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人學員證實法的故事

——「只要想做就能做」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9日】大陸大法弟子清蓮(化名),92年突然雙目失明,人生半路失明,真是使她痛苦不已,幾乎到了萬念俱灰的地步。恰在此時,法輪功洪傳中國大陸,97年清蓮有幸得法,她明白了人生真諦,告別了煩惱,走上了一條返本歸真的修煉道路。

歡笑愉悅才回到清蓮身邊2年,邪惡的鎮壓開始了。清蓮百思不得其解: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不讓煉?照「真善忍」做好人有啥錯?於是她就與人結伴到北京和平上訪,告訴政府「你們錯了,法輪大法是正法。修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但是換來的是一個多月的牢獄之災。

* 抓緊講真象

清蓮就想:政府把中國人民上訪的合法權利都剝奪了,那我就用嘴去講,告訴世人「法輪大法是正法,現在中共鎮壓法輪功,製造千古奇冤。」從此她走村串戶,訪親問友,把法輪功的美好帶給有緣人。每當她背誦《快講》「大法徒講真象 口中利劍齊放 揭穿爛鬼謊言 抓緊救度快講」這一首詩,心裏就十分著急。著急自己眼看不見,走哪兒都不方便。轉念又一想:眼睛看不見也不能不去救人,只要想做就能做。從此,她利用兒子、丈夫休息日,坐火車走親戚講真象,沒有怕心,每次都平安回家。

有一次,她和丈夫去走親戚,坐上火車,穩下來後,就開始向周圍的人講真象。丈夫怕心起來了,就拽她衣服,示意她別講了。她不理會,繼續講她的,她心裏只想著救人,純正的念使她無所畏懼。

還有一次,兒子休息,她就和兒子帶上真象資料乘火車去另一親戚家講真象。在火車上,她在這邊講,兒子在那邊發真象材料。一乘警發現了真象資料就大喊:「誰發的?」兒子說:「我。」乘警將兒子帶走了。旅客告訴她:你兒子讓乘警帶走了,她就喊兒子,兒子聽見媽媽的喊聲,就過來拉她媽。乘警一見她就說:「把他們都帶走,送到××。」她說:「你帶不走我,到X站我就下車。」火車到了X站,一位乘警說:「讓他們下車吧,交給這站派出所。」這裏派出所的人正好是他們親戚,問他們:「你來幹啥?」她說:「我走親戚呀,在火車上順便給大家講法輪功真象。你看現在他們連老百姓說真話的權利都剝奪了,還說現在是人權最好時期。」派出所的人就說:「知道好,就在家煉吧,今天領導不在,你走吧,該走親戚還走親戚,走完親戚趕緊回家。」就這樣娘兒倆堂堂正正走出派出所。

* 不落下偏遠地區的有緣人

學好法、堅持實修打下的基礎使她平穩的做好三件事。《洪吟》、《洪吟(二)》全會背,新經文也都會背,發正念沒少過一次。當地集體發正念營救同修,她讓家人拉著去。平時,親戚朋友去她家,她就不失時機講真象、送資料。

近親近鄰講完了,還有遠親沒有講。有的親戚幾十年沒有來往過了,有的親戚住處偏僻,去還是不去?去,有困難,不去,他們或許失去得救的機緣,清蓮想到既然是我親戚,就是我的有緣人,決不能有依靠別人的私心,困難再大,只要想做就能做。有了這樣堅定的正念,慈悲的師父都給她安排得非常好。

有一次,她告訴三輪車司機去啥地方,三輪車停車一問正好是親戚的家門口。這樣的事情就有好幾次,與她同去的人都很激動。時間長了,只等家人休息才能去,滿足不了清蓮講真象的安排,她就想著和同修一起去。一開始,家人怕她有危險,阻攔她,她就不告訴家人,與同修商量好日子,等家人上班、上學的都走了,她們寫個留言條就走了。等回來後告訴家人去哪啦幹啥去了。時間長了,家人看她都是高高興興平平安安的也就不管她了,還為她提供方便。

出遠門講真象不是每次都順利,親戚有理解的,有不理解的。有一次她想去姨家,姨家住在邊遠的小村,交通不便,自從出閣就沒有去過。她和一位同修同去(這位同修腿疼厲害已經幾天了)坐車到一小鎮,再七彎八拐走上十幾里土路才到,見到姨問了好,就把話題轉到法輪功上。姨的一家人一聽法輪功就說:「別講了,讓別人聽到會抓你們的。」她說:「我們只是在講實話,我們走了那麼遠的路,就是來告訴你們平時聽不到的真象。」姨家人受電視謊言毒害深,怕受牽連,還是把她們趕出家門。

