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修煉中正念正行(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7月27日】(接前文)

* 第二次正念闖出拘留所

第二次被抓是因為被同學舉報給公安局,並把我的行蹤告訴了他們,這樣我又被關進拘留所。他們把我當作重要負責人,上報到有關的最高機構,還很搞笑的偷拍製作個甚麼法網追蹤電視節目,也準備邀功請賞,總之,他們自己折騰的很熱鬧。為了重點審問我,所以將我和所有被關押的弟子進行隔離,將所有其他的弟子全部轉移到另一個房間,我的房間只有我一個大法弟子。這裏有十幾個被關押人員。進去後,我開始向內找自己的一些問題,為甚麼會被抓?我的執著在哪裏?找到問題後,我開始思考在這裏應該怎麼做?我的第一次被抓是和很多的弟子們在一起,而現在只有我一個人,我應該怎麼正這個環境?於是我每天開始背法,《洪吟》、《論語》,還有我能背下來的經文,每天除了睡著了,其它的時間都在背法,沒有一刻的停止。我不聊天、不玩牌,甚至他們講笑話我都不會去笑一下,我知道我的時間是用來修煉的,除了休息的時間我從來不躺著,總是雙盤坐著,如果站著,就抬頭挺胸的站著,從不低頭。只要說話就是講真象,別人不願意幹的活我都去做,每天如此。很快的監室有人開始和我一起背法,和我一起學功煉功。接下來他們找來撲克牌,向警察要來一支筆芯,奇蹟般的將撲克從中間撕開,讓我在白紙部份給他們寫了4套《洪吟》,有一套還在十幾名警察的面前安全送到一個判死刑的犯人手中。

在這裏,我很嚴格的要求自己,因為我知道這裏的時間都是為了證實大法,我要讓這裏所有的人都認識大法,每個人都會背幾首《洪吟》。有兩個人已經在半個月的時間裏全部背下了《洪吟》,並開始煉功。有一次我因為煉功警察罰我,我不接受處罰,繼續煉功,其中一個新得法的學員也和我一起煉功聲援我,我真的為她高興。在這裏,我贏得了監室裏所有人員的尊重,她們主動的保護我,願意和我說話,願意聽我講真象,有困難和矛盾願意找我,讓我幫助解決。我發現我的每一念都能帶動他們。我更加嚴格要求自己了,師父對我的要求也很嚴格,讓我儘快闖出牢籠。記得有一天我坐在窗邊背法,有那麼一會兒我的思想沒有在法上,我聽到他們說話和玩鬧了,我笑了一下,之後,我的頭重重的被按在暖氣上,……。周圍沒有人撞我,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點化我,要抓緊背法,思想不能溜號,一分一秒都不能離開法,這是師父對我的要求。

就這樣,由於我在法上,經過了一個又一個考驗,犯人背監規時我背法,監規我一句也不背,來人檢查時也不叫我背,提審威脅說至少判我一年半等等,我就像沒有聽到一樣,就做我該做的,除了大法甚麼都不想。一個月過去了,這裏的環境變了,原來的罵人聲音沒有了,打人現象也沒有了,人們開始互相關心,對新進來的人都去儘量關心和安慰她們。這裏就像一個大家庭,她們自己也說這裏現在變化太大了,每天都很快樂。看到這些變化,我想:這裏的使命完成了,我該離開這裏了。第二天,管教來了,說我可以走了,是取保候審。出來後知道,我的家人和老公一直在營救我,這是我們裏外配合的結果,就這樣,我回到家。

