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女兒的學校裏講真象(譯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7月6日】有相當一段時間,我想在我女兒的學校裏講真象,因為每次去學校接她時,我都會想到在學校裏遇到的家長和孩子們。我對自己說,我到這兒來絕不是偶然的,我遇到的人中肯定會有有緣人,他們也應該有得法的機會。然而,我在想應該怎樣著手,這個學校很大,有兩千多名學生,而我只有一個人。一年過去了,我決定不再讓這種想法阻撓我講真象。因此,每次到學校,我都會給學校的負責人發兩至三份洪法材料,同時也徵集簽名。每當我們收到法文版大紀元報後,我都會給該校教師休息室內放上三份,供他們傳閱。

一天,我15歲的女兒對我說,在他們的地理課上,他們談論過關於酷刑的話題,她當時介紹了法輪功在中國受迫害的情況。之後,老師對她說,他很關心此事,想知道更多的情況,請我給寄更多的材料。我不得不承認我非常驚訝與感動。我女兒現在能主動與老師談論這個話題,而在三年前,她不願意這樣做。

後來,我通過電子郵件將有關洪法材料發給了這位教師。在回答我的電子郵件時,他說他看了有關酷刑的照片,印象很深刻,並徵求我的意見是否願意在本學年底的課上,就此問題給學生們作介紹。我當即就表示同意,並立即約他面談。在我介紹有關法輪功受迫害情況的一個多小時的時間裏,他一直非常認真地聽,並提出了很多問題。因為他不能理解為甚麼如此平和的煉功方法會受到這樣殘酷的鎮壓。在解釋有關細節時,我想到他是來得法的,他應該抓住這個機會。當時我向他講真象,感覺到已經超出了常人的就事論事,打動了他的心。確實,在我們整個的交談中,我感受到了他的心靈在被打開並受到觸動,他說他想來學法輪功。

他拿了講真象的光盤與材料,我們也約定了在全班講真象的日期。他跟我說,他會跟教務處談及此事。這時我腦中突然出現一個想法:儘管學校不反對介紹法輪功,但學校裏還有四、五個中國孩子,他們是否會產生抵觸情緒?但我立即排斥這種錯誤的想法,這些中國孩子也應該明白真象,我發正念不讓黑手干擾他們了解大法真象。

時間過得很快,我該為這次去學校講真象做準備了。對成長中的孩子們洪法和對成人講真象是不一樣的,我首先給他們放真象光盤,當他們看到了法輪功受迫害的圖象時,他們中很多人會受到觸動的。

轉眼間就到了我該去學校向學生們講真象的日子了。早上我先學了一段時間的法,然後就準備發言內容,我想總要講上幾分鐘,但此時我卻不知從哪兒說起好。怎麼濃縮法輪功長達六年的受迫害經歷?這時我想到我不應該像常人那樣想,給他們提供很多資料,而是應該儘快喚醒他們的善心。想到了對像是孩子,我設身處地的為他們想,很快就確定了著手點和迫害案例。

僅僅幾天前,我們曾去中國駐伯爾尼大使館前請願,譴責中國酷刑迫害致死高蓉蓉,她是一位年輕的法輪功女學員。我選的第二個例子是,一個在丹麥避難的年輕中國學員的親身經歷,他的證詞使我很受感動。在他被迫從中國逃出來時,也就是和這次聽講的這些學生們年齡相仿。同時我還想到中國受迫害的學生學員是面臨著怎麼樣的威脅,我指的是怎麼講在坦桑尼亞受到法院指控的教育部長陳至立,因為她慫恿對小學乃至大學裏的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然後,我準備發給學生們的真象材料,其中還加上了一張為一名年輕的瑞士法輪功學員的媽媽的請願表。她媽媽現在被關押在中國的勞教營裏,我們現在正四處呼籲營救她。

我是與女兒一起去的學校。與我們同行的還有我女兒的一位好朋友,她也要去聽我講真象。那天天氣很熱,教室也很小,然而我很吃驚,裏面坐了二十幾個學生。還有一位歷史教師,他當時在隔壁的一個班裏監督考試,所以他有機會到這裏來聽我介紹情況。房間裏很熱,但我決定還是繼續穿著我的西服外套,以符合我所講的這個話題的嚴肅性。

