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確理解好正法修煉才能完成好自己的使命(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1月19日】正法修煉已經走過了風風雨雨的五年。在這五年當中,許多大法弟子正念正行,面對邪惡的瘋狂迫害不屈不撓,表現出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偉大;也有一部份大法弟子表現得不盡人意,用人心對待大法和證實法的事,意識不到自己的責任,不能很好的完成作為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歷史使命,從另一方面也在抵消著大法的整體力量。

縱觀大法弟子們的表現可以看出,做得好的他們法理清晰、正念強,堅定的在走師父所安排的正法修煉的路,而那些做得不夠好的都是由於對正法修煉的認識不足,不能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在有些事情上被鑽了空子,走了舊勢力安排的個人修煉的路。

那麼到底甚麼是正法修煉,甚麼是個人修煉呢?

我個人理解:個人修煉就是單純的個人的提高和昇華,為的是個人的解脫、圓滿。古往今來,歷朝歷代所有的修煉方法都是走的個人修煉的路;正法修煉是在師父正法、邪惡全面施加迫害的這個時期,在個人修煉的基礎上,以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為己任,同時學法提高心性圓滿自己,這個過程。

修煉過程中的人有幸證實法,這是宇宙開天闢地從來沒有過的事,也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們的無上榮耀。「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個人解脫不是修煉的目地,救度眾生才是你們來時的大願與正法中歷史賦予你們的責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眾生也就成了你們救度的對像。」(《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

7.20以後我們的修煉完全由個人修煉轉變到正法修煉上來了,自此證實大法、救度眾生貫穿在我們每個大法弟子的每件事情中,對正法修煉的認識程度直接決定了我們在證實法中能做到甚麼程度。大法弟子只有對正法修煉有了正確的清晰的認識後才能更好的面對我們在證實法中遇到的一切問題,才能做好師父要求我們的三件事。

由於我們是處在這個特殊的歷史時期,面對正法,宇宙中層層的生命都要有所表現,這一切的表現可能都會體現在宇宙的最低層──人這裏,那麼大法弟子面對的事情也就變得複雜了,很多事情是具有多重因素的。舊勢力是把我們簡單的當成是舊宇宙中的生命,它們覺得是在幫助我們修煉,安排了一些它們認為修煉人必須要經歷的所謂魔難;而師父也是在否定舊勢力安排的基礎上安排了我們的路。作為正法在宇宙最低層人這兒的表現,為未來的新宇宙眾生留下一條參照的路;作為我們自己本身也有一些人心要修去,也需要不斷的提高。所有這一切都表現在這個時期,那麼我們所遇到的事情可能就由多方面的因素促成,我們既要修去人心執著,又要否定舊勢力的安排,還要留下未來的路,怎樣去認識,怎樣做好這一切也就顯得非常艱難。

在這五年的正法修煉中我們遇到的最大的阻力就是舊勢力的干擾。舊宇宙的智慧侷限了舊勢力對正法的認識,它們認為正法必須按照它們的要求去做才是最好的,大法弟子必須經受它們邪惡的考驗才能圓滿,像耶穌被釘十字架這樣的事已成為了下世度人的樣板。它們認為它們也是在幫助師父正法,所以在歷史上它們就按照舊宇宙的理安排了大法弟子要走的路,強加給大法弟子一些它們的安排,但是它們卻沒有想到它們也是被正的對像,這些所謂的安排和幫助恰恰成了正法的阻力,給大法弟子增加了許多不應該承受的魔難。這是不能被承認的,這也是正法中舊勢力自己選擇的自我淘汰的方式。