* 結束流離失所 正念回到家裏

回來不久就是元旦,派出所又開始監控,到處有人監視我。我不予理睬,該做甚麼還做甚麼。到了快過年的時候,他們更加瘋狂,對我說必須寫不去天安門的保證書,出門買菜、去商店,都要去居委會彙報登記批准。我說:你們這是違法,辦不到。之後他們開始密謀如何迫害我。我知道情況複雜和嚴峻,於是將家裏所有的真象資料在三天之內全部發出去。這時不停的有電話告訴我哪位同修又被從家裏抓走了;師父也在以各種方式點化我,告訴我處境危險。我最後決定不離開家,不配合邪惡。這時候有個同學有事情讓我幫忙,我去了她那裏,就在這個時候,他們動手了,沒有任何法律手續的抄家、錄像。丈夫告訴我抄家的事情後我想:讓他們找不到書,因為書是師父的(那時還不知道甚麼是發正念)。結果抄家一個多小時,他們甚麼都沒有找到,就連鏡子邊掛著的師父的法像都沒有看到,幾十本書安全保存下來。我回家時看到有的書被翻在地毯上扔著也沒有看到。就這樣,他們想先抄家,找到書籍和真象資料後再定罪的陰謀破產了,沒有找到任何他們想要的東西,但最後還是喪心病狂的將我的房子查封了,我被迫流離失所。我知道是自己有漏讓邪惡鑽了空子,才有這樣的魔難。找到自己問題後,我想到的是應該怎樣走好以後的路。我要走師父安排的路。儘管我還不知道前面路的怎麼走,但我知道師父都會告訴我,只要我堅信師父,只要我在法中。

大年初一早上,我和丈夫約定在外邊見了一面。我告訴他:我要斷絕和親人的所有聯繫,堅決不讓他們找到我。因為我沒有地方呆,丈夫要開車送我去外地親屬家,我說不去,這裏是邪惡的中心,其他的同修進不來,這裏需要我,我不能選擇逃避!我決定再艱難我也要留在我應該在的地方證實大法。事實證明我的決定是對的,因為他們為了找到我,查遍我所有的親人的家,甚至他們的廁所都搜查了。這件事告訴我:哪裏最安全?在法中最安全!達到了不同層次的法對我們的要求的標準就最安全!

漫長的流離失所生活開始了,沒有家、沒有了工作、沒有了經濟來源、沒有了住所、沒有了親人和朋友,我心中只有大法,所以儘管生活艱難,我很快樂!在一年的時間裏,嘗遍了酸甜苦辣鹹,感悟到了大法弟子在最艱難的時候,想到的不是怎麼生活下去,而是怎麼樣去救度眾生,這就是大法修煉出來的慈悲!為了找地方住,我放下知識份子的架子去做保姆,兩次在師父的保護下躲開警察的抓捕,我在許多人家住過,直到最後我再也沒有地方住了。在一個寒冷的夜晚,我走在大街上,到處打電話聯繫住處,聯繫幾個同修也沒有去成,因為不方便,常人的朋友就更不方便了。我在路上漫無目地找不到住處的時候,開始向內找自己的問題:為甚麼大法弟子會沒有住的地方?不應該!大法弟子應該在堂堂正正的生活、工作環境中證實大法,大法弟子是最有福氣的,怎麼會流浪大街呢?我有家為甚麼不回家?我為甚麼要承認他們對我的迫害呢?我為甚麼不自己打開房門回家呢?不回家就是害怕,我為甚麼要害怕?害怕的應該是邪惡!我不能再躲避,我要面對這一切!想完這些之後我找到同學,在同學家住下了。當天晚上我做個夢:警察在後面追我,我在前面跑,突然前面沒有路了,都是雪山,走進就陷下去,也爬不上去。我只好不跑了,從容面對追上來的警察,我不害怕了,其中有個警察在給我拍照,我說讓它曝光,就看到這個警察將膠卷拿出來全部曝光了,他們也動不了我。醒來後我明白了師父在夢中的點化,師父已經告訴我了正念的威力。我決定開始做回家的準備。

當我有回家的想法後,周圍的環境開始變化,為我能回到家安排著:派出所通過老公給我發出2次最後通牒,讓我在他們規定的期限回去,可以寬大處理。我對老公說:我一定要回去,但不是他們安排的時間。我提出三個條件:一是開封房子;二是不寫保證書;三是不去洗腦班。如果同意我就回去。他們同意了我的要求。就這樣,我從新回到了自己的家。 