此時,正值冬天,天又冷又黑,半夜裏兩人無處可去,一個盲一個瘸,互相攙扶著走了十幾里到小鎮上,住在那個同修親戚家過了半宿,天灰灰的就起床搭車回家了。回來後清蓮想:姨家偏僻不好接觸真象資料,我還得想辦法再去。再去時帶了很多真象資料,考慮到姨家人害怕,就在村莊裏發,挨門挨戶發,也有伸手要的,還問她們:「你們要多少錢?」還有人問:「你們是好人還是壞人?」她們笑著說:「我們來到這裏就是想告訴你們『法輪大法好!』 『法輪大法是正法!』也希望你們記在心裏,千萬不要相信電視上的謊言,我們也不要一分錢,也不喝你們一口水,你們說我們是好人還是壞人?」人群中有人喊:「法輪大法好!煉法輪功的是好人!」姨的家人也明白了真象,並對上次的行為表示歉意。她們高興又有那麼多世人被救度。這個村的人明白了,周圍的村子還很多,她們又挨村去散,三輪車司機也明白真象了,對她們說:「你們散吧,我在村裏多繞幾圈,好多碰上幾個人,下次再來,還坐我的車,坐我的車安全。」

如果同修幾天不去,家人也沒休息,清蓮就讓親戚家小孩領著去。小孩不認識路,她憑記憶邊走邊問,也要把一份份資料送到有緣人手中。有時不能當天回來,就在那兒放真象碟,只要鄉親們明白真象,苦與累一掃而光。走親串友講真象時間長了,連路上遇見的人也要講講。為了讓更多人聽到福音,就提前下車,聽到有人說話,就借問路之機與之搭話講真象。一次,碰見幾個老漢在路邊挖樹根,搭上話後就問他們:「你們了解法輪功嗎?」「不明白,聽電視上說的挺嚇人的。」她們就說:「電視上說的全是造謠,是栽贓陷害法輪功,我們師父要求煉功人不能殺生,自殺都是有罪的,我們連活雞活魚都不買不吃,會殺人嗎?」老人說:「是啊,看你們也不像電視說的那樣。」她們就將真象小冊子和光盤送到他們手上,說:「老大爺,你回去好好看看吧。」老人撫摸著光盤說:「是要回家好好看看啦。」

有一次走遠親,她們怕耽誤時間,就備好蛋糕路上充飢,一路走,一路貼,一路發,她們還高興的說:「咱們可是一舉三得呀,路也走了,飯也吃了,真象也發了貼了。」等到了親戚家時,她們已步行了幾十里路了,又渴又累。這家親戚開個供銷點,店門口幾個人一聽法輪功,七嘴八舌議論開了。她們就講真象,而人們卻一哄而散,不聽。親戚也不明白真象,害怕,不敢留她們。她們就拖著沉重的雙腿,心裏沉甸甸的上路了,路不熟還走錯了。拉車的中年人告訴她們正確的路,她們就給他講真象。中年人問:「你們信的是甚麼教?」她說:「我們甚麼教都不是,我們是信仰『真善忍』的,煉法輪功的。」中年人聽了立即豎起大拇指說:「行!在這樣的形勢下,你們還敢說實話,敢說自己是煉法輪功的,我就佩服。就憑這一點共產黨也無法與你們比,他們表裏不一,謊話連篇,欺騙百姓,現在我根本就不信他們說的了。」清蓮她們就隨即遞給他真象光碟,中年人連聲說:「要看,要看,謝謝你們了。」並把她們領到正確的路上說:「你們走好啊。」她們心裏默默祝福中年人與他家人有一個美好未來。天快黑了,同她一塊去的同修實在是走不動了,離坐車的小鎮還很遠,她就說:「快了,快了,師父不是告訴我們『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嗎?」相互鼓勵著終於坐上了回家的班車。

一份耕耘一份收穫,無論嚴寒酷暑,城市鄉村,都撒遍了她的足跡。人們聽慣了她講真象,一看到她就問:「有新內容嗎?我還想看。」「大姐,來家坐會兒吧,再給我們講一講法輪功吧。」現在,她家的親朋好友都明白了法輪大法好,看清了中共的邪惡本質,並寫了「三退」聲明。也有人問她:「你眼睛看不見,也不要一分錢,那樣辛勞去做是為了啥?」她說:「我不圖啥,為了你,為了他,為了救度更多的有緣人呀!」

是師父與大法給了清蓮再生的希望,使她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只要一天不還大法清白,證實大法的腳步就不會停下來,眼看不見,心裏亮堂。

這裏寫出的也只是清蓮證實大法路上的一部份,青蓮談起話來,輕輕鬆鬆,只嫌自己做的不夠,給我印象最深也最使我感動的就是她常說的:「只要想做就能做。」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