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寫出我的正法修煉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一日】

師父好!同修們好!

在這特殊的歷史時期,明慧開闢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會」的形式,彌補了大陸同修在迫害期間不能開大型法會的不足,使大陸同修能夠同樣在師父開創的修煉形式中修煉,整體提高。謝謝同修。

1、得法學法

我是在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在拿到《轉法輪》的那天,我一口氣就把書看完了,覺的師父講法太好了。連續看了幾遍後,我就開始抄書,發現抄書比看書效果好。抄了幾遍後,我覺得這麼好的法應該把他背下來,於是我就開始背書,發現背比抄理解的更深。背了幾遍我又開始默寫,第一次用了三個多月。發現經過默寫記憶更加深刻,短時內不會忘掉。當時也曾對自己的學習方式產生過懷疑,是師父及時點悟我,才使我一直堅持下來。到迫害開始停止默寫,改為背。

現在我是這樣學法的,對於《轉法輪》中每一個內容看一遍背一遍,一般是五天背一遍《轉法輪》,再用兩到三天時間學習師父的其他講法等。師父的每篇新經文發表出來以後,我都抄背,在每天背完《轉法輪》後,再背這些新經文,以便在實修中能增強正念,直接指導自己修煉。這種方法,為我的實修打下了比較好的基礎,儘管與那些精進的同修相比還有距離,離師父對我的要求還很遠,但是至少在巨難中,我沒有倒下。通過不斷的背法,在師父的呵護下,我不斷的發現執著,去掉執著,跌跌撞撞的闖過一關又一關,從而能走到今天。師父說:「……大法的威力比特效藥還要特效。」(《在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上的講法》)真的是這樣!

2、魔煉

迫害初期,看到有同修被判刑、勞教,於是產生了一個錯誤的觀念:這個功法不坐牢修不出來。當時根本悟不到這是錯誤的觀念,錯誤的把吃苦當成修煉。直到二零零二年的一次魔難才使我認識到這是悟偏了。

那一年,同修出事牽連到了我。師父的經文《大法堅不可摧》,還有明慧網上許多學員的心得文章,讓我明白任何時候不能配合邪惡,不能向它們低頭、妥協。所以被邪惡帶走做筆錄時,他們就沒能往下問。讓我吃飯,我拒絕,不吃不喝,當時我把這當作不配合邪惡,期間我就背《轉法輪》中「他在正轉的過程中,會自動的從宇宙中吸取能量,他自身還會演化能量,供給你身體所有各個部份演化所需要的能量。」這段法,我想有法輪在,缺甚麼,法輪會從宇宙中採集甚麼,就是不吃不喝也沒關係,所以五六天不吃不喝一點也不覺的餓。不讓睡覺,我也有辦法,我用正念抑制睡魔,我是大法弟子,睡覺是制約常人的,於是八天七夜沒睡,啥事都沒有,真正的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剛被邪惡抓走時,我有比較強的常人之情,爭鬥心、仇恨心都有,特別是對那些比較邪惡的警察,我就對他們說:「你別把法輪功作為向上爬的政治資本,你迫害越積極,就會陷入地獄越深。」慢慢的冷靜下來後,我覺得他們也是受矇蔽的,也是師父要救度的眾生,於是就開始講真相

有一天晚上,我背經文給他們聽時,突然感覺到腦子一陣清醒,像睡醒一樣,我知道是師父在加持我,鼓勵我。在那一批年輕幹警中,有一人對我說:「如果法輪功真象你說的那麼好,將來我們這些人都隨你煉」。還有一人說:「我帶一百人來煉沒問題」。我想這是由於他們見到了大法的神奇。那次他們本來要將我判刑,並且已派人跟蹤我七、八個月了,掌握一些所謂的情況(後來知道的),由於我不配合,沒達到目地。後來邪惡又想強制送我去勞教,結果體檢發現是高血壓又是心臟病(師父幫助演化出來的假相),勞教所拒收,只好放我回家。通過這次魔難,我才認識到:原來坐牢是可以破除的。(註﹕在這過程中當時沒認識到的,沒做好的沒寫)

在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過程中,發放真相資料是很重要的一種形式,可我一直有怕心,不敢做。後來看到師父在《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中說:「講真象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我心裏一亮,想到我做的是全宇宙最神聖的事,有師在、有法在,誰能干擾得了?我想了一個辦法,一邊背法一邊發真相資料,比如我會背:「就是按照大法、正法的要求去做,就不承認你歷史上安排的那一切,我包括你舊勢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認。」(《在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等等,就這樣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第一步。

