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魔難 不斷放下自我 在法理上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一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回顧十年來所走過的修煉歷程,一路上走的跌跌撞撞;總結過去的諸多經驗教訓,歸結到根源上,那就是為私為我的根本執著所引起的怕心、顯示心、僥倖心、求安逸心等等各種人心,造成了修煉過程中的魔難不斷,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今天,將這些經驗教訓寫出來,就是為了從根子上挖掉它,解體它,走好今後的路。

一、在魔難中不斷向內找 修正自己 才能正念闖關

由於長期以來形成的為私為我的人的觀念,常常在遇到具體問題的時候不知不覺的從自我的基點出發,用人的觀念想人的辦法來對付魔難和困難,維護自我的意識非常強。往往在動了許多人的腦筋或者走了彎路以後,才猛然意識到自己是大法弟子,應該站在法上看問題。這種習慣性的人的思維模式在二零零一年底從勞教所出來之前,表現的尤為突出。

當時面對突如其來的巨難,不能完全放下自我,堅定的維護法,思想中常考慮的是自己如何闖過這麼大的難關,不要被邪惡拉下去。於是,將面臨的魔難人為的看大了,每一步,每一關都步履艱難,感覺壓力特別的大。其實回過頭來看所走過的每一關,每一難,都是很小的一個坎。但是由於放不下人心,像背著一個大包袱行路,沉重的很。初到勞教所,大多數人很快就陸陸續續被「轉化」到別的中隊去了,留在入所隊堅定不「轉化」的同修很少。加上邪惡操控的管教和吸毒包夾每天變著花樣,想方設法逼迫我們「轉化」,使的每一天、每一分鐘都感到很難。那時,每天被罰站的時間很長,從清晨天沒亮開始直到深夜,管教來查最後一次房,才准許我們睡下,躺下時心裏想:「又挺過了一天,明天不知會是怎樣。」

在這樣的情況下,帶著放不下的執著在巨難中,心性很不穩,也就非常危險。當肉體和精神的承受能力達到一定極限的時候,頭腦裏翻江倒海的思前想後。對於為何不「轉化」,在法理上自己是很明白的,我一直在心裏對自己說:「她們走了,不護大法了,我留下來,我護,到死為止。」但是面對自己感覺很難承受的身體痛苦和思想壓力時,就想找一個輕鬆點的辦法來蒙混過關。有了這種想法,邪惡就有空可鑽了。有一天下午,監室裏的同修都被「轉化」走了,只有我一人和包夾,我已經動了投機的念頭,那一刻已經不理智了;但是,很快我就清醒了過來,我很痛悔自己的自私行為。我體悟到人在私心很重,保護自我的意識很強的情況下太容易被魔控制,那是非常危險的;而且,我更強烈的感受到大法弟子絕不能離開大法,離開大法將生不如死,痛不欲生。至今回想起那一刻都有種死而復生的感覺。

由於這種刻骨銘心的感受,隨後在勞教所的日子無論怎樣的逼迫,無論怎樣的欺騙,都不能再讓我動搖了。同時也深深的體會到,如果不是師父告訴我法理,如果不是師父告訴我如何做修煉人,人的為私為我的自私心在道德敗壞的過程中,觀念變異了都不知不覺。人在生生世世的轉生過程中,業滾業滾到今天,已經走到最後了,再往下就是地獄了。如果不是師父將我們從地獄裏撈起來,給我們洗乾淨,送我們回家,那我們將面臨怎樣可怕的境地?還有甚麼比法更珍貴,更重要的呢?再看那些掉在迷中的人,除了可憐,還有甚麼?現在每當我人心凡重,在關和難面前放不下時,我都會對自己說:法都得了,還有甚麼放不下呢?

當我逐漸明白法理,放下人心,心性平穩以後,我的環境也開始好了起來,尤其是到了勞教的後期,每當遇到問題時,能理智、冷靜的跳出其中,用法來衡量的時候,勞教人員告訴我:「這裏已經不適合你了,要煉你回家去煉吧。」

二、放不下自我就無法在修煉中提高

在非法勞教期間,得到師父的經文非常困難,管教帶著吸毒包夾經常突然搜查所有的監室。但是師父的新經文《建議》卻奇蹟般的被同修帶了進來,而且在同情我們的包夾人員的幫助下,遍傳勞教所所有沒有「轉化」的同修手中。那時,我也很想幫助來做「轉化」工作的邪悟了的人,希望她們明白法理,能回到正法中來。但是,與她們的交談每次都像吵架式的針鋒相對,我對她們的言論極其反感,交鋒多次以後,很失望,乾脆以沉默來對抗,表現出非常強烈的情緒化。並將此歸結為在勞教所這個特殊的環境中,幫助她們太難了。我以為自己的言行是在堅定的維護大法。後來細想起來,自己在維護大法的同時,摻雜了許多證實自己的因素,證實自己是對的,自己走的修煉路是對的,陷入了常人式的非得爭輸贏,水火不相容的狀態,所以對那些悟偏了的人缺少說服力。

