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黨害苦我 大法救了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21日】我從小就跟別人唱共產邪黨好,瞎唱了幾十年也不知道好在哪裏,正好相反,被共產邪黨迫害了我幾十年,被迫害得我家破人亡、夫離子散。

我六歲那年正高高興興上小學一年級了,老師家長都說我有禮貌,學習好。我最喜歡我的好爸爸,他每天除了出外行醫還要送我上學。爸爸第一天就告訴我在學校要聽老師的話,和同學要和睦相處,不計小節。

我才上了三個月小學,當年的五月份禍從天降,共產邪黨不讓我上學。莫名其妙把我善良的好爸爸抓走槍斃了。從此把家抄了,門也封了,突然我和可憐的媽媽無家可歸了。當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唯一的親人媽媽說:「我走了,你聽姪子的話。」我夢醒來叫媽媽、媽媽,可是媽媽真的走了,我一摸媽媽早已冰冷死了,姪子也死了。

從此以後我就像天上掉到地上來一樣,哪裏是哪裏呢?我就成了孤兒,整整餓了三天。共產邪黨把我們家打成惡霸地主,誰也不敢接近我。我父親出外行醫時做了件好事兒,在馬路上拾到一小女孩把她養大成人,讓她讀書給她成家。是她丈夫沒有等到天亮就偷偷把我接到她們家去了。從此以後我跟姐姐、姐夫和她們家三個小孩一起,生活十分艱苦。全靠我姐夫一人工作要養活全家六口人。到後來實在是維持不下去。突然來一家人說:「你們家孩子多不容易,我家孩子少不如我把這小姑娘帶回去,她很聰明。我讓她去我們家讀書好吧。」我姐姐、姐夫一聽有書讀,那多好,我們家讀不起書。於是我只好跟別人走了。

可是到她們家一天書都沒有讀。去的當天晚上讓我睡到外屋,我又怕又想家,含著淚水聽她們在裏屋說,這女孩太聰明了不能讓她讀書,讀了書就不是我們家的人啦,明天開始叫她天亮之前就把一家人的飯做好。吃過飯讓她上山打柴去,回來後叫她擔水,讓她供全家人燒的柴,供全家吃的水。有一次我實在累得受不了,我就準備跳到井裏,一了百了。可是我想不行,我這麼好的爸媽不在世了,我再不爭口氣那這個家不就甚麼都沒有了,不能死。我還小總會有天亮的時候的。到我15歲那年,我找到婦聯,一個好心阿姨給我說了公道話,讓我勉強地離開了那家。原來也是共產邪黨的家。

可是我又無家可歸呀,我只好回到姐姐家去。這時又來了一個人說,介紹我和姐姐到一所小學去工作,還可以讓我讀書當旁聽生。第二天和姐姐去了,姐姐做飯我擔水給學校打掃衛生,打上課鈴之後我接著當旁聽生了,總算讀書了。

兩年後我17歲了,我好心的姐姐、姐夫又讓我參加工作了。說是參加工作了,解決家庭困難和個人的出路,可是被共產黨給戴的出身不好的這頂政治帽子,總是壓得我抬不起頭,直不起腰。幾十年如一日,只有幹活的權利沒有說話的權利,所以共產邪黨的甚麼組織都不讓我參加。我是屬於「黑」五類的子女,又把我下放到農場去勞動改造。兩年家裏直接受到影響,出身不好影響丈夫的進步了,離婚了。三個小孩都不願意離開我,個個大哭,傷心的淚水使我心酸了。我只好咬緊牙關下定決心,用當時的28元錢,維持我們娘四口。每個月吃六兩油,肉就更買不起,只吃飯菜。就像一隻瞎眼的小雞一樣,真是天老爺照顧。一關一關地坎坷地度過來。

三個小孩配合我在艱苦的歲月裏好好學習。都分別考上中國地質大學、華南師範大學、最小的小孩醫學研究生畢業了。接上我父親醫學的班。本人被共產邪黨奪走讀書的權利,可是我自學成功的取得了國家承認的幼兒園教師合格證書。

半個世紀多了在共產黨種種壓力中,層層迫害下,雖然衝破了難關取得了一些應該取得的成績,可是自己卻累出一身的病來。在非常危險的緊急關頭,我有幸地得了法輪大法。我千言萬語也說不完道不盡感謝偉大的、慈悲的師尊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把我和全家從水深火熱中解救出來。

我兒子說:「真善忍威力大,病魔邪鬼全怕他。」把我的腦血栓、血壓病、肝內膽管結石、子宮肌瘤、骨質增生、神經衰弱、慢性胃炎、腰腿病、頭疼病等全治好了。前些年整天被這些病磨得死去活來的。我吃藥不好、打針不行、住院無效,治好這個那個又發了,治好那個這個又發了。每年要花上萬元醫藥費,就這樣的身體可不可怕。全家人為我擔心,尋醫找藥,幾個苦大的小孩千方百計幫助我如何解除痛苦。

可是這麼一身病,誰能解決得了?就在我得法的第20天,這一身可怕的將奪人生命的病魔,由於修煉大法不治而癒。我聽師尊的話,按照修煉的標準要求去認真學法、修心性,病全好了,一身輕鬆,紅光滿面。誰見我都說,你怎麼不老的?你十年前是這樣,十年後比十年前更精神了,其實都是大法的威力在煉功人身上的反映。

所以說有比較才有鑑別,邪惡共產黨迫害我全家,大法救我全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