師父說:「當然了舊勢力所有安排的這一切我們都不承認,我這個師父不承認,大法弟子當然也都不承認。(鼓掌)但是它們畢竟做了它們要做的,大法弟子更應該做得更好,在救度眾生中修好自己。在修煉中碰到魔難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這不是承認了舊勢力安排的魔難、在它們安排的魔難中如何做好,不是這樣。我們是連舊勢力的本身的出現、它們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們的存在都不承認。我們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們中你們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們造成的魔難中去修煉,是在不承認它們中走好自己的路,連消除它們本身的魔難表現也不承認。(鼓掌)那麼從這個角度上看,我們面對的事情就是對舊勢力全盤否定。它們垂死掙扎的表現,我與大法弟子都不承認。」《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具體講,比如說舊勢力因為我們前世欠過誰的命,現在就安排那些人迫害死大法弟子;因為我們前世欠過債,正法時期就讓大法弟子失去工作,經濟緊張;因為要考驗我們對法的堅定,就安排惡警或家人狠毒的打我們。如果按照舊宇宙的理衡量,這種安排不算錯,因為它們就是把個人修煉看成是第一位的。但是現在是正法時期,對正法的態度決定了宇宙眾生的存與滅,宇宙中一切生命都要重新擺放自己的位置,一切天體都要重組。那麼在正法中所有出現的嚴重影響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事都是錯的,都是干擾。舊勢力的這種安排也確實迷惑了很多法理不清的大法弟子,使他們長期陷於重重魔難中,影響了證實法,影響了救度眾生,這不是我們大法弟子希望的。宇宙中的一切因素都不應干擾正法。前世欠你的錢,我可以在你的下一世加倍還你;我欠你的命我會給你更大的福報,或者在我修成的時候乾脆把你度到我的世界裏去;我們對法的堅定與否絕不需要用邪惡的迫害來檢驗,努力的做好三件事同樣體現的是對法的堅定,這樣不是更好嗎!當然真正做這一切的都是師父,師父的智慧和法力不受宇宙中任何因素的限制,師父能夠善解一切,我們只是有了這樣的認識,有這樣的願望而已。

出現的一些干擾,除了我們自身的原因外,也有另一方面的原因,比如過去和舊勢力簽過甚麼約定或許過甚麼願,但是這些也都是舊勢力在歷史上的安排,舊勢力自身都是被正的對像,它們的安排就更不能被承認了,師父在法中明確講過「可是呢,我們如果正念很足,又符合了宇宙的一個理,不管是舊宇宙、新宇宙都有這麼一個理:一個生命的選擇是他自己說了算,哪怕在歷史上他許過甚麼願,關鍵時刻還是他自己說了算。這裏包括正反兩方面,都是這樣。」「可是也不是說排除不了它。我剛才講了,哪怕在歷史上簽過甚麼約,你今天正念很足,不承認它,你就不要那個,你就能夠否定它。可是呢,是凡這樣的就難辦一些。難就難在舊勢力對你是輕易不放手的,它要鑽你的空子,你有一點疏忽它就會鑽。所以正念很足的情況下,它就鑽不了,因為大法在正法中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我這個當師父的也不承認。當然了,我們大法弟子每個人都說我們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那不是嘴上說說的,就是按照大法、正法的要求去做,就不承認你歷史上安排的那一切,我包括你舊勢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認。正念很足就能排斥它,就能否定它的安排。(鼓掌)因為我們絕對不能承認它的。」(《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

最近和一些大法弟子交流時發現大家對正法修煉的認識還是不夠,在一些具體的事情中擺不正正法修煉與個人修煉的關係,對於舊勢力的迫害手段認識不清,不同程度的受到了邪惡的干擾,影響了證實法和救度眾生的正法工作。我理順了一下,大致可分為以下幾種情況:

1、在資料點工作的大法弟子

大陸的資料點在證實法中起著極其重要的作用,在這幾年中邪惡對資料點一直是極力的破壞,所以資料點的大法弟子自然就成了邪惡重點干擾迫害的對像。要想保證資料點長期、穩定的運行,點上的大法弟子走好、走正證實法的路就顯得極其關鍵。我從2000年開始就一直在資料點工作,幾年中資料點多次被破壞,每一次都是血的教訓。總結一下,還是我們對正法修煉認識不夠,有的弟子把遇到的很多干擾單純的當成了個人修心性的關難,有的弟子對周圍出現的很多麻煩無可奈何,有的弟子用人心來做資料點的工作,也正是由於這些認識上的不足,所以被邪惡干擾、鑽空子。

