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給家人講真相、勸退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二日】

尊敬的師尊好!同修們好!

今天借明慧一角,與大家交流一下自己在向家人講真相,證實法中的修煉狀態與心得。

我六十一歲那年(即九七年八月五日我喜得高德大法,今年我已七十歲了)找到了「法輪功」──人間的唯一的一塊淨土!常人社會是我修煉的最好形式。從此,我決心跟隨師尊修煉到高層次上去!因為唯有師尊才能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

偉大慈悲的師尊將滿身業力的我,從地獄中撈出來,並且洗淨了我身心上的一切污穢。修煉前,我身患十餘種疾病(偏頭痛、神經官能症、牛皮癬等),整天泡在藥罐之中,尤其是膝關節骨質增生,疼痛難忍,讓我行走困難,夜不能眠。所有這些病,甚至是已患四十六年,久治不癒,頑固的復髮型的牛皮癬等多種疾病,煉功後不久都神奇般的好了。大法使我真正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同時使我懂得了要修去常人的名、利、情,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我牢記師尊說的「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感到自己是最幸運的人,時刻沐浴在師尊的佛恩浩蕩之中!

迫害發生之前,家人們看到了我在大法中受益多多,他們都很高興,並能主動向世人洪法。可是自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團開始打壓法輪功以來,由於深受黨文化長期束縛與歷次政治運動的洗腦,自己和家人都程度不同的存在著怕心。通過不斷的學法,我明白了,唯有我們親身修煉受益無窮的人,才知道法輪功是甚麼,惡黨為甚麼要打壓法輪功。我一定要站出來,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證實大法,助師世間行。

從二零零零年開始,我就堅持往本市有關部門(市委市政府、公安局、六一零、派出所等)不斷發放與粘貼真相資料,結果被壞人舉報,於二零零二年一月八日在家中被非法綁架、抄家、非法關押三十五天(本市看守所)。

三月十四日,我釋放出來後,家人們由於怕心重,開始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不允許我與同修接觸,不讓同修給我資料,監視我的行動,嚴禁出去發資料。這樣我又陷入了家庭「牢籠」之中。此時,我認真的反思自己,家庭的環境為甚麼會變的這樣呢?深挖一下自己也有怕心存在才促成這樣的環境。

正如師尊說的:「有人怕,怕甚麼?弟子們哪!你們不是聽我講過,一個人修成羅漢時,心裏產生怕的念頭而掉下來了嗎?甚麼常人之心都得去呀!有的弟子講『怕甚麼,頭掉了身子還在打坐的』,相比之下,修得怎樣一目了然。」(《精進要旨》〈大曝光〉)通過不斷學法、背法,法理在我腦海中不斷浮現,不斷的洗涮自己,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我要求自己時刻保持神的狀態與神的心態,因為我們已是在走神的路上的人了!

我堅信師尊,堅信法,正念面對自己與家人。正如師尊在《2006年加拿大講法》中說:「很多學員只知道煉功學法是修煉。是,那是在直接接觸法的那一面。而你在實修自己的時候,你所接觸的社會就是你的修煉環境。你所接觸的工作環境、家庭環境那 都是你的修煉環境,都是你必須要走的路,必須面對的、必須正確面對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最後走過來了,師父給你們安排了這樣的路,你們怎麼走過來的?這 一切最後不能不看的。在修煉過程中對這些也不能不看的,所以哪件事情都不能夠忽視。」我按照師尊的教誨,一方面用超常的理、高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在家中處處表現出大法弟子應有的風貌,使每個人都刮目相看。另一方面耐心的向每位家人講清真相,使他們真正明白,我們做好人沒有錯,更沒有罪,是惡黨在犯罪。

他(她)們都親眼目睹了我煉功後身心的巨大變化,常人難達到的我修煉昇華後方方面面高境界的表現,都公認我是家中各方面的楷模!

我還不厭其煩的向每個家人講清真相。告訴他們人活著,就要有人活著的真正目地與人生的真正價值;要活個清醒、明白、坦蕩、無私,要為正義、良知、真理而活著;活的光明磊落,堂堂正正,不能苟且偷生,更不能助紂為虐。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是它們踐踏了憲法和人權,是它們迫害了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它們才是歷史上真正的罪人;我們是真正無辜的被迫害的,而且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遵紀守法的好公民。我們對國、對家、對人民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同時,我還及時的發給他們各種真相資料看。開始他們有的不敢要,後來主動要資料,並搶著看。

我運用師尊給我的神通法力,及時發出強大的正念,清除另外空間黑手爛鬼與一切邪惡因素對他們的控制,實踐中我進一步體悟到正念除惡的強大作用。正如師父在《正念》中說:「大法弟子在這特殊的歷史時期,為了減少邪惡生命對大法、大法弟子與世人的迫害,發正念起到了非常關鍵的作用。大量的邪惡在正法之勢未到之前被及時的清除,減少了很多損失。」使我真正體悟到師尊說的:「師父叫你做了你就做,它一定起作用,決不是一個形式!師父決對不會叫你幹沒用的事。」(《洛杉磯市講法》)