有一次,我出去發真相資料,有個人一直跟著,我沒怕,就一直走,經過一幢宿舍,有位熟人站門口看到我,就拉我去他家坐坐。我知道是師父在幫我。我進去坐了會兒,看那人沒跟過來,就出去把真相資料發了。

可是,回家後我的怕心出來了,當時不斷的在想:我為甚麼被跟蹤?是不是被發現了?這時候就聽到有人敲門,開門發現是警察,看我穿著睡衣,問我睡覺了沒有,我說是,他們就走了。第二天問同修才知道是十月一日快到了,他們又準備迫害我們。當時我的心情就緊張起來了,好像馬上要出事一樣。我心裏叫著師父,請師父幫我,一邊抑制、排斥那些不好的思想,同時發正念清除干擾,心才慢慢穩定下來。靜下來向內找,原來都是自己心不正招來的。

原因是這樣的:我看到一個同修在發真相資料的時候總是前看後看,看到有懷疑的人就趕緊走開,一直沒有出事。於是我也學他,我也老是看看有沒有人跟著我,就是這不正的一念招來的。通過這次教訓,我深深感到修煉是最嚴肅的,任何不正的一念都會招來麻煩。現在我是時時注意自己的思想反應,不好的思想一出來就正念否定它,清除它。

由於長期浸泡在常人社會這個大染缸中,常人的觀念根深蒂固,雖然師父不斷點悟我,但我還是經常不能領悟。在我第一次去北京證實法之前,對於放在家裏的大法書,我想:這是我的東西誰也拿不走,煉功人的東西有師父管。這本來是正念,接著人心一起,又加了一念:真的被搜去,我還有《轉法輪》,而就是這不正的一念導致大法資料幾乎全部損失,而隨身攜帶的《轉法輪》卻因正念強而一直保存了下來。

這件事情以後,我家裏不敢放書,只留《轉法輪》與後期講法。還時時擔心出事。有一次在學法時聽到有人敲門,捧著書就去開門,好在開門時又本能的把書放到衣服裏面,一開門是兩個惡警。我沒有怕心,坦然的對他們說「你們先坐坐,我去倒茶」,順手把書放好。

這本來是師父點化我,要用正念對待大法書籍,可我沒有向內找,還用人心對待,一聽到外面風吹草動的就趕緊藏書,放哪兒也覺得不安全。

有一次,聽到有同修出事了,我的怕心又起來了,知道要用正念,可是心老是不穩,時不時的就會返出不好的念頭。我也知道怕心會被舊勢力鑽空子,於是我就坐下來學法,剛好學到《轉法輪》中「妒嫉心」那一段,師父的一段講法閃現在我的眼前:「那麼我們修煉人就更不應該這樣去做了,我們修煉人講隨其自然,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突然我感覺一股能量充滿全身,心一下感覺踏實了、穩定了,也不怕書和資料的不安全了。

3、證實法與證實自己

開始時,我不明白怎樣才是證實法,怎樣是在證實自己。在一次矛盾中,我才有悟到甚麼是證實法,甚麼是證實自己。有一次,我與同修發生矛盾,我覺得是對方的誤會,冤枉了我,我一次又一次的向同修表明自己沒錯,為自己辯解,學法也靜不下來。這時,剛好師父《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發表了,師父說:「其實是甚麼問題啊?很簡單,就是你是在證實法還是你在證實自己。如果你在證實法,別人說你甚麼你都不會動心。如果別人衝擊了你的意見,衝了你的氣管,你覺得不舒服,你如果在別人針對你哪個問題對你提了反對的意見或者不同意你的意見、你覺得不舒服的時候,你要起來反對、辯解,因此造成跑題與不顧,哪怕是最善意的辯解,你都是在證實自己,(鼓掌)因為你沒把大法放在第一位,此時你最放不下的是自己。」我邊看邊背,好像突然明白了怎樣才是證實法和證實自己。我不是把大法放在第一位,一味的為自己辯解,放不下自己的時候,就是在證實自己。如果在證實法,別人說甚麼都不會動心,既然是證實法來的,那麼別人說好說壞都沒有關係。悟到這裏,我的心輕鬆了。這次以後,碰到難事,有怕心時,我就用很強的正念想:放下自己,去掉私心,用正念證實法。這樣,我就會感到心中會充滿大法的力量。

