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共產黨混淆的若干概念解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7月18日】中華民族五千年文明博大精深,但在近代被共產黨奪佔政權之後,由於共產黨的殘暴鬥爭哲學和中華民族傳統文化格格不入,共產黨為了維持其政權從而對中華傳統文化進行了不遺餘力的破壞。

正如《九評共產黨》一書所言,「中共需要用邪惡的黨性取代人性,用『假、惡、鬥』的黨文化替代中國的傳統文化。」 中共對中國文化進行了偷梁換柱式的破壞,混淆了很多觀念、很多概念以及很多漢語詞彙的正確用法,下面僅舉幾例予以說明。

1、老百姓被中共強制灌輸「革命」觀念

共產黨言必稱「革命」,曰「革命黨人」、「革命同志」、「革命先烈」、「革命傳統」等等。其實「革命」的字面意思就是革人的命、取人的命,也就是殺人。共產黨的「革命歷史」就是一部殺人的歷史,「土地改革」就是革地主階級的命,「工商改造」就是革資產階級的命,「文化大革命」更是瘋狂殺人,連國家主席劉少奇的命都被革了,六四學潮革學生的命,趙紫陽不同意屠殺學生,他確確實實是個「反革命」。「革命」觀念使中國人殺心越來越重,漠視他人和自己的生命,犯罪手段越來越殘忍,道德觀念越來越淡薄。

共產黨的宣傳媒體中充斥著「革命」二字,其實將其直接替換成「殺人」二字更貼切。

2、共產黨混淆其黨和中華民族的概念

當今西方國家一旦批評中國的人權狀況、批評中共的獨裁專制,中共就一概誣之為「西方反華勢力」。共產黨是在混淆「反共」和「反華」的概念,也就是混淆「共產黨」和「中華民族」的概念。

其實「反共」和「反華」根本是兩回事。共產主義在全世界已經宣告失敗,最大的XX黨國家蘇聯已經解體,在中國大陸也無人再相信共產主義那一套騙人的鬼話了,中共的高官都在拼命撈錢、爭權奪利。共產主義帶給人類的是戰亂、暴虐、貧窮落後和獨裁專制等等,「反共」是全球大勢所趨,「滅共」是天意難違。而「反華」是共產黨根本不在意的,「周恩來一句話可以救了西哈努克,但是對於柬共屠殺二十多萬華人,中共卻抗議一聲都沒有,當時華人去中國大使館求救,使館竟然坐視不理。」(──摘自《九評共產黨》)

共產黨為挽救自己即將覆滅的命運,妄圖和中華民族綁在一起。但是「共產黨」和「中華民族」是兩個絕然不同的概念。中華民族有著五千年的悠久歷史,而共產黨的歷史才一百多年,一個小小的黨派怎麼能與中華民族相提並論呢?

3、共產黨混淆其黨和國家的概念

共產黨對群眾的洗腦宣傳中常有「愛黨愛國」的詞句,在其政權遭遇危機時往往高叫「亡黨亡國」,這是一種非常狡詐的欺騙宣傳,將共產黨和中國混為一談。

顯然,中共不等於中國,愛黨之人不一定愛國,愛國之人也不一定愛黨。「亡黨」絕非「亡國」,中共滅亡了,中國依然存在。全球華人中有很多人反對中共獨裁、呼籲民主自由、關心民眾疾苦,難道這些人都不愛國嗎?這些人更愛國。相反,江澤民很愛黨,但是江澤民將中國一百多萬平方公里的領土割給俄羅斯,成為中國有史以來最大的賣國賊!

共產黨的官方文章中常有「黨和國家」之類的話,將共產黨凌駕於國家之上,實際上是挾持了國家,這在非共產黨社會是不可思議的。

正如《九評》所言:「與中國上下五千年的歷史相比,中共統治中國的五十餘年不過是彈指之間的事。」 「沒有了中國共產黨,才能有新中國;沒有了中國共產黨,中國才會有希望;沒有了中國共產黨,正義善良的中國人民一定會重塑歷史的輝煌。」

4、共產黨混淆其黨和社會的概念

中共在批判誣蔑別人時總是慣用「反黨反社會」之類的帽子,「反黨反社會」成了邪黨文化的專有名詞,這是一種典型的混淆概念的手法,將共產黨和中國社會混為一談。

中共不等於中國社會。中共雖然號稱六千萬黨員,但其大部份組織處於癱瘓狀態,而中國民眾有13億之多,中共怎麼能代表中國社會呢?中共蠻橫地叫囂自己「先進」,鼓譟「三個代表」,然後開動所有的輿論工具,像打廣告似的反覆宣傳。中共所有吹噓自己的口號都是強詞奪理的一廂情願的說法,從來沒有經過民眾的認可。中共歷來是先吹噓自己,然後強迫老百姓學習和認同,這是一種多麼荒謬的強盜邏輯。