我在離開勞教所以後,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出現矛盾遇到問題時,眼光總是看別人的不對,固執己見,聽到不同的意見,心中始終維護著自我;聽到別人的批評,心中像打翻了五味瓶,極不舒服。正如師父在二零零六年《洛杉磯市講法》中講的那樣:「有的就像那火柴一樣了,一劃就著。就像那個地雷,一踩就響。」

有時雖然沒有炸響,心裏對自己說:「我是修煉人,不能與別人爭高低。」但是言外之意還包含著自己是修煉人,是在對別人寬宏大量;還是不願向內找、真正的找自己的問題,還是抱著自我不放。

這個問題已經很嚴重了,想想我們在這麼多年的修煉當中,尤其在邪惡迫害的七年當中,自己帶著人心,拖著沉重的包袱,走的搖搖晃晃,跌跌撞撞,有過很多不好的念頭,有過很多過的不好的關,說過不少不符合修煉人標準的話。在講真相,救度眾生這麼重大的歷史使命面前,由於怕心干擾,一直未盡全力,而師父卻很少指責我們,更多的是給予我們鼓勵。

在這個問題上,師父非常鄭重的告訴我們:「今天我再提出這問題,同時幫大家把形成的物質往下拿,(鼓掌)但是養成的習慣你們得改,必須改。千萬要注意了啊,從現在開始,誰再不讓人說,誰就是不精進;誰再不讓人家說,誰就表現的不是修煉人的狀態,最起碼在這一點上。(鼓掌)誰在這一關上要再過不去,我告訴大家,那可就太危險了!因為那是修煉人最根本的、也是最應該去掉的東西,也是必須去掉的東西,不去你就走不向圓滿。」(《洛杉磯市講法))

學了師父這篇講法之後,凡是遇到矛盾,遇到問題,遇到觸及到心裏的執著,心中不舒服,難受的時候,我就把心裏不舒服的根源找出來,像把膿瘡打開、洗乾淨一樣,一次一次的絕不姑息的清除,逐漸這種不舒服的感覺就減少了,承認自己錯誤的時候也誠心誠意,坦然多了。

三、放下為私為我的執著才能更好的救度眾生

邪惡迫害開始的一段時期,我所遇到的干擾與魔難,表現在平時的工作、家庭生活、和講清真相的事中,每遇到問題和危機,我立刻就發正念。但是,在發正念中,我卻是抱著強烈的想解決問題的執著,心想發了正念,師父就管我了,就能解除眼下的困難。我這是沒有站在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在反迫害中修煉的高度來看問題,而且我對發正念理解很膚淺,只是立掌和默念正法口訣。這樣一來,遇到的具體問題很難解決,常常是困難重重,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通過學法和修煉實踐,我漸漸悟到,發正念的內涵其實是很深的,一切符合大法標準,同化大法的思想念頭才是正念,而不符合大法標準的就不是正念,帶著想解決具體問題的執著發出的念也沒有威力。

在《2006年加拿大講法》中,師父告訴我們:「我不是講在三界看問題都是反的嗎?人類看是不好的,很多都是好的。人類看是好的,很多都是不好的,世間的理不是反過來的嗎?」

師父還說:「記住,人的理是反的,所以在修煉中遇到的麻煩事情,不要都把它當作是矛盾來了,對自己正事的干擾,對自己正事的衝擊,我這個事主要、那個事主要,其實很多事情不一定像自己看到的那樣。你們真正的提高這永遠都是第一位的,你們自己的修煉圓滿這永遠都是第一位的。」

於是,在遇到干擾,遇到矛盾的時候,我首先用法來衡量,找到問題的癥結所在,去掉那些怕吃虧,怕吃苦,求安逸,求舒服的執著,將明白法理、修煉提高看成是第一重要的;而且,更進一步悟到,發正念清除邪惡爛鬼,清除共產邪靈,是為了救度眾生,而不是為了過舒服日子。如果思想中的執著不去,抱著為私為我的執著不放,就會被邪惡爛鬼鑽空子,利用眾生給我們製造麻煩,製造考驗,起到干擾我們證實法,迫害大法弟子的負面作用;這樣就使這些眾生面臨被淘汰的結果。所以,放下自我,修煉提高上來,不僅僅是自身修煉圓滿的問題,還關係到眾生能否得救等等問題。

十年中的體會很多,但寫此文時卻深感學法不深而難以都表達出來。有不對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第三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