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師父多一分欣慰,少一分操勞」不能成為空話

——同協調人與資料點同修緊急切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6月11日】近期我們地區接觸到其它一些省、市、地區同修,尤其是一些負責人、協調人同修身上發生了很多被邪惡嚴重干擾迫害的現象。干擾形式多是以嚴重的病態、嚴重創傷(撞傷或摔傷)、嚴重的思想業力(雜念)及眾多親朋好友間人情(大量婚喪嫁娶事務或親朋好友產生重病)的干擾形式出現。而導致的後果是相當嚴重的,也非常令人痛心:有的協調人出現重型腦出血症狀,昏迷時被家人送往醫院做了開顱手術;有的剛從勞教所監獄出來再次被綁架或勞教;有的在被綁架絕食中被邪惡之徒切開食管灌食迫害,有的協調人2004年6月背著電腦與打印機到外地組建資料點,在中途轉車時被邪惡綁架失蹤至今;這些事情直接影響到當地同修做好三件事的效果和質量,並造成了很大干擾。

開始我們身邊出現這些現象時,我們只粗淺的認為:一是同修有漏,二是邪惡在瘋狂迫害掙扎所出現的這種情況。當時只是著重通知大家發正念,幫助和營救同修。後來身邊類似問題不斷出現,我們幾個地區同修把各地出現的這些集中針對「負責人」、「協調人」與資料點同修加重迫害案例匯總了一下,感到問題的嚴重性與緊迫性,強烈地感到有些嚴重「教訓」非常有必要與大陸及海外同修交流溝通,因為有些損失是完全可以避免的。所造成嚴重後果與教訓,在此寫出與同修交流和曝光邪惡伎倆,使大家引以為戒、引起重視,更加清醒理智,走好正法修煉之路。(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

一、學法不靜心,流於形式

1.大陸很多經濟條件可以的同修大都配上了MP3隨身聽用來學法煉功,很方便,我們所接觸到的各地區的負責人、協調人每人都有,這樣就造成一種現象,很多協調人要經常外出、坐車和等人,能坐在家中靜心學法的時間保證不了很多或根本無法保證,經常是一連在外奔波忙了一天或幾天(提足了精神),一回到家中,精神就一下放鬆了,求安逸之心、懶惰心等魔性干擾就上來了,不是大睡一覺就是忙著料理家務或洗衣、洗澡等,這樣學法又被忽視,在這種情況下,同修們大多以聽MP3中錄製師父講法錄音或電台經文錄音(用電台學員的聲音所錄製)代替學法。我們體會是這些絕不可完全替代看書學法,這個主次關係不必多交流大家自知其份量輕重,只是不知不覺被黑手干擾、放鬆了思想,在這裏提醒一下。

2.即使看書也是流於形式或處於精神狀態很不好的狀態下,常常是邊打盹邊強打精神看,或剛看一會兒就處於極度睏乏狀態,眼皮像抹了膠水似的睜不開,不能以很強的主意識否定它、排除它,結果看了好長時間也沒翻過去那一頁,或只在那幾段上打轉轉。又過一會兒腦子中產生一念:這種狀態效果不好,先睡會兒吧。這樣正瞌睡像來了個枕頭,馬上批准這個念頭睡起來。醒來一看過了發正念了,或早早睡了準備早上早點起來補回來,等半夜醒來時腦子中又想再睡一會兒吧,甚至想煉會兒功吧,等等再看書。

師父讓我們做事分清輕重緩急,要清醒、理智,很顯然,那些在另外空間虎視眈眈看著我們的黑手與邪靈也很清楚在按輕重緩急干擾我們。此時,我們如果能清楚從最重要的學法入手,真正做到保質保量的學好法時,接下來煉好功、發正念、講真象等一系列事都會很順利的按我們主意識的計劃完成,反之,學法被嚴重干擾了,沒保證的了,其它幾件事也會拆東牆補西牆的感到時間不夠或顧此失彼。

二、發正念方面

好多同修特別是老年協調人同修,在發正念時不同程度的被干擾,尤其是晚上12點及早上6點好多真是在昏昏欲睡的狀態下完成的,有的同修甚至自己修改了時間開脫自己(說如果晚上12點發了,早晨無法保證早起,於是就自己決定晚12點的正念不發了)。尤其是做生意的同修,中午一般不在家,不是在車上就是在公共場所或飯店,這樣又是心慌意亂的情況下走形式的發正念。這樣一天下來,我想問真正清醒理智正念很足的發正念的時間你保證了多少?說嚴重點,有時你發出正念了嗎?

