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來證實法 從新回歸修煉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四日】

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記得小的時候,在冬天的雪地裏常常想,天上會落下繁星變成仙女與我玩耍,晚上睡不著覺時想著衣袖裏有好多人,趕集的、賣貨的,幹甚麼的都有。隨著歲月的流逝,世俗觀念埋沒了純真的我。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到現在有八個年頭了。今生今世我有幸遇見大法遇見師父,是師父把我從地獄裏撈出洗淨,是大法把我從一個體弱多病、膽小怕事、動不動就哭的人,錘煉成一個堅信大法堅信師父、心裏裝著眾生的大法徒。這其中師父替我承受的太多太多,是我無法回報的,我只有努力做好三件事回報於眾生。感謝師父給予這次機會讓我反思自己八年的修煉經歷。下面把自己的體會向師父彙報並與同修交流。

我和丈夫得法半年後,在家裏組織了學法小組,在大法的沐浴中才走過了一年,邪惡的迫害便開始了,丈夫被拘留,我被關進了洗腦班,從洗腦班回家後,我一個人帶著孩子、安慰老人,還得去看守所打聽丈夫的消息並到公安局去要人。每到吃飯時孩子哭著要爸爸,我的承受能力到了極限。了解我的人都說我能挺過來已經是奇蹟了,沒修煉以前的我稍有點閃失就得臥床不起。

二零零零年十月我進京證實法被非法關押,由於學法基礎差,在非法關押中走了彎路,回到家中那種痛苦煎熬著我的心,我一夜沒睡,太對不起師父了,我無臉面對大法無臉面對同修。就這樣在自責、羞愧中過了近一個月。我知道師父並沒有放棄我,師父還在管我,此時我如不振作起來,師父會更著急。通過學法悟到必須走出來證實法,彌補自己給大法帶來的損失。

第一次走出去我是用一張大紅紙寫了一封公開信,貼到了體育館門口。那天晚上我夢見我到了一個四面是金子的房子,很漂亮,還有金佛,後來得知魔要來破壞這裏,我只用一支筆就輕鬆的把魔扎死了。醒來後我悟到是師父在鼓勵我。在以後的日子裏由於沒有傳單,我就用噴漆到處噴真相標語,有一次冒著雨騎著車到後半夜一點多才回家,從頭到腳都澆透了卻一點也不冷,反而覺的很舒服,心裏美滋滋的。那天晚上我夢見我坐上了一列火車,火車飛起來了,像條龍一樣飛向了遠方。

我吸取以前走彎路的教訓,每天都堅持學法。當時我們這個地方證實法的事幾乎處於癱瘓狀態。我也看不到任何傳單。同修間也很少來往。我就抽時間用毛筆寫標語,或用漂亮的彩筆和有精美圖案的紙寫真相傳單,拿出去貼到樓道裏或小巷裏。師父不斷在夢裏點悟我修煉中的不足,不斷的鼓勵堅定我證實大法的心,呵護著我所走的每一步。後來我與我姐姐(同修)結伴每天白天寫晚上貼,我倆走遍了城市的東西南北,大街小巷。過程中,我不知不覺起了幹事心。後來聽說我倆被壞人舉報了,我們通過學法發正念清除了邪惡。一天在夢中夢見我艱難的走在泥濘曲折的小路上,在正與邪的較量中,損壞並丟失了唯一能擋寒的棉衣,後來經過正念堅定後的一番努力,一雙大手捧給我已經丟失的棉衣,棉衣破損的地方已經縫好了,一針針一線線歷歷在目。其實都是師父在做呀。師父只看弟子的心,「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寫到這裏我心裏酸酸的,再也忍不住了,淚水奪眶而出!偉大的師父啊!弟子無法用語言表達此時的心情,弟子做的太不夠,而師父給我們的太多、太多了。