一開始時,我就注意到有兩個學生在那裏做小動作,想干擾我介紹情況,我內心保持冷靜,並叮囑自己,這是他們得救的機會,我必須要把握好我自己,因此我就發正念。

我根本就不用介紹題目。首先,班主任簡單的對我進行了介紹,然後他就放真象光盤,並說道:「這個盤裏的一些圖象是很殘酷的,因為中國的這場迫害是最野蠻的。」光盤放了約三分鐘,在介紹法輪功的煉功動作時,坐在前排的小男孩就有些坐不住了。這時光盤裏開始播放出鎮壓的圖象,教室裏的氣氛開始變得沉重起來。

看著這些圖象,我也深深被畫面裏的修煉人的勇氣所震撼,他們是冒著生命危險去天安門廣場的。特別是看到這些孩子們突然看到這樣嚴肅的畫面而變得聚精會神時,我對自己說,他們也有明白的另一面,知道他們為甚麼今天看到這些場面。我女兒和她的朋友也是第一次看到這些畫面,我感受到我的大女兒再次受到觸動。

放完光盤後,我收住眼淚,並起身開始介紹情況。我雖然拿著講稿,實際上卻沒有看,話語就似乎自然的湧出來。我談到這些修煉者們的勇氣,以及他們隨時隨地都會面臨著的酷刑。這些受害者的真實故事比任何好的語言都更有力量,教室裏變得非常寧靜,那一雙雙嚴肅的眼睛都在注視著我。就是那些調皮的學生,也非常注意聽講,當我給他們讀一個在丹麥避難的16歲孩子的發言稿中談到,他不得不逃出他的祖國和家園,到一個陌生的國家避難時,我可以看懂這些年輕學生面孔的表情,他們就這樣認真地聽完我介紹的所有情況。下課後,我注意到,我帶來的所有洪法資料、徵簽表和真象光盤都被孩子們拿走了。

兩位老師也深受感動。他們問我在9月份開學時,是否能夠再去做一次介紹。那位歷史教師還說了一句令我很震驚的話:「法輪功修煉者已經贏了,他們已經動搖了這個惡劣的(江氏)政府。」(我記得)當學生們都離開教室後,他們說,由於這些和平的請願,法輪功修煉者已經成功的說服了全世界。

他們的話也深深的觸動了我,因為我看到他們正確的擺放了自己的位置,歷史教師還說要與我聯繫,他在9月開學時將要介紹中國,他向我要法輪功的有關資料,這樣他可以在假期間看。

我女兒的朋友也受感動,她向我要徵簽表,去向她的朋友們徵簽。

就這樣,師父的善,再一次打開這些一直生活在優裕環境中的孩子們的心扉,使他們接觸到了大法真象。我對自己說,我一定要繼續這樣做下去,這次的經歷使我再次認識到了,向我們周圍的人們講真象的重要性,要向所有的人講。

這次講真象的機會使我有幾點收穫。首先,儘管我們人少,我們也能動起來向人們講真象,不管我們用甚麼方式。再一點是,回憶我為這次講真象準備材料的過程,說明我們有必要認真做準備,不能認為我們已經知道很多了,而掉以輕心。事實上,事先準備材料,不僅僅是讓自己做好心理準備,更好的打動孩子們的心。當我真正站到孩子們面前時,另外一種講話的狀態就會出現。只要站在法上,講真象的具體的方式不是主要的,更重要的是,我們的心性要到位。

當我們真正在發揮講真象的作用時,我們也同時在提高我們自己的心性,提高自己的認識,去掉怕心。這樣,當我們的心是敞開時,人們就會聽我們講,師父是會幫助我們找到救人的辦法的。

在回家的路上,心裏久久不能平靜,我問我自己,我如此深入的用心講真象才有幾次?我是講用我的全身心和全部力量去做,我一天能做幾回?我有修煉人該有的慈悲和救人的心嗎?我眼前展現出我曾經有過的懶惰和不耐煩,我的這些弱點再一次說明了我有自私、沉重的人心,它首先阻撓我得法,誘使我貪圖安逸。如果我們能夠保留住這顆想慈悲救人的心,我們就可以改變我們周圍的環境,使得大法普照人間。

我非常感謝師父給我的每次機會,儘管我做得還不夠,但在正法的道路上,只要我們認真的去做,就能完成我們大法弟子的使命。

以上是我的一點心得,如有不妥,請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