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書畫見共產邪說的狂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4月22日】中國書法道路走到元代,是蒙古人的天下,卻意外的出現了一個漢族書法大家趙孟頫,用筆簡易順暢,風格雍容秀美,成就了籠罩元代書壇的趙體書法。趙孟頫同時又是個書法教育家。妻子管道升、兒子趙雍都受教於他。相傳兒子趙雍在練書法時候,趙孟頫有時會悄悄的走過去,從兒子背後,伸手把兒子握著的筆管,猛地往上拔,如果沒拔起,就微笑著不作一聲;如果很輕易的拔起來了,雖弄得小孩一手的墨,還是要加以責備。責備他用心不專,心有旁思。以前書聖王羲之也是這樣教育兒子的。這裏面有個意思是說:書法也非等閒事,在外師法自然,在內傳遞真覺。所謂「外師造化,中的心源」,因此書法看似小技,實則馬虎不得,一樣的需要心靜手穩,一樣的需要虔誠謙卑。這種謙卑的態度很明顯的表現在中國繪畫裏面,畫山水,往往山大水大,山下水邊卻是小如豆粒的人,靜穆裏很安詳的表示出對天地自然的敬畏;畫人物花鳥,往往一禽一人之外,空白一大片,空白裏面容載著至微至洪的無盡萬象,涵納著無始無終的生命因緣,表現出來的此禽此人,實在只不過是十方世界無涯歷史中的一點一頁而已矣。山水人物花鳥如同一根指頭,捎帶著人間情調,卻指示著人間之外宇宙大穹的玄奧。

由於謙卑,中國先哲們在思維方式上明智的採取了直覺與暗示。老莊孔孟他們沒有一個人願意提著自己的頭髮把自己拔到蒼穹之上,沒有一個刻意的去建立一個甚麼周密的理論體系。他們方法上崇尚體悟,表達上慣於以寓言、比喻和故事來暗示。中國先哲們的深刻思想,往往是些零星的格言警句,安放在一種謙和優柔的語氣之中,以無我或漸趨無我之境,向人指點著高深莫測的天意。

在共產學說的圖畫裏,人們見到的是相反的情形,它們恨不得把人畫得比山大,比水長,恨不得讓天地萬物都來向人豎起大拇指。共產教義,也恨不得用幾十個字母就把人間天上無邊奧秘一網打盡。這個矮得只能摸到象腿的共產黨,由於狂妄自大,向中國人日夜宣說著大象本來就是根石柱子,向中國人宣說著只有人才是宇宙的主宰、只有肉眼看得見的才可相信、只有槍桿子才最為可靠、全人類只有共產黨才是最「先進」的。這不但是狂妄,更是邪惡,因為它是逆天叛道、反反神自然反人類的徹底「反動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