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徵文〕我親身體會到大法的神奇與超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4月27日】我是一名50多歲的家庭婦女,七年前因重病纏身,走進大法修煉,是偉大的師尊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的天目沒有開,七年來一個有關修煉的夢也未做過,但我悟到是師父知道我有一顆堅定的心,謝謝慈悲偉大的師尊對弟子的信任!雖然另外空間甚麼景象我也沒看見過,但是我多次感受到大法的威嚴與神奇。

看到《明慧週刊》上「正念正行證實大法」徵文啟事及同修們一篇篇感人肺腑的文章,我也想將幾年來我的一些經歷與同修交流,但因自己文化低,許多字會認不會寫,查字典用的時間比寫的時間還花費得長,同時覺得與同修相比我差得太遠,因此多次提筆到中途就放棄了。這次終於提筆完成,是因為我的手機被神奇的充了電。我悟到:自己是大法弟子,怎能被各種觀念或困難阻礙著?我一定要突破自己,用親身經歷的神奇事實證實大法,展現偉大的師尊對世人的洪大慈悲。

一、重病神奇痊癒 

我於1998年6月喜聞大法,得法前我做過三次不同的切除手術,在癌症科有14年的檔案歷史,長年在重病中煎熬度日,面呈灰色。第一次看師父的《轉法輪》時,我先是抱著一顆治病的心在看,我從上午八點一口氣看到凌晨兩點十分,書看完了,但有很多字不認識,當時也沒有明白這是指導修煉的天書。可是第二天醒來,我發現14年來折磨得我死去活來的那種鑽心的疼痛不翼而飛了。當時的心情無法形容,我手捧寶書,雙膝跪地,淚如泉湧,口中喊到:「師父,弟子不論是上刀山還是下火海,緊跟恩師永不變!」

二、車子撞人,人沒受傷,車受傷

師父看到了我那顆堅定的心,就接連安排我消病業,還命債。我把自己視為煉功人,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不論師父安排我過多大的關,我不擔心,也不害怕。

1999年初,我與另一位老同修買菜一起走在大路上,那位同修已抬腳離開公路,踏上了房子前的路面,我也準備上去,可是迎面而來的一輛轎車竟從路那邊快速斜著橫穿過來,將我給撞了,撞後又把我掀起來再甩到水泥地上,圍觀的人一層又一層,都認定我被撞死了,只有那位老同修在我的耳邊喊我的名字。十幾分鐘後,師父把我的命從債主那裏要回來了。我甦醒過來,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兩個司機當時也嚇呆了,傻傻的看著我,突然看見我還活著,忙彎腰將我扶起來,看見我腳上的一隻鞋子沒有了,一個司機扶著我靠在樹邊,幾十人幫我找鞋,最後在十幾米遠才找到,看樣子當時掀得夠高的,摔得也夠重的。可是我身子沒有甚麼不好的感覺,只是整個頭「喳喳」作響。另一個司機在找鞋時,從地上撿到一坨軟綿綿的東西,用他那發抖的手捧著,左看來右看去,我擔心他會把那東西丟掉,就說:「那是我買的牛肉。」他脫口而出:「天啦,嚇死我啦!我以為是……」停下沒對我說出口,轉身對旁邊的人說:「我以為是婆婆的內臟摔出來啦。」一位老人拽著我的手說:「你大難不死,定有後福。」我笑道:「那您算是說對啦。」

我從司機那接過牛肉要回家,他們倆說甚麼也不同意,一定要送我到醫院全面檢查,怕我以後找他們的麻煩。我告訴他們:「我是煉法輪功的,我們師父在《轉法輪》上說:好壞出自人的一念。我不會找你們的任何麻煩,我身體也絕對不會有任何事,你們就放心走吧!」

兩個年輕的司機雙手抱拳對我說:「婆婆,您是世界上最好的婆婆。」他們正準備開車送我回家時,突然發現車蓋頭被我撞進了一個碗口大的坑,他們摸車子,我摸頭。旁邊的人說:「真是奇事,車子撞人,人沒受傷,車受傷。」

回到我住的院子,碰巧撞我的司機是鄰居的親戚,鄰居對我說:「他做大生意很有錢,剛買了新車學開車,他將你撞成這樣,找他要錢。」 我說:「我修煉了就得按真善忍去做,不要他的錢。」

