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甚麼都為弟子考慮到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三日】

偉大的師尊您好!向全世界大法弟子問好!

我是一九九七年三月底喜得大法的,在九年多的修煉中,法理有時不清晰,憑著對師父的堅信和對大法的堅定,跟頭把式的走到今天,寫出自己修煉中的一些體會,見證大法的威力,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師父甚麼都為弟子考慮到了

師父經文《走向圓滿》出來後,找了好幾家複印店才有一個答應給複印。第二天,我把經文分別送到了市內同修的家。比較晚了,由於時間緊,忘了在茶壺裏加水,又忘了帶雨具。

我騎著摩托車趕路,到了同修的家,把經文給了同修,就往回騎,開始下雨了,但是雨在我後邊,而我前面的路是濕的,剛下過雨,這樣我一點雨也沒淋著。回到家中,一看壺在冒煙,打開壺一看,一點水也沒有,壺也沒壞,再一看,煤火熄了。心想,火現在要再燃起來就好了,我開始學法,一會兒,火燃起來了,我心裏感激著,師父您甚麼都為弟子考慮到了。

二.在邪惡的黑窩中證實法

1.正念對酷刑 疥瘡痊癒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三日,在四川省新華勞教所裏,我們十多個同修決定集體煉功慶祝師父生日。結果中午,我們有幾個同修被惡警用電棍電了。第一次電擊到我的腰部時,我難受的大叫了一聲。惡警大喊,「叫呀!叫呀!」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不能叫,這一念一出,惡警再電在我的身上時,我不那麼難受了。

我的上身前後都被他電遍了。他問我痛不痛?我平靜的看著他說,「你自己電一下就知道了。」惡警不電了。我滿身長疥瘡幾個月了,因為全身發癢,很難受,一雙手不停的全身亂抓,徹夜難眠,早上起床雙手十個指頭上一層厚厚的膿血。這次電刑我用正念對待後,當天晚上不癢了,幾天後疥瘡好了。一切難、痛苦都是師父在為我承受啊。

2.對法堅定的心使邪惡退了

二零零一年八月,惡警強制轉化大法弟子。早上七點站軍姿到中午十一點半。午飯後,十二點站到下午六點,晚飯後七點站到晚上十二點。綿陽八月的天很熱,站在室內穿著短褲、短袖都被汗水浸濕了。早上,惡警不給我們飯吃,整天買也沒給水喝。上廁所用手接點尿槽上面滴下來的水都要被犯人用竹竿打。站十多天後,我雙腳腫了。我向內找,這些天沒靜心背法。因惡警和邪悟的人不斷來找我談話,使我的思想靜不下來,老是想自己人的一面如何,別人說的如何。

找到自己的問題了,我決定靜下來背法,每天早上,站著就背《論語》,然後背《轉法輪》的目錄,再一個一個的回憶其中的內容。第二天背新經文、《洪吟》。這樣每天都堅持背法,在靜心背法中找到了這一切是由於自己法理不清,對歪理邪說不能全盤否定造成的。當背到「根本上對法還不堅定,那甚麼也談不上。」(《為誰而修》)時,我一下明白了,我一定要堅定大法,堅信師父,這時也沒有人再來找我談話,沒人干擾我學法了。

不久,犯人又開始干擾我學法了,找藉口說我站姿不對,體罰我。當我背到《洪吟》中「生無所求,死不惜留;蕩盡妄念,佛不難修」時,我明白了,一定要放下生死,不管惡警怎樣,一定要堅修大法到底。當我找到了自己還沒放下的人心後,幾天形勢就變了,對我的體罰解除了。

3.善待大法得福報

有一個叫「和尚」的犯人,經常犯一種病,口吐白泡後就要昏倒。他好幾次撿空礦泉水瓶接水給我們大法弟子喝,有一次被一個壞犯人發現,打了他一頓。從此,他的病就沒犯了,人也精神起來了,提前半年被放。好多犯人都感到神奇,師父對每一個生命的慈悲啊,無法用人類的語言表達。

4.千人大會上衛護大法

二零零一年底,惡警開全所大會,叫「轉化」的人罵大法。我很難受,我想和堅定的同修交流但沒有機會,每個人身邊都有兩個犯人,不准我們說話。雖然,善良的犯人能讓我們說幾句話,但是一旦被監頭知道,他就會被打。沒辦法切磋,也沒辦法制止邪惡的這種罪惡,我心裏難受極了。

