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確理解好正法修煉才能完成好自己的使命(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1月19日】(接前文)

2、被家庭干擾的大法弟子

在這幾年的被迫害中,邪惡的干擾是方方面面的。有一部份大法弟子家裏的干擾很大,不能堂堂正正的在家裏學法煉功。講真象、發真象資料、做其他證實大法的事就更困難了,這嚴重的影響了個人提高和救度眾生。這部份大法弟子之所以能夠被干擾還是因為對正法修煉的認識不足,他(她)們在很大程度上把這種干擾視為了個人修煉時期的關難,當成了人對人的干擾,人對人的迫害。其實這種干擾不只是針對個人修煉,是舊勢力借助大法弟子有業力需要消業提高為由安排的針對大法的破壞,舊勢力在利用黑手和爛鬼進行干擾從而達到它們為私的目地。我們一定要清醒的認識到這一點。舊勢力就是利用大法弟子法理不明的這一面在鑽空子,使他(她)們長期處於「魔難」之中。如果能夠站在正法修煉的角度看待這種干擾,就會發現起干擾作用的並不是人本身,人是干擾不了神的,真正起作用的是背後的邪惡因素。

前幾天看了一位女大法弟子寫的一篇體會,她的丈夫為阻止她學大法多次狠毒的打她,面對這種打罵,她說:「你就是打死我我也學(大法)」。作為個人修煉對法確實很堅定,但從正法修煉的角度來看還是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把這種針對法的破壞當成了對大法弟子個人的迫害,採取的是消極承受的態度,而不是積極的去否定它。

我們可以分析一下,在7.20之前她丈夫為甚麼沒有這麼兇狠呢?他的態度發生這樣的變化還不是因為聽信了邪惡的宣傳、被灌輸了不好的東西才這樣的嗎?支配他這種行為的完全是背後的邪惡因素。那麼我們怎樣排除這種干擾走師父安排的路呢?首先我們要找一找自己有甚麼東西還沒放下,去掉這些不好的東西。因為我們確實還有一些人心和執著,這些是需要我們在證實法中、在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中修去的。舊勢力也是在我們還有人心的地方鑽空子,所以遇事修自己找自己這是必須的,無論是個人修煉時期還是正法修煉時期我們都必須做好這一點。提高自己、提高對法的認識,這是做好一切的根本。但我們也一定要清醒的認識到,雖然我們還有沒去掉的東西,但是這些還沒去掉的東西也絕不能成為邪惡鑽空子迫害我們的藉口,我們只走師父安排的路。被打被罵被關進監獄甚至被迫害死這種邪惡的方式絕不是師父的安排,那是舊勢力幹的,師父不承認這一切,我們也不能承認這樣的安排。我們走的這條路雖然也坎坷、艱辛,但也一定是偉大神聖而又具有威嚴的。

對於背後真正起作用的邪惡因素那就要堅定的鏟除,徹底消滅它們,否定舊勢力的這種安排。任何邪惡都不配考驗我們,人就更不配打罵我們了。大法弟子是有威嚴的,未來新宇宙的神怎麼能隨便的被邪惡干擾,隨便的被人說打就打說罵就罵呢?只要我們能從正法的角度認清這一切,把自己完全溶入法中,把自己視為大法整體的一粒子,拿出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威嚴來,那麼背後支持你的就是師父和宇宙中正的因素,那無窮的正的力量會使你正氣劇增,任何不正的東西都會在你的空間場內煙消雲散。那邪惡還敢迫害你了嗎!家裏的干擾還會存在了嗎!只把它當成人對人的迫害,在證實法的整體形勢上你就落單了,舊勢力就會乘機鑽空子來迫害你。

在發正念清除干擾的同時一定要重視向表面起干擾作用的親人講清真象,工作要做得細緻、耐心,使他們明白的一面能夠真正的主宰自己從而被救度。在舊勢力已經被徹底清除,黑手和爛鬼大量被消滅的情況下,謊言是一戳就穿。只要我們堅定的發好正念、講清真象就能把家裏的干擾清除,改變環境,救度家裏的親人。

從另一個方面來講,舊勢力這種安排的目地可能是想在提高我們的心性,建立我們威德的同時淘汰它們認為不可救的人。這是師父不承認的,師父要的是一切眾生都不要對大法進行干擾,一切都能夠善解。我們只有破除舊勢力的這種安排,清除干擾背後的邪惡因素,才能使干擾我們的人免於被舊勢力淘汰的危險。有這麼一件事,一位小伙子在得法前結識了一位女孩,兩人關係很好。小伙子得法後這位女孩雖不反對大法,但由於害怕,對他的修煉卻百般阻撓,兩人經常為這件事鬧矛盾,也嚴重的影響了小伙子的修煉和證實法。小伙子對法非常堅定,法理也非常清晰,他不為情所動,在幾經思想鬥爭,最後兩個人分手了。事隔一年後女孩結婚了而且過得很幸福;小伙子在沒有了干擾的情況下也越來越精進,做了很多救度眾生、證實大法的工作。這位女孩的出現也許就是舊勢力的安排,安排的目地就是讓小伙子在這其中去掉對情的執著,舊勢力是把個人圓滿看成是第一的。但是小伙子正念很強否定了舊勢力的這一安排,師父也就為他們各自安排了另一條人生的路。那麼將來法正人間的時候,這位女孩也就免於了被舊勢力利用干擾正法而被淘汰的危險。這就是最好的善解,也是真正的對她善,這也是對舊勢力最徹底最全盤的否定。

