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所是中共惡黨邪教政權的縮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1日】這個題目,不是想出來的,而是在看守所裏看出來的。

那天,自己被非法抓捕後,又被非法送到北京某看守所。剛到大門,門衛武警戰士問:「這是幹甚麼的?」抓我的警察回答說:「法輪功。」「那還不送到後山餵狼去!」那個年輕武警戰士連想都沒想,便隨口噴出如此歹毒的惡言。我當時聽了真為他難過,心裏話:你這孩子!和我當年當紅衛兵的時候一樣,人家說甚麼信甚麼,心頭被煽起的怒火還挺高,被當槍使了還蒙在鼓裏。但願你有朝一日能明白過來,可別當了江魔頭的殉葬品。

一進牢房,獄霸就說:「我告訴你:這裏是真正的無產階級專政!」聽了他這話,我沒作聲,只是笑了笑。心想:這還用你說嗎?可我不是犯人,不怕這一套。他沒再說甚麼,但當時我也沒往深裏去想。過了幾天,我發現:除了我這個大法弟子外,新來的犯罪嫌疑人一進來,獄霸就帶頭對其一頓暴打,越不服氣,打得越厲害。有的不止打一次,有的還讓「坐飛機」、「金雞獨立」,或者罰站、長時間不讓入廁、在廁所關禁閉、不讓睡覺,動其它肉刑,有的還讓大家羞辱、侮辱人格,直到打服治服為止。由於這個獄霸販毒又吸毒,心狠手辣得出奇,又特別會陰一套陽一套,所以獄警對它特別「器重」。隔壁號裏新去的一個犯罪嫌疑人,挨打後大聲呼喊,向警察求救。結果,被警察送了過來,被這個獄霸及其幫兇打得傷痕累累,不敢再吭氣。警察又給戴上腳鐐手銬,讓兩個獄霸押著一個號一個號地挨門「認罪」,說自己原來挨打時「呼救」是「造謠」、「沒事找事」(當時,看守所裏還正在開展甚麼所謂的「嚴厲打擊牢頭獄霸的鬥爭」)。加重迫害其他大法弟子,也讓他去當打手。顯然,邪惡是想藉此恐嚇。對此,我發正念。漸漸地,這種事兒輕了。說是輕了,是指打人手輕了,時間短了,可沒有杜絕。因為給他們講了「善惡必報」的道理和真象,他們有了點兒害怕遭報的恐懼心理。同時,大法弟子(包括在我之前的)在警察面前表現出的凜然正氣,使獄警不得不允許我不背監規,同時在獄中堅持修煉的行為和所表現出的善心,令他們不能不對我敬畏,所以那種隨著獄霸一哄而上的氣氛明顯沖淡了。但由於自己正念還不夠足,加之其它原因(我們這個時期的使命也不是解決這種問題),裏面那種靠拳頭(鞋底、肉刑)維持獄霸權威的形式基本沒有變化。

獄霸甘當獄警的鷹犬和爪牙,其實就是為了自己那個既得的「頭板」老大地位。獄霸,獄警美其名曰「學習號」(意為學習好的),在號裏面被稱為「頭板」(因睡地板而得其名,相當於黑社會的老大)。每個號裏,現在都是人滿為患,早已超過了設計容量的數倍。不到15平方米的房間裏,擠著20多人。可「頭板」不許別人跟他擠,他一個人佔3平方米左右,並且鋪著十幾床被褥。二板、三板、四板(相當於黑社會的老二、老三、老四)一人一床被子,三人佔4平方米左右。除去兩邊的門口,剩下的一半。還分三個級別,最擠的,只能仄著身子互相貼緊了睡,不得隨意翻身(這還是說的我在那裏面住的那段時間內的情況,據說,曾經多達30多人,除去值班的,有些人得輪班睡。可監規中關於不許兩人合蓋被子的規定照樣掛在牆上,照樣讓一字不差地背)。

「頭板」還有一些特權:警察單獨請出去玩、「開會」、抽煙、洗澡、「勞動」。最重要的,是其對號外信息渠道、號內輿論的操控權和財產的強行分配權。提審回來,要先向他彙報(這不包括我)。家信,他先看。看電視(所裏不許換台),換不換台,換甚麼台,由他定。能不能說話(所裏不許說話),說甚麼話題,誰可以說,也都由他定(我不聽他的,他沒敢胡來)。家裏寄去的錢被換成了裏邊的票以後,全放在他那兒,大部份都讓他花掉了。他願意給本人多少給多少,給那一點兒時,還要讓本人說一聲:「謝X哥!」(我的他沒敢要。我主動給大家買過某些東西,展示了大法弟子的風貌,也打動了他們中一些人)。家裏寄去的衣物,先由他挑、分,剩下的再給本人(這事,輪到我頭上他徵得了我同意才做的,分去我兩樣東西。因為當時我看著他們都很可憐,事後回想起來,是否定舊勢力安排不徹底,被邪惡鑽了空子,自己的善被邪惡利用了。應該自己堂堂正正的直接以大法弟子的名義給人,那樣證實法的效果會好些)。吃飯時,由「頭板」指定的專人分菜、分飯、排秩序。每餐都剩下一些飯菜倒掉,也不讓他要整治的人吃飽。有時別人如果給了那些人飯菜,「頭板」發現了,還要訓斥,甚至懲罰(對我沒敢)。每天供應給全號人的開水,他一人全部佔用,洗臉、擦澡,剩下的,倒掉。

經歷了這些事,我明白了一個道理:最能認清中共惡黨邪教本質的,除了真正的高人,那就是真正的小人(當然高人與小人不可同日而語,看法有著天淵之別。但從人的這個層次,在對共產邪靈的「邪惡」性的認識上,表面上還可以說是有某種相同的)。像那個獄霸那樣的十足的流氓,對中共惡黨邪教流氓本性摸得最透。因而他才會說出「這裏是真正的無產階級專政」的話來,因為無產階級專政本來就是流氓專政。由此想到,看守所真的活像一個中國小大陸。那個「頭板」與二板、三板、四板就像中共惡黨政治流氓集團。我覺得,了解一下這個情況,可能有助於那些不了解中國大陸真實情況的人,那些偏聽中共欺騙宣傳太久了的人,接受和看懂《九評》,所以就寫了出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