又一次開大會時,有兩千多人,犯人們都整齊的坐在水泥地坪上,四週高高的圍牆下站滿了身穿黑色警服的人。中隊與中隊之間站著各中隊的警察,還有護衛巡邏隊,四人一隊,手持警棍,頭帶鐵盔,高音喇叭叫著,一片黑色恐怖,使人窒息的場面。

我心裏難受極了,為甚麼昔日的同修今天要罵大法,不認師父。我心裏想起師父的話:「甚麼是佛?如來是踏著真理如意而來的這麼一個世人的稱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衛者,他將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負責。」(《導航》〈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我是大法弟子,大法造就的生命,現在邪惡在迫害大法,師父被謾罵,我決不允許這樣的邪惡存在。

當生起這一念時,我感到全身發熱,整個身體在快速的膨脹,瞬間巨大無比,強大的能量將解體所有邪惡。我站起來大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我被幾個人按倒在地,「還師父清白」的聲音還沒完,就被一隻手堵住了我的嘴。我清楚的聽到後邊一個接一個、兩個、三個、四個,「法輪大法好!還師父清白」的聲音不斷的響起,整個會場沸騰了,同修們的正念之場起來了,我們被犯人帶回監室。

晚飯時,同修們都用手勢鼓勵著我們,我知道同修們惦念著我們是否像以前那樣被電棍電了。我沒多想,只想到:有九個同修站出來,要是所有的大法弟子都站出來該多好啊,那邪惡絕不敢開這樣的會了,後來我們被加期二十天。回家後,學法時才知道自己沒有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認為只要在勞教所裏不配合邪惡反迫害的就要被加期、被電棍電、體罰。(當時不知道甚麼是舊勢力,也不知道發正念)

5.瞬間解體邪惡

十多天後,勞教所要給省上檢查,中隊會議室周圍掛滿了誣陷大法的圖片。大家集合在室內剛坐下,四週的同修們瞬間把所有的邪惡圖片都抓在手裏,我在中間剛想去抓,才跨出第二步,圖片已經全消失了,邪惡場全解體了。我們沒有一個人說話,會意的眼神在互相鼓勵,我們是新宇宙的護法神。

6.整體反迫害

二零零一年元旦節後,我們九個同修分別被分在四大隊的四個中隊裏,我一個人被分在四中隊,我利用中隊幹部找我談話的時機,揭露六大隊二中隊對我的迫害。惡警怕,叫兩個犯人守著我,叫兩個犯人逼我學邪惡的書。我堅定抵制,被每晚罰站,十多天後,三個幹部份別找我談話,我告訴他們那些邪書上寫的全是騙人的東西,把大法的法理斷章取義,不准你們看大法的原著,哄騙你們,再利用你們來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這是人類的罪惡,以後你們都會明白的。從那以後就沒叫我學習了。

大概兩個月後,又來了一個被迫害的同修。晚上惡警叫了七八個犯人,準備打這位同修。晚上十一點過,我在打掃衛生,就聽那個同修喊犯人打人了,但值班警察不管,我就站在過道上大喊,另外的三個同修聽到了也站出來喊。這時值班警察出來了,犯人住手了。對這位同修的幾次迫害都被我們整體否定了。我們的環境寬鬆了很多,有十一個明白真相的犯人提前解教,中隊長經常和我們下棋,學經文被犯人發現後,警察也沒有為難我們。我學完經文後又傳給其它中隊。

7.神奇的經文傳遞

在勞教所裏傳遞經文很困難,因為身邊長期有犯人包押。本中隊相對容易,中隊與中隊之間就比較難,但是,每次關鍵時候師父都在幫我們。比如,只要是今天要將經文送到三中隊,晚飯後樓梯間就會出現堵塞,同修們正好在此時傳遞經文。有一次,只剩兩三米就傳過去了,可是樓梯通了,眼看就要失去機會了,可這同修跑上去遞經文,我看見他跑時就發了一念:不許邪惡干擾,不許壞人看見。很順利,當他回頭時,我們倆都會意的微笑。

有一次在操場上走操,兩位同修傳經文時被犯人發現。當時犯人就大叫起來,我們旁邊的同修都在幫著發正念:邪惡看不見。惡警過來了,找了半天還是沒找到……

九年的修煉有很多驚喜、很多激動、有很多神奇,這都是放下後天觀念的體現,而沒有做好的一切都是後天觀念與放不下的人心造成的。我體悟到師尊在《博大》中講的:「而他博大精深的內涵只有修煉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層次中才能體悟和展現出來,才能真正看到法是甚麼。」

其實都是師父在做,我們只是有這個願望。感謝師父的教誨和苦心呵護,師父為弟子承受的一切弟子難以回報,唯有做好三件事,不負恩師重望!

(第三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