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於法中 去除怕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四日】我是一名不精進的大法弟子,愧對師尊。當看到同修們寫的心得交流文章,對比之下自知自己做的太差了。我是近一年才開始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心想要做好,修好自己,救度有緣人,承擔自己的責任;並通過學法和看明慧網上同修的心得體會,不斷提高自己在法上的認識,使自己跟上正法進程。

當看到明慧網上的徵稿時,心想:不管寫的好與不好,深刻與否,都要把我的修煉歷程寫出來。第一次寫交流文章,不對之處敬請指正。

我相信是冥冥之中的安排,僅憑同事一句話:法輪大法修煉「真、善、忍」,挺好的。我於九八年三月得法,雖對佛法和修煉之事無深刻理解,不過,「真、善、忍」卻深深的刻在我的心和每個細胞當中。煉功點組織學法、看師尊講法,我都一定去。那時,丈夫不希望我出去煉功,但他幾乎是天天加班,那樣我又能參加集體煉功了,現在回想起來都是師尊給安排的。

九九年五月,我家買了房子;於六月底搬家後,本打算再找個煉功點繼續煉功。那時我還沒搞明白天津事件到底是怎麼回事,迫害開始了。我非常反感媒體宣傳所說的一切,那是假的,是歪理邪說,感覺這個政府瘋了;但我不知該如何做,非常茫然。因學法不深法理不清,沒有悟到身為大法弟子就應該去維護法、證實法;而只是默默的把法裝在心裏,同時也與集體失去了聯繫。後來,迫於工作和家庭的壓力,我的學法煉功也中斷了。九九年底,我的寶寶出生了,要照顧孩子,我們的生活更加忙碌緊張。

那段時間,有太多魔難搞的我應接不暇,身心疲憊,有的魔難都能要了我的命,我一味的忍受。這中間,因工作、生活都出現大的變動,周圍沒有修煉人可交流,就一直沒回到大法中來。後來,看了師尊的講法,才悟到:之前是走了舊勢力給安排的路。舊勢力要把我往深淵裏推啊。我想,是因我一直心存「真、善、忍」,師尊沒有放棄我,還在一直看護著我,不計較我迷而不悟,不計較我做錯事,一次次從深淵裏撈起我,我堅信師尊就在我身邊。

直到二零零五年九月,我無意中得到一本殘缺不全的《九評》和《選擇未來》小冊子,當看前面目錄時,我為之一震,這是邪黨要禁的書;所以我很理解初次看《九評》的人的感受,所帶來的震撼:從絕對的麻木,到打開思維去從新思考這個邪黨的本質;這是一個自我覺醒的過程,驅除邪靈控制的過程。仔細讀過後,我就按著小冊子上的郵箱地址發了一封退出邪黨相關組織的信,並索要上網軟件和《九評》全文。因當時不知道甚麼大陸網站的郵件過濾系統,沒有任何加密,在師尊的幫助下我如願的收到回信。從此我正式回到大法中。

我上明慧網,並下載了所有師父的講法。閱讀後,我真正明白了當前的正法形勢。晚上睡覺時,感到師尊給我清理身體,消去很多業力,看法時熱流貫穿全身,腹部的法輪強烈的轉動,煉功雙盤很快就達到半小時以上(九九年以前最多二十分鐘),這一切給我極大的信心和鼓勵。

這時我的同事給我一張真相光盤,裏面告訴我當前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我開始學會發正念,從沒感覺到有感覺,特別是清理自己時感到清除了業力,感覺到了師尊的良苦用心,時刻考慮到弟子的各種狀況,加速弟子身體的轉化過程。

講真相勸三退中加強正念,這是深刻理解法的涵義和去除怕心的一個過程。講真相勸三退,我是先從家人、朋友開始的。我以郵寄等方式把資料傳給他們。對方收到後想法、做法不一;特別是一些中層處級幹部,他們說我參與政治不好好過日子,有些人連資料和光盤都不敢看;還有個老朋友氣沖沖的要舉報我(只是玩笑話);可見黨文化的影響下,人變的麻木,因怕沒有了正義和良知。我不相信他們內心也是這個想法,不到最後我不會放棄。