共產黨在中國不得人心,民間更是罵聲一片,其「保先」運動甚至被大陸百姓譏諷為先進的「性教育」。如果中共僅僅宣稱某人「反黨」,老百姓會嗤之以鼻,認為反得對、反得好。中共為了挑起群眾的仇恨心理,必須在「反黨」之後加上「反社會」的幌子,以達到混淆視聽,愚弄人民的目的,這是一種厚顏無恥的拙劣的栽贓嫁禍手法。

其實「反黨」是「反對黨文化」,並非參與爭權奪利的骯髒政治鬥爭,而是揭露中共的滔天罪行,使世人從中共長期的洗腦毒害中自救出來,走向新生。至於中共的滅亡,那是歷史發展的必然規律,是中共多行不義的必然結果,是中共自己想要滅亡。

5、共產黨混淆其黨和政府的關係

在一個正常的民主國家,政府是管理國家和社會的主體機構,而各黨派人士需要通過競選並得到多數選民的支持才能擔任各級政府要職。但是在中國,政府和黨派的關係剛好顛倒,中國人要在政府部門任職必須首先加入中共邪黨組織,否則便無任何「政治前途」可言。

在中國,「無論是中央政府一直到農村的村委會,行政官員永遠低於黨的官員,政府聽命於同級黨組織。黨的開銷支出,均由行政部門開銷中付出,並不單列開支。」(──《九評》)

「這個黨組織,就像一個巨大的邪靈附體,如影隨形般附著在中國社會的每一個單元細胞上,以它細緻入微的吸血管道,深入社會的每一條毛細血管和每一個單元細胞,控制和操縱著社會。」(──《九評》)

中共邪靈附體於中國社會,操控了中國政府。中共的官方文章常常自稱「黨和政府」,「黨」在前,「政府」在後,使政府與黨派的關係本末倒置。

中共控制各級政府盤剝奴役大陸民眾,使政府淪為牟取暴利的場所,政府機關被中共合稱為「黨政機關」,各級行政一把手大多由同級黨委書記兼任。而政府治理國家的機能則逐漸弱化,其處理危機的方法往往簡化為「殺」和「騙」。

6、共產黨混淆其黨和軍隊的關係

中共一貫將軍隊視為自己的「黨衛軍」,不斷高喊「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等等。其實,這種黨派對軍隊的絕對控制關係,只有希特勒式的極端獨裁國家才可能存在。

「在一個正常的現代社會制度下,執政黨要通過民主選舉才能組成政府,社會上的不同聲音是為了監督執政黨正確行使權力的,國家搞得不好,領導人就可能面臨被彈劾、甚至下台的危險。

在那些國家裏,軍隊不屬於任何政黨,而是只屬於國家。軍隊以維護人民利益和保衛領土完整為天職,因而政黨之間的爭鬥,乃至任何黨派內部的鬥爭並不牽扯軍隊。不論是哪一黨派當選,軍隊都必須效忠於國家,根據憲法規定服從國家最高權力機構的調遣。這也是西方民主國家儘管黨派之爭驚心動魄,但國家政局卻能保持穩定的重要原因之一。

然而中國的軍隊不同於西方國家,中國實際上只有黨的軍隊,而沒有國家的軍隊,軍隊成了謀取一黨私利的工具。 中共一直講『支部建在連隊上』,毛澤東早就提出所謂『黨指揮槍』的理論。黨內的政治鬥爭勝負,首先取決於誰掌握軍權。」(──《江澤民其人》)

7、共產黨混淆其黨和媒體的關係

共產黨和大陸媒體的關係完全是主子和奴才的關係,中共也公開宣稱媒體是「黨的喉舌」。這樣的「喉舌」媒體已失去了新聞的公正性,完全成了中共製造謊言的機器。

暴力和謊言是中共最突出的特徵,其謊言的例證數不勝數。大躍進時高喊「畝產萬斤,鋼產翻番,十年超英,十五年趕美」,文革時劉少奇是公認的「叛徒、內奸、工賊」,非典時期所有媒體「統一口徑」闢謠,「天安門自焚」偽案更是漏洞百出,造假手段非常拙劣。