* 堅定正信正念 清除設備障礙

由於正法的需要,我建立了小資料點。這又是一個全新的修煉環境。我開始遇到的就是設備關。電腦和打印機經常出現故障。多次找廠家維修都修不好,又檢查不出來到底是甚麼毛病。最後我決定不維修了,在自己的心性上找問題,比如如果打印機不歸位,我就想最近我有甚麼問題基點不對;如果打印機打打停停或卡紙,我就找自己是不是最近學法煉功發正念不連續;如果墨盒不出墨,就找找自己是不是在某方面停滯不前了……,找到了自己的問題,同時發正念清除後,所有的設備都能正常運轉了。之後每遇到問題我都不會再找維修人員了。因為我悟到:所有的設備都在和我們一起同化大法,如果出現問題,就要幫助他們,同化後問題就解決了。我們提高了,所有的設備也就變好了。有多少次,表面上看,設備已經不能用了,我也決定換新的,但我又不忍心,因為我有責任救度它為大法所用。所以在我堅定的發正念後,它又開始工作了,我的打印機經常讓我感動的流淚。我知道它很辛苦,又很努力的排除干擾為大法工作著。對於它,我經常會由衷的說句:謝謝你!你辛苦了!在它出問題不工作的時候,我經常會將我的手放在打印機的機殼上,對它說:你一定能行!我相信你一定會變好的!我們一起同化大法,一起走到法正人間的那一天,所以你要做好!我很欣慰的是每次都沒有辜負我的努力,每一次也都增加了我的正信和正念的威力!

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萬物都是生靈,「不只是人、動物,還有植物都有生命,在另外空間裏任何物質都會體現出生命來。當你的天目開到法眼通層次的時候,你發現石頭、牆,甚麼東西都會跟你說話,打招呼。」(《轉法輪》232頁),如果我們的層次達到了法眼通的層次,法對我們的要求就是善待所有的生靈,並為法選擇,為法所用。為了對眾生負責,要愛惜我們使用的所有物品,因為這是我們的慈悲和我們對法的正信的體現。

* 面對眾人講真象發正念清除邪惡

有朋友想介紹我做產品直銷工作。我知道大法弟子不能做傳銷,但想到我遇到就不是偶然的,所以我決定參加他們的一次聚會,為的是向他們講真象。這次聚會有30多人,活動內容就是吃飯、唱歌。我一直在尋找機會講真象,我知道只要我正念堅定,師父一定會給我安排的。聚會快要結束的時候,突然主持人把我拉入大廳中間,要我給大家唱首歌,我知道這是師父給我講真象的唯一機會,我必須做好!於是我接過麥克風,說出下邊這段話:大家好!很高興有緣和各位在這裏相識,我很珍惜這樣難得的一次機會,在這裏我和大家說幾句心裏話。我和大家不同的是,我是一個按照真善忍標準修煉的人,我有自己的堅定信仰。為了「真善忍」的信仰,由於我的不放棄,我付出了三次被抓捕和一年流離失所的慘痛代價,在迫害中,我真正體會到了真善忍的力量,我更加知道真誠、善良、寬容在我們生活中是多麼的重要和珍貴。我願意將美好帶給大家,為了你們有個美好的未來,我希望在座的所有人請你們用心記住三個字:真、善、忍!

我的話音剛剛落下,全場給予了熱烈的掌聲,主持人從我手中搶過話筒重複說:「大家記住了嗎?真!善!忍!」此時,有幾個人從台下手拿花束過來向我獻花,並和我擁抱握手。這個結果完全是我沒有想到的。我知道師父在加持和鼓勵我。整個聚會結束了,大家合唱一首歌,在他們唱歌的時候,我穿梭在他們之間,將帶來的所有真象資料和護身符發到了每個人手裏。歌唱完了,我也發完了。這時我聽到了門外警車警笛長鳴的開到歌廳。我知道警察來了,我鎮靜一下,開始背法《洪吟﹒怕啥》,我一邊背,一邊往出走,一邊發著正念,這時警車離我坐的車不到2米的距離,警車門已經打開。我發著正念,背著法,上了朋友的車。直到我們的車離開,警車裏的警察還沒有下來。回到旅館,我幾乎一夜沒有睡覺,一直加大密度發正念,直到安全離開那裏。

回去後,我和所有的人失去了聯繫,我明白這次聚會機會難得,由此我認識到在工作生活中,遇到的每件事可能都不是偶然的,可能都有需要救度的眾生在等待著我們去救度,只要在法理上去悟,就不會錯過師父的每一次安排;只要溶於法中,堅定正念,就會化險為夷。

在修煉的路上,我也曾經摔過跟頭,也有很多時候做的不盡人意,但我會更好的學法,以法為師,清除一切障礙,作好三件事,救度眾生,隨師父圓滿回家!

以上認識和看法受修煉層次所限,不妥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