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劃生育致殘疾 上訪無門遇善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23日】我是一個殘疾人,沒有文化的莊稼婦女。98年幸運得法,大法給了我文化,改變了我的人生,從殘廢變成一個健康的人,師父的慈悲恩德用語言真是難以表達。

自從83年做計劃生育後,我的身體就一天比一天弱,造成了神經不好,心臟病、頸椎腰椎,最後造成腿不會走路,多種疾病纏身。曾在縣醫院長時間治療無效。在北京、石家莊兩醫院治療一年的時間,仍然沒有好轉的跡象,當時醫院表示叫我回家慢慢可以恢復健康,被他們哄回了家。

恢復了幾個春秋也不見好轉,找過政府、信訪多次,從沒有真正解決我的困難,精神壓力,說實話我整癱了十二年,在這漫長的生活歲月,真是過著生不如死的生活。看見好多人都可參加勞動,維持生活,看看別人想想自己和將來,真是泣不成聲。我不知流過多少眼淚,想過多少次輕生。

生活在常人社會裏,甚麼事情都會發生。然而禍不單行,我丈夫又得了腦出血,當時的家庭生活狀態,真是使我難以承受,這沉重的打擊猶如泰山壓頂,本來就很不完整的一個家庭又一次失去了平衡。

在這樣的困難時期政府無人過問。經過層層反映各級政府以及信訪不知去了多少次,解決的只是免去我個人三提五統和農業稅。兩個病人,沒經濟來源,真無法生活。以後又多次找到各級政府,腿都跑細了都無濟於事,反而遭到卻是嘲笑和歧視。

有些好心人告訴去北京找焦點訪談,於是我抱著一顆天真信賴政府的心,帶著沉重的病軀來到首都。當時上下車行走都是爬著走路,在地鐵出口和人擁擠的地方,有好幾次我被從身上踩過去的。回顧那些日子,我也碰到不少好人給幾塊錢和送點吃的,他們的好意使我感動得流了很多淚。但我遇到很多壞人,他們給我的卻是嘲笑、羞辱、歧視,我也不由自主的流下很多的淚。兩種淚的來源卻不同,一種淚熱藏著我生存的自信,一種淚冷漠渺茫我的痛苦。

最使我難忘的是,我幾次艱難的找到焦點訪談,它使我至今流淚不止,對某某黨和政府的信賴徹底絕望。

我萬萬沒想到本應真正為人民說理的地方,卻是這樣的流氓,我來到此是期盼給一個公正救助答覆,我遭到的卻是歧視、謾罵、毆打,我一句也不會說謊,他們穿著大皮鞋踢遍我全身,還有一個警察把皮鞋尖塞在我的嘴裏,不叫我說話,並搶走我的訴狀和其他一些證件,把我抬到車上,當時我被打得暈頭轉向,不知把我拉到哪裏。反正是把我扔在一個大天橋上,趴了一天沒有吃東西。

那時我沒修煉,總有一顆去找他們評理的心,我要討回我的證件手續,忍著腰腿的疼痛,往回爬,總有好人給我點吃的,指引我要去的方向,累了歇一會兒,睏了就睡在路邊。

我終於又找到了焦點訪談,這一次我不但沒有討回我的手續證件,反而又遭到一次拳腳的毒打,然後把我扔在車上拉出去很遠很遠,扔在馬路邊。當時我真是叫天不應,叫地不靈。

我想人民政府是給人民當家作主的,人民警察是和人民有著血肉相連的關係,然而相反,我的冤屈沒有訴出,遭到的卻是土匪、流氓幾頓毒打。從此以後我記住一句古話,餓死不做賊,冤死不告狀。

所幸,98年夏季我幸運的遇到了法輪大法。通過學法煉功,我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強健。經過兩個多月時間,我能夠走路和輕微的勞動了,親朋好友都為我驚喜。大家都說,一個殘廢人,學了法輪功,恢復得比原來的身體還健康,真是奇蹟!

我的健康,我的生命都是師父給救的,師父的大恩大德我永遠不會忘。我是得救了,我想如今在邪惡集團的壓力下,還有多少受矇蔽沒有得救的人等待我們去救啊!做為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感到我們的責任重大,在隨師正法期間,我一定要做一個師父認可的大法弟子,我的修煉體會以後再和大家見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