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一家的遭遇看共產黨的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6月16日】通過學習《九評共產黨》,從心裏認清了共產黨,同時,也了解了共產黨的歷史。從流氓無產者起家,一路殺來,在共產邪靈的附體下,做盡了壞事。令每個受共產黨迫害的人回想起當時的情景,都會不寒而慄。

我的父親看了《九評共產黨》後說:「『九評』說的一點都不假,沒有經歷過的人不知道,但親身經歷過的人都會是刻骨銘心的。」

我父親年輕時當過兵,47年那年,我父親奉命去朝鮮接傷員回國,那時的交通不方便,有的地方沒有火車。從長春一路輾轉來到了寬甸稍作休息。那年正趕上共產黨鬧土改,我父親親眼看見了那些人借「土改」之名,隨便調戲婦女,霸佔人家的女兒、媳婦,再以地主的罪名把人家的家人殺掉。這些「土改」的人中很多都是地痞流氓,把殺人當兒戲,把殺人兇手當作英雄。有一天,我父親隨著大家去看戲,途中遇到一群人圍著一老者連打帶罵。打人者下手兇狠,被打者哀嚎不止,直打的那人癱倒在地。見此情景我父親上前詢問,原來這人是做點小生意的人,只因國民黨撤退時,在他家放了點東西,就被「土改隊」抓住嚴刑拷打。我父親看不過,上前說了一句:這人如果犯到哪條,就按哪條處理,如果罪大惡極也不過是一槍之罪,也不應該這樣對待他。話音剛落,「土改」隊長領著一些人上來揪住我父親的衣服連打帶踢,把我父親五花大綁按在地上。「土改隊」其中的一人當著我父親和所有圍觀者的面,拿起棍子,把那老者兩棍子打死。這些殺紅了眼的「土改隊」開始審問我父親,並把我父親的槍強行拿走,不分青紅皂白要把我父親拉出去槍斃。就在這關鍵時刻,我父親從前線領回的傷員及時趕到,和「土改隊」發生了一場衝突,最後把我父親救回來。我父親回憶這段歷史說,當你全心全意為共產黨做工作時,不知甚麼時候共產黨的鬥爭矛頭就指向了你,讓你防不勝防。

我母親親眼見證了共產黨的惡暴。「土改」那年,我母親家的一個親戚有一個男孩,十幾歲年紀,長得白淨漂亮,人見人愛,非常懂事,很有教養,沒有任何劣跡,只因生在地主家(其實家中並不富有),就被當作「地主崽子」活活被土改隊人打死。這樣的殘暴嚇得群眾敢怒不敢言,心中充滿恐懼。共產黨就是通過這種暴政的手段來維持自己的政權,並不真把百姓的生死存亡放在心上。

文革期間我親眼見到了那些在共產邪靈操控下的那些人們完全失去了理智。工人罷工兩派打仗,我去接母親下班,道路封鎖,戴著特殊標誌的造反派,把守著道路。那真是硝煙瀰漫,夜間經常聽到槍聲,也時而聽說有人被冷槍打死。我親眼看到一個市長被逼自殺後,屍體一絲不掛在大街上任人滾來滾去,慘不忍睹。隨著「上山下鄉」的大潮,我們家也來到了農村,新鮮勁還沒過,就嘗到了苦頭。在那共產黨「階級鬥爭」的年代,人人「階級鬥爭」這根弦繃得很緊。人人自危,稍有風吹草動都怕受到牽連,就是平時再好,關係再密切的人也會翻臉無情的。

一天,我父親在勞動休息時,大家在一起閒談。談到我家的住處,我父親說我家住的地方像台灣島,一個有山有水的小山溝。本來這是讚美之詞,可是在那階級鬥爭的年月裏,人的正常思維沒有了,一句話就給你上綱上線,瞬間同志就會變成敵人。我父親說完這話並沒在意,可是晚上生產隊開會,就把我父親揪到前面站著,大家發言批判。理由是我父親把毛澤東說的農村是紅色革命根據地說成是台灣島,極端反動,工作組的人硬逼我父親交代是甚麼動機。我父親做夢也沒想到他為共產黨出生入死過,僅僅是一句平常話就把他推到了共產黨的對立面上了,真是冤枉啊!接二連三的批判,不依不饒,使我父親感到了壓力。如果是被定了性,從此以後兒女們會受到牽連,斷送了前程。我父親痛悔自己說話不注意被人誣陷,自己受委屈不說,還連累了家人和兒女。從此以後,我父親沒有了往日的爽朗話語,很少說話。以往很健壯的父親,一下子變的憔悴蒼老。我真怕父親想不開,我就在幹活時暗中觀察著父親,把女兒的關心傳達給父親。為了給父親減輕一點壓力,我拼命的幹活來博取別人的好感,為我父親掙得一些好心人的同情。當時對於我一個十八、九歲的人來說,真是感到了天塌下來一樣,從天上一下子就掉到了地上,周圍沒有了往日的朋友和鄉鄰,只有冷漠和無情。我心在流血流淚:這樣的日子何時是盡頭?

為了給父親洗清罪名,我用我的觀察和了解給「工作組」寫了一封信,這封信工作組不但沒給父親洗清罪名,相反還給父親增加了罪名,硬說這封信是我父親叫我寫的,說按我的年齡和經歷我寫不出來這封信。硬說我父親不老實、不認罪。後來又把我父親和其他人(其他生產隊的人)送到大隊進行批判。折騰來折騰去,他們再也找不出任何證據來給我父親定性(定罪),最後不了了之。

在那度日如年的日子裏,我們不但承受著精神壓力,同時也在承受著飢餓的煎熬。在共產黨的一貫造假的年月裏,百姓真是叫苦連天。那時每人一年的口糧只有400斤水棒子玉米,(上報卻說每人600斤糧食,人人能吃飽)脫粒曬乾後,省著吃也只能吃半年,到了6-7月份家中沒糧吃,只能到土豆地裏去挖長大一點的土豆吃,光吃土豆沒有糧食,吃的我直吐酸水。有一天,正在鏟地,我覺得心中火燒火燎的,酸水返不上來,頂得我大腦發脹,一下吐出一口鮮血後,症狀才緩解,連續兩年都出現這種症狀。我的母親有胃潰瘍病,沒有糧吃只吃土豆,那樣等於殺了她一樣,無奈把母親送到了親戚家混命去。父親吃土豆吃的也是胃痛,我的弟弟每天上學要走十幾里路,每天也只能拿一個很薄的小餅子上學。正在長身體的弟弟就這樣也被餓出了胃病。

這就是在共產黨領導下所謂的「偉大、光榮、正確」的黨,背後的假、惡、暴下,我們一家所經歷的磨難和痛苦。今天寫出來,是讓世上更多的人打開塵封的記憶,把自己受共產黨迫害的事實找出來(記錄下來),再來看清共產黨,認清共產黨,及時退黨、退團、退隊,抹去獸印。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