人們對新聞報導做假已見怪不怪。新華社資深記者自己也說:「新華社的報導那怎麼能相信呢?」民間更是把中國的新聞機構形容為共產黨的一條狗。有民謠唱道:「它是黨的一條狗,守在黨的大門口。讓它咬誰就咬誰,讓咬幾口咬幾口。」

恐怖主義是當今世界的頭號敵人。大陸中央電視台經常播放恐怖分子如何攻擊美軍的鏡頭,卻從不讚揚美國軍人為反恐作出的犧牲。美軍在伊拉克死亡一個人,中央電視台立即作出準確及時的報導,累計死亡人數也清清楚楚,但是中國大陸礦難接二連三,中央台準確及時報導了嗎?礦難累計死亡人數也很清楚嗎?

一個正常社會的新聞媒體實際是一種監督機制,很多外國領導人就因為媒體曝光而面臨下台甚至被審判的命運。而大陸媒體被視為中共「喉舌」,這是一種變異關係,也是共產黨社會的一大特徵。

8、中共宣傳的「穩定」並非民眾希望的社會穩定

老百姓都希望社會穩定,安居樂業,所以中共也反覆宣傳「穩定壓倒一切」,以此麻痺了大量的中國民眾。

其實中共宣傳的「穩定」絕非人們理解的社會穩定,而是中共自己權力的穩定、中共自己既得利益的穩定。這一點只需看看中共的所做所為就一清二楚了。

中共統治大陸幾十年,社會矛盾加劇,道德水平低下,貧富分化嚴重,下崗工人遍地,農民生活困難,就業形勢嚴峻,治安狀況惡化,犯罪分子猖獗,暴力拆遷讓群眾無家可歸,而好人遭到打壓,黨國大員腰纏萬貫,貪污腐敗橫行無忌……,如此種種,難以盡述。難道這就是人民希望的「穩定」嗎?

共產黨高喊「將一切不穩定因素消滅在萌芽狀態」,真是殺氣騰騰!這是針對誰呢?當然是針對大陸民眾,凡是共產黨看不順眼的人和事都將被視為「不穩定因素」並予以嚴酷鎮壓。

在「六四」之時,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無意鎮壓學生,但是掌握中共的八大老執意鎮壓。鄧小平當時說:「殺20萬人,換來20年的穩定。」這「換20年的穩定」實質上是要換中共20年的政權,這符合了中共獨裁專制的根本目的,所以就被中共接受了。(──《九評》)

要求民主自由、反對貪污腐敗的學生和民眾反而成了的「不穩定因素」,下崗工人示威也成了中共的「不穩定因素」,被強制拆遷而依法上訪的冤民們同樣是中共的「不穩定因素」,中共的「不穩定因素」簡直太多了,所以中共才是整個社會最不穩定的因素。拋棄中共這個最不穩定的因素,整個社會才會真正穩定。

中共的「穩定」和社會的「穩定」是兩個概念,共產黨有意混淆二者的區別,將「穩定」當成一句政治口號和鎮壓民眾的最堂而皇之的理由。

9、「迷信」一詞被中共強加了「封建」的內涵

「迷信」的字面意思就是「著迷地相信」,是個中性詞語,而共產黨偏偏在前面加上「封建」二字,合稱「封建迷信」,從而使「迷信」成了貶義詞。

由於共產黨「假、惡、鬥」的黨文化侵蝕,中國人普遍缺乏信仰,將中華民族許多傳統觀念統統視為「迷信」。

共產黨將很多不符合自己理論的和科學解釋不了的現象均視為「迷信」。比如前不久廣州上空出現不明飛行物,各大媒體都進行了報導,而所謂的專家卻硬說是大氣運動產生的「雲氣光團」,這種說法非常模糊,「雲氣」確實有,但光從何來?而且是像月亮大小的多個光團來回穿梭移動。專家們是站在現有知識基礎上進行強制性解釋,如果有人提出新的不被人理解的觀點,就很可能被視為「迷信」了。

其實「迷信」現象在世界上廣泛存在。共產黨迷信馬克思及其暴力學說,學生迷信書本和分數,有文化的人迷信科學,中國人迷信數字「8」,奧運會開幕式也被定於2008年8月8日晚8時,中國人還有很多世代相傳的習俗,如清明掃墓,農曆7月14日祭祖等等。

