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考驗面前見真性」的體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三日】我由於太過大意,導致被邪惡綁架、家被抄,造成了不必要的損失。事情已過去了一年多的時間,我也不斷的反省這件事前前後後的過程,我深深的體會到,修煉路上的每一步都離不開大法的指引和師父的保護,只要時時事事在法上,師父就會給我安排最好的,就會有超常的、甚至神奇的事情發生,反之就會摔跟頭。

此前,我所在的地區受到了邪惡的瘋狂迫害,多名同修被綁架,其中就有與我接觸密切的一個協調人。同修、家人為此告訴我要注意安全,但我沒往心裏去。因為我在以前也多次遇到過類似的問題都沒有事,再說我認為這個同修比較堅定,不會說出我。

一天我接到居委會的一個電話,說居委會主任要我到辦公室去一趟。這時我有點警覺。在到居委會所在的大樓時,一個念頭一閃,我忽然想到如果是公安局的人來可能就有警車停在隱蔽處,我轉到樓後一看,果然有一輛警車停在後面。這已經再明白不過了,但此時我仍然不悟,既沒有回去收拾打印設備、真相材料等,也沒有迅速離開。就在居委會主任來找我時,就跟他去了。結果被惡警綁架,隨後被非法抄家。後來我才悟到,別人對我的忠告、看到暗藏的警車,其實就是師父的點化啊!結果我就是不悟,以致鑄成大錯。

在惡警搜我身找我家的鑰匙時,開始沒有搜到。其實鑰匙就在我的褲子口袋裏,我這念頭一閃,邪惡馬上鑽了進來,惡警一下就把鑰匙掏去了。可見念一不正就會給邪惡可乘之機。

在他們要抄我家時,來了好幾輛警車和一大幫公安人員,這時我面對惡人,在大法中修出的堅定信念使我毫無畏懼之意。我大聲的向他們講善惡有報的天理,正告他們不要害好人、給自己留條後路,否則會很快就有惡報發生。如繼續行惡,不但自己遭報,且會累及家人。

幾個惡警躥上來抓住我,連推帶拉強制我上樓開門,我一聲大喊:「法輪大法好!」就這震天動地的一喊,突然令人想不到的一幕出現了:抓著我的兩個惡警不見了,我定神一看,一大群警察遠遠的站著,在我的周圍圍了一個大圓圈,面無表情的一動也不動。不遠處還有不少圍觀的群眾,在場的所有的人這一瞬間全被震住了,靜的一點聲音也沒有。大法強大的威力震撼了在場的所有人,令他們大開眼界,同時極大的滅了邪惡的囂張氣燄。

當晚他們把我綁架到了一處高級賓館裏,後來才知道是省裏來的「六一零專案組」就住在這裏。

跟我對話的是兩個警察,一個是年紀大約有五十多歲的政保科長,另一個是有三十多歲的警察隊長。他們仍然用那一套慣用的手法,先是偽善的說好話,見不起作用,就露出了邪惡的真面孔,譏諷、恐嚇、辱罵。不管他們使絕了招數,我就是堅如磐石,根本不為所動。而我一有機會就跟他們講真相,並不斷對他們發正念,鏟除背後操控他們的一切邪惡。我也看到那個年紀大的惡警根本就不聽真相,是不可救藥的了。就重點地對著他發正念除惡。

而當我單獨面對警察隊長時,我說:「碰到我是你和你全家人的福份。」他問:「為甚麼?」我說:「只要你真心的念『法輪大法好』,就會保平安。」

他露出了笑容說:「謝謝你,到那時我一定到你家去登門拜謝!」他又說:「其實我也不願幹這事,我是臨時被抽來幫忙的,以後還不知道分到哪裏去。」我說:「以後不管你幹甚麼事,都不要再迫害法輪功,不然就一定會有不好的事等著你。」他點頭認同。

另一個年紀大的惡警見我不配合他們,氣急敗壞,上來就狠狠的打我的臉,我立即對他發正念,讓他的手痛,叫他住手,但當時沒見起作用。他打累了坐到床上,說:「待會兒再收拾你。」

