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徵文〕不失時機的向世人講清真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6日】師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中講到:「從大法弟子的責任來看,有許多事情還需要更深入的去做,特別是講清真象。更深入的把講真象的這件事情做得更好,關係到未來的人得法,關係到眾生的得救,關係到對舊勢力的否定,關係到消除邪惡與這場迫害,也關係到個人的圓滿。」

反覆看著師父的講法,對講清真象這件大事,有了新的理解和更深的認識,對為甚麼要走出去向世人講清真象,在法理上清楚了。對照師父的講法,找到了自己在講真象這件事上,存在的許多不足和差距,自己做的一陣緊一陣松的,有時還有畏難的心和怕心干擾,用法衡量才知道自己對救度世人的善心不夠。通過學法感到了救度眾生的緊迫感和自己在這正法時期肩負責任的重大。在法中提高後,我的心性也在不斷的提高,加強自己的正念,從法理中認識到師父為甚麼要我們做好「三件事」。這時自己要走出去向世人講清真象的願望和責任感就越來越強。在這時我所處的環境也發生了變化,師父給我開創了講清真象的環境,和那些等著我向他們講清真象的有緣人接上這個緣。

這是我2004年11月份,農曆新年前2個月,打工期間面對面向身邊有緣的世人講真象的一點體會。

一、開創環境面對面向有緣人講清真象、效果好

2004年11月份,經同修幫助給我找到了一份「打更」的工作,我打點好行裝來到了工作地點,一個國有大型化工廠,承包拆遷的公司看物資。當時我接觸到的每一個人和周圍的環境都是陌生的和不熟悉的面孔,每一個人的表情都很冷漠,也不自然,好像都有一種戒備我的感覺。我的工作是每天下午4點30分到工地看鐵和工具,第二天早6點下班,時間很長,天又冷,確實是挺艱苦。每天只能睡4個多小時,還得學法、煉功、發正念。

剛開始有些不適應,過了幾天我利用晚間工作和我一起打更的那兩個人講真象。他們倆都是被邪惡造謠的電視毒害很深的人,他們對天安門自焚,進京上訪都不理解,由於中共黨文化的薰陶,他們聲稱我要當國家領導人也得這麼幹。我了解到他們被毒害的程度太深了,我不能一時就讓他們就明白過來,就好像一個得了重病的人一樣藥量大了,不但治不了病還可能給藥過去了。

我每天利用一段時間給他倆講真象,就這樣在不知不覺中,他們倆終於明白了真象,每天我煉動功時也跟著我煉。我把真象小冊子、光碟送給他倆看,他們也讓家裏的親人看,我送給他們護身符,並告訴他們每天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就會平安無事的,是大法和我們師父在保護著你們,包括所有的眾生。當他倆明白了真象後,和我相處的就像老朋友、親兄弟一樣,直到後來我們分手。

二、跟幾位大學生講真象

有一次天下了大雪,我們到附近一個車間暖和避雪。車間值班的是一年紀在30歲左右的女人,她是大學畢業分配來的。她從我們與她的交談中,敏銳的分辨出我是一個有信仰的人,於是就給我提出了修煉法輪功是為了甚麼?為甚麼國家不讓練你們還練?「天安門自焚」是怎麼回事?修煉人與不修煉的人區別在哪裏?為甚麼要發傳單?為甚麼要起訴江××?她一口氣給我提了十來個為甚麼?

我就一一的給她講,從我們全家得法,身心受益講到修煉中所做的好人好事,又講到7.20後大法遭迫害後,我們進京為大法,為師父洗清政府強加的莫須有的罪名,到被迫害勞教酷刑折磨。

她聽得入了迷,眼裏流出了同情的淚水。她把我講的這些話,又講給了車間的幾位同事,後來她們找我了解法輪功,也要修煉,我就給她們請了一本《轉法輪》。我又給她們真象小冊子和光盤、護身符。

她們對我說我們原來是不信神的,就相信錢能買到一切,當我們了解了真象後,我們真是轉變了認識,錢能買來良心嗎?錢能買來生命的永遠嗎?錢只能使我們變得更加無知和糊塗。我聽後真是很高興,大法能改變一切,大法能改變人心。大法能救度一切有緣的世人。

