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證實法中修煉 放下名利情的執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16日】時間飛逝,一眨眼功夫,已經修煉兩年多了。回顧這兩年多來的正法修煉過程,感受到師父的慈悲與苦心救度,這種無以言表的心情,只能以更加精進,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來回報。

自從得法後,沒有老學員們所說的個人修煉時期,那個認識過程,而是直接投入證實法的工作中,就在做的過程中同時修自己。由於常人的工作與電腦有關,所以先後接觸傳真、網路工作。想來也是奇妙,從小我是一個文靜害羞的人,朋友之間在一起超過兩個人,就使我無法自信的說話。可是修大法以後,從去掉怕心,在大型交流會主動談自己的心得,到上台報告心得,甚至現在需要主持小型的交流會,還有同修認為我的表達能力不錯等。而從小我的文筆不怎麼好,可是修煉後總愛寫心得,甚至現在要做些編輯真象材料的工作。如果抱著原來常人的經驗和觀念,這些都是令我意想不到的事,但是大法的威力,似乎讓我無所不能。我想都是師父賦予我在參與證實法中需要的能力,有甚麼樣的意願,師父便會安排甚麼樣的能力,而不是人為的認為自己可以做甚麼或無法做甚麼,需要破除常人時期舊有的認識。在幾次做揭露迫害資料的過程中,很想針對某些迫害單位及惡人去做揭露,但是苦於資料不全。但在後來不到幾天時間內,當地大法弟子便發表了較完整揭露邪惡的文章。我看不到另外空間,更不知自己具有甚麼功能,但在這個過程讓我體悟到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另外空間就在起著作用,只要念正,師父甚麼都可以幫我們做!

現在才發現是師父有序的安排,在修煉的過程中使我見證到破除常人觀念的奧妙,同時獲得邁向下一階段歷史使命的能力。因此後來接觸了資料編輯工作,並負責部份資料組協調及編輯工作。協調是需要安排一些事項並和同修聯繫交流,做資料則需靜下心埋頭專注來做,這一動一靜兩種不同性質的工作,常使我擺不正關係。如協調工作需要花許多時間,所以很多時候就儘量用電子郵件代替,除非較緊急的事。因為只要一通較長時間的電話,就可能打亂要做的事。

記得有一次,一位同修一大早就打來電話,照過去的經驗,與這位同修的通話通常較久。因為當時準備要煉功,而知道自己在煉功這部份做的很不足,常會因為沒安排好時間,耽擱了煉功。好不容易連續幾天都很堅持的煉,所以很不希望被打斷。加上當時同修一下說了一些較為負面的話,那時真快要耐不住性子了。心裏嘀咕著怎麼一大早就來說這些話,而且還打亂好不容易堅持下來的煉功時間,這通電話不知要說多久。過了一陣子,心想這麼下去沒完沒了,才發現自己很急躁,提醒自己要保持祥和啊!同修有困難,雖然看得出是有些執著去不掉,但是自己現在不也是很執著的想快快結束通話,自私的想去做自己要做的事嗎?靜下來聽了一會兒後,心想反正已經說了這麼久,那就說吧!提醒自己待會兒不能偷懶,一定要煉功,如果想偷懶則是自己的問題。於是開始用心和她交流,雖然這通電話說了許久,不過總算有些幫助。通話結束後,心態平靜沒再去多想,如果是以前可能會有些煩躁,得失心起來了。開始煉功後,盤腿出奇的順利,也不太痛。才悟到即使一件小事都有我們該修的,有時候人為的想安排自己所有的時間,一旦不如自己所願,急躁心、得失心全起來了。其實這些皆源於那顆私心,有所求之心。如果能放下那個私心,為他人著想,心性提高上來了,一切也會很順利。