今年上半年,邪惡的「六一零」到單位找到我丈夫,要他帶我去參加所謂的「學習班」(洗腦班),我丈夫沒答應。我知道後,一邊找同修同發正念,一邊自己也高密度發正念清除邪惡干擾,同時我不斷背法,把師父的有關講法一段一段的背,加強正念。此外,我一切照常做自己該做的,不被這事干擾,就走自己的路,最後洗腦班的事就不了了之。從表面上看,這是我丈夫和他單位的有關領導給擋住了,但是我明白,這是因為我守住了心性,用正念看問題,沒有被舊勢力鑽空子,師父就幫我化善解。

用正念看問題,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卻不容易,時不時的就會出問題,是師父不斷的點悟,加強了我的正念。例子很多,下面就舉一例。

對於牙疼,我一直不知道如何正念對待,都是消極承受,有時疼的一整夜在地上轉圈。有位同修告訴我別轉圈,把牙咬住,別怕。今年我的牙又疼起來了,睡覺時,我想這次我不轉圈了,這點疼我不怕你。這一想,牙倒不疼了,早上起來發現臉有點腫,我沒在意。第二天臉腫的更大了,於是人心還是返出來了:這樣子,別人看著都要討厭了,怎麼辦呢?丈夫說:「你這樣子就像豬八戒,別出去了,菜我買。」我真的不敢出去了,念一不正,臉就越腫越大,嘴唇腫的厚厚的,嘴也張不開了。當時我還不悟,還不知道自己的問題在哪裏。急了就問孩子:「你看到我有甚麼執著嗎?」孩子說:「那你就別叫爸爸買菜,你自己出去。」我一驚,特別是「出去」兩個字點醒了我。是呀,我自己走出的這條路是決不能夠因為有任何東西的干擾而發生變化的,我這不是變了嗎?被干擾了嗎?悟到這,合在一起的嘴唇「卜」的一聲就張開了,嘴巴也從不能吃飯的狀態到現在可以張開了,臉腫也消了一些,可是還沒有恢復到正常的狀態。晚上我就按原計劃去發真相資料,結果第二天早上,我就基本恢復正常了。

我想如果開始就用正念,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走正自己的路,舊勢力就無法干擾。今後我應該用正念對待自己所遇到的一切,堅定的走正自己路,一直走到最後。

4、修大法是有福份的

從我得法後,全家變化很大,我是在脫胎換骨,以前的頭痛病,腸炎,胃病,神經性皮炎,子宮恢復不全,高血壓,心臟病全好了。

在經濟上,由於我長期身體不好,孩子從小體弱多病,一直很緊張。房改時住房還是借錢買下的。從我得法後第三年,他沒化過一分錢,沒送過一支煙,從一個收入不高的單位調到了一個收入高單位,是一個沒有特殊關係進不去的單位,現在全家人生活問題,孩子讀書問題全部解決了,還有了十多萬元的存款,這一切都是修大法帶來的福份。

5、大法的神奇

家裏買來電腦,在同修幫助下,我也學會了上動態網,可沒幾天電腦就壞了,我以為是我的不當操作造成的,也沒想到用正念,家人都埋怨我,說網被封了。於是我請師父幫我,同時用很強的正念:明慧是大法的網站,誰也封不住,人怎麼能封住神呢?結果一試,熟悉的網頁又出來了,一切正常。平時談到大法的神奇,丈夫都是半信半疑,這一次我說:「怎麼樣,佛法神通,威力無窮,我是求師父幫我的。」這一次他無話可說了,真正的體會到了大法的神奇。

6、第一次寫體會的體會

向明慧投稿寫體會,一直存在著各種干擾不能突破,覺的自己太差勁,不敢寫,也曾提過筆,可發現心裏想寫的寫不出來,自己看著都不滿意,就又放棄了。這次一看到通知,我就決心很大,這也是證實法,所以我要寫。

我知道,由於自身層次的限制,文化水平的限制,我的文章肯定會有許多不當之處,希望同修們能夠批評指正。其實在寫心得的過程中,也是自身修煉提高的過程,期間我發現了自己的許多人心,提高了自己。

(第三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