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被假象所迷 正念除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31日】前天,我去表叔家探望遠道而來、第二天就要回去的大表姑。去時,我發出一念:一定要讓他們明白大法的真象而得救。我帶去了一本《轉法輪》和兩套「九評」及相關的一些大法資料。

我們相聚共四人,大表姑、表嬸、四爺和我。整整一上午,我在用心的講,他們在用心的聽。我從大法是甚麼、在世界的洪傳情況、99年7.20以來大法在中國遭到的殘酷迫害、共產黨建黨以來的所做所為,一直談到目前退黨大潮以及寫退黨聲明的重大意義。因為我就是抱著救度眾生的願望而去的,心態比較平靜,所以思維清晰、語言流暢、智慧源源不斷,我知道是師父在加持我。真象講的得心應手,聽的人也真正入了心,明白了真象。但過程中,我也覺察到了來自邪惡的干擾,明顯表現是對我四爺的干擾。老人已有84歲高齡,但神志清醒,耳不聾眼不花,身體健康,是一個有幾十年黨齡的老黨員。開始還能神情專注的聽我講大法的真象,後來當我提到有關共產黨的一些問題時,他先是表現的心不在焉,一會兒迷迷糊糊的睡起了覺。我知道是邪惡干擾不讓他聽。於是我一邊發正念鏟除干擾他了解真象的邪惡,一邊叫醒他。一會兒他就精神起來了。我告訴他:九評很好,讓他一定看一下,他痛快的答應了。不知不覺三個小時過去了,我們談的效果很好,氣氛祥和、融洽,我們都沐浴在大法的法光中。

可是到了吃午飯時,意料不到的事情出現了,剛才一切都很好的四爺,突然間,右手不會動了,手中的筷子也掉到了地上,口角流口水,鑲的牙也掉了出來,嗚嗚的哭聲夾雜著聽不清的語言,兩腿發軟,根本無法站立,出現了明顯的腦血栓症狀。因事情來的突然,表嬸嚇得渾身顫抖,趕忙要打120電話求救。表姑嚇得一邊哭,一邊不停的說:「好好的,為甚麼會這樣?是甚麼原因引起的?」我馬上認識到:這並不是一般常人的病症,而是共產邪靈的干擾,是一種迷惑人的假象。因為上午在講真象的過程中,已經觸及了四爺身上的共產邪靈因素,它面臨著即將解體滅亡的下場而垂死掙扎的一種表現。妄圖用這個假象迷惑人,一方面能保住自己,繼續在四爺體內生存,控制它,另外,妄圖用此事給四爺的家人造成誤會,封住我講真象的口,使他們錯誤的認為:是因為我講真象,使四爺的心情激動受到了刺激才得病的,以達到嫁禍大法與我、從而使這一家人從此不相信大法、甚至仇恨大法、失去被救度的機會為目地,共產邪靈有多麼邪惡呀!

我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後,保持平靜的心情,語氣很和藹但很肯定的對表姑、表嬸說:「請你們放心,不用緊張和害怕,也不用去醫院,我四爺不會有事的,一會兒他就會好的。」說完後,我默默的從心底發出強大的正念:徹底鏟除另外空間迫害我四爺肉體的共產邪靈及其一切邪惡的因素,堅決解體銷毀一切干擾我講真象、救眾生的邪惡因素,讓我四爺立即好起來,請師父加持我。這一念發出不到五分鐘,四爺神志就清醒了,手腳也俐落會動了,嘴也不流口水了,健康如初,捧起飯碗,大口的吃起了飯。家人感到很驚奇,不可思議,表姑由先前嚇得哭變成了興奮的哭。

這件事情使我感觸很深,我真正體會到了正念的威力,使我對師父的法「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更加堅信不疑。通過這件事情,我進一步認識到大法弟子的重大責任。今天我們遇到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也都不是小事,都與我們的自身修煉、救度眾生息息相關。一思一念、一時一事都要用正念對待。如果不嚴格要求自己,經常把自己混同於一個普通的常人,那麼就會失去一個個救度眾生的良機。特別是在當前,一個退黨大潮的出現,共產邪靈像馬蜂窩被捅碎一樣,那些氣急敗壞的邪惡因素無處不鑽,充滿了方方面面,雖然它氣數已盡,但只要它還存在就必然要發揮它邪惡的作用。

現在的中國人都長期生活在黨文化之中,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精神污染,當身上存在的共產邪靈因素受到衝擊時,就會有不同形式的表現。有的比較容易辨別,有的不易覺察。如果我們不能用修煉人的正念對待,就容易被各種假象所迷惑,上黑手爛鬼的當。如近期經常出現的:同修相當數量的病業現象、家人出現病態、異常、各種矛盾的發生、學法和發正念發睏、常人的工作繁忙無時間做大法弟子的三件事等等。當然這其中有多方面的原因,但不可忽視是邪惡的干擾和迫害,要遇事用正念對待。

正念來自於法,只有靜心學法,才能保持清醒的頭腦,要嚴格分清表面的人和另外空間操縱人的邪惡因素。對另外空間的邪惡堅定正念鏟除,毫不客氣。對表面的人要慈悲、善良,講真象要有耐心和毅力,不能隨便給人下定義,因為我們看不到每個人的真實情況,看不透因緣關係。人不是一成不變的,只要正法沒結束,就有機會。不要計較別人的態度如何,我們就應該做好大法弟子需做好的三件事,不求結果。但結果往往都取決於大法弟子的心。我們就是來救度眾生的,我們就應盡上我們的心。

個人的認識,敬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