三、和大老闆的太太講真象

有一天我正睡覺呢,大概是下午1點左右吧。我被說話聲吵醒了(我住的是公司租的樓),我立即起床,看到2個中年女人穿著挺入時,挺氣派,她們不好意思說:把你吵醒了,我們是來找會計的。我善意的對她們說,你們坐吧,沒有關係,覺可以多睡也可以少睡,反正過一會我也該上班了。

老闆太太對我說,你這人真好,能理解人。我當時不知她是老闆太太,我就跟她講了一些做人的道理,她很願意聽,接著我就跟她們講到了社會道德下滑的問題。老闆太太聽著覺得有道理,就對我講,說老闆當初創業時夫妻都努力要做一番事業,一心撲在工作上,夫妻感情很好,互相體諒、關心對方。可後來事業有成,錢也多了的時候就學壞了,在外面拈花惹草,夫妻感情越來越不好,已到了要離婚的地步。她說這社會沒有錢活不了,有了錢人就學壞了,這不完了嗎?

我告訴她你丈夫學壞最關鍵的原因就是人類現在不相信有神的存在,無所顧忌的幹著那些反正統、反傳統道德的那些事情。這是××黨搞的無神論導致的惡果,再加上社會的腐敗,社會制度的不完善不公正,把今天的人都給帶壞了,而每一個人的道德敗壞又加速了這個國家的敗壞,人人都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在這樣一個骯髒腐敗的社會中你想不被污染都不可能,因為你身在其中。

她問我那怎麼能變好呢?我告訴她唯有學大法能改變人心。唯有大法是一塊淨土,唯有大法弟子才能出淤泥而不染。我藉機給她講了「天安門自焚「真象,臨走時送給她一張光盤和幾本小冊子。過了一段時間,她找到我讓給她再講一些法輪功方面的事,我就把我煉功後的身心變化講給了她。聽後她對大法、大法弟子遭受迫害有了更深的理解,並告訴我等迫害停止後她也一定要煉法輪功。

最後一次給她講真象時,我發現她變化很大,那些毛病怪癖、髒話都沒了,人也變得和順了。她幾次找我就是為聽到真象。

是師父法身安排了這一切,使我們接上了這個緣,所以我們在日常生活中、工作中遇到的每一個人都不是偶然的,都是師父給我們有序安排的,我們一定要抓住時機向他們講真象,每一次機緣都不能錯過。

四、一瓶飲料起到了講真象的切入點

元旦過後公司把我調到白班幹零活,代管安全,元月十幾號的一天下午,有一個拉鐵的車帶著10多個裝卸工在裝鐵,我當時負責看著他們裝鐵(怕他們裝銅和鋁)車上的人對我都帶有一種抵觸和不滿的表情,這時一個小伙子對我說,大叔,求你給弄點水來,我渴壞了,我隨即把我大衣兜裏的一瓶飲料遞給了他,我說你喝吧,人渴比餓都難受,再說你幹這麼重的活直出汗,缺水可不行。小伙子接過飲料對我說,大叔那飲料多錢一瓶,我告訴他你就先喝吧,別提錢,我也不是賣飲料的。

小伙子喝完後非常感激我,我說你把瓶子給我。我給你打點熱水吧,這飲料是甜的,一會還得渴,只能現解渴。我到辦公樓給他又打來了一瓶熱水給了他。這時車上的10幾個人都同時看著我,都露出了笑容,氣氛一下就轉變過來了,他們問我是幹甚麼的,這樣的好人如今可不多啦。

我順勢就告訴他們我是學大法的,我們煉功人按真善忍做事,為別人著想,不圖名不圖利,都在默默的做一個好人。每個大法弟子都是按大法的要求去做。你們說這個大法好不好?大家都說好!緊接著我就講了大法、大法弟子被無辜迫害,講了「天安門自焚」是給大法栽贓,是假的,是挑動群眾恨法輪功。我又講到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講了江××被國外多個國家起訴,我把大法給人類社會帶來的美好表現的各種體現講給了他們。

