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性在證實法中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四日】

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今年已是第三次參加網上大陸大法弟子心得交流會了,能有機緣為法會投稿我覺的是一件非常榮耀的事情,是師父再一次給大法弟子樹立威德的機會,所以這是我們值得萬分珍惜的。但今年我剛看到明慧編輯部發出的通知時,嚴格的說我的心態並不好,覺的自己前兩年已寫過了,沒甚麼可寫的了,這次就算了吧,不知不覺把它當成了常人的事情。最近看了師父的經文《成熟》,又和同修交流,覺的自己這樣的想法很不好,是對正法機緣的不珍惜,是求安逸心的表現,太讓師父失望了。就這樣,在歸正自己的心態後,我下決心要認認真真的把法會稿件寫好,不辜負師父對弟子的重望。

一、大法弟子的能力法中來

二零零二年,我參與了本地區的資料點工作,同修讓我負責技術項目。當時,我對電腦一點不懂,連碰都沒碰過。但由於缺少技術人員,就答應了,心想,只要自己用心,一定會學會的,再沒多想。也許是當時自己的心態比較純正吧,連我自己都未想到對電腦操作那麼快就掌握了。因為在校讀書時,我一直覺的自己理性思維不是很強,靈活性也差;而電腦這「高科技」的東西,想必我學起來一定會很慢的,所以在參與資料點工作前,我從未想過要學電腦。然而當正法需要時,我竟能如此快的學會,真是大法開啟了我的智慧。

打那以後,我一直在資料點承擔技術工作,默默的做著自己該做的。在負責技術工作的這幾年,我最大的感受是:做證實法工作心一定要正。所以學好法是保證良好心態的前提。沒有好的學法基礎,是很難做好證實法的事的。

幾年裏,每當我在很短的時間內,學會了一個新的技術項目,並使這項技術在證實法中起到很大作用時,都是在自己心態比較好,沒有個人因素的條件下,大法的威力就會奇蹟般的體現出來。

舉例說:有時資料點的工作中又需要一個新的技術了,而且是必須要用的。因為我不懂這些技術,只好上網查找相關教程,給自己起到指導的作用。有的教程寫的比較詳細,學起來還比較容易;但遇到沒有教程、或教程寫的很簡單的,就全靠自己去琢磨了。但不管甚麼情況,大多都是超乎自己的想像,用很短的時間把新的技術掌握了。同修們誇我聰明、伶俐,但我並不這樣認為。我知道每次的成功,都是因為自己首先想到既然大法需要,那麼我一定要學會它,儘管我不懂,但師父會幫我的。每次都是在這樣的心態下,我才很快的學會了該學的。

在鑽研技術的過程中,有時遇到弄不懂的地方,當自己沒有急躁情緒、認真思考時,腦海中就會突然閃現出一句話,「這麼做一下就好了」,然後我的手會不自覺的把鼠標滑到該到的地方,輪番按左右鍵,自己想要達到的目地立即就達到了。而我自己都不知道怎麼會想到那一步驟。通過學法,我認識到那一刻都是師父在開啟我的智慧,告訴我該怎麼做。因為這樣的體會太多了,所以每當證實法中又需要新學甚麼技術時,我便不會有過多的畏難情緒,因為我清楚的知道師父會幫我。而自己這種對師父的正信,又全部來源於平日裏的學法。學法修心真的是太重要了。

但是對於我的這種親身感受,以前我並沒有更清楚的法理認識,直到師父《洛杉磯市講法》的發表,我才明白。

師父在法中說:「……那麼也就是說呢,不論你在哪一個領域裏,你的技能方面能夠提高那是你不斷的使自己境界提高後的表現,表現上是你在做好人、在修心,從人的角度上來講你在變成好人,由於學法內修你做的越來越好,神就會給你應有的智慧、給你靈感,讓你在學習中明白很多、讓你創造出更好的東西、讓你技術更高、讓你超越。大家想想,在人類社會中,任何一個正當的行業是不是都能夠這樣?你既在做好工作中的那一切同時你又在修你自己,你是不是就能夠提高?在當今社會,我選擇任何一個形式作為你們修煉的形式都能使你們修成,……」