考古學、天文學以及人體科學等方面的新發現不斷衝擊著人們的所謂科學觀念,比如我的一位朋友被共產黨的洗腦宣傳搞得很固執,一聽別人談起科學解釋不了的神奇現象就面現痛苦的表情,衝動地說:「甚麼時代了,還相信這些迷信!?」

「迷信」一詞的真正內涵在法輪大法的著作中有深刻的闡述,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閱。

10、「政治」一詞被中共強加很多惡毒的內涵

政治家在國外是一個很高級的職業,著名影星施瓦辛格就棄影從政,並擔任美國的一州之長。

但是在中國,「政治」是一頂很嚇人的帽子,中共經常宣稱某某人是在搞政治,從而進行批判和打擊。中共不允許別人搞政治,但是中共自己搞政治卻顯得正大光明,江澤民的「三講」之中就有「講政治」,並廣泛宣傳,強制老百姓學習。

「政治」一詞被共產黨隨意解釋,強加了很多莫名其妙的內涵,「政治」將老百姓的思想都搞糊塗了,具體表現如下:

第一、中共是搞政治的「專家」,但不允許別人搞政治,很多民主人士遭到中共的殘酷迫害,老百姓基本沒甚麼政治權利;

第二、中共不允許別人搞政治同時又強迫所有人搞政治,全國上下必須「講政治」,小學生必須加入少先隊,中學生必須加入共青團,所有學生都必須學「政治」並死記硬背,「政治」是研究生入學考試必考課程之一,入黨是擔任各級幹部的先決條件,所有人的檔案中都有「政治面貌」一欄,最近全球退黨大潮聲勢浩大,中共又千方百計拉人入黨;

第三、中共對那些真正不搞政治的人卻很痛恨,比如廣大的法輪功群眾信仰「真、善、忍」,對政治絲毫不感興趣,但是中共卻對法輪功群眾扣上「政治」帽子和其他帽子進行殘酷迫害。

自從《九評共產黨》系列文章問世以來,很多中國人認識了中共的邪惡本質,紛紛退黨退團遠離政治,以保平安,當然這是中國人最明智的選擇。中共受到退黨潮的衝擊,將《九評》的出現誣蔑為搞政治,這純粹是濫用「政治」的概念。

其實,真正的「政治」必須有對「政治權力」的要求,比如施瓦辛格從政是為了競選州長,布什總統從政是為了擔任國家元首,國內民主人士搞政治是為了結束共產黨的一黨專制,這些「政治」活動都有明確的「政治權力」的目標。

所以,《九評》引發的退黨潮正是中國人厭惡政治、遠離政治的表現。

11、「戰天鬥地」被中共宣傳為褒義詞

最近一段時間大陸天災人禍頻繁,大陸某些地方報紙竟然出現了「戰天鬥地」的新聞標題,實在是可笑至極。當然鼓勵人民抗災自救是好事,但也沒必要用這種口號,令人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文化大革命和大躍進。

12、「仁者無敵」的真正內涵

《天龍八部》描寫了一個眾所周知的「仁者無敵」的境界,該書刻畫了許多栩栩如生的武俠人物,有許多引人入勝的絕世武功,但武功最強之人並非那些少年英俠,而是少林寺藏經閣裏一個年老的掃地僧人,其武功超凡入聖卻從不引人注意,連少林寺方丈也不知此人。

其實「仁者無敵」的真正涵義並不注重於武功和打鬥,而是修煉者道德高尚的一種境界表現。「仁者無敵」具有如下意義:一個修煉人,淡泊名利,修身養性,慈悲為懷,此人活在世上不會與任何人為敵,也從來不會把任何人當作自己的敵人,也就是仁者無敵。

以上說法乃筆者個人理解,不一定準確。其實廣大法輪功群眾就是現實生活中的「仁者無敵」的典範,雖然中共無端迫害法輪功,使許多煉功群眾流離失所甚至失去生命,但是廣大煉功群眾仍然以理性和平的姿態向世人講清真相,堅持以法律手段嚴懲凶犯。

歷史上基督徒歷經三百年磨難而屹立不倒,相反,盛極一時的羅馬帝國因迫害基督徒而天怒人怨,羅馬帝國發生四次大瘟疫,全國人口死亡一半,羅馬帝國從此消亡了。

今天,邪惡中共以國家四分之一的財力迫害法輪功,拖垮了國家經濟,摧毀了社會的道德良知,中共將自己拖向一個尷尬的境地,走向毀滅而無法回頭。

本文僅代表個人觀點,層次水平有限,歡迎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