在我家的店裏證實法已經成了很自然的事,師父說:「因為大法弟子的個人修煉已經不是第一位的,正法中救度眾生、從組大穹才是目地。正法之事、救度眾生之事一定要做,那就得破除這種環境障礙,證實大法。」(《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開始的時候,由於有怕心不敢在店裏講真相,怕被舉報怕被抓。但後來想清楚了,如果大法弟子不能證實大法還算甚麼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這怕的背後隱藏的不就是一顆私心嗎,這一切都是圍繞著怕個人的利益受到損失而執著的心。師父講:「你有怕 它就抓」(《洪吟(二)》〈怕啥〉)我悟到後,逐漸在學法中正念越來越足,開始試著對比較知底細的人講真相。有一次在店裏我小聲和一個人講,可是發現凡是來的顧客都是想聽真相的,而在表面上表現出的就是好奇,也往我這邊伸著腦袋聽。我想那就乾脆大點聲講吧,就這樣全屋的顧客都能聽到了。這時有一個人說我反黨,公安局會把我抓起來的,我就和她說,「咱們老百姓不就是想有個好身體麼?!誰當主席與咱有啥關係?誰執政咱都得憑勞動掙錢。我師父教我們煉功把身體都煉好了,還教我們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好人,人都是有良心的,我受益這麼大,我卻連句真話都不敢說,這樣的人你願意和她做朋友麼?」這樣一說那人就不吱聲了。後來我和丈夫又多次對這個人講真相,直到她明白了真相。後來她和家人九口都退了黨,並請了一本《轉法輪》回家。我還抽時間教了她動作。

就這樣逐漸的我怕心越來越小。真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轉法輪》)啊,就連我店裏的服務員也都學會講真相了。他們給家裏人都退了黨,在和我接觸的顧客中有的看了《轉法輪》走上了大法修煉的路。有六位「七二零」以前得法的學員,後來不修了,在我和丈夫的幫助下寫了嚴正聲明後又從新走進大法中來了,其中有兩位還經常幫助作真相資料。這過程中出現了許多干擾,但想起師父說,「凡是在煉功中出現這個干擾,那個干擾,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甚麼東西還沒有放下。」(《轉法輪》)我們就每天靜心學法,師父的法身和書中每個字背後的佛、道、神不斷指導我修心斷慾走正修煉的路,不斷去掉不足,逐漸加強正念。

慢慢的我意識到以前所悟所做與大法的要求差距太大。以前我總認為家裏不適合成立資料點(我們家在店裏住),因為經常有包片片警和國保大隊的人來光顧我家店。後來通過學法我悟到歸根結底還是怕心在障礙著自己。師父講:「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美西國際法會講法》)。是大法一次次淨化了我,使我一次次得到了昇華,終於我成立了家庭資料點。

資料點遍地開花,我們也成了其中的一朵。在懂技術的同修幫助下很快便進入了狀態,我以前做事有些毛躁,願意急,還有怕麻煩的心和做事心。一開始只願意打印明慧週報,不願意做小冊子,嫌麻煩。可是週報也不是那麼容易打的,有時一晚上也打不出一份像樣的週報,廢了一大堆紙,急的我團團轉,我是又沮喪,又心痛。通過學法修心向內找,明白了是自己這顆心有漏,由於執著心太強,到了晚上我就按捺不住內心的興奮,學法也進行不下去,先打點資料再學法,結果又是一塌糊塗,一張也打不出來。就這樣經受了挫折以後,我把學法放到第一位,增加發正念的次數,漸漸的我那顆強烈的執著心消失了。我能夠穩穩當當的做資料了。開始的時候我有怕心不敢使用激光打印機,現在我也敢用了,而且能打印《九評》、《轉法輪》。我深深的懂得這其中的每一次提高都離不開大法洪大的威力與師尊慈悲的呵護。

現在已經到了正法的最後階段,可我還有許多的執著心沒有修去,還有無數的眾生在等著我去救度,我會更加精進,努力做好三件事,雖然我們修煉的道路很窄,但只要「越最後越精進」,我們的前程一定是光明而美好的。

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第三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