師父的這段講法,讓我明白了為什自己心態純正時就能很快學會新的東西,同時我也深刻的認識到原來自己研究技術的過程實質上是個修煉過程,並非單一的常人式的研究技術。

也許是年齡的原因吧,由於我歲數小,所以不能每時每刻心態把握的都那麼好,有時在研究技術時會產生常人的興趣,覺的很好玩,本來要達到的結果已經達到了,我還浪費時間鼓弄,結果反而弄巧成拙,使結果變的很糟糕,白白丟掉了寶貴的時間,還耽誤了正事,嚴重時導致電腦出現了故障。這時才意識到自己的心態不對了,一遍遍的向師父承認錯誤,弟子錯了,求師父幫忙,弟子一定改正,再也不這樣了。當我心態調整好後,一切又變好了。真是「好壞出自一念」!

在資料點的工作中,由於自己技術能力及辦事能力的不斷增強,不知不覺中產生了很強的自強心理,這在以前我從沒認識到。直到前一段時間,偶然碰到了一位幾年未見的同修,當他跟我提出我有一顆自強心,讓人感覺跟我說話時有種不平等的感覺,我才發現自己這顆很強的執著心,而且它已經隱藏很長時間了。

剛開始同修提出時,我並沒找到,還覺的自己平日裏挺謙虛的。但心裏想,同修既然提出來了,肯定是有。於是那幾日我又問了其他和我比較熟悉的同修,是否看到我有自強心。但同修並沒說出甚麼。但我還是向內找自己,到底在哪方面體現的呢?也許是師父看到我這顆想要改正的心,一天在中午十二點發正念時,突然我清晰的感受到從身體內飛出了一個由「自強」構成的我,而且就坐在我的對面,同時我的這顆自強心甚麼時候產生的,表現在哪些方面一一的都呈現出來了。而就在我認識到的那一刻,我感到這顆自強的心已遠離了我,全身無比輕鬆,祥和,內心的舒適無以言表。我知道師父已幫我拿掉了這顆執著心。我好感動,感動師父的慈悲點化,感動同修的直言不諱,讓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如果沒有同修指出來,自己將來很可能會膨脹到誰也碰不得。

現在想起以前那個自強的我,做事時是多麼獨斷,以自我為中心,我的就是對的,固執己見,總把自己認為好的東西強加於人,別人不接受就不高興,願意指導別人,不願意被別人指令,缺少修煉人應有的平和。這都是我那顆自強心的真實體現。

如今當我發自內心不再要這顆執著心時,真的有一種天清體透的感覺,而且覺的自己變的平易近人了,也不願與人爭鬥了。此時此刻,我不再看重自己的能力,我那點能力本來就是法中給的,跟偉大的佛法相比,也簡直太渺小了,不可比擬。我只有無條件的同化宇宙大法,那才是生命真正的歸宿。

二、在幫助同修中提高心性

二零零五年八月末,一同修告訴我,我們以前熟識的甲同修勞教期滿,已經回家了,但狀態不好,希望我能找該同修聊聊,督促他精進。甲同修以前是我們地區主要技術負責人,後來遭迫害,被非法勞教三年。這次聽說他出來了,我非常高興,便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在同修的安排下,我和甲同修順利的聯繫上。在閒聊的過程中,我發現甲同修由於長期缺學法,所以對問題的認識很多都站在常人的角度上去思考,而不能站在法上去認識,因而常人中的魔難很大。但這是初次見面,由於自己的後天觀念,我並沒急於從法理上說服他,怕他接受不了,只是委婉的和他聊以前大家在一起證實法的事,想引起他的回憶,把心收回來;並督促他多學法,把落下的攆上來,不要急於做這做那。那天,我們聊得還算是比較好,自己也很高興,覺的沒白聊(其實這裏已隱藏著自己執著結果的心)。

後來,由於一些偶然的機會,我和甲同修又見了幾次面。但當我發現甲同修狀態仍不好,不愛學法,甚至有時還不如以前時,我的心開始波動了,心想,怎麼就這麼不爭氣呢?怎麼就不知道上進呢?埋怨的心油然而生。但出於責任心,我還是盡力規勸他,希望他能重視修煉的機緣,不要過於看重常人的東西,把精力多用在做好三件事上。可是話中已明顯帶有指責的成份。由於我的不純,和甲同修聊完後,他沒有甚麼改變,而且在聊的過程中,因為他說的一些話也觸及到了我,頓時自己覺的很委屈,心裏不平衡,心想怎麼能這樣說我?我不是為你好嗎?此時為他人著想的心沒了,光向外找,心想再不管你了,自己不知道上進,別人有甚麼辦法。結果是沒有幫到同修,自己反而情緒化,忿忿不平。

事後,我向內找自己,為甚麼甲同修的不精進,讓我如此情緒化呢?如果是其他同修,我會不會也這樣呢?我在心裏說,有的會,有的不會。那麼致使我動氣的原因究竟是甚麼呢?

