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在家庭中做一個好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位老年大法弟子,看明慧文章使我受益匪淺,在感謝之餘,也深感明慧編輯同修的艱辛,有些愛莫能助,雖然也從事教育工作多年,但在寫作這一環上卻很薄弱,再加上人的觀念的障礙總是認為自己修的不好沒甚麼可寫的,所以總也闖不過這一關,去不掉這一念。今天學法突然悟到不會寫、不想寫、沒甚麼寫的這就是人的觀念在封閉和抑制大法給我開啟的智慧,越不寫封閉的就越嚴,所以只有付諸行動才能突破和解體它,寫的過程不就是認識自己的不足和提高的過程嗎?這也是在證實法。

我看到周圍的一些同修被家庭所困走不出觀念的束縛,家庭的角色沒扮演好,有的為了學法不被家人反對,家務全包,兒媳的內衣短褲臭襪子、孫子的屎褲尿布起居飲食等,從大清早忙到晚,來換得家人的默許,可換來的卻是疲乏睏倦和躲著學,這已經是在縱容邪惡的干擾,怎麼能換來學法的環境呢?在邪惡迫害嚴重的前幾年,有同修一直是拿著手電筒躲在被窩裏或利用幹農活在山上學法的,這決心、這毅力、這付出不能否認,但這是怕的結果,是舊勢力要的,是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修煉是無條件的,這麼一部大法為甚麼就不能給他一個位置,堂堂正正的學。不是在各個階層都可以修煉,都可以做一個好人嗎?這好人的標準是「真善忍」,而不是老好人。我們是助師正法救人來了,不是為得到人中的施捨、憐憫和同情,這場迫害的真正受害者是世人,我們是反迫害的,在不承認和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中修自己救眾生。世上的一切都是為法來的,那就讓他們為法轉,而不是我們為他們轉,本末不能倒置,否則就會誤眾生。

作為老年同修,家庭就是我們修煉和工作的環境,由於修煉的路不同,去執著心的大小不同,每個人所遇到的魔難都不盡相同,沒有參照的路,但有一點是相同的:修煉沒有捷徑,都得踏踏實實修自己,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人。

在我的修煉過程中也同樣遇到家庭的阻力,也經歷過魔難和考驗,這裏僅舉一例:二零零二年四月某日深夜,夢中看到一隻大老虎來到了我的住房裏,離我三米遠左右,前腳踏在小方桌上,兩眼怒視著我。我沒有害怕,連喊三聲「虎視眈眈」。醒來後久久不能入睡,我知道這是師尊在點化我,邪惡又要來干擾迫害我。當時打出一念:你們妄想。我修煉的決心堅如磐石、金剛不動,師父說:「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誰也迫害不了。

於是我抓緊學法,向內找,把注意安全和怕心分開,整理和收檢好資料和書籍,並再次向家屬講清真相,告訴她:修「真善忍」是天底下最正的,我們才冒著風險做講真相的事,是完全為了別人,況且,我們的一切都是合法的,並講給她「一正壓百邪」的道理,家屬也能理解並表示支持。此時的我畢竟不是迫害剛開始的時候由於怕心多次被抓的狀態了。師父《在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中說:「對法認識、理解的程度不同會感覺到當前的形勢的不同,這一切都是針對不同的人心的。做得好的就會改變自己周圍的環境,做得差的也會使自己周圍的環境隨心而變化。大法弟子不同的心態,對環境的感受是不同的,……」我時刻記住師父的教誨:「你們已經知道相生相剋的法理,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強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達到的。」(《去掉最後的執著》)師父還告訴我們:「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為甚麼在承受迫害時怕邪惡之徒呢?關鍵是有執著心,否則就不要消極承受,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法理明白,心裏也很坦然。

夢後的第五天了,監控我的兒子回來了(邪惡利用我兒子的工作要挾他來監控我),說:「明天上午八點在聯校開會,針對法輪功縣區幾級領導都參加。你對外說沒煉了,在家裏不要緊。」我笑著對他說:「我是修真善忍的,表裏如一,堂堂正正,怕他做甚麼。」不料他被邪惡因素操控的魔性大發完全失去理智,搶走我手中的《轉法輪》,跑到廚房操起菜刀在桌子上打的一片響,狂言要殺掉我。此時,我立掌發正念,鏟除他背後的邪惡因素,他立刻站在那不動,如癡如呆。我心平氣和的對他說:「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身體的變化你是知道的,法輪功不但可以使人強身健體,更重要的是教人做好人,他的內涵是修煉,所以就會有魔難和考驗。我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況且我還是你的父親,你怎麼能夠這樣對待你父親,你要理智冷靜,你以前不是這樣子的。」他回過神來說:「隨你吧,我是怕你承受不了這些痛苦和迫害。」

我本不打算參加會,但我想遇到矛盾不要繞著走要直面它,這可能是我證實法的好機會。於是我高高興興、堂堂正正的赴會了。會上我講述了我的修煉過程:我快七十歲的人,五十年代參加工作,八六年幾次昏倒在地,檢查出結核、心動過速、高血壓、乙肝大三陽、重度神經官能症、鼻中膈潰瘍並經常大量出血,曾五次手術未癒,致使嚴重貧血,身體極度虛弱,真是生不如死。在醫治無效的情況下,很多同事介紹我打太極拳練氣功但收效甚微,無可奈何之下入寺院修行,並開始寫遺囑和家訓。九五年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得到了《轉法輪》一書,我一下明白了人生活著的真正意義及病魔纏身的根本原因,我嚴格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不到一月我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飛,我感受到了人生沒有病的快樂。我只是億萬法輪功修煉者其中的一個,而每個真修者都是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法輪功開傳的這幾年社會道德普遍回升,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江氏集團的橫加迫害,讓人無法理解。而你們強制要我們轉化,我不知要轉化到哪裏去?怎麼能讓人棄善從惡呢?我一個年逾古稀的老人,只有兩點要求:一是要有個寬鬆的修煉環境:二是要求縣局領導作證,我要與善惡不辨、好壞不分、目無尊長、見利忘義、被人利用著仇視和監控父親的不孝之子斷絕父子關係。或者你(指我兒子)自己到法制日報聲明,理由是父親修「真善忍」做好人無法勸解,我不想丟掉工作受牽連。

聽了我講的,其中一領導說:你堅持要煉法輪功,還想不想要工資?我說工資是我三十多年的勞動報酬,並不是誰的恩賜,你怎麼能拿著我的東西來做人情甚至是要挾我呢?

一正壓百邪,在正念面前,邪惡甚麼也不是。會後,不但沒停我的工資,以前停發的都如數補發,兒子也擺脫了邪惡的控制和利用,理解和支持我的修煉。

事後我悟到:在家庭角色中做一個好人的更深層含義。它不是停留在表面的維持家人的平和、體恤同情、相互關愛而一味的遷就和縱容,作為一個修煉的人就要站在很高的層次上去看問題了,不要有怕得罪別人的心。古時都有教妻課子之訓,要分清甚麼是好甚麼是壞,甚麼是父甚麼是子、甚麼是婆甚麼是媳,對方最需要你關心的是甚麼、要從一個生命的根本上去啟迪他的善念,打開他塵封已久的記憶,告訴他來世上的真正目地。不要因為我們的怕使自己長期處於魔難之中,也使家人長期被魔利用著干擾正法修煉而最終失去被救度的機會。

個人體會,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第三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