那天講了挺多,時間也挺長,裝卸工人都聽明白了。我把身上僅有的幾張真象傳單和幾個護身符送給了他們,並告訴他們要時刻銘記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會保護你們的。我還告訴他們一定要把真象講給自己的親人朋友,那樣你們會積福份的。他們臨走和我分手的時候告訴我大法肯定得平反,到那時候人人都得煉法輪功,社會才能變好,並叮囑我要注意安全。他們十多人坐在車頂上向我揮手,有的拿下自己的帽子揮舞著,直到在我的視線中消失。

那天非常的冷,可我沒有一絲冷的感覺,身體暖融融的像在保溫箱裏一樣,一股股暖流通透全身,我感到自己沐浴在師父慈悲的法光裏。

五、幾十農工每天出工前默念「大法好!」

我每天在工作中接觸時間最長的就是揀鐵的農工。他們能有50多人,都是外縣來的,人都很質樸。他們的工作挺累也挺危險,拆遷的活就是危險大。我每天利用一切機會給他們講真象。我把各種真象資料,送給他們看,我給他們每人發一個護身符,並告訴他們要每天默念「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能平平安安的。他們非常相信,也很虔誠,每天早上出工的時候幹活前先默念「大法好」後,再幹活。這些人對我給他們講的真象都能接受,而且很理解大法,大法弟子所遭受的迫害,他們都知道了迫害的真象。同時知道大法好,大法弟子都是好人。

農曆新年前分手時,工頭對我說我們今冬揀鐵沒出任何事,多虧大法師父保護了我們。讓我轉告師父謝謝法輪大法的幫助。每年他們都不同程度的有安全事故發生,唯有今年太平無事。他們每個人臨分手時都給家人要了護身符,並帶回去了真象光盤和資料。臨別時握住我的手,代表家人表示感謝我。

我告訴他們要感謝就感謝大法和我們的師父,我所以能做到這一切都是在大法中修煉得到的。我要沒有大法,我能做到啥?也是一個和你們一樣的常人吧。他們有的在廠區水泥柱子上用彩色粉筆寫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字寫得很工整,也很大,在嚴冬的白雪映襯下格外的醒目,格外的鮮豔奪目,閃閃發光。

當一個生命被大法救度後,覺醒的時候已不是再沉默,而是發自內心的真誠的為了真理、為了正義、為大法討回公道而呼喚。我為這樣的生命做得再多也是應該的,因為他們體現人的真正本性。

六、你這時送給我衣服簡直是雪中送炭

過小年臘月二十三那天,氣溫驟降,5、6級的北風夾著雪,讓人更覺得嚴寒的可畏,那天揀鐵的一個中年人(還沒成家,因沒錢)穿的單褲和上衣被鐵給刮壞了,他用鐵絲把褲腿擰了幾道,上衣用鐵絲穿上了擰到一起,他沒有棉襖棉褲,穿的非常單薄,他不停的走動著,身體佝僂著,抵禦著那無情的寒冷和呼號的北風。我回到了宿舍把我的毛衣毛褲、絨衣、上衣、褲子、運動褲和厚的包了一大包,送給了他。他望我說,大叔呀,這時送給我這麼好的衣服都趕上雪中送炭一樣,你的心眼真好啊!以前都說煉法輪功的人是好人,耳聞不如一見,今天又讓我遇上了。以後誰再說大法不好,我就替你們打抱不平,我就把這真實的好人好事講給他,讓他心裏服氣。

周圍的揀鐵的人都看到了,有的說:這煉功人真是好,跟不認識的一個窮小子都那麼幫助,真是不小瞧窮人哪!有的幫小伙子穿上了衣服,小伙子高興的說農曆新年不用添新衣了,大叔給我的衣服這麼新,跟買的一樣。我告訴小伙子以後就學大法吧!大法能改變你的一切,你為啥沒錢?是你沒能力嗎?是你不會過日子嗎?都不是,是你命中沒有,只要學了大法才能改變你的人生。

