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才能正念正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7月25日】6月13日上午10點多鐘,四個惡警突然闖入我家。事發突然,我想盡力擋著不讓他們入屋,因屋裏老伴正在上網,還有一位剛來的同修。但惡警人多,我自己無法阻擋,他們闖入屋就要搜。我很鎮靜,馬上想到師父法中講的「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心裏求師父加持並發正念。

惡警拿出搜查證給我看,我馬上給撕了(後來才知道他們是610的),決不承認他們的非法搜查。我又要工作證看,其中一個惡警拿出工作證一閃馬上放兜裏了,看樣子又怕我給撕了。當時這個610惡徒氣不打一處來,要把我帶走,我心裏很坦然。魔難來的這麼突然,我應面對它,不能退縮,這時好像從我的體內發出一個聲音:「到哪裏都一樣。」

兩個610把我拉到當地派出所。正好中午下班時間,讓兩個年輕警察看著我,我一坐下馬上立掌發正念,再就是背法,想起甚麼背甚麼,不讓腦子有一絲的私心雜念。我首先想到修煉的人遇到問題要先找自己,我哪裏做錯了,讓邪惡鑽了空子,致使惡警闖上門來,得趕快提高心性。同時我馬上也想到,我是人在修,不是神在修,我會有方方面面做不好的地方,我今天沒做好,我明天會做好,就是有漏,邪惡也不配迫害。想想得法9年了,師父為救度我們吃了無數的苦,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維護大法,救度眾生,反迫害是歷史賦予每個大法弟子的責任,我一定會做好這一切,請師父放心。

我就閉著眼背法、發正念,來來去去的人我也不看,搜查證被我撕了的那個惡警來了,他是6年來迫害大法弟子最厲害的惡警,開始問我叫甚麼名字,家住哪裏。我說:你不知道我叫甚麼名字、在哪裏住,你怎麼知道到我家去非法抄家?四個人翻了個底朝天,用警車把我劫持來,你派出所不是有底子嗎?還問我幹甚麼?別浪費時間了。我不會告訴你。這610惡徒把桌子一拍站起來了,嚷嚷:「這裏就不怕咬牙的,有的是辦法治咬牙的,就憑你給我撕了搜查證,馬上可以拘留你15天。」

我說:「你說了不算!你得好好的對我說話,你得尊重我。我告訴你我沒犯法,我沒犯罪,我不是犯人,你這套對我不好使。犯罪的是你們,我在家正在做飯,你們私闖民宅,四個大男人把我家翻遍了,我都60多歲了,你用警車把我劫持到這裏。」610問:「你說不說。」我說:「換種方式、換個環境我可以告訴你,甚麼都可以說,現在你是在迫害我,一個字也不會告訴你。」610說:「我馬上可以拘留你。」我堅定的說:「你說了不算,不信咱們走著瞧,我今天很快就回家!」我心裏說:「我師父說了算。」610惡徒竟說:「是我說了不算。」

就這樣一個字也沒問出來,他拿著空白的紙出去了,回來看看勁小了,610惡徒說:「煉法輪功有甚麼好,煉法輪功的都很自私,不管別人。」我說:「你說錯了,這就是你們迫害好人的一貫歪理邪說,法輪功都是修煉的人,都是為了別人的人,就拿我自己來說,沒煉功前孩子不能看、家務不能幹,別人還得伺候我,現在你看我身體多好,甚麼活都能幹。」

610說:「你看過九評嗎?」我說:「我不識字,我沒看,我可知道有退黨的,都退了200多萬了,這個共產黨現在到處都挨罵,中共的腐敗、貪官污吏、工人下崗、農民沒地種,老百姓上訪、遊行、不讓說真話,做好人都不讓。」610惡徒說:「你不懂這些,你就知道煉功祛病健身,煉法輪功的,以前有病的煉了這個功也好了,家庭不和的煉了這個功也好了。」

我說:「你也知道這個功好,為甚麼非要我說不好,沒煉功前我的胃出血做手術切了三分之二,剩下三分之一毛細血管還出血,長年貧血,還有別的病,我要不煉法輪功早就死了,你也有父母,回家問問你的父母,人是不是得有良心,救了我的命,你要我說不好,那還是人嗎?」610說:「是上邊叫幹的。」又說甚麼三令五申。我說:「我不懂甚麼三令五申,我只知道大法好,你敢對天發誓迫害6年了,你不了解法輪功、你沒看過真象材料嗎?法輪功已傳遍世界上70多個國家和地區,唯獨中國不叫煉。」

610說:「是政府不叫煉的,政府不叫幹的事就不能幹。」我說:「我的命得自己說了算,你心裏最清楚迫害6年了,不但沒壓倒,學的人越來越多,都是親傳親、人傳人,江××、羅幹等人都被起訴到國際法庭,你為自己留條後路,為你的家人想想,文化大革命後期秘密槍斃了很多警察你不知道哇?」610說:「你不要說這些了。」他害怕了。用在場的一個警察的話說我們倆在談判。而且這場正邪談判我勝了,他敗了。

約下午5點左右,那張紙他寫上我的名字又拿走了,看樣子去研究,回來坐在椅子上,囂張的邪氣沒了,他的鼻子出血了,拿衛生紙擦鼻子。他說:「你氣的我鼻子都出血了。」我說:「你生甚麼氣,我都不生氣。」610說:你看這樣,以前胃出血煉法輪功好了,在家煉功、學法、學《轉法輪》,第一次被傳訊(其他不佔用時間寫了)。

8個小時的正邪大戰結束了,下午6點多鐘我們3人都回家了(我老伴及一位同修)。

說句心裏話,當時我在整個迫害過程中沒有一絲雜念,連怕的一念都沒有,就是做自己應該做的。這一切都是慈悲師父的加持,大法的威力和護法正神的幫助,及在家同修發正念營救,還有我老伴的正念正行是分不開的。

做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在這意想不到的魔難中,只是做了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因我還有方方面面做不好的地方,特別和同修之間做不到慈悲、寬容、理解,這些都是不符合法的,都應該修去。在沒走完的這段修煉路上,應該多學法,學好法,修好自己,才能做好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

個人所悟,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