在此舉兩個例子:我接觸過幾個地區的協調人同修,有幾次開法會時大家一起發正念(尤其是晚上12點和早上6點)時,他們立掌發正念時立掌的右手不知不覺變成了平放在盤腿上的姿勢,蓮花掌不覺間變成了抱拳姿勢,有的甚至還在昏昏欲睡中打了幾聲呼嚕。因為有的不是很熟悉或第一次接觸,開始只是咳嗽一聲或小聲提醒一句,後來這種現象時常發生不見好轉,而且發現好多地區老年同修及很辛苦的協調人普遍存在這一嚴重問題,總是當面提醒也提醒不過來。

在此,借明慧著重提醒一下有類似現象的同修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讓邪惡鑽空子,自己的主意識應引起高度重視。如在感到自己狀態不好時,發正念前用涼水洗洗臉或睜開眼睛發正念。在此也提醒年輕同修在發晚上12點正念前,提前一會兒起來,不要把時間卡得那麼緊,不到11點55分不起來,好像早起一會兒吃了多大虧似的,這不都是人心嗎?

三、煉功方面

前幾日一省會資料點負責人說:「我們具體做事(資料)的都沒煉……。」言談中有一種正常和無奈。其實大多是我們自己沒安排好或受了惰性與求安逸心的干擾,如果有哪位同修說真的是忙的一天24小時連學法、發正念及煉功都沒有了,那我想問你忙的事,比師父要求我們的「三件事」還重要的事是甚麼?記得前一段我們地區幾個協調人都很不重視煉功,經常用師父的法開脫安慰自己或想今天不煉了明天補回來,或乾脆就感到忙其他大法工作沒煉就心安理得了,或有時間時也不煉或不補以前欠下的。有時一個星期下來沒煉幾次,一回想嚇一跳,幾個月下來,保證每天動、靜功法連續完成的情況沒有一次,這下可急了,心中有一念是邪惡在搞鬼,一定要破除它時,直到有一天強烈感到要完整的煉完一遍動、靜功法就能突破它,頓時感到信心大增,也清除了身邊困擾我不煉功的黑手因素。

在此不想過多交流自己的想法,還是讓我們共同學習一下師父在這方面是如何講的:「你們說你們很忙沒有時間,其實,你們怕休息不好。你們想沒想過,修煉是最好的休息。能達到你睡覺都達不到的休息,沒有人說我煉功煉得太累了,今天啥也幹不了了。只能說我煉功煉得渾身輕鬆,一宿覺都沒睡我不覺得困,渾身有力。一天工作下來好像沒有事兒一樣,是不是這樣?。」(《在北美首屆法會上講法》)

「問:現在我們做很多大法的工作,時間都非常的緊。每天兩小時的煉功我自己就很難保證,我不知道煉功少了行不行?

師:大法弟子們啊,師父說你們辛苦了,真的辛苦了。我根本就不忍心再具體的叫你們去做甚麼。我知道很多人在主動分擔著很多事情在做,甚至於每天睡很少的覺,還要去工作,真的很難。但是呢,不管怎麼難,我想還是要擠時間學法和煉功。我想修煉的人不能不煉功。煉功雖是提高的輔助,但也是法的一部份哪,它還貫穿著你整個身體的變化。當然事情太多太忙了,煉功時間少,或者是幾天沒煉,過一段時間再補上也可以。如果是你真的很忙煉的時間確實很少,師父也有辦法給你做。但是我總覺得你們忙一點,苦一點,那是你們大法弟子的威德,將來回過頭來看看那是了不起的!」(《北美巡迴講法》)

四、主意識不強,做事心態不純淨

這種情況表現在自己當不了自己的家或分不清一些不好的念頭是邪惡干擾而當成是自己,當然這些念頭都是以很偽善的面目出現的,如想學法時,突然產生看真象小冊子或看《明慧週刊》的想法,發正念時腦子中時常產生其它的或和三件事有關的項目、計劃與想法,想寫揭露邪惡文章時又想幹這幹那,或腦子中產生一些看似與三件事有關實為邪惡設下圈套的偽善念頭。總之,想達到讓我們主次不分,忙於瑣事,造成信心不足、心態不穩、狀態不佳、效果大減。

舉個例子,有一女大法弟子,在勞教所經受種種謊言誘騙與酷刑迫害都沒使她放棄修煉與違心妥協,歷經兩年多迫害,憑著對師父對大法的強大正信正念闖了過來,這在那個全省出了名邪惡的魔窟勞教所是為數不多的不妥協闖出來的大法弟子之一。但是出來後在她身上卻出現了很多不盡人意與意想不到的干擾。04年國慶節期間,各地一些弟子奔赴北京近距離發正念、講真象,她也去了,在北京住了十天,天天到天安門廣場。用她的話講,經常是立掌進、立掌出,及讓別人給自己發正念的姿勢照相,惡警與特務都跟沒看見她似的。講到這兒時,她已是喜形於色,對自己的正念正行感到很滿意,聽她講的很多同修也為她的正念所為感到高興與佩服。但她接下來的一段話就讓大家感到不正常與震驚了:有一天她照例到天安門廣場發正念,走到金水橋時,她看到中間比較寬的那條路被用鐵鏈封鎖著不讓過,只有兩旁的幾座小橋可以過,當時她腦子中冒出一念,中間是大道,我要到中間的橋上抱輪,開闢中間大道,並準備立刻付諸行動,用她的話講,差兩秒鐘就蹦上去時,旁邊遊客的一句對話制止了她的衝動(甲遊客:幾點了?乙遊客:還不到點)。她雖然沒有實施上述念頭,但聽到這件事的同修都為她後怕。