我同時還用師尊給的智慧與在大法中修出的慈悲救度著每個家人。我常常想我要是救不了他們,那是自己沒盡到責任,而不是他們的錯。我悟到世上的一切都是大法開創的,眾生都為得法而來的,救度每個眾生(包括每個家人),那他們對應的龐大的天體中無量的眾生也就得救了。就這樣我真正用慈悲救度著每一個家人,終於使他們逐漸的明白了真相,由反對、限制到理解、支持我正法修煉了。

有的家人說:「原先想說服你,不讓你煉了。可現在你卻把我們給說服了,這回我真是服你了。」現在我的家人們真的是心服口服了。家中的修煉環境也越來越寬鬆了。這一切都是大法的威力!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我憑著正念正行終於闖出了家庭中的「牢籠」。我真的好幸福的沐浴在偉大師尊的佛恩浩蕩之中!

隨著正法洪勢的推進,傳「九評」,勸「三退」成了救度眾生的重點。我首先自己反覆學習「九評」,真正認清了惡黨的邪惡本性與殺人的歷史,深知自己與家人都是黨文化的受害者,我必須帶領他(她)們擺脫黨文化的束縛,徹底清除頭腦中的各種流毒。首先我在各位家人面前堂堂正正的表示:堅決退出黨、團、隊組織(我是六五年入黨的老黨、團、隊員了),並將我的嚴正的退黨聲明給他(她)們宣讀了。他們聽後內心都受了很大的震動,認清了惡黨的所謂的「偉光正」的嘴臉。然後我又將此聲明打印了十張資料帖到了大街上,讓世人們也明白惡黨的本性。接著發給他(她)們「九評」與「三退」的有關資料讓他們看;再根據他們每個人的不同心結,有地放矢的講解邪黨的罪惡歷史與歷次政治運動中的伎倆、扒去惡黨的華麗的外衣,讓家人們看清它到底是個甚麼東西,它為甚麼那樣血腥殘酷迫害法輪功。

然後,我還是堅持不斷的發出強大的正念,清除另外空間共產邪靈與惡黨一切因素對他們的控制與操縱。這樣他們的心結終於被解開了,從良知上復甦了!清醒了!再也不願受惡黨的謊言欺騙了。他們真正認清我們不是反黨,更不是搞政治。所以,他(她)們(包括親屬共有四十八人)都陸續的紛紛退出了惡黨的一切組織。現在他們還幫助我勸他們各自的親朋好友「三退」。有時,一次就能勸退十幾人、二十幾人退出惡黨的一切組織。

家人們都真正的明白了真相,所以,他們都能主動的做幫助講真相的事情,有的給同修們傳遞資料;有的看完資料後,傳給別人看;有的看完後,主動發放出去。特別是我的老伴從二零零四年五一開始,到現在已堅持兩年多了,不懈的發放著真相資料與「九評」。他開玩笑說是替我發,我說那是你的福份!我真是好感謝他們!但我更感謝偉大師尊的時刻呵護與佛恩浩蕩!我深切的感受到了在修煉的路上,每向上昇華一點,都離不開師尊的慈悲呵護!

我悟到了在向家人講真相的過程中,自己必須是無條件的同化大法,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時刻保持正念正行。不但自己在法中不斷昇華,而且用強大的正念慈悲之場,解體一切邪惡與不正的思想因素。正如師尊說的「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大法弟子們真的是在從常人中走出來。」(《也三言兩語》)

我真正悟到了「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大法威力無比!師尊威德無比!法輪功是人間的唯一淨土!

現在我家中無論是大人孩子都能牢記「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二零零五年五一期間,我兒媳婦突然胸痛難忍,呼吸困難,疼的都掉下了眼淚。她誠心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結果,一點藥沒吃,病就神奇般的好了!她興奮的對我全家人說:「法輪大法可真神奇呀!誰信誰受益!」因此,我兒子、孫子受到鼓舞,使他們也都能牢記:「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二弟家六歲的小孫子一天到我家來。也突然肚子疼的很,我讓他念「法輪大法好!」他念了,馬上就不疼了,好了。他高興的對爺爺說:「法輪大法真好!」他來告訴爺爺。過去回家上六樓,因樓梯內沒有燈,很黑,他念「法輪大法好!」就不害怕了。

就連我鄰居家都七十多歲多病的老倆口,我告訴他們要經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還發給他們護身符帶身上,結果,他倆的病也都好了!總說謝謝我。我告訴他們不要感謝我,要感謝我們的偉大師尊!感謝大法!這一件件神奇的事,不斷的展現在常人中!使大人孩子無不歡欣鼓舞!感受到了大法的無比威力!

讓我們用在大法中得到的智慧,師尊賦予我們的佛法神通,助師世間行,講清真相,證實大法,救度眾生,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

(第三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