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理智講清真象 救度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7月16日】我來自農村,98年12月份喜得大法,從此就在大法中修煉。99年7月20日,得知派出所要抓人,我和其他同修到政府門前請願,看到好多巡邏的警察,我們又坐車回來了。平時我一坐車就暈車暈的很厲害,可是那天不但不暈車而且還覺得很舒服。這天,我們雖然不知道怎樣做,但是對邪魔也起到了很大的震懾作用。在今後的修煉中,不斷在師父的引導下一步步走入正法修煉。下面我和大家分享幾個我修煉中的小故事。

有一次晚上,我去挨家挨戶發資料。我剛把資料從門縫裏推進去,突然裏面的狗大叫,兇狠的把資料都給撕毀了,我有點緊張,換個地方還是有狗叫,再換個地方還是有狗叫,也不知道怎麼會有那麼多狗,大狗小狗一塊叫,有的人還開門,跑出來看發生甚麼事。我想可能剛才怕心出來,被魔鑽了空子,好像我走到哪裏都有狗叫。我就停下來,找個地方發正念,清除一切干擾。「我要發真象資料,救世人」我就這樣想,過了一會兒,狗也不叫了,周圍很靜,那才真是夜深人靜的時候。我很快把帶來的資料發完。

我家附近有一個爬山公園,每天早上有很多人去爬山,我想去看一下,找機會向人講真象,去了之後看到山上練甚麼的都有,亂七八糟的。我想法輪功這麼好的功法,是對人有利的,為甚麼還要怕呢?於是我站在那裏煉功,有想學的我就教給他們,後來有四、五個人跟我一起煉。幾天後,有一個登山的人問我煉的甚麼功,另外一個說好像是法輪功。我說沒錯,是法輪功。由於他們受江氏集團謊言的欺騙,說三道四的。但還有三個十一、二歲的小男孩找到我,說:「阿姨,你只要把我們教會就行了。」於是我就教他們煉。

2004年,有一天早上起來,我女兒說她做了一個夢,夢見我被警察抓去,打得渾身的血回來了。我說可能你是怕心造成的吧(我兩個女兒都學大法),我也沒當回事兒。早上吃完飯,心想我多拿一些資料走遠一點,快點發完。於是我就帶了一大包真象資料,推著自行車邊走邊發給過路人,我說這是你們的福份,他們都很高興的收起來。

我走到一個賣對聯的店門口給了店主一張,就走了,沒想到他在後面大聲叫,「光天化日之下你還敢宣傳這個」。我沒理他繼續往前走,走到西湖公園的外圍。那裏有不少散步的人,我邊走邊把資料發給他們,大家都很高興的接過去看,有的還主動上前跟我要,這時走來一個帶著小孩的人,我給了他一份。他也邊走邊看,他突然大叫起來,說我好大的膽子,還敢宣傳法輪功。

我回頭看的時候,他把資料舉過頭頂。我還以為他要把資料還給我,我就過去拿。沒想到他突然把手縮回去,幾步跨到車子前面把剩下的真象資料從車籃子裏拿出來,馬上打手機報警。後來我把手機給他按下來。我說,大哥,我們都是在做好人,你不要這樣。他不聽。我要資料他也不還給我,還叫我到派出所自首。我也沒有犯罪,我自甚麼首。這時圍上來的人越來越多,誰都沒有吱聲,只有一個邪惡的人說宣傳法輪功就是跟政府對著幹。我跟他解釋,他也不聽。為了世人能得救,不給邪惡市場,我決定離開這裏。想到師父為了救眾生幾乎耗盡了一切,想到同修們為了維護大法受盡了邪魔的酷刑,甚至失去了肉身,我還有甚麼保留的呢,一切都是為了維護大法救眾生。我鎮靜的發著正念,對著人群大聲的說,我們都是在做好人,難道還怕好人多嗎?說完我推著車子就走了。

那個壞人還在那裏打手機,那麼長時間,他就是打不通,其實就是師父在保護我。正法已經到了關鍵時刻,救度世人也很緊迫。我們都是在做神聖的事情,真正的為世人好,大法的法理也不允許邪惡的東西為所欲為的亂來,師父時時都在保護著我們,所以他的手機老是打不通。

回來的路上我傷心的哭了,我悟到可能是我做事的心太強了,好像完成任務一樣,所以被邪魔鑽了空子。邪的東西雖然現在甚麼也不是了,但是,對不明真象的世人還是能起到干擾的作用。雖然說是我女兒做的夢,其實是師父在點化我,我沒有向內找,反而說我女兒有怕心,無意當中出了顯示心,被魔鑽了空子。同修也來信,讓我注意安全,為整體著想。現在我發資料有的當面給,但大多數還是送到各家各戶。

2005年的一天早上我和鄰居到公園裏去,無意當中一回頭,發現超市前面的馬路邊上宣傳欄裏有江魔頭的漫畫,我想這個魔頭還躲在這裏害人,到了晚上我就去觀察了一下。原來兩層,那魔頭在上面那一層,很高很長,我要用力才能夠得著下面的邊,我用手一摸,原來是用布做的。第二天晚上兩點多的時候,我帶上了剪刀把能夠著的全都剪了。我想這樣一搞,負責宣傳的人可能馬上就能把那魔頭給拿下來。過了幾天,我想去看一下那個魔頭有沒有被換掉,一看還是我剪的那樣,只是被哪個同修又剪掉一塊。等我走到那魔頭跟前的時候,突然我感覺全身的毛孔都豎起來了,我馬上悟到可能那魔頭害怕了,兇相畢露來嚇唬我。我想不管怎麼樣只要被大法弟子發現了,就是那魔頭解體之時。那幾天,我天天去對著魔頭發正念,想辦法把那魔頭早點除掉。

有一次發完正念,突然發現那個架子可以爬上去,因為那架子兩邊是布,中間是空的。辦法有了,我想第二天晚上就去把它給剪下來。第二天,剛好我女婿從外地上班回來了。他是常人,雖然支持我學大法,但是就怕我出去怎麼樣,晚上回來看不到我總是要找。為了不驚動他,我想等他走了我再去。過了兩天他上班去了,晚上12點,我發完正念,帶上剪刀騎著自行車就去了,到那一看那個魔頭整個一張畫皮被哪個同修全給剪下來了。那時,我好高興,高興的是哪裏有邪魔,哪裏就有大法弟子清除邪惡的身影,但又覺得自己做事總是那麼慢,還要同修費心來做。我雖然沒能跟城裏的同修聯繫上,但我們的心是相通的,都是大法的一個粒子。

在正法的路上,師父時刻看護著我,師父就點化著我。從2002年我知道全球大法弟子同步發正念的時間之後,差不多每天都堅持四個整點發正念,走到哪裏就把正念帶到哪裏。每路過一個派出所,我就發正念把邪魔的黑窩給端了,不給邪魔有藏身的地方。

在歷史的關鍵時刻,我們要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抓緊時間做好自己應該做的三件大事,向偉大的師尊交上一份合格的答卷。

水平有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