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決不能讓邪惡任意行惡,一個辦法不行我再換新法。我記起在沒煉功前曾有過突然昏倒的症狀。就請師父加持,惡人再打我時讓我出現危險症狀。

惡警又上來打我時,我一下子摔倒在前面的床上,出現了危急症狀。這一來可把惡人嚇壞了,他壓低聲音跟另一同伙說:「怎麼辦?送醫院行不?」後來又叫來了急救車,忙亂了好一陣才算過去。

第二天,他見了我又假惺惺的向我認錯,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求我不要把這件事說出去。我一看,他已完全沒有了昨日的氣燄,臉色青灰黯淡無光,低聲下氣的求我,真的是黔驢技窮的一副嘴臉。我知道是發正念起了作用,他昨晚一定折騰的夠嗆。

想起來真的是不可思議,他們精心預謀的對我的審訊,竟是這樣的結局,以往見人窮凶極惡、不可一世的警察,在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面前竟如此的不堪一擊,一敗塗地。

自從被綁架的那一刻起,我就思考著如何脫離魔掌。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有師父的幫助,決不能任邪惡擺布。第二天晚上,我躺在床上一直發正念,請師父幫弟子脫險。當時關我的地方是賓館一個客房,他們安排了兩個人和我同住一室,晚上輪流值班嚴加看管。睡前警察頭目特來跟他倆說周圍的房間裏都是他們的人,有事就喊他們。我不斷的發正念,請師父加持,讓他倆都熟睡不醒。

似夢似醒中深夜兩點,我好像醒了,一看,那倆個保安一個躺在床上,一個趴在床上都睡著了,但我不知怎的又迷糊過去了。突然我驚醒過來,看看表正好是兩點,再看那倆個人真的是一個躺著、一個趴著睡的正香。我才知道第一次是功能預見。我從容的穿上鞋子,又從窗台上拿了一塊衛生紙,輕輕的繞過看守開門走了出去。

我快步的向大門走去,到了大門口一看才知道大門是關著的,我往警衛室門口一看,只見一個警衛正盯著我看,雖然我沒有思想準備,但我也沒有絲毫的慌亂,我很平靜的對他說:「請開開門!」他二話沒說就給我把門打開了。大門外正好有一輛出租車等在那兒。我上了車迅速的離開了。當夜我又在路邊攔截了一輛長途大客車,正好是路過我想要去的地方,到達目地地,下車後,又是一輛出租車等在那裏,就這樣一路順風的在凌晨四點三十分到了幾百里以外的同修家。

到同修家以後,我跟他倆口講了我的經歷,同修說前些天我借你的錢還給你吧,我的錢款已經收回來了。我說好,我正好需要它。同修的愛人又說,真巧了,上次從你那裏拿的《轉法輪》還有一本,要書的人一直沒來拿,就給你看吧。就這樣,我目前最需要的兩樣東西都有了,我內心非常高興。我們三人當時就悟到了這都是師父的安排,在世人看來都是不可能的事,就這麼很自然的發生了,看似巧合,其實都不是偶然的。

我出來後首先想到的就是給家裏的人去電話,因為我知道家人肯定為我的安全擔心。再就是讓兒子(同修)儘快把我脫險的消息轉告和我經常有聯繫的同修,並告訴他們,惡警對我以前所做的一切事都不知道,好讓同修不用為我的安全擔心,也不用為自身的安全擔心,不要因我的事兒影響同修的修煉和講真相救度眾生。

因為我知道我在同修們中有一定的影響力,他們也一直認為我比較精進,我被抓可能對其中一些還有人心的同修產生不利的影響,造成一定的心理波動,這正是我最擔心的。而我的正念出走恰恰證實了大法的神奇,弟子只要念正,師父就一定會保護,邪惡的迫害就會自滅。