此時向內深挖自己,我發現了自己的一顆私心。因為我的電腦技術就是甲同修細心教會的,並且當年他做的非常好,在證實法中發揮了很大的作用,心性也不錯。所以現在看到他不精進,心裏就格外著急,覺的甲同修以前做的那麼好,現在卻這個樣子,太可惜了,趕快好起來呀。無形中,已把甲同修與其他同修區別看待,這不就是私心嗎?如果是一個不熟的同修,也不精進,你會如此著急嗎?那麼自己帶著這樣一顆私心,人情,又怎麼能幫助得了同修呢?我這不是太執著了嗎?你越執著,舊勢力就越鑽空子。

就像我曾經一度執著母親的狀態,我希望她修的好,每位同修的優點都想讓母親具備,結果適得其反。每當我越希望母親好時,母親的狀態反而不好了。當我放棄時,順其自然,母親有她自己的修煉狀態,她反而非常好。這讓我覺的,很多時候,是我的執著使事情向壞的方向發展了。

在繼續向內找時,我還發現了自己一顆執著自我的心,就是當自己覺的抱著最誠懇的心幫助同修,把自己認為最好的認識告訴同修,想讓同修提高上來,而同修不接受我的意見時,我就會不高興,此時就是把矛盾向外推,認為同修心性不好,不能站在法上認識。而不是找自己的原因,是不是自己在勸說同修時,帶有自己的因素,沒有站在同修的角度上考慮問題,而從自己的角度出發,去指責同修為甚麼不這樣,為甚麼不那樣?

師父說:「我不是說不能指出別人的問題,我是說整個大法弟子的修煉形式必須是人人向內找的環境!(鼓掌)整個大法弟子的環境決不能是在互相人人指責中提高!(鼓掌)所以作為師父來講,我只能鼓勵你們向內找,出現問題找自己的問題。人人都能這樣做那最好,認識不到的別人給指出來當然不是錯,可是指出時一定是善意的。你修的也是慈悲嘛,要善意的。所以這兩點都要注意、都要做到,我想很多問題都會容易解決。」(《洛杉磯市講法》)

同時我覺的,自己忽視了一個最大的問題是,度人的是法,一切都是師父在做。作為弟子,不應把自己的認識強加於同修,而應是如何提醒同修,讓同修自己從法上認識,主動的去同化法,怎麼能讓同修按照你的認識去做呢?說嚴重點,這不是把自己擺到大法之上了嗎?這和舊勢力有何區別呢?當我想到這時,漸漸的不再動氣了,只覺的自己還有太多的人心,需要在這過程中提高上來,不是改變別人,而是先學會改變自己。

法理上清晰後,我就不再執著甲同修的狀態了,而是心中發出善念,相信他有一天自己會精進起來。我們每個人都有師父在管,作為同門弟子,當我們看到同修陷入困境中,我們可以勸善,鼓勵同修,加持同修,做好我們該做的,至於結果甚麼樣,不要執著它,一切都會在師父的無邊法力中自然歸正,而不是執著出來的。

其實這次幫助甲同修的過程,正是自己應該從中提高心性了。因為以前我在幫助身邊的同修時,經常會陷入各種執著狀態,整個人都被情緒帶動。

前幾日,坐車正好路過甲同修家,便過去呆了小半天。事先也沒想甚麼,只想過去看看。結果發現,甲同修的狀態好多了,說話也在法上了,而且精進的心也強了。當他自己說看完《憶師恩》,勁頭可足了時,我內心好感動,覺的只有師父的慈悲才能度人啊!師尊在《轉法輪》開篇就講,「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

是啊,就拿自己幫助同修來說,表面上我是想幫助同修提高,實質上這個過程卻是我自己的修心過程,是自己提高心性的過程。今後我要更紮紮實實的學法修心,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圓滿隨師還。

(第三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