記得在開始修煉的第一年,我只是做著自己想做的講清真象工作,從未真正加入一個小組,因為當時覺得加入一個小組可能要開會交流啊!覺得很不喜歡開會,時間被限制住。隨著正法修煉路上的要求,直到輔導員找我做一項具體工作,才發現自己過去都是為私的,只想要自己想要的。但是將來新宇宙是為公的,如何在修煉過程中達到新宇宙的標準,去掉自己種種私心。就像這個協調工作,看不出直接去做成一件事,可是在過程中,卻要不斷去掉自己的私心,加大容量,否則沒法堅持走下去。自己幾次遇到的瓶頸,也都與這顆未去掉的私心有極大的關係。
  
當協調工作與資料工作沒法完全兼顧時,就常生起對協調工作逃避的想法。如協調工作繁雜,接觸各種複雜情況,卻看不出直接成果;資料工作則只需耐下性子一個人做,卻可看到實際成果。但當自己也對做資料沒有信心時,就有想換證實大法項目的念頭,如回到原來網路講清真象的項目,這是我熟悉的領域。其實背後都是為了暫時解脫這個困境,求安逸心及強大的得失心在作祟,覺得困難沒法突破,覺得繼續下去看不到成果……等等,也源於自己的有求之心,那顆私心。

過程中經歷幾次較大的挫折,摔摔打打中每次要真正堅持走過來,都需提高自己的心性、放大自己的容量才行。最近的一次幾乎讓我真的想放棄,甚麼協調負責工作,自己真的不行,甚至想到自己過去是不是在追求名啊?負面的想法排山倒海而來,這樣的狀態也讓邪惡趁機使勁干擾,使我甚至開始懷疑過去所做的一切,懷疑負責同修等,真是雪上加霜。因當時大區域內狀況不佳,可是找不到解決辦法,給了一些建議,又看不到實行及成果。後來甚至感受到巨大壓力,覺得主要負責同修似乎希望由資料組同修來帶動區域同修動起來,但當時覺得這部份怎麼可能?大家做資料都已經來不及了,哪還有辦法?就算只是協助去做推動。其實終結原因還是不想多付出,那顆安逸心、私心。過後想想,也許主要負責同修當時沒有那個意思,也有他的困難之處,但當時只看到自己莫大的壓力,很想逃避!而同時心裏又有一個聲音覺得自己這樣做不對,可是就是擺不正,甚至到後來負責同修的任何一句話我都聽不進去,真是擰了勁了。
  
發現自己這個狀態很不好,也發正念排除各種干擾。到最後唯一能做的就是學法,暫時放下這些煩惱事,並改了幾本《轉法輪》的字。在改字過程中,師父點給了我。有些體會是,當我用腦袋想這句話在哪兒時,就得找老半天,有時整頁掃過一次仍沒找到,就漏掉那一句。但當我靜下心來想為何改這個字而不是找這個字時,就像是向內找修自己而不是向外求找方法一樣,真的是一抬眼就看見那句話!起初幾次覺得神奇,後來發現這才是用神的一面在做輕鬆自得,而不是用人的一面在做。才突然想到自己是不是用人的一面在做?被自己常人的觀念框住,感到辛苦同時沒有信心。也發現那陣子學法中可以體悟的內涵很少,想要向內找就是苦惱找不到,甚至後來發現有個聲音讓我壓根兒不想找。

雖說大法工作是修煉,並不像常人工作換了就行,因為在正法中有師父的安排,有自己的歷史使命!可是還是覺得堅持下去很難。同時意識到如果我現在鬆手,可能就嚴重影響了整體,邪惡最高興了,而因自己逃避困難造成整體的損失又該如何彌補?因此開始告訴自己說,至少撐到下一個負責同修出現吧!後來又想起當初參與此工作小組時曾有的一念,「雖然困難,即使我們區最後只有我一個人在做,我也要做下去,能做多少就做多少。」
師父《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中說:「行不行一念之差,你能不能走出來證實法,也不是隨著人多勢眾就可以過關的。有人想在天安門廣場等著,大夥都出來我就出來;一看沒有大夥出來,他也溜一圈回去了。因為大夥都出來的時候呢,是那個氣勢帶你出來的,不是你發自你自己放下生死那個心走出來的。修煉是個人的事,不是大幫哄啊,每個人的提高必須得是紮紮實實的。」想到自己當初那一念是多麼珍貴,現在怎麼全沒了?開始認真思考就算真要資料組同修同時來做推動的事,難道就不行?目前的情況雖是困難重重,加上自己覺得沒做好,但是真的就不行嗎?師父說:「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轉法輪》)暫時放下這個私心及困難的想法,於是勉強自己從新召集本區資料組交流。連續三次交流會議,每次都極度不想參加,但要負責主持沒有辦法,所以硬著頭皮參加了。有一次還出現過一個念頭,上去告訴大家今天有事先散會好了。但在實踐中發現,每次交流後就好一些,一次次有些改變。
  