3、不精進的學員

7.20以後有一部份學員躲在家裏不出來,以種種藉口掩蓋自己的怕心。只想從大法中獲得好處,卻不想為大法付出,在大法和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時候不敢站出來替大法說句公道話。表面也在看書實際上並沒有真正從人中走出來。還自欺欺人的認為,自己也是在真修。其實是心性和悟性太差的表現。這種修煉完全沒有突破舊勢力的安排,是個人修煉,這是正法所不能承認的。哪怕你修得再好,沒有正法修煉這一段那也只能是前功盡棄。還有一部份人也做一點證實法的事,但是這種證實法是在不影響自己的前途利益的前提下「順便」做的,一涉及到自己的切身利益馬上就不幹了。和別的大法弟子也說自己做了證實法的事,其實和正法的要求相比相差很遠。師父針對這些學員專門寫了篇經文《也棒喝》。希望這些同修能夠靜心多看幾遍師父的經文,找到不精進的原因,努力趕上來。

也有一部份大法弟子表現得時好時壞,一會兒精進一會兒又不精進。我想最主要的一點還是對自己要求不嚴格。對於自己修煉的目標不明確、不清晰,有一搭沒一搭,抱著無所謂的態度。這怎麼能做好呢!要做好首先主觀上要有強烈想要提高自己,想要做好的願望,在生活中嚴格要求自己,有時間多看書多學法,按師父的要求做好講真象救度眾生的事。另外環境的影響也非常關鍵,沒有了互相之間的比較,很容易懈怠,也很容易自滿,對自己要求不很嚴格的時候,就容易混同於常人。這就需要經常溝通交流,互相督促,整體提高整體精進。

還有一種情況就是有的大法弟子書也沒少看,但並沒有看進去,自身的變化不大,人固有的東西去得很慢。他們自己也很苦惱,想要做好的心可能大家都有。要想做好我想還得在自身上找一找原因,看看自己的問題到底出在哪兒?正法修煉時期和7.20以前的個人修煉時期不一樣,不能單純的為了學法而學法,為了提高而提高,這一切都和證實法、救度眾生聯繫在了一起,沒做好或出現反復的大法弟子是不是在這點上沒認識清,對師父後期的關於正法修煉的講法沒有真正的理解,只是被動的接受,機械的去照搬,那師父說了讓我們做啥那我們就去做吧,並沒有發自內心的明白法的內涵。這部份大法弟子多做師父要求我們的三件事,溶於其中,我想問題自然而然的就解決了。

4、部份從監獄中出來的大法弟子

在迫害的初期,由於對正法修煉的認識不足,我們走了很多彎路,人為的造成了很多不必要的損失,那時許多人錯誤的認為被打得越重、承受的迫害越多就是修得越好,其實這完全曲解了正法修煉的內涵。即便是現在也有一些剛從勞教所出來的大法弟子不理智,沾沾自喜於沒有向邪惡妥協的所謂的堅定中,被邪惡鑽了空子而不知。師父在法中講過我們的路其實是很窄的,走錯一步就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師父給我們安排的正法之路好比是河上的獨木橋,而舊勢力安排的個人修煉的路就是橋下的河水。精進的大法弟子在獨木橋上穩步的前進;而那些不精進的、做得不夠好的大法弟子總是瞻前顧後、左搖右擺,一不注意掉進了河裏,在急流中掙扎著,費了好大勁險些丟掉了性命才爬了上來,爬上來後不是從根本上找一找自己掉下水的原因,反而洋洋自得:「看我,這麼深、這麼急的河水掉下去還能爬上來!你們要掉下去能上來嗎?……」,可是他就沒有仔細的想一想:如果你真的做得那麼好的話根本就不會掉進水裏了,那些做得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會掉下去嗎?師父是讓我們承受邪惡的迫害來了嗎?在水裏哪怕你表現得再好也是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荒廢了寶貴的證實大法的時間,耽誤了救度眾生。存在這種傾向的大法弟子應該多學師父後期關於正法修煉的講法,儘快理解正法修煉的內涵,從個人修煉的框框中跳出來走正法之路。如果這些人仍然固執己見,不能從正法修煉的角度對待遇到的問題,很可能會再次被邪惡鑽空子。

無論是以上哪一種情況也無論是哪一方面沒做好,也都是因為法沒學好。一切盡在書中,一切盡在法中,學好了法自然甚麼都會明白,也甚麼都能解決。很多大法弟子也不是沒學法,甚至是沒少學,關鍵是不得要領,流於形式。學法時勿必要做到心靜,用心去「看」書中每一字每一句。你真正能做到溶入其中的時候,法中無窮的內涵才會源源不斷的展現在你的面前,學法自然成了一種樂趣,只是枯燥的用眼睛去感官而不用心,那就把學法當成了任務,成了包袱,這樣很顯然是學不好的。除了學法以外,大法弟子之間的切磋交流可以取長補短、互相補充、互相督促也是我們可以提高的重要途徑。一個人的想法代表一個點,把眾多的想法凝煉到一起就是一面,這就是整體提高整體昇華。7.20以後隨著整個形式的變化,國內大法弟子面對面的交流機會少了,《明慧網》的出現給我們提供了一個交流的好場所,閱讀明慧文章已經成了我們修煉中重要的一部份。從以往的經驗來看我們要注意的是,無論是看明慧文章還是直接交流我們都必須抱著謙恭的態度。「三人行必有我師」,用心去看別人的文章,用心去體會別人講話的內涵,把別人的東西作為參照對照自己,無條件的找自己,看別人看優點,看自己看缺點,具有強烈的想要提高自己,想要去掉執著的願望,這樣我們才能找到自己的不足,才能不斷進步。

如果我們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能站在正法修煉的角度對待遇到的問題,那麼我們證實法的路就會越走越好。

有些悟法不是很成熟,歡迎大家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