前一段時間在明慧網上看到這麼一件事,大概是資料點上的兩位大法弟子使用手機打電話,通話中出現第三個人的聲音,有其他大法弟子提醒可能手機有問題(被邪惡監聽)。當時,兩位大法弟子也接受了別人的提醒,關掉了手機(兩個手機直接通話這樣做本身就是不對的)。可是第二天,其中一位忽然反悔,認為這種干擾是在去怕心,覺得自己失去了一次提高的機會,再也聽不進別人的勸阻繼續使用手機,結果自己被抓,很多人也受到了牽連,資料點也被邪惡破壞,損失很大。正法時期和個人修煉時期的最大不同是我們看問題的基點不一樣了:個人修煉時期我們想的是個人的圓滿、個人的提高;而正法時期我們考慮的是更好的整體配合、整體提高,做好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工作,這遠遠超越了我們個人修煉的意義。在這個時期嚴格點說我們已不完全屬於自己,而是屬於整體,我們都是法的一粒子,只不過是分工不同而已。我們的一切所為都是為了整體的需要,個體的損失就是整體的損失。前面提到的那位大法弟子只因為自己所謂的「提高」就給整體上帶來這樣大的損失,從而給證實大法造成了巨大的影響,這能是一個人的事嗎!舊勢力不就是在鑽我們這樣的空子干擾著正法、阻礙救度眾生嗎?跳出「自我」的框框融入到整體中來吧!這才能更好的整體協作完成我們要做的事。

舊勢力對資料點大法弟子的干擾還有一種形式,就是使大法弟子總是麻煩不斷,家裏的、外面的、資料點的,解決一個又出來一個,層出不窮。在處理這些具體麻煩事的時候我們往往是陷在事情當中,真是絞盡腦汁、費盡心思,總是在事情內部找原因,找解決的辦法,這是很難解決根本問題的。一旦你踏上舊勢力的賊船無論你怎麼努力都是在它的掌握之中,你的努力也只不過是從船頭跑到船尾,都沒有跳出它的框框。要想解決根本問題,只有跳出來站在具體事情之外,從正法修煉的角度去冷靜分析,才會發現原來我們一開始基點就站錯了,這一切的麻煩本不應該發生。其實這一切干擾多是針對資料點來的,而非僅僅是個人修煉的問題,它的目地就是分散、消耗我們的精力,影響我們做好資料點的工作,我們一定一定要清醒的認識這一點。這些問題也很好解決,除了找自己、修自己外,法理清晰,正念強,能夠識破邪惡的陰謀,它就嚇跑了,再不跑它就要被清除了,它就是在我們法理不明的地方製造麻煩。

寫這篇稿的同時看到一個不幸的消息,有一個地區幾十位大法弟子被抓,牽扯到多個資料點。初步估計出事原因是傳遞資料時被惡人跟蹤。邪惡在很短的時間內同時抓捕了這些人,看來是有計劃有部署的,估計被跟蹤的時間已經很長了,被跟蹤的人也不只一個。在經歷了這麼多的風風雨雨,在正法已經走到了今天,還出現這麼大的漏洞,非常讓人心痛。

其實問題在很早以前就暴露出來了,有大法弟子曾不止一次的找到這幾個點的主要負責人討論過關於學法、聯繫方式和安全等問題,希望他們能注意。可是他們根本聽不進去,一味的強調「正念」,(簡單的把正念理解成了不怕,這是很片面的,其實正念的內涵很廣很深。僅靠不怕這一點是不可能做好所有證實法的事的。)如果他們的正念真有那麼強的話,考慮問題就會很全面很細緻,根本就不會出這麼大的事了。如果個別大法弟子做不好那只是個人問題,但是負責人、協調人做不好就會影響很大。當然出了這麼大的漏洞也不僅僅是一個人兩個人的問題,整體上大家在學法、自身心性的提高、對正法修煉的認識以及對整個正法進程的理解上都有問題。作為資料點的負責人沒有很好的起到負責的作用,周邊的其他大法弟子也沒有做到善意的提醒、幫助。相反很多學法不夠、對正法的要求理解不深的弟子也加入其中,反倒助長了這些不正的因素。

