到、感覺不到,都要正念強一些去做,時間長了我想都會有感覺。」

我非常重視發正念,在定點發正念的同時,在工作中也很注重發正念清除邪惡。以前,我單位門口擺著一個惡黨保先的牌子,我每次路過那裏都要對它發正念,清除它背後的共產邪靈和共產惡黨在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因素。經過持續發正念,過了一段時間,這塊牌子突然不見了,一直到現在都沒有出現,從中我感受到了發正念的威力。

有一次,我有機會到中南海辦事,在中南海中我時時保持正念。辦完事後,朋友帶我到中南海中轉轉,他邊走邊介紹,這邊是中辦,那邊是國辦,這個方向是江××辦公的地方,我一邊走一邊集中精力對著江魔頭辦公方向發正念,努力清除操控它的一切邪惡爛鬼。

邪惡的「六一零」經常在我辦公室旁邊的會議室開會。我每次知道後,都在辦公室裏對著它們發正念,並請師父法身加持,清除那裏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解體那裏另外空間所有的黑手爛鬼,一個也不放,使那些被惡黨毒害的人有機會得救;並做到會議不停,正念不止。在它們散會的時候,我都要來到門口或窗邊,近距離對著從會議室走出來的人發正念,清除邪惡。

三、智慧講真相勸三退

一方面,向有關政府工作人員傳遞破網軟件,引導他們上大法真相網站,了解大法真相。另一方面,向一些關係不錯的政府工作人員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明白了真相的政府工作人員紛紛表示用化名退出惡黨。同時,我還以寫信的方式向當地「六一零」領導小組成員講真相。此外,我還利用在會議上講話的方式談《九評》、談退黨。

一次,基層邀請我參加會議並講話。開會前,我心裏想請師父加持我的正念,我一定要在會議上講出大法真相的內容。開會時,我發正念清除會場中的邪惡,雖然惡黨的書記坐在我旁邊,但我心中充滿了正念。輪到我講話時,我心懷坦蕩,想方設法插入真相內容,在論證事實勝於雄辯的觀點時,我列舉了一個例子,用第三者的方式談出了《九評》,談出了退黨。例子的具體內容是:有一次,我與網友在網上聊天,網友對我說,有一本書叫《九評共產黨》寫的很好,很多人看完這本書後都退黨了,到目前已經有八百多萬人退黨了(當時的數字)。網友對我說,共產惡黨不好。我與他辯論,他說共產惡黨謊言、腐敗、暴政,並列舉了一些例子,我被他說的啞口無言,這就是事實勝於雄辯的好例子。我記的,剛開會的時候,與會人員普遍有些精神不振,心不在焉,可我一提到《九評共產黨》與退黨時,我看到這些人都精神起來了,我知道,他們明白的一面都精神起來了。

四、整體協調形成合力

在注重安全的情況下,我經常與同修聯繫,協調做事。如幫同修下載師父的經文和明慧文章,幫同修上網三退,幫同修刻錄光盤,教同修上網技術,有時還參加小型法會,與同修互相切磋,整體提高。同時把自己節省的錢給同修做資料,救度眾生。

當地有一位政府機關的同修,他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放棄了修煉。其他同修都與他接觸不上,我利用工作條件經常找機會與他談心,並把《轉法輪》、師父新經文、明慧文章、《九評共產黨》、《永恆的詩篇》、《和師父在一起的日子》等書籍和光盤送給他,後來他終於走回來了,並由我主動找他變成了他主動找我要資料。

一次,在師父的安排下,我看到邪惡「六一零」的一份秘密文件,它們計劃非法綁架迫害一些當地同修,我當即將此文件複印,並連夜送給同修,使同修們提前知道,並做好相應準備。同修們知道這件事後,相互協調,高密度發正念,加大講清真相、揭露邪惡的力度,同時把文件的內容在明慧網上曝光,徹底否定邪惡的迫害。

五、懷大志拘小節

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胸懷的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大志,同時在小節問題上也應嚴格要求自己。在修煉法輪大法以後,我嚴格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雖然有時做的不好,但我明白後馬上就改,我感覺,生命真正在法中昇華了。下面列舉幾個嚴格要求自己的小例子。

在工作中,我增強了責任心,淡泊了名利心,我所負責的工作連續多年在省市名列前茅。這些都是因為我修煉了法輪大法,心性得到了提高才做到的。我悟到,大法修煉是非常嚴肅的,「修心斷慾去執著」(《洪吟》〈誰敢捨去常人心〉)來不得半點馬虎,同時大法修煉又是非常殊勝的,堂堂正正、乾乾淨淨。

由於自己的工作能為別人辦事,所以有時別人給我送錢送卡,對此我都嚴肅的予以拒絕,並堂堂正正的告訴他們,我是大法弟子,是修真善忍的,師父教導我做好人,並藉機向他們講真相。一次,我幫了一個政府採購的事,客戶掙了不少錢,他為感謝我,送給我一信封的現金,我當即退還給他,給他講了大法真相,並幫助他和孩子辦了三退,他非常感動,並表示甚麼時候需要他,他一定幫忙。

由於工作關係,招待和用車問題都不難解決,可是我自覺按照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堅持辦單位的事花單位的錢,辦自己的事花自己的錢,自己待客自己掏腰包,回老家乘公共汽車。一次妻子出差,孩子自己在家,單位來了客人,中午要招待,不能回家給孩子做飯。客人知道這個情況後,讓我把孩子接來一起吃飯,我婉言謝絕了。吃完飯後,我從飯店給孩子拿了飯,在飯費結算中,我用自己的錢結算了給孩子拿的飯錢。

另外,由於工作關係,我有時還要陪領導到歌廳唱歌,領導每次都要小姐,而且每人安排一個,不要還不行。在那種情況下,我都注意把握好自己,第一堅持保持正念,第二不唱惡黨歌曲,第三與小姐保持距離,並在活動快結束時向小姐講真相勸三退,有的小姐聽完真相後很感動。

「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我所做的這些平凡的小事,都是在師父慈悲呵護、精心安排下做的,我做的還遠遠不夠,按照大法的要求衡量,與精進的大法弟子相比,差距還很大,我決心在今後的日子裏更加勇猛精進,爭取做的更好,決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第三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