我想有時我的做法不得當,或他們由於怕這個惡黨整人的那套,不容易、也不願意接受另外一種觀念,或者不願接受真正的事實;可他們都與我有那麼深的緣份,於是我就解釋著講三退的目地只是救人保平安,不能看著一些善良的人當惡黨的替罪羊,它自作孽不可活,可真正的人還要選擇一個光明的未來。同時找機會再給他們資料,給他們接受並轉變思想的時間。

由於剛開始講真相勸退方法不當,我有些急躁情緒,沒有發正念,或沒有發出強大正念,所以效果不好。於是,我把所有的時間用於多學法,溶於法中;因為「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記的我第一次委託快遞公司郵寄光盤和真相資料,過四五天了對方還沒有收到;國內快遞一般三天就到了,為啥郵件不到呢!拿出底單查詢,結果更讓人費解,根本查無此件!我的頭腦裏嗡嗡作響,頭腦裏反應出不好的想法:可能是被某些部門某些人查收了;不好的結局都浮現在眼前,這時怕心出來了,怕連累對方,怕自己被抓到。當時還是穩定了心神,找郵局的朋友問問是否有其它部門在查光盤。當聽到沒有人管時,我的心平靜了一些,但資料一天沒收到,還是擔心有危險;這時我告誡自己:我做的事是救人的事,不許任何邪惡來干擾,求師父保祐資料一定收到。又問了委託郵寄的人,才知道郵件是拿到別的城市發出的,他為了圖便宜。由於心總是起伏不靜,看到滿眼的警察和警車,竟有輛警車停在我們單位樓下,這時我明白了:我不能這樣求啊,不能承認舊勢力。師父是不承認舊勢力的!

我想:不許邪惡干擾我做最正的事。心不靜我就學法,我要溶於法中,去除怕心。

在寄信方面我也有深刻的教訓:在給我丈夫同事寄真相資料時,因信封面是打印的被查出來了,警察做了問訊。當他告訴我這件事時,我難過極了,做事沒有為對方考慮,只圖自己省事,我沒有做到「用理智去證實法」,造成了不良的後果。現在我練習改變字體寫信封,吸取同修的好經驗。

當蘇家屯集中營事件曝光後,第一感覺真是不願相信,也不敢相信這是真實的。我第一時間跟領導說此事,世人更不相信能發生這種滅絕人性的事。現在的人為了錢,甚麼沒人性的事都幹的出來。我震驚之餘更加堅定了的正念,這個惡黨太邪惡了,「假、惡、暴」的本性已暴露無遺,自作孽不可活。我們講真相沒有推翻它的目地,但它的所作所為已註定:滅亡是它必然的結局。不能讓被謊言欺騙還有良知的人遭受滅頂之災,我要讓更多人三退,良心和道義的真正覺醒。我不再怕甚麼了,邪不勝正。為了堅持正義、堅持信仰、為了維護大法,我能放棄一切。

當放下生死時,我不怕了,感覺更堅強和精進了。我很佩服同修的做法:給那些醫院的醫護人員發真相資料,救度那裏的有緣人,告訴他們在醫院裏發生的邪惡,以達到震懾邪惡的作用。

現在我一人就是資料點,下載、打印、刻光盤、發信、發資料,發郵箱地址,在人民幣上寫真相信息等,凡是同修想出的好主意我都去實踐運用。就在這幾天,在師父法身的安排下,我找到了鄰居同修。我感覺心裏暖暖的,有了集體的環境,我一定在最後的修煉階段做的更好些。

在這一年裏,我的怕心越來越少了,但在家庭方面干擾仍然很大。我丈夫隔三兩個月就跟我鬧幾天,總鬧離婚。雖然他看不慣世人的道德淪喪,也相信這個惡黨不會有好結局,他也聲明退出了一切惡黨相關組織了,但真相資料還是拒絕看。他怕我連累這個家和孩子,怕被迫害。我先查找自己哪方面做的不好。我發現,有時我的脾氣態度很不善,容易發火。為了他不對大法犯罪,我的行為和思想都得符合師父和法的要求。我還是先高標準要求自己,做而不求;正念解體背後操縱他的一切邪惡因素,使他儘快覺醒。

時間過於匆忙,有些法理悟的很膚淺,寫的不好,但我會努力做好的。

(第三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