在整體協調安排上並沒有按照《明慧網》上介紹的成熟的經驗方法去做。總是有人強調自己那一套,甚至有人說《明慧網》的文章也是大法弟子寫的為啥要聽他的。從這句話很明顯的反映出說話人的心態──自以為是、口氣太大、不謙虛也非常不理智。《明慧網》是經過師父確認的網站,網上的文章都是大法弟子的個人體會,有些觀點可能會有出入,但這些文章也都是經過層層把關的,大方向上絕不會允許出現問題。

我們是可以參照《明慧網》上成熟的經驗,結合本地實際情況去做。由於整體上的漏洞以及一些偏激的認識使得很多事不能完全的符合正法的要求:1、資料點上人員配備不加以選擇(資料點人員儘量選擇對法堅定的,法學得好的,這裏指的是大資料點,個人資料點不包括在內);2、聯繫混亂,層次不清,傳接資料的地點變成了雜貨店,人來人往,你今天要一本經文,我明天拿一本書;3、手機亂打,手機號亂給,通話中不加註意甚麼都說;4、不靜心學法,有事沒事湊到一起,哥倆好哥仨好,嘮的都是你如何如何他如何如何,有甚者不修口,亂傳亂說,造謠生事,心思不用在學法和該做的正事上;5、把個人的東西夾雜到證實法中。常人中的名我們不求了,但是很多人卻把這種求名的心帶到證實法中來了。就願意聽好聽的就不愛聽不好聽的。有意無意的在表現自己,我做了哪些哪些事,我現在在做甚麼甚麼重要工作,甚至不分場合不分地點走到哪說到哪,表面上是在說證實法的事,很深層是在證實他自己。其實做得好的大法弟子怎麼會把資料點上重要的事情告訴給不相干的人呢?6、資料點上的一些安排混亂,凡事所有的人都知道,根本談不上單線聯繫和保密,動不動就說:誰不相信誰呀,完全把人情夾雜在證實法中還覺得自己說得有理。還有的負責人法理不明,主次不分,弄一點好吃的東西也要把大家叫到一起「分享」,從表面看很團結很善,其實是把人的情帶到資料點上來了,有的人提出這種做法不對,他不但不接受,反而覺得人家是不敢來,是怕。

現在,正法修煉已經走過了五年,開始我們沒做好可以說是我們沒有經驗,存在很多的不足,但是現在我們不能再向外找了,血的教訓太多了,明慧網上關於資料點被破壞的經驗教訓的文章不下幾百篇,我們真的認真看過這些文章嗎?真的總結過那些經驗教訓使它不再發生在我們身上嗎?有的資料點做《明慧週刊》,但他們自己卻不認真看,這能做好證實法的工作嗎?我們為甚麼總是被一塊石頭絆倒而不吸取教訓呢!如果我們人人都能吸取以前的教訓,把別人身上發生的事就當作是在自己身上發生的一樣去認真總結,那我們就會更加成熟,更加理智,我們現在不能把目光僅是停留在做上,更重要的是我們一定要做好,做得更好,更更好,使法少受損失。以上所提到的當然都是表面原因,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我們沒有學好法,證實法中摻雜了太多的個人因素,求名心、顯示心、爭鬥心、自滿自大心盡顯其中,個人不提高就做不好證實法的事。靜心學法提高自己這是能否跟上正法進程、做好證實法工作的基礎。多學學法找找自己吧。(待續)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