記得後來有一次全台灣交流,同樣很不想參加,勉強參加也是心不在焉,邊寫著郵寄資料邊聽。突然有一個同修交流他的心得,當時一震,發現同修是那麼純淨,用心的交流自己的體會,可是我卻是如此自私,感動之餘心裏同時有點難過。找到差距後,才想到自己一定也可以對整體有所貢獻,於是開始真正參與交流。事後負責同修對我說,今天的交流很令人觸動,如果我能每次都這樣那就很好了。我想這一切還是源自於在法中整體的力量及自己升起的那一絲正念,所以即使那陣子對負責人有一些負面看法,在交流時也變得很小很小,甚至暫時沒了。可是當時這個過程還沒讓我完全悟到,似乎還有一些執著的根源讓我很不舒服,還沒真正完全站起來。

直到參與曼哈頓講清真象活動回來後,靜下心來學法,並督促自己儘量每天煉功。因為在參與曼哈頓活動過程中自己心性真的有所提升,回來後在學法上體悟又多了起來,心態也祥和平靜。去紐約前苦惱找不到執著,甚至學法體會很少,原來都是因為自己沒有「做到是修」,心性真的沒有提高上來,所以法中的佛道神也就無法點給我了。之後又突然發生與負責同修沒協調好的事,有點生氣,第一個想法是她怎麼這樣,不尊重我,有了決定怎麼不先說,且可能讓另一位同修因此而浪費時間了。接著發現怎麼這樣一件小事自己也過不去,原來的平靜祥和多好!發現有顆爭鬥心,想到羅漢吃多大虧也樂呵呵的不在乎,而我連這點小事都過不去。感到不被尊重,心裏就生氣了,這還真是不行,對名的執著。況且對方也未必真是這意思,這只是我的猜想。如果她真有這意思,那也是她的不足,我幹嘛生氣?再深究才發現原來是情的帶動。因為在近一年的工作過程中,我產生了對同修的執著,非常在意同修的看法……等等。到此終於明白,原來對同修所有負面的看法,都源於自己情的帶動,及爭鬥心為維護自己的名或利啊!哪一個同修能每件事都做得很好?因不足才要修,負責人如果都能做好了,還有其他同修修的嗎?這些道理我都知道,可是為甚麼有時候可以體諒同修,有時又不行?原來是自己的這些執著造成的,問題不在於別人,真的在自己。所以師父說:「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修煉本身並不苦,關鍵是放不下常人的執著。當你們的名、利、情要放下時才感覺苦。」(《精進要旨》)而所有的私心、顯示心、爭鬥心、得失心……不也是因為名、利、情而生。師父說:「大道世間行 救度迷中生 淘去名情利 何難能阻聖」(《洪吟二》-道中行)體悟到在正法工作中修煉,若能漸漸放下對名利情的執著,也就不會被甚麼困難所阻礙了。在經歷這段過程後,自己昇華上來了,一切也有了轉機。

最後以師父《在2003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中的講法與大家共勉!「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你們也不能夠因為難你們就放棄,因為那是歷史賦予你的責任,也是你的洪誓大願、等待已久的事。」「當我們走過這段歷史的時候,回過頭來每個大法弟子都能夠說我做了我要做的,那才是最了不起的。」

以上個人所在層次體會,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大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