三、警察看不見《轉法輪》和真象資料

2001年臘月28晚上8點,我正坐著學法,突然聽有敲門聲,兒子把門打開了,走進來四個陌生的男子,我想不會是邪惡之徒吧。其中一中年人走到我跟前問:「你在看甚麼書?」我把手中的《轉法輪》舉起來說:「就看這書。」他伸手接過去翻了翻還給我說:「這種書你天天看都沒問題,你千萬別看法輪功的書。」

我哈哈一笑望著他,心想他們甚麼也看不見。他見我看他,便說:「你可能還不認識我吧,我是公安局的,我姓陳。」

我想既然你們找上門來,機會難得,只能讓你們空著手走,不能讓你們空著腦袋走。我一邊招呼他們坐下,一邊端瓜子、泡茶,就在我拿杯子倒水時吃了一驚:猛然間看見櫃子上整齊的擺著六捆真象資料和三十條大法條幅,距他們不到兩米遠。因為我和兒子準備第二天回農村老家過春節,當天就把要帶回老家去的東西搬到客廳裏擺著,便於第二天好打行李,卻沒想到這些人趕來湊熱鬧。但我很快就平靜下來,心想:「書拿在手上都看不見,真象資料放在櫃子上更看不見,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師父會擺平他們,況且現在也不能收,把心放下,好好抓住機會告訴他們如何擺正自己的位置。」

我倒好茶後,採取聊天式的方法講真象,談得很活躍,沒有半點緊張氣氛。最後他們問我出去發傳單沒有,我理直氣壯的說:「發了,可我發得太少了。」他們回答:「少發點好哇,不要搞得太兇了。」當時我的回答可把我那沒修煉的兒子嚇呆了,我送走他們回屋後,兒子指著我的鼻子說:「媽,你是不是不想活了,明知道屋裏有這麼多真象資料,還留他們在這長坐,說起來沒完。」我笑著說:「不是沒出問題嗎?」 兒子停住了吼叫,說:「是呀,太神了!」

我雙手合十對師父說:「謝謝師父的慈悲呵護,弟子又讓師父操心了。」師父《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講:「講真象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我深深體會到師父講的每一句話都是千真萬確的真理!

四、警察明白真象沒扯「法輪功專欄」

2002年7月10日左右,有三人來到我家,說是要找我簽字,他們站在門口,眼睛望著牆上問我:「你家門口辦《法輪功專欄》啦?貼得整整齊齊的還蠻好看呢!」其實他們是被那三十多張大小不等、各種不同的不乾膠真象吸引住了,看完後進到屋裏說:「這不行啦,貼這麼多,真象是專欄,你不扯,我們等會扯。」我裝作沒聽見,熱情的拿煙倒茶,忙完了坐下來後,問他們:「你們在外面沒見過這麼多、這麼好的大法標語吧?」 他們三人會意的一笑,其中一個小青年說:「那張《勸善歌》寫得好。」

我說我不是想辦專欄,只是想讓有緣人看後能知道法輪大法好,給自己和家人留個美好的未來。接著我就開始很自然的給他們講起大法真象來;還講我身體以前有病,真是生不如死,學後身心受益;講我遇到的驚險,在師父的呵護下化險為夷……。一中年人說:「太淳樸了,你再說,等會把我也說到你們那個組織裏去了。」我告訴他們:「我們沒有組織,我們是人傳人,心傳心,你剛才聽了我親身受益的體會,你覺得很真實,很好,你今天來,是我組織你來聽的嗎?」

他們三人哈哈大笑。他們也跟我講起了法輪功學員在監獄裏講真象的故事:某看守所關著一個搶劫犯,關了幾個月拒不交代犯罪事實。後來關進去一個法輪功學員,經常給同室的犯人講真象,告訴他們只有按照「真善忍」的宇宙特性去做,才能返本歸真,要說真話,辦真事……那個搶劫犯聽後,主動交代了所有的犯罪事實……。

聽完他們講的故事,我也很高興,說明了這些警察知道法輪大法學員都是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他們在我家坐了半上午,也沒拿甚麼叫我簽字,便起身要走,出門後又站在門口說:「你扯掉吧!」我直視著他們說:「要是不想給自己留後路,你們就扯,你們就等著遭報吧!」他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對門的鄰居出來看熱鬧,第一個人下樓時叫第二個扯,第二個往下走,叫第三個扯,第三個是那個小青年,他朝我做了一個怪像,都笑著下樓走了。鄰居說:「這三個人都被你堵住了。」我笑著告訴她:「是他們都知道了善惡有報才不敢扯。」

五、師父幫我的手機充電

今年3月27日,我到農村去發真象資料。晚上11點左右,我從一個村子出來到另一個村子,快到村口,從旁邊的路上走過來一個40多歲的高個子男人,他問我:「誰呀?」我答道:「我啦。」他忙應道:「啊,你真忙,這麼晚還在外面?」我「嗯」了一聲,讓他走在我前面,他邊走邊跟我說話,我只「嗯」著答應不說話,進村後他在前面走,我在後面發。

走到村子中間,他推門進屋了,我聽到閂門聲,趕緊上前送上光盤和真象小冊子,又快步退到黑暗處站著不動,不久那人果然站在二樓陽台上東張西望,待他進屋後我再開始發。因為我以前發真象時,多次遇到這類情況,第一次沒經驗,當人一進屋我就開始發,沒想到他一會兒開門又跑出來追問:「我回家把你比這個也不像,比那個也不像,你到底是誰?到我們這裏來幹甚麼?」我解釋了好長時間才脫身。師父說:「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理性》)。之後我每次再碰到這類情況就有經驗了。

我發完一個村又一個村,直到快天亮才做完。發真象時渾身是勁,做完後才感覺到又困、又餓、又渴。準備回家時,路過多年未見面的親戚家,我想告訴他們真象,順便歇一會兒。我給他們講了我修煉中親身受益的體會,兩口子非常相信。他們雖然還沒看過真象資料,但是知道我煉功前做過幾次大手術,也知道我原來每隔三個月就要到武漢癌症科檢查一次,更記得我以前那張鐵灰色的臉。這麼多年後,站在他們面前的我竟是紅光滿面,身體健康,走路生風,兩口子拽著我的手激動的說:「我們倆要跟你學法輪功。」

我聽後很高興。但我昨天出來時,對家人說發完真象資料就回家。因不能按原計劃返回,想打電話回家說一聲,一是向家人報「平安」,以免家人擔心,同時想讓家人將煉功帶和大法書送過來。拿出手機撥號時,看到手機上是個白板,因為沒電自動關機了。出來時雖知道手機快沒電,但為了乘便車,沒來得及充電,現在自動關機也不能打電話了。怎麼辦呢?

師父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說:「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個人解脫不是修煉的目地,救度眾生才是你們來時的大願與正法中歷史賦予你們的責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眾生也就成了你們救度的對像。大法弟子不要辜負了正法中賦予你們的偉大責任,更不要使這部份眾生失望,你們已經是他們能否走入未來的唯一希望。」 師父還說:「講清真象後有要學功的人,要儘快安排學法教功,他們是下一批修煉的弟子。」

因此我馬上決定留下來教他們煉功。我寫出口訣後,教他們煉五套功法,他們學得很認真。午飯時我們邊吃飯邊看真象光盤,下午三點突然間聽到手機響了,手機沒電關機了,又沒開,怎麼會響呢?我覺得很奇怪,從袋子裏拿出手機一聽,是家裏來電話問平安,再看手機是剛充好的滿格電,我含著眼淚對師父說:「謝謝師父,弟子以後會做得更好。」

兩口子親眼目睹大法的神奇,樂得像個孩子,他們興奮的問我:「是師父幫你的手機充了電吧?」我回答:「是呀,你們緣份真大啊!得到這麼好的大法,可千萬要珍惜哦!」他們鄭重的點了點頭。

在這五年多的證實法中,我感到恩師時時就在我身邊。師父為了度我們吃了無數的苦,我無以回報,只有好好學法,放下一切人心,做好正法時期的三件事。

最後讓我們以師父寫的「師徒恩」(《洪吟(二)》)與大家共勉:

師徒恩

狂惡四年颮 穩舵航不迷
法徒經魔難 重壓志不移
師徒不講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