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資料:見證共產邪黨的惡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2日】為了鏟除共產邪靈,在此揭露邪黨在歷史上所做的幾例壞事,以做證明。

我由於年齡的緣故沒有經歷過大躍進、文革,但我的祖母、父親都是這個時期的見證人,祖母雖早已去世,但她老人家所談到的經歷卻猶在耳邊。58年「大躍進」、60年大飢荒,百姓被迫大逃荒,餓殍遍野,死人無數。我的祖籍在河北某縣,當時村裏的樹皮已經被剝光,而公社大食堂給人們吃的是用爛土豆、粟谷皮(不是糠,糠在當時是好東西,這是指長在莊稼上包糧食的那個外殼)等放在碾子上碾一下,給人熬糊糊喝。就是這樣的糊糊也不能吃飽,當時給人盛飯用勺子,一勺子為一兩,每人最多給吃七兩。當時在食堂幹部嘴裏經常說的一句話就是:「幹活不好好幹,七兩七兩喝糊糊!」當時人們還有吃觀音土、臭煤的。臭煤是軟的,咬在嘴裏是粘的,許多人吃臭煤竟然保住了命。

當時祖母帶著父親幾個艱難度日,當時父親餓的幾近昏迷狀態,姑姑雖比父親大,依然年幼,可以從肚皮上看見黑青色的腸子在蠕動。

有一次,祖母她們在碾房給食堂碾吃的(就是爛土豆、粟谷皮等),因碾好的需要倒在地上再往口袋裏裝,於是大家便用掃帚把地上的浮土掃到一邊,希望少沾些土。可被一個村幹部看見後,兩腳又把那些土踢到了碾好的「麵粉」裏。因為祖母她們幾個人的成分是富農,誰也不敢吱聲。

當時的豆餅、苜蓿是給牲口做飼料的,根本不給人吃。

有一年秋天土豆大豐收,滿地都是白花花的土豆。在地裏幹活的一個婦女餓的不行了。就用膝蓋壓住一個土豆,用土埋住。準備半夜來拿,被一個幹部看見後,就用大個的土豆往那個婦女頭上砸,那婦女就被打得昏迷過去,抬回家兩天後就死了。百姓沒有一個人敢吱聲。其實說當時的社會風氣好,就是在這種恐怖的打壓下形成的,並不是人們真的道德高尚了。祖母說那幾年那裏的糧食幾乎年年豐收,但不給人們吃,卻不知弄到哪裏去了。但每天喊的口號是:「備戰備荒,準備打仗,打倒美帝,打倒蘇修!」到了80年代,人們從山洞裏發現了許多長了綠毛的糧食,原來那時把糧食放到山洞裏後就把山洞給封閉了。

當時有工作的人和隊幹部吃供應糧,都另開小灶,他們的米麵吃不了。那時的百姓是靠出勞力掙工分。有一個人年輕飯量大。有一個工作人員說:「我拉一泡大便,你吃了。我就給你三十斤糧票。」年輕人就真的吃了他的大便(因有錢人吃的少便的也少),這個工作人員又不想給糧票了,年輕人也拉了一泡讓他吃,這個人不得不給了他三十斤糧票 。

當時人餓的已經沒有一點精神了。有餓死的。家裏人就拉出去,往身上蓋上幾鐵鍬土,往往蓋不嚴,半個身子在土裏,半個身子在土外。幾乎天天有人家往出拉餓死的人。當時有一個女人生了一個小孩,大人餓的沒吃的,更沒奶餵孩子,孩子就被活活的餓死了。這個女人當時說:「孩子,你胖乎乎的,娘捨不得扔你,娘把你吃了。」這個女人真的把孩子吃了。後來這個女人餓了就半夜到埋死人的地方從死人身上割塊肉回家煮著吃,因此而活下來了。在88年祖母回老家時,這個女人還活著。從這件事,我對老人說的「沒的吃顧不得親生子,沒的燒顧不得象牙床」有了新的解讀。

當時在管制上達到了極限。晚上人們在家睡覺時,窗外就有人偷聽說話。我初中有個姓張的同學,他的祖籍和我是一個地方的。當時他的五爺爺說過一句話:「毛主席老婆是江青,古代紂王有個妲己,毛主席是不是聽了老婆的話了,怎麼國家會弄成這樣?」就這一句話被判了8年。

由於祖母已經去世,老人們有的已多年不見或去世了,詳細日期和人名甚麼的也無法再核實了。但這卻是祖母經常說的幾件親身經歷。父輩因為祖母的英明決斷偷跑出了口外,靠吃野菜和菜根才保住了性命。

在我少年時,祖母經常和我說:「人們說共產黨好,我一輩子也不會說它好,它把人們禍害苦啦。大年三十還不讓人們過年,還要讓人們刨凍糞,燒火時還得在灶堂裏烤黃土塊積肥。它宣揚說:舊社會人們當牛當馬,如今翻了身當家做主人。甚麼當家做主人?現在才是當牛做馬呢!」

上兩代人遭受了共產黨的迫害,我現在也同樣遭到了共產黨的迫害,而許多人還渾不自知,因此將這幾件事寫出來,讓更多的人認清共產邪黨的害人本質和真面目,共產黨的社會其實就是人吃人的社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