憑一顆信師信法的心走到了今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一日】我是一名農村大法弟子,今年四十四歲。看到明慧網登出的「第三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徵稿通知」,我想:我在大法中受益太大了,師父為我承受的太多了,我沒有理由再拖下去了,我要利用這次機會寫出來,謝師恩。

修煉前我身體很弱,常年感冒、渾身沒勁、頭疼、頭沉、兩腿麻木、發軟、心煩意亂,還常常失眠,曾經到醫院檢查卻查不出甚麼毛病,三十多歲眼就花了,牙一個一個的都掉了,稍微硬點的東西就咬不動,牙不好,胃口就不好,惡性循環,一年到頭天天都在痛苦中煎熬著,真是生不如死。

一九九九年正月二十五,我把《轉法輪》請到家裏,在學法過程中不知不覺我的頭疼、頭沉的毛病消失了。讀完一遍《轉法輪》,人生的一切我全明白了。師父講的真善忍法理印在了我的腦子裏。二月初三,我毫不猶豫的走入了集體煉功場。我在痛苦中堅持煉功,在修煉過程中不斷的提高著我的心性,無量慈悲的師尊為我消減著業力,我的身體一天天的健康起來。在這裏,我從心底裏說一聲:謝謝您,師父!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惡的中共迫害法輪功開始後,我沒有動搖,堅持按照真善忍去做沒有錯,我要在大法修煉中堅定的走下去。但是,由於我丈夫有怕心,經常阻止我學法煉功,反對我和別人談法輪功,不讓我和其他大法弟子接觸,有時還招來丈夫一頓臭罵,我心裏承受不住的時候,就想放棄修煉。可是我轉念一想,師父講的法理就是在矛盾中讓你得到提高,在吃苦當中轉化你的業力,使你的身體得以淨化。就這樣我從搖擺中掙扎出來。

轉眼半年過去了,二零零零年大年三十晚上,我給師父敬上了香,跪在師父法像前,心想:你們常人都團團圓圓、高高興興的過大年,而我們的師父卻蒙受著不白之冤,無數位頂著壓力、冒著生死走向天安門的大法弟子,他們在中共豢養的惡警的淫威下遭受著痛苦的折磨。我的心碎了,兩行熱淚像斷線的珍珠一樣往下流,我當時就想喊:我們的師父教我們做好人沒有錯!

在不斷的學法當中,也在成熟著自己。我們常出去貼不乾膠,讓世人都知道法輪功在被殘酷的迫害中沒有倒下。

隨著正法形勢的不斷推進,向當地民眾揭露中共邪黨栽贓、陷害法輪功、殘酷迫害大法弟子,就成了我們大法弟子不可推卸的責任。我和同修拿著真相資料,踏著月色,走過鄉間小路,串街走巷,向人們撒發著希望的種子,讓更多的人了解真相,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

散發真相資料時我們也曾遇到過危險。記得有一天晚上,月亮格外的明亮,我和另外兩位同修到鄰村去散發真相資料,我們挨家挨戶的發著,有一個人發現了我們,並向我們跑過來,拽住一同修就問:「你們是幹甚麼的?還東走西看的,走,跟我到大隊去!」我們也過來解釋說:「我們不是小偷,是給你送福來的。」正說著一位老太太走過來,正好和我們同來的一位老年同修認識,就對那人說:她們是行好的,叫人家走吧。就這樣,我們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發完資料安全的回去了。

由於我村煉功人數較多,加上我村在城裏工作或居住的同修相繼被非法抓捕,自然而然我們村就被列為迫害重點村,只要我們村或鄰村發現真相資料,就說是我們幹的,因此,我們村的大法弟子幾年來經常遭受縣「六一零」、鎮、村不法官員的無理騷擾。幾年中,我村不斷有大法弟子被綁架或遭惡人舉報被送洗腦班迫害。所以我的怕心不時的冒出來,怕心對我們的影響非常大,一有風吹草動,就往外跑。

今年四月二十八日,由於惡人舉報,我村包括我在內的四名大法弟子再次遭到鎮政府及村治保會惡人的騷擾,還收走一大法弟子的大法書籍和煉功錄音帶。由於沒有找到我,他們不甘心,六月一日,鎮政府不法官員再次到我家騷擾,還是沒找到我。事後我說:他們根本不配見我!還在同一天,鎮裏派人在我們村集市上、學校、商店等處大量散發污衊、攻擊大法及大法師父的邪惡宣傳傳單。這一系列事情的發生,使我深刻感受到,邪惡利用了我們的怕心迫害我們。於是,我找同修一起切磋,決定在本村全方位散發真相資料,讓人們明白真相,從而得到救度。

六月底,鎮、村又聯手在我村牆上製作了邪惡漫畫及標語,我們發現後,決定儘快抹掉。一天夜裏,兩位同修把邪惡標語、漫畫給除掉了。這正如師父所說:「沒有了怕,也就沒有叫你怕的因素了。」(《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為了讓這場迫害早日結束,為了讓被非法關押的同修少受迫害,為了讓更多的世人得到救度,讓我們去掉怕心,堂堂正正的去做我們應該做的事情。

二零零五年二月十五日,師父在《向世間轉輪》中講到:「其黨現在不但行了惡,而且罪不可赦,性質不同了,自然也就禍及了中共的黨徒。人不退出,那就是它的一份子、一個粒子、它組成的一部份,也就成了眾神消除的目標。當人類這一幕開始的時候,是不會再有機會給人了。」面對這新的形勢,我們不知所措,還覺的是和共產邪黨對著幹,怕人們接受不了。通過不斷的學法交流、讀《九評共產黨》,在發正念過程中徹底清除共產邪靈的一切邪惡因素,我們對師父講法有了一個深的認識。共產邪黨做了那麼多壞事,害死那麼多人,現在上天要懲罰它,讓人們退出是在救度他們,是在完成我們的歷史使命,有甚麼可怕的呢?

我們的做法是:首先從自我做起,然後動員自己的家人、親朋好友,勸他們退出邪黨的一切組織。說著容易做著難。在勸退過程中,有人嘲笑我們說:「就你們幾個農村婦女,就想推翻某某黨。」我說:「不是我們要把它怎麼樣,是邪黨自己壞事做的太多了,老天爺不容啊!」也有的人說:「退了給多少錢啊?」我說:「佛救人是不講條件的,要不要未來你自己說了算。」也有的人不但不聽,還找到大法弟子的家屬亂說一通,挑起家人矛盾。更有甚者,有的還舉報大法弟子,以至於把大法弟子送洗腦班迫害。但是,大多數還是好的,三言兩語就三退了,有的還非常客氣的說:「謝謝!」

農村人文化素質低,遇事不往深處想,也知道共產邪黨壞,也在罵邪黨,可還是聽信邪黨的謊言。為了清除人們頭腦中邪黨毒素,我們廣傳「九評」,同時進一步揭露邪黨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行徑。喚醒人們的良知,早日結束這場慘絕人寰的對法輪功的迫害。

說實在的,我是一個不精進的弟子,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我遠遠沒有做好。但是,我能走到今天,就是憑著我這顆信師信法堅定的心。七年多的親身體會,使我感受到了師父的艱辛。我們偉大的師父為宇宙眾生的付出是無法想像的。我為擁有宇宙中最偉大的師父而感到自豪。讓我在最後說一聲:師父您好!謝謝您,師父!

(第三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