聽她講到這兒時我說:「你當時的想法真的讓我感到吃驚與無法理解,為你的狀態捏把汗。此時大法賦予我們救度眾生的偉大使命,說嚴重點,是邪惡舊勢力給你安排的一個圈套與毒計,根本目地是想毀掉你走師父安排的正法修煉之路,至少讓你身陷囹圄,不能全身心的投入三件事與救度眾生。你當時的想法既不理智又不智慧。」……

五.各地協調人和資料點人員的問題

1.各地的協調人一般都擔任著資料點技術人員,這樣身兼數職的情況下自身修煉就很難保證。但是鑽研技術及求新奇心和常人中的領導作風卻會不知不覺滋生出來。有些地區的同修真的是說話的語氣都不一樣,對別的同修說到自己的不足時表面沒動氣心中也是憤憤不平,爾後還是我行我素。有些老年同修不注重安全防範措施,尤其是反跟蹤反竊聽等方面,(如通話不注意迴避敏感詞彙,手機長期不換卡,集體學法和交流時不扣電池)。

2.有的地區資料點同修長期被色心慾望與親情的干擾嚴重,不能自拔。

3.有的資料點同修自己在沒徵求親朋好友同意的情況下做主為遠方親友發表了聲明,到後來感到不妥時又想回家鄉當面講,造成一段時間個人狀態與資料點工作受到一定程度干擾。

師父講法中告訴我們:「你們的路啊,我想大家已經看到了,其實是很窄的。你稍微走偏一點,你就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標準。只有一條非常正的路我們能走,偏一點都不行,因為那是歷史要求的,那是未來宇宙眾生生命所要求的。未來宇宙不能因為大家在正法中有漏而出現一點點偏差,所以大家自身在證實法中走好所有的每一步都是很重要的。」(《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邪惡在虎視眈眈地看著我們所做的一切,並在我們不正的思想與行為中鑽空子下手迫害我們,根本目地是在有限的時間內毀滅與干擾眾生得救的希望,而我們的做事心、急功近利心、歡喜心、顯示心及浮躁心理最容易在協調人與資料點同修身上不覺中滋生和干擾我們,常常讓我們造成因小失大,不可挽回的嚴重損失。

這時身邊一幕幕慘痛的教訓浮現在眼前:因為幾個同修電話通訊安全意識不強,造成被邪惡監聽跟蹤數月,十幾資料點被破壞,幾十名大法弟子被綁架、勞教、判刑;還有幾個地區資料點具體操作設備做資料的大法弟子一高興放下設備背著真象光盤等資料當街散發,結果被邪惡綁架後牽扯到資料點與其他大法弟子,損失慘重;有些剛剛經歷數年勞教所與監獄綁架迫害出來不久的同修,沒有首先考慮到要多學法、煉功,從「缺課狀態」趕上來,而是急於做事與發資料,很短時間內又被邪惡綁架、勞教、判刑……。

以上事例無一不是邪惡精心策劃出的讓我們因小失大的陰謀詭計。在農曆新年與師父華誕時,看到很多同修的祝福與問候中寫道:「我們一定走好師父安排的正法修煉之路,正念正行……讓師父多一分欣慰,少一分操勞。」我們相信這句話讓很多同修感到震動,因為我們這方面沒做好及想做好的想法而產生的震動。

同修們啊,我們的一些言行不能只停留在口頭上,我們時刻做到正念正行了嗎?很多時候我們的言行做到「讓師父多一分欣慰,少一分操勞」了嗎?師父講我們都是形式上的負責人、協調人。我們不僅要修好自己,而且肩負救度眾生的偉大使命與重任。師父選擇了我們,安排我們轉生到世界各地,成為各國家、省市、地區大法弟子的聯繫人與協調人,這就是至高無上的榮耀。我們寫這篇文章並不是針對某位同修,或指責誰,抱怨誰,而是看到已造成的損失和可怕走向感到非常痛心和著急。把它拿出來和海內外同修交流,以達到師父要求我們的互相鼓勵共同精進。圓滿完成大法賦予的偉大使命和我們的史前大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