後來兒子見到我時告訴我,他曾到居委會找過那個主任沒有見到,居委會的人說他去醫院了,得的是職業病。我馬上想到他可能是遭報了。我當時心裏有一種難受的感覺,覺的內疚:就因為我做的不好,沒有講清真相,如今他對大法弟子幹了不好的事,以致受到了報應。

在同修家住了幾天後,我又到了省城,一來先避一避風頭,二來省城有我的很多同學、親友,正好借此機會向他們講真相、救度他們。但我又不想住在他們家,只有在沒有身份證的情況下找地方住。無身份證在大城市找旅館是困難的,尤其在目前邪惡嚴加檢查的情況下。但再難也難不倒修煉人,其間雖幾經更換旅館,但每次都能順利地找到住處,且價錢也較便宜。這方面如果沒有師父的幫助,顯然是不可想像的。而我也時刻沒有忘記在多困難的情況下也要做好師父要我們做的三件事,依然是時時牢記自己的神聖使命,走到哪把真相講到哪。

以後我又回到了我的老家所在的城市,回來後我才知道,這裏有我的很多的親朋好友、有無數的可救度的人在等著我,去向他們講真相救度他們。還有一個問題,以前這裏的資料要從外地進,往明慧、大紀元發文稿、聲明也要到外地。本地的資料點是一個空白點,這事極大的影響了這片地方的講真相工作的開展,正法進程到了今天我覺的這件事很不正常,我想要發揮我的專長解決這一問題。經過一段時間的籌劃,我與幾個當地的同修共同努力建起了幾個資料點,使這個地方的大法材料的供應和向國外信息的發送問題都得到了解決。

一年多的在外生活,我絲毫沒有感到有那種淪落天涯的感覺,相反這一年,恰恰是我一生中最開心的日子,我和同是修煉者的妻子每天都在做著我們應該做的事,活的充實而有意義。邪惡的迫害不但沒有達到他們的罪惡目地,反而為煉功人證實大法開創了一片更廣闊的新天地。當然這一切都是師父幫我們做的,我更真切的感受到,師父時時都在我的身邊,從生活中的小事到證實大法的大事,師父都給我安排的非常好。

威德從法中來,自九六年得法以來,我牢記師父一再要我們多看書學法的諄諄告誡,每天通讀《轉法輪》一到兩講,再加看師父的其他的大法書。十年以來風雨無阻、從不間斷,累計《轉法輪》一書大約共看了七八百遍。再就是遇到問題向內找,無論是直接對著我來的、還是對別人來的,無論是現實生活中發生的、還是從同修的文章中看到的,我都把它當作一面鏡子去對照自己,發現自己的不足就堅決改正、一點一點的把執著修掉。

多看書學法和遇到問題向內找,為我個人的修煉提高和證實大法打下了一個堅實的基礎,我之所以能在邪惡的迫害面前從容鎮定、安全脫險,根本的原因就在於此。

有一次幾個邪悟者想來「轉化」我,對我說:「修煉不是為了自己嗎?」我回答說:「不是。我修大法提高自己,不單是為了自己,我更重要的使命是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現在還有許多該得救度的人沒有得救,這是我未了的心願,我只要在世一日就要去救他們。」這是我發自內心的真話。

十幾年的修煉,使我的身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不但從一個常年疾病纏身的藥罐子,變成了紅光滿面、人見人羨的健康人,且從一個脾氣暴躁的人變得平和善良,再也沒跟任何人爭鬥過。人也顯得比同齡人年輕很多,黑發紅面,以致好多鄉親把我錯當成了小弟,而小弟比我小十五歲,才四十多歲,而實際我已是年逾花甲的老人了。

「悠悠萬世緣,大法一線牽,難中煉金體,何故步姍姍。」每當念到師父的這首《神路難》,我常禁不住淚流滿面,內心深感師恩浩蕩,無法回報於萬一,又覺自己修煉中步履緩慢,不能勇猛精進,故痛徹於心,深感愧疚。

文中有不符合大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今後我會堅定實修,緊跟師父一修到底。

(第三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