小伙子誠實的對我說,以後一定會學大法的,我給了他真象小冊子和護身符,他感激的說:天寒時送我衣服取暖,還講真象送資料救我,我算遇上好人啦!我是身上暖,心裏更熱,等到放假時他找我再次感謝,道別。

我農曆新年後就辭去了那份工作,今年4月份我去看同修,利用機會我去廠區看了一下,那些聽到我講真象的人們就像看到久別的親人和老朋友一樣問這問那的,我發現他們容貌變得和善了、思想也純淨了。我把「三退」聲明的事講給了他們,他們聽後都主動聲明退黨、退團、退隊,有的帶動家人也做「三退」。他們主動要看《九評》,我答應了他們的要求,想盡一切辦法給他們送去《九評》讓他們認清邪黨的本質。

我們講清真象太重要了,人們知道大法好,知道這場迫害是錯的,就很容易接受《九評》。也更能主動的做好「三退」聲明,抹去獸印。世人了解《九評》,他們明白後就會做好他們要做的,他們就有機會選擇生命的未來。

七、進一步的體會

以下是自己在這一階段講清真象更進一步的一點體會。寫出來與同修交流。如果有不對之處請同修們諒解並給予慈悲指正,達到整體提高是我們的本願。

我在這2個月的時間裏,還對來買鐵拉鐵的老闆和司機、工人講過真象,面對面送給他們大法真象資料,他們都是外省來的。還有一些能夠接觸到的工廠工人和幹部。直接面對面的講的人有1百多人,而且效果非常好。能接觸到的每一個人,我都不放過任何一次機緣,適時的向每一位有緣的人講清真象,同時我把大法的美好,我在大法中修出的純善和高境界的行為,哪怕是一思一念,或是一件小事都用正念正行帶給我周圍的每一個有緣的人。因為我是同化大法的一個法粒子,是修真善忍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應該這樣做,我也更應該讓世人通過我的講清真象儘快從邪黨謊言的矇蔽中醒悟過來,從而被大法救度。

那些明白真象的人,他們都有親人、朋友和同學、同事,他們會把大法的真象與美好也講給他們身邊的親人。每一次講真象都不是一個人在聽,而是那些有緣人通過間接的方式,也可以聽到真象,真是能夠達到人傳人、心傳心的良性效果。我們只要抓住機遇去講,就會達到意想不到的效果,這其中的一切都是師父給我們安排的。只要放下人心,就能講好真象。

有的同修問我在講清真象中有甚麼經驗?我覺得在講清真象這件事上,不能用經驗這句話,因為我們所遇到的人不可能是一樣的,我這麼講,聽真象的人可能接受,你也這樣去講,可能遇到的人不能接受。能否讓世人接受我們講真象,就是我們心性的體現,同時是我們那顆在大法中修出的善心的表現,才能講好真象,也能使聽到的人接受理解後轉變他們的認識和觀念。要說經驗,就是多學師父講的真經,經常學法,學經文;時時事事用大法「真善忍」檢驗我們做得正不正、對不對、符不符合大法的要求。只要我們持之以恆的按著師父教導做好「三件事」,一切就在其中。

我們的正行能起到讓世人正面了解大法的重要作用,同時也是我們向遇到的每一位有緣的世人講清真象的最好切入點。別忽視了這一點。我們能做到這一點是從大法中修煉得到的,就要把大法的美好,通過我們高尚行為帶給世人,同時把大法的真象講給每一位與我們有緣的人,真正起到證實大法、維護大法的作用,同時也能起到救度眾生的作用。

在講清真象這件事上沒有捷徑可走,更不會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從天而降。只有放下人心,只有在大法中修出的無私無我的標準,才能使十惡毒世末法時期被共產邪靈毒害最深的中國人通過大法弟子的講清真象,而被法輪大法所救度。

師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說:「大法弟子在講清真象中救度了很多應該挽救的生命,但是還不夠。其實到現在為止,大家做到的還是有限的,從數量上來講比例還是很小。特別是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肩負的責任是最大的。大法弟子的主體是在中國,那麼那裏的大法弟子應該做得更好,應該在教訓中更加理智、更加清醒,走得更正,應該叫更多的眾生得救,應該發揮大法弟子主體的作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