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徵文〕講清真象,堂堂正正的上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4月28日】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做好三件事迫在眉睫,特別是在中國大陸不明真象的人還有很多,主要是在中學生中尤為突出,為此作為老師的大法弟子肩負的責任就更大,為了救度這些受謊言矇蔽的學生,我在課堂上講了法輪大法的洪傳情況、天安門自焚真象,其中有一部份學生當時表示贊同老師的說法。但是也有受毒較深的,正是其中的幾名學生把我在課堂上講的內容報告給校級領導,為此領導停止我的工作。

記得師父《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中說:「哪裏出現了問題,哪裏就是需要你們去講清真象、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難了就繞開走。當看到給我們帶來了損失,看到我們證實法有障礙時,不要繞開走,要面對它去講清真象、去救度生命。這是大法弟子的慈悲,是我們在救度生命。同時呢,在講清真象中,很多被矇蔽的人與誤解、偏見,都可以把它解決掉。」

發生了停止工作這件事,我及時的向內找,那就是平時沒能及時向領導講清大法的真象,於是,我找到主要領導,講了法輪功是教人做好人的功法,有益於身心健康,按照「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比如在工作中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在名利面前不爭不計不報……。領導說「我承認你是好人」,也肯定了我在工作中的表現,但由於他以前受毒害很深,沒能對大法有正確認識,但他承認「真善忍」是好的,說他也能按照「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我就此告訴他:「善待大法是功德無量的事,能善待大法弟子會有福報的,必須讓我無條件上班。」他說,你先回家等著通知。

由於我的工作被停止了,婆婆住進了醫院,家人埋怨我說她有病是我造成的。我想,我講清真象、救度世人沒有錯,這一定是舊勢力抓住自己的漏利用親人來迫害我。師父說:「所以正念很足的情況下,它就鑽不了,因為大法在正法中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我這個當師父的也不承認。當然了,我們大法弟子每個人都說我們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那不是嘴上說說的,就是按照大法、正法的要求去做,就不承認你歷史上安排的那一切,我包括你舊勢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認。正念很足就能排斥它,就能否定它的安排。因為我們絕對不能承認它的。」(《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

我一邊護理婆婆,一邊抓緊時間學法,特別是《精進要旨(二)》其中的「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大法堅不可摧」,反覆的讀、背,不斷用法來修正自己。在婆婆清醒過來時,我告訴她,誠念法輪大法好,身體會逐漸好起來的,同時,又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訴其他患者,他們聽後都能接受。

在這期間,與同修交流,切磋,我們講真象是完成自己的歷史使命、是在救度世人;現在面臨迫害是堅決不能認可的,必須堅決否定。於是我再次找領導講清真象,必須要讓我無條件上班,安排工作。我說:「你是善良的人,對職工是十分關心,愛護的,那麼你就應該讓我上班。」他說:「你要知道,我曾經幫助過你(意思是沒報告公安機關)。」我說:「既然你幫助了我,那就應該幫到底。」一個善良人應該堅持自己的善行。他說:「你必須寫五書,否則不許上班。」我說:「誣蔑別人的事,我肯定不會幹的」,我說法輪大法好是言論自由,是我的合法權利。

我還告訴他說:如果你不讓我上班,會產生甚麼後果?他驚訝的問,甚麼後果?我說:我講清真象,這件事有可能傳到海外去,你想想對你的影響是甚麼?臨走時,我說:「這件事把我們牽連在一起,我平安也就是,你平安,也就是單位的平安,請你三思。」

單位領導一看我意已決,於是又找到我的家人,讓家人寫「五書」。被我知道後,我告訴領導:任何人也代表不了我,別人寫的甚麼我都不承認,也堅決不認可,我必須無條件上班,這是我的合法權利。同時聲明無論何時何地家人所說所寫不利於大法的言論文字全部作廢。他說:「就你一個人就能改變現實嗎?」我說:能,從現在開始必須改變。於是我堂堂正正的上班了。

在此事的過程中,發揮了大法弟子整體的力量,許多同修都能幫助我及時發正念,清理另外空間邪惡的干擾,在此向同修雙手合十。最後用師父的「大法堅不可摧」最後一段與大家共勉:

「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全面講清真象,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的維護法,因為你就是大法的一員,堅不可摧;正一切不正的,被轉化與救度的只能是被邪惡矇蔽的眾生,清除的是邪惡的生命與邪惡的舊勢力,從中圓